返回列表 发帖

阿非利加西庇阿


 
 
  西庇阿(大),(约公元前235~前183),古罗马统帅。一译斯奇皮奥。出身名门贵族。少年时代即显示出军事才能。
  前218年随其任罗马执政官的父亲,参加在提契诺河阻击迦太基军的战斗。前216年作为军事保民官参加坎尼之战。前210年受命指挥驻西班牙的罗马军队。次年攻占迦太基在西班牙的主要基地新迦太基城,缴获大量装备和粮秣,并联合土著西班牙人共同反对迦太基。前208年在巴埃库拉击败汉尼拔之弟哈斯德鲁拔。前206年占领西班牙西南部地区,基本结束迦太基在西班牙的统治,切断汉尼拔的后路,为罗马人转入战略进攻创造了条件。同年返回罗马,当选为第二年的执政官。他主张与迦太基西邻努米底亚人结盟,并提出进攻迦太基本土的计划。在获得元老院有限同意后,赴西西里岛筹备出兵事宜 。前204年率军约 3.5万人在北非乌提卡附近登陆。迦太基施缓兵之计向西庇阿求和,同时从意大利召回汉尼拔。前202年扎马之战中,在努米底亚骑兵协同下击败汉尼拔,结束第二次布匿战争。前201年凯旋罗马,获“阿非利加西庇阿”称号。前199年当选监察官。前194年再任执政官。前190(或189)年与其弟L.C.西庇阿率军入侵小亚细亚,取得马格尼西亚之战的胜利,结束安条克战争。因其军功卓著引起疑忌,被反对派指控有接受安条克贿赂之嫌,从此失意。晚年隐居庄园。

  战争的前七年中,双方在西班牙境内与在意大利半岛打得几乎同样激烈。在公元前218年,当时任执政官的老西庇阿派遣他的弟弟格奈乌斯开赴西班牙;他本人则返回意大利北部的波河流域迎战汉尼拔。

  格奈乌斯·西庇阿率领两个军团在西班牙东北部的思波连姆登陆。恩波连姆是罗马同盟国马西利亚的主要商埠。原先奉命留守西班牙的汉尼拔的胞弟汉诺驻在西萨。他在那里有一万一千名步兵。汉尼拔在翻越比利牛斯山时还给他留下了一支辎重队。西庇阿挥师南进,在西萨攻打汉诺,把他彻底打败。汉诺被活捉,全部辎重和给养落入了罗马军队之手。

  汉尼拔的另一位胞弟哈司德鲁巴尔率领一支大军从新迦太基城赶来救援汉诺,然而等他赶到已为时太晚。他在一些沿海城镇里抓获了若干名罗马水兵,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战绩可言了。他避免与西庇阿直接交锋。在两个月以内,罗马军控制了南至伊比鲁斯河的全部地区,并在塔拉科(即今之塔拉戈纳)建立了一个稳固的基地。

  公元前218-217年的那个冬季, 哈斯德鲁巴尔制订了水、陆联合进攻塔拉科的计划。刚刚开春,他就在伊比鲁斯河口附近集中起四十艘战船及一支大军,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设防营地。西庇阿显然对攻打哈司德鲁巴尔的坚固营地有顾虑,于是他决定进行海战。他带领他最精锐的部队登上三十五艘战船从塔拉科出发向伊比鲁斯河口驶去。

  哈司德鲁巴尔得知罗马军队正在向他逼近,遂命令他的舰队出击。这场海战一开始,罗马舰队就击毁了两艘迦太基战船,杀死另外四艘船上的水兵并折断其全部划桨。眼看罗马军获胜,迦太基舰队一片惊慌。他们调转船头向岸边步兵掩护部队驶去,到河滩处停下,仓皇上岸逃命。罗马舰队追至河滩,夺得迦太基军弃下的战船二十五艘。然后,他们拖着缴获的船只凯旋而归。这次惨败之后,哈司德鲁巴尔返回了新迦太基城。

  捷报传到罗马受到热烈的欢迎,因为这条喜讯传来的时间恰恰在特拉西梅诺湖惨败之后不久。尽管汉尼拔的胜利使罗马受过战争训练的人力出现紧张,但是罗马还是决定扩大格奈乌斯·西庇阿已在西班牙取得的胜利。他们有正当理由相信,一旦攻克了汉尼拔在西班牙的基地,那么在意大利对付他就会比较容易了。老西庇阿因此奉命率领二十艘战船、八千名士兵并携带给养去与其兄弟会师。

  公元前217年秋,西庇阿兄弟渡过伊比鲁斯河侵入迦太基领土。他们试图争取该地区某些西班牙部落的支持,但是成效甚微。他们一直挺进到萨贡托,然而考虑到自已力量不足,他们未去攻打这个要塞,而是在近处建起营地准备过冬。

  第二年,西庇阿兄弟继续在伊比利亚部落中进行颠覆活动;而哈司德鲁巴尔正忙于镇压西班牙南部的叛乱,所以无暇顾及他们;因此双方都没有发动积极的攻势。然而到了公元前215年,哈司德鲁巴尔得到了来自迦太基的增援,使他有力量一边维护南部地区的社会秩序,一边对付罗马军。于是,他向伊比鲁斯北岸的德尔托萨挺进,去攻打正在围攻该城的西庇阿兄弟。

  德尔托萨战役

  两军兵力似乎旗鼓相当,双方各约两万五千人。哈司德鲁巴尔展开的战斗队形与汉尼拔在坎尼所采用的相似。战线中央,伊比利亚步兵呈一列横队;最精锐的非洲步兵分列左右两翼。努米底亚骑兵也在两翼,位置在非洲步兵之前。罗马军仍按常规排成三线方格编队,将骑兵部署在两侧。

  哈司德鲁巴尔想要让坎尼大捷在这里重演,然而却希望落空。罗马骑兵有效地保护着两翼步兵,其战斗军团则猛冲迦太基战线的中央。等到努米底亚骑兵把罗马骑兵驱散,中央战斗已经定局。

  哈司德鲁巴尔被彻底打败。那是一场苦战,双方死伤惨重。胜利的消息在鼓舞了罗马人,并部分消除了坎尼大败后在国民中出现的沮丧心理。

  战火蔓延到西西里

  后来,于夏季期间,迦太基试图夺取撒丁岛,然而未获成功。这是一项全面计划的一部分,按照这项计划迦太基要扩大战争从而对意大利形成包围圈。迦太基人还试图在西西里岛重新获得一个立足点。锡拉库萨的希埃罗王刚刚驾崩,由他十五岁的孙子希埃罗尼穆斯即位。他以两位长他一辈的王室姻亲为摄政,与迦太基签订了盟约。次年夏天,正当锡拉库萨准备攻打罗马在西西里岛上的某些殖民地时,希埃罗尼穆斯遇刺身亡。罗马利用随后出现的叛乱,派遣马尔克卢斯率顿一个军团去与由坎尼战役幸存将士组成的两个军团会合。这两个军团当时已在西西里岛上。还有一支一百艘战船的舰队也被派往该地区。

  罗马的这些行动反而在锡拉库萨引起了不满。在公元前213年的选举中,亲迦太基派占了上风。汉尼拔的两个代理人希波克拉忒斯与埃庇西德斯当选为将军。那年暮春,马尔克卢斯攻占了莱昂蒂尼的锡拉库萨城。该城被洗劫一空,大约两千名亲迦太基分子被处决。这大大激怒了锡拉库萨城的市民,他们将城中亲罗马分子斩尽杀绝,把锡拉库萨牢牢地置于迦太基阵营之中。

  包围锡拉库萨

  罗马军立即从海、陆两面包围了锡拉库萨,并很快集中起一大批威力巨大的攻城器械。然而锡拉库萨人有一件秘密武器,那就是伟大的数学家与工程师阿基米德。他设计了各种巧妙的机关保护锡拉库萨城墙。不管罗马人用什么办法攻城,阿基米德的机关总是——将其挫败。最后,罗马人放弃强攻的努力,改为长期围困。

  迦太基政府为锡拉库萨反叛罗马的事件所鼓舞,派遣希弥尔科率军赴西西里。他率领二万五千名步兵、三千名骑兵和十二头战象登上该岛,迅速攻占赫拉克雷亚、明诺阿以及西西里第二大城市阿格里真托。马尔克卢斯带领其部分兵力撤离对锡拉库萨城的围攻,去攻打其他锡拉库萨城镇。在阿克里莱,他打败了由希波克拉忒斯率领的企图与希弥尔科会师的一支军队。罗马向西西里派出了第四个军团。它逃过了希弥尔科的一次伏击,与包围锡拉库萨城的部队会合。

  次年(公元前212年),马尔克卢斯设法攻击了锡拉库萨城的部分外围地区并顶住了锡拉库萨人要把他从那里赶走的努力。那年夏季,罗马人意外地获得天助。一场瘟疫把迦、锡军队几乎灭绝,希弥尔科与希波克拉忒斯也未能幸免。罗马军团的营地设在高处,因而受害较小。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能攻下锡拉库萨。

  公元前211年,迦太墓向锡拉库萨派出一支庞大的护航运输队,由一百三十艘战船保护,指挥官是鲍米尔卡。这支船队在西西里岛东南角的帕基努斯岬附近的海面遇到逆风推迟到达。当封锁锡拉库萨的罗马舰队以一百艘战船出海迎战时,鲍米尔卡竟然吓得慌了手脚。他命令运输队返回非洲,自己率战船驶往意大利南部的塔兰托。

  这样一来,锡拉库萨就孤立无援了。城中军民现在已接近绝粮。实际上迦太基正在阿格里真托组成另一支援军,但是锡拉库萨城里的人却不知道,守军中军纪已越来越名存实亡。一名伊比利亚军官打开了一扇城门,罗马军一涌而入,迅速占领了全城。

  这样,经过两年半的围困,锡拉库萨终于被马尔克卢斯攻破。罗马士兵把希腊人建城以来三百年间于城中收藏下来的艺术珍品破坏、抢窃殆尽。阿基米德被一名不识泰斗的罗马士兵杀死,当时他正在思考一道几何题。

  公元前210年,阿格里真托被叛卖给罗马。至此,西西里全岛成了罗马的一个行省。

  老西庇阿兄弟在西班牙的失败

  公元前215年至212年,罗马在意大利与西西里的军事形势不佳,然而在西班牙,西庇阿兄弟却深深侵入了迦太基的占领区。公元前216年迦太基派遣汉尼拔的三弟马戈率领一万二千名步兵、一千五百名骑兵、二十头战象以及六十艘战船去援助哈司德鲁巴尔保卫西班牙(这支军队原先是要派去增援汉尼拔的)。马戈抵达西班牙后不久,因为有几个实力雄厚的努米底亚部落在其国王西法克斯的带领下叛乱,哈司德鲁巴尔奉命率一个军团返回了非洲。

  西庇阿兄弟立即加紧进攻。公元前212年,他们先攻占了萨贡托,然后又拿下了卡斯图罗。卡城是西班牙南部巴埃提斯河(即今之瓜达尔基维尔河)上游地区的一座重要城市。这样一来迦太基帝国在西班牙的三分之一领土落人了罗马之手。大量的伊比利亚部队被编入西庇阿兄弟率领的那两支罗马军队。

  然而,公元前212年秋,有三支军队从迦太基返回西班牙。其中两支分别由汉尼拔的弟弟哈司德鲁巴尔与马戈指挥;余下一支由吉斯戈的儿子哈司德鲁巴尔指挥(因他与汉尼拔的兄弟同名,下文将称他为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以志区别)。这三支军队的确切人数已无法考证,可是其总兵力显然大于罗马军队的总和。公元前211年春,这三支军队向巴埃提斯河上游地区的罗马军发动进攻。那些伊比利亚士兵叛离西庇阿兄弟,重新加入迦太基军队。在前后相隔很短的两次单独但又十分相似的行动中,迦太基军打败了西庇阿兄弟。两人全都丧生。返回伊比鲁斯河的只有少量夺路逃命的残兵及老西庇阿原先留下守卫营地的一股小部队,其指挥官是提比略·封特尤斯。罗马军残部在马尔基乌斯·塞普提穆斯统领下坚守伊比鲁斯河北地区并使西班牙北部部落继续效忠罗马。这样,到公元前211年夏季为止,一方面随着卡普阿的陷落汉尼拔在意大利的命运正在走下坡路,另一方面罗马在西班牙的势力也确实变得非常薄弱。

  然而,卡普阿被攻破后汉尼拔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意大利南部,罗马就能够腾出更多人来增援西班牙。公元前211年秋,凯乌斯·克劳狄乌斯·尼禄奉命率领一个军团以上的兵力赴西班牙。他利用手中的这部分力量以及原先在西班牙的兵力巩固了伊比鲁斯河北岸的地区。迦太基军正在伊比利亚人中征募新兵扩建队伍故而未向尼禄挑战。

  大西庇阿崭露头角

  然而,尼禄的防御政策未能博得罗马元老院的欢心。当年末,他们为西班牙部队选定了一位新指挥官:不久前战死在西班牙的将军老西庇阿之子大西庇阿。

  此时,大西庇阿才二十多岁,但却已与汉尼拔及迦太基军交战有六年多。据说他在提基努斯战役中救他身负重伤的父亲的命时才十七岁左右。现在,他奉命率领一万步兵、一千骑兵赴西班牙代行其亡父之职。加上那里的原有兵员,他共有四个不足额的军团。

  大西庇阿利用冬季进行练兵并就如何开始他在西班牙的第一个战役作了研究部署。三支迦太基军队的冬营相距很远:哈司德鲁巴尔在西班牙中部,马戈在直布罗陀附近,而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则在西班牙西南部,离塔古斯河口不远。它们互相独立,各居一方。显然,汉尼拔在迦太基政府中的敌人不想让他的任何一个兄弟在伊比利亚握有全面指挥权。

  西庇阿决定进攻迦属西班牙的心脏新迦太基城。最近的迦太基军队离它也有十天行军路程。然而,位于塔拉科附近的罗马基地距它就更远了。

  袭击新迦太基城

  新迦太基城建在一个海湾之中,狭窄的入口几乎完全被一个岛屿所封闭。由大陆向接近圆形的海湾中伸出一个半岛,这座要塞城就屹立在其上。该半岛将那个海湾分为两半,靠内陆的那一半是一个浅泻湖。这样,除了将半岛与大陆相连的狭窄地峡之外,新迦太基城处于海水环抱之中。同时,由于此城建在五个小山之上,陡峭的山坡构成了坚固城防工事的天然地基。

  西庇阿尽其所能获取了有关新迦太基城的城防及城内局势的情报。公元前209年初夏,他以最高速度从塔拉科出发,同时命令舰队出动从海上封锁进入海湾的通道。他的这个行动使迦太基人措手不及。他趁机攻占了地峡,控制了从陆上通往该城的道路,并在那里建起一个设防营地。次日拂晓,罗马战船驶入海湾,包围该城全部滨海地区。

  西庇阿的陆地部队试图攀墙攻城。他们打退了迦太基军的一次出击,但是无奈城墙太高,攻城部队对其一筹莫展。然而到了那天下午,正如西庇阿所期待的,泻湖退潮了。他派遣一队精兵携带云梯涉过水位变低的浅泻湖。使舰队向城东要塞佯动;吸引地峡守军的全部注意力于此方向,那队精兵则趁机在西首城墙架起云梯。

  迦太基人未料到对方会从泻湖发动进攻,根本没有在这一侧城墙布防。不等他们认清事态,罗马军早巳翻越城墙并从背面攻击防守地峡要塞的迦太基军队。城门被打开,西庇阿的大军一涌而入,受到奇袭的迦太基城防司令投降。

  西庇阿不想冒险与三支迦太基军中的任何一支交战,因为他预计迦军会以优势兵力合兵夹击他。于是,他在新迦太基留下一支守军,自已则返回伊比鲁斯河。用当年的剩余时间去巩固他与当地部落之间的关系。与此同时,那三位迦太基将军却显然断定他们对于新迦太基城的陷落无能为力。由于不愿意通力合作,他们各自在自已的地区中按兵不动。

  巴埃库拉战役

  公元前208年春,西庇阿感到自己已有足够的实力采取主动。他向南挺进逼迫迦军与他决战。他首先进攻哈司德鲁巴尔。哈司德鲁巴尔在卡斯图罗遭到奇袭后立即撤至巴埃库拉的一处坚固据点,同时向马戈送信要他火速北上增援。然而,西庇阿却决定在哈司德鲁巴尔有可能获得增援之前发动进攻。

  罗马军可能以三万五千人对两万五千人的优势在人数上超过哈司德鲁巴尔军团,借以抵销哈司德鲁巴尔所占地形的天然优势。西庇阿派其轻武装步兵以宽阔正面发动进攻,用以吸引哈司德鲁巴尔的注意力,而他的重步兵则沿山坡向上攻击迦军两翼。哈司德鲁巴尔的反击抵挡不住罗马军的两面包抄。他意识到自己已无获胜希望,遂巧妙地将其部队及行李辎重平安撤出战场并向北退入山区。其强大的后卫部队打退了罗马军的追击。最后,哈司德鲁巴尔穿过西班牙北部,翻越比利牛斯山并到达高卢。

  翌年(公元前207年),迦太基派汉诺率另一支军队去西班牙。他与马戈的军队会师。但是西庇阿派出一支强兵去攻打汉诺的营地。在随后的交战中,汉诺被生擒,然而马戈却成功地率领大部队向西班牙南部转移与驻在加的斯附近的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会合。

  伊利帕战役

  西庇阿沿巴埃提斯河追击马戈。他在伊利帕附近扎营,那里离迦军不远。马戈的骑兵趁罗马军修建设防营地时向他们发起袭击,但是被西庇阿的骑兵击退。一连几天,两军都出营列队对阵,但是彼此都按兵不动,等待对方出击。

  一天拂晓,西庇阿命令部下出动,其伊比利亚部队居中,罗马军队分列两翼。他用轻步兵与骑兵袭击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的前哨,迫使迦太基军匆忙整队应战以阻止罗马军进攻营地。迦太基军作战队形为伊比利亚部队居两翼,非洲部队与战象居中央。

  西庇阿发起进攻。他压住其中路军,命令两翼出击。他的这个作战方案似乎借用了汉尼拔坎尼战役的战斗部署。他的罗马军团冲向哈司德鲁巴尔的伊比利亚部队,迦军两翼被分割,终于彻底崩溃。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与马戈试图以其非洲部队继续抵抗,但还是被击退并一直被逼至海边。那两位迦太基将领坐船逃走,但是他们的部下却大多数被杀或投降。

  伊利帕战役之后,西班牙就不再存在迦太基野战军了,但是在许多城市中还留有忠诚的迦太基守军。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不是被罗马军攻破就是被叛卖给罗马。到公元前206年秋,西庇阿已征服了全部迦属西班牙。伊比利亚的丰富银矿已在向罗马提供财源,使它获得额外的资金将这场战争进行到底。

  西庇阿计划入侵非洲

  公元前205年,西庇阿回到罗马。为褒奖他的功勋,元老院选他为执政官。尽管许多老一辈议员不赞同他关于这场战争该如何进行的观点,但是广大罗马人民却非常爱戴他。当消息传开说他意欲将战火燃向非洲,在迦太基人的国土上与他们展开较量时,那些认为应首先消灭汉尼拔的人大为反对。法比乌斯·马克西穆斯在元老院作了长篇发言,力主应先在意大利把汉尼拔打败;在此之前入侵非洲很可能会导致灾难。西庇阿成功地为自己进行了辩护,到分配军队时他获得了两个军团的指挥权。这两个军团曾在坎尼参战,败北后一直驻在西西里。他被授权渡海入侵非洲,只要他认为这样做对罗马有利。

  为了扩大其部队的规模,西庇阿又征集到七千名志愿兵。他还在四十五天之内建造并装备了三十艘战船,自始至终未花本国一分钱,因为无论是材料还是劳力都是由罗马的意大利盟国提供的。西庇阿接着便准备入侵非洲。

  洛克里失陷

  正当西庇阿忙于练兵之际,有情报传来说出现了一个夺取洛克里的机会。勒久姆的一些洛克里流放者与一些曾是罗马囚犯,后又被赎回城来的洛克里人正在密谋发动叛乱。西庇阿获悉,洛克里城两座卫城之中有一座将易帜归降罗马。尽管洛克里不在西庇阿的辖区之内,他还是派兵前往协助将其攻占。这样一来,罗马军与迦太基军就各占一座卫城了。

  汉尼拔急速前往试图挽回局势。西庇阿也率领更多军队由海路赶赴该地区。汉尼拔发现该城居民人心倾向罗马而背离于他。面对敌方卫城中罗马军的顽强抵抗以及驻在布鲁提翁其他地区的四个罗马军团的不断威胁,汉尼拔没有任何选择余地。他放弃了洛克里,另一座卫城立即投降。

  但是,那年夏季未尽之时迦太基的援兵抵达了意大利。汉尼拔的弟弟马戈率三十艘战船一万四千余人在北面的利古里亚登陆。他攻占了热那亚并从意大利北部的高卢部落中召募到更多士兵。罗马人在阿雷提翁有瓦勒里乌斯·莱维乌斯所率两个军团监视他的行动,在阿里米农另有李维乌斯·萨利那托尔指挥的四个军团,但是他们并未试图去驱逐他。对垒双方对梅托汝斯河畔的那场激战都还记忆犹新。马戈虽然得到了来自迦太基的增援——六千名步兵、八百名骑兵与七头战象——但是也并不试图将其行动扩展到远离其基地的地方。

  西庇阿与努米底亚人谈判

  与此同时,西庇阿在西西里忙于进行外交谈判,希望以此赢得非洲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支持,共同反对迦太基。他已经与努米底亚地区的马赛西里国王西法克斯达成了初步协议。西法克斯及其国民曾一度臣服于迦太基,此时已获独立。但是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将其美丽的女儿索福妮丝芭嫁给西法克斯为妻,从而使西法克斯重新积极支持迦太基。

  西庇阿在与西法克斯的对头之一马西尼萨打交道时较为顺利。马西尼萨是介于迦太基与马赛西里之间一个称作马西里的小国的王子。西庇阿早先曾在西班牙与马西尼萨会晤并得到过他保证给予支持的许诺。西庇阿派莱利乌斯赴非洲与马西尼萨谈判签订一项牢靠的协议。这位努米底亚王子果然对罗马人很有价值。虽然他投奔罗马时他已经被迦太基人与西法克斯逐出了他的王国,但他终究为罗马人提供了一支规模不大,然而却骁勇善战的骑兵。

  西庇阿渡海赴非洲

  公元前204年春,西庇阿率领大约二万五千人分乘四百艘运兵船在四十艘战船护送下自利利巴厄姆起锚向非洲进发。远征军在法里那角的乌提卡附近登陆,离突尼斯湾的西北端不远。马西尼萨立即率领两百名骑兵投奔他们。此后不久,马西尼萨及其部队把迦太基的一支骑兵诱入伏击地点,然后将其彻底击溃。

  西庇阿先是到处进犯乌提卡外围地区,沿途肆行劫掠并夺取若干小镇,然后才安定下来,从海、陆两路包围乌提卡。围攻四十天后,因为西法克斯已带领约五万名步兵和一万名骑兵开赴作战地点并且就在罗马军近旁扎营,西庇阿只得放弃。他非常明白自己在数量上的严重劣势,故而转移到乌提卡以东两英里处一个小半岛上的冬营之中,在那里他可以威胁乌提卡与迦太基之间的交通联络。距他六英里处是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与西法克斯的营地。

  在冬季期间,西庇阿暗中试图说服西法克斯废除旧盟转而投向罗马。西法克斯提出了和平条件,建议罗马人撤离非洲,同时汉尼拔撤离意大利。西庇阿毫无撤离的意图,但他却假意续继淡判了一段时间,并在此期间趁机制订作战计划。

  前往西法克斯兵营谈判的罗马代表每天不同,因为西庇阿想让尽可能多的军官到迦太基营地去察看环境并尽其所能了解有关迦太基前哨部队组织与布防的全部情况。最后,西庇阿中断了谈判。他告诉西法克斯,尽管他本人倾向于接受他的和平条件,但是他的军事会议成员却拒不同意接受不包括西法克斯脱离迦太基阵营在内的任何协议。

收藏 分享
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re:第一次乌提卡战役   正当谈...

  第一次乌提卡战役

  正当谈判还在进行之时,西庇阿就已经在其战船上配备了攻城器械以便从海上进攻乌提卡。为了掩盖他的真实意图,他派两千人马去攻占城东的小山群。秋季时,他的部队曾在那里宿营。就在他中止与西法克斯谈判的当夜,他将其计划付诸行动。在夜幕的掩蔽下,大军悄悄走出罗马军营,向迦太基营地逼近。

  毫无戒备的迦太基人正在他们用苇草及树枝搭成的茅棚中酣睡,由莱利乌斯与马西尼萨率领的罗马前卫部队却已到了他们营地前。一些罗马士兵设法潜进营去,在若干地方点燃茅棚。正当有风,火势迅速蔓延,一时之间扑救无效。烈焰之下,数万人争相逃命,营中一片混乱。等到他们逃出营,却又遭到早巳部署在门外的马西尼萨所率领的努米底亚骑兵的袭击。

  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营地的哨兵望见了火光。他们根本未想到这场大火的起因是由于敌军偷袭。许多人于是不拿武器就跑去帮助灭火。西庇阿的部队已等候多时,把冲出营地的迦太基人逐个杀死。然后,西庇阿攻破吉斯戈的营地大门。照样点燃茅棚。在随后出现的惊惶中,大约有四万名迦太基人与努米底亚人丧生,有的被火烧死,有的则被罗马士兵杀死。吉斯戈与西法克斯率领少数幸存者落荒而逃。吉斯戈先是在一个附近小镇昂达停留,但是不久因害怕被西庇阿追歼遂径直退至迦太基城。

  西法克斯躲在其国境附近的一个设防城市中。他倾向于放弃这场战斗,但是他的妻子索福尼丝芭“眼泪汪汪地”劝他“不要辜负她的父亲与她的国家,更不能容许迦太基被熊熊烈焰所吞噬,正是这同样的烈焰烧毁了他的营地,使它们化形了一片灰烬。”此时有四千名伊比利亚士兵从西班牙到达这里,这也帮助西法克斯下决心继续站在他岳父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一边。几天以后,这两位指挥官重新会合,其时他们已设法筹集到一支大约三万五千人的军队。

  第二次乌提卡战役

  西庇阿已重临乌提卡城下。当消息传来说那两位迦太基将军正在加紧准备重新开战时,他再度放弃围城。然而留下足够数量的部队继续摆出攻城的架势,自己却火速赶到吉斯戈与西法克斯正在组织兵力的地区。连续三天,两军之间仅限于进行小规模战斗。到了第四天,双方都排列起战斗队形。西庇阿将其罗马骑兵放在右翼,与西法克斯及其努米底亚骑兵对阵;左翼是马西尼萨所部,其对面是吉斯戈及其迦太基骑兵;罗马军团居中,与伊比利亚步兵对垒。

  布匿战争以来第一次,一位罗马将军有效地利用了其骑兵力量。西法克斯与吉斯戈都抵挡不住进攻他们翼侧的骑兵,最后都被逐出阵地。罗马军团遂由两翼向中央攻击。伊比利亚步兵虽然英勇作战,也终于为敌军所压倒。他们坚守阵地,直至最后一个人被罗马人砍倒为止。吉斯戈与西法克斯又得以逃脱,前者逃往迦太基城,后者逃回自己的王国。

  翌日,西庇阿命马西尼萨与莱利乌斯率领轻步兵及全部罗马及努米底亚骑兵去追击这两位迦太基指挥官。与此同时,他用其余兵力夺取了迦太基城周围的所有城镇。

  威胁是显而易见的。迦太基人现在相信只有汉尼拔才能拯救他们免遭失败。一位使者奉命赶赴意大利请他回国保卫首都。

  与此同时,迦太基舰队被派往乌提卡进攻围困该城的罗马战船。但是西庇阿的观察哨十分警觉。他们发现迦太基舰队正在驶向乌提卡。西庇阿全速返回援救他自己的舰队,结果得以抢在迦太基人来到之前作好了战斗准备。在接着发生的战斗中,迦太基舰队被逐走,罗马方面则损失了六艘运输船。

  努米底亚的一场政治与爱情风波

  莱利乌斯与马西尼萨紧追西法克斯越过边界进入努米底亚。西法克斯试图反击,但被击败,他本人也被生擒。随即,马西尼萨前往西法克斯王国的首都锡尔塔要求该城向他投降。锡尔塔的居民拒不投降,直到最后马西尼萨把他们戴着镣铐的国王押到城下给他们看,他们才改变了态度。城门于是被打开,马西尼萨及其军队昂首策马而入。

  在王宫里,马西尼萨见到了索福尼丝芭。她恳求他不要把她交给罗马人。利维说:“这位征服者的心不仅因怜悯而融化,而且由于努米底亚是一个极度多情的民族。他竟然反过来成了他的俘虏的奴隶。”他决定最好还是娶她为妻。似乎没有人——西法克斯可能除外”——把她已是有夫之妇这一点放在心上。仓促举行了婚礼,显然是为了使莱利乌斯无法阻止此事。莱利乌斯到达后果然表示反对,但是木巳成舟。马尼西萨说服了他的罗马同僚不将他的新娘与西法克斯一起解送给西庇阿。这两位指挥官然后就出发去征服努米底亚的其他城市。

  当西庇阿获悉在锡尔塔所发生的事情时,他对马西尼萨十分失望同时担心聪慧的索福尼丝芭会故伎重演,如同她早先说服了西法克斯一样再次说服她的新丈夫离弃罗马的大业。西庇阿向马西尼萨表达了他的失望,并且向他指出,由于索福尼丝芭与西法克斯已经亡国,所以他们是罗马人民的财产,应该双双押往罗马,由罗马人民来决定他们的命运。显而易见,西庇阿拒不承认这次新婚。

  马西尼萨心烦意乱至极,他在他的账篷里郁郁不乐地冥思苦索了好长时间,最后派人给索福尼丝芭送去了一杯毒酒,同时附去一封信说他这样做是在履行诺言,他曾答应决不将她活着交给罗马人。索福尼丝芭的回答无愧于她王妃的身份。她对送信人说:“即使这是一件不受欢迎的礼物,如果我丈夫提出不要我再服侍他,我也接受这份结婚礼物。不过你转告他,我会愉快地死去,如果离死期这样近我是不会再结婚的。”说完这些话,她便饮下了毒酒。

  汉尼拔在意大利的衰落

  与此同时,马戈终于在公元前203年由利古里亚翻越亚平宁山脉进入波河流域。在那里他被迫与科尔涅利乌斯·卡特古斯及昆提利乌斯·瓦鲁斯指挥的四个罗马军团大约二万四千人交战。马戈的部队训练有素,人数也许多达三万之众。他的战象在冲垮罗马骑兵并帮助已方骑兵克敌制胜方面确实特别具有价值。马戈在战斗中指挥其骑兵冲击已逐渐对迦太基步兵占据上风的罗马军团。

  这场战斗争夺激烈,鹿死谁手一时尚无定论。正在此时,马戈却负了伤。他的部下顿时气馁。他们抬起已失去战斗能力的指挥官急忙撤退。马戈命令返回利古里亚。在那里他见到了迦太基派来的特使并接到命令要他回师非洲。他率部队登上船只,途中却终因这场战斗中留下的伤口恶化而死。这是他一生最后的一场战斗。

  汉尼拔一直留在布鲁提翁。四个罗马军团虎视眈耽,使他无法远离此地。罗马人一个个地收复了迦太基部队所占领的城镇。但是除了有一些小规模战斗以外,两军主力之间没有发生较量。汉尼拔所剩兵力有限,因而不能出动全军冒险一战;而罗马人也不愿冒再次惨败在这位迦太基人手下的风险,因此他们宁可选择消耗战。

  这就是公元前203年年底汉尼拔奉命回国时的军事形势。他立即启程,从而结束了历时十五年的意大利之役。这样一个结局对汉尼拔来说必定是令人痛心而失望的。

  和平谈判

  公元前203年秋,西庇阿几乎兵临迦太基城下。在这种形势下,城内的主和派开始变得越来越有势力。迦太基元老院派遣使臣遏见西庇阿商议媾和条件。西庇阿直言不讳地说他倒更愿意打出一场彻底的胜利来。尽管如此,他还是提出了休战条件:

  (1) 迦太基必须从意大利与高卢撤出全部军队并放弃其在西班牙的一切权利;

  (2) 她必须将其全部剩余军队撤出位于意大利与非洲之间的一切岛屿;

  (3) 必须承认马西尼萨为马西里国王;

  (4) 必须尊重利比亚与昔兰尼加境内各部落的自治权;

  (5) 必须归还全部战俘;

  (6) 迦太基必须向罗马交出除二十艘战船外的全部舰队;

  (7) 她必须交付五十万配克(Peck)小麦、三十万配克大麦以及五千塔连特白银。

  迦太基人接受了这些条件并同意派遣使臣赴罗马。罗马元老院最终也批准了和约。

  汉尼拔回到非洲

  正当这些谈判活动尚在进行之时,汉尼拔在布鲁提翁未遇到任何对抗便顺利指挥全军登船并平安抵达非洲的莱普提斯。此时,他全无骑兵,也许总共仅有一万五千人的兵力。他的存在以及马戈残部约一万二千人到达非洲使迦太基主战派的势力上升;主和派被赶下台,先前的和约受到了否决。

  就在这时,两百艘满载援兵及补给的罗马运兵船在驶往西庇阿驻地的途中遇到风暴在突尼斯湾搁浅。迦太基城近在咫尺,对此一目了然。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率领五十艘战船前去攻击这些罗马船,其中许多被拖离浅滩并带回港口。西庇阿派使者去迦太基对这个行动提出抗议,但是迦太基方面拒不接受,罗马使者也险些未能活着返回营地。事情很清楚,战争还将继续。

  现在罗马终于有了一个甘愿并能够在野战中与汉尼拔一决高低的将军,西庇阿自汉尼拔首次翻越阿尔卑斯山进入意大利以来一直以各种方式参与了这场战争,并且与众不同地通过研究汉尼拔的军事行动使自已有了许多长进。他在西班牙证明了他的才干;他直接搬用了汉尼拔的战略和战术,从而也表明他已从这位迦太基名将身上学到了好多东西。现在就等着看他在与汉尼拔本人的对抗中表现如何了。

  汉尼拔在莱普提斯登陆后遂向哈德鲁梅进发。他在那里度过公元前202年的盛夏,休整并组织其军队。他设法从一位努米底亚酋长提凯尤斯那里征募到二千名骑兵。从非洲以及马其顿的腓力王那里,他的兵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充。到那年夏末,他大约已有四万军队。

  汉尼拔与西庇阿

  西庇阿意识到战争尚未结束,于是向已回到本国的马西尼萨紧急求援。马西尼萨马上率领四千名骑兵及六千名步兵赶来,有了这些军队,西庇阿的兵力可能与汉尼拔的大致相当。

  夏日将尽之时,西庇阿沿巴格拉达斯河谷溯流而上,去那拉加拉附近与马西尼萨会合,一路上对沿途乡村肆行蹂躏。不久以后,汉尼拔将其营地移至扎马。这里距迦太基城有五天以上行程,位置介于迦太基城与西庇阿之间。他如惯常一样派出探子搜集他们所能得到的一切有关罗马军队的情报。但是那些探子被擒获并被带去见西庇阿。这位罗马将军准许他们四处察看,然后派人护送他们返回汉尼拔营地。西庇阿竟然表现得这般自信,这使汉尼拔第一次意识到他终于在与一位堪称对手的人相对抗。他派遣一名使者前去谒见西庇阿,建议与他在中立地区会晤。

  传说这两位将军果真会面了。利维写道:“当他们相向定近看到对方时,顿生互相敬慕之情,两人都惊呆了一时相对无言。”古史中所记述的这次会面与两位伟人的身分是相符的。

  汉尼拔表示,恢复和平的时刻已经来临。他说:“稳在手中的和平总比前途未卜的胜利更理想而且更保险。和平由您自己主宰,胜利归谁则须仰赖神灵了。”

  但是西庇阿对汉尼拔提出的休战条件不屑一顾。他坚持按迦太基人先前同意过的条件议和。他问道:难道迦太基方面应该为其破坏停战而得到奖励吗?双方很快就明白已不可能达成任何协议。

  这两位将军返回各自营地,开始为会战作准备。次日早晨,他们将军队带到扎马附近的一片平地上,双方排好作战队形。非常明显,这场战役将决定这次战争的结果。

  扎马战役

  由于汉尼拔的骑兵力量薄弱,他力图尽其所能加强其战线的中央,以便能够抵挡住罗马军团的猛攻。为此,他把八十头战象部署在最前列,然后才是第一条战线,即马戈的部队以及来自毛里塔尼亚、利古里亚、高卢、巴利阿里群岛与利比亚的步兵。他们后面是战斗力较弱的迦太基及非洲部队,汉尼拔对这些部队几乎没有多少信心。相反,在他的第三条战线中集合着跟随他征战意大利的老兵。他把他们留作后备队,一旦人数上占优势的罗马骑兵胜过他的簿弱骑兵时就用他们保护两翼与后方。他将其骑兵分列在两翼。

  西庇阿按罗马军惯用的三线队形部署其军队,但是他的队形与通常采用的棋盘式方阵不同。他的每一条战斗线的各个大队都与另一条战斗线中的那些大队前后对齐,这样在战斗单位之间既留开了让敌方战象得以通过的距离,而整条战线又可以保持其完整性。他的左翼是莱利乌斯率领的意大利骑兵。马西尼萨的努米底亚骑兵居于右翼。

  汉尼拔以战象冲击先发制人,但是西庇阿早已在其第一条战线里集中了他的号兵。几百支军号齐鸣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把那些庞然大物吓得晕头转向。显然确有一些战象冲过了罗马战线,但是大部分战象不是被赶到旁边,就是调过头来向迦太基军队冲去,结果吓坏了迦太基战马,反而帮了马西尼萨和莱利乌斯的大忙,使他们得以将迦太基骑兵赶出战场。

  汉尼拔的第一条战线打得很顽强,但还是慢慢地被罗马步兵逼向后退。正如汉尼拔所担心的,他的第二条战线中的士兵在此时却丧失了勇气。他们惊恐万状,四散逃命,其中许多人在逃过其后排战士身边时被汉尼拔的那些老兵砍死。尽管如此,那批老兵却坚决顶往了罗马军团的进攻。汉尼拔还指望用他们去进攻阵脚已乱的罗马军。

  当西庇阿意识到汉尼拔的第三条战线准备血战到底时,他命令其军队停止进攻重整队形,排成常规的棋盘式方阵。此时,莱利乌斯与马西尼萨已将汉尼拔的骑兵逐出战场并回头冲击迦太基军的后方。与此同时,罗马军团则从正面发起攻击。在前后夹击下,汉尼拔的老兵中的大部分人终于战死在他们的作战位置上。

  汉尼拔逃至哈德鲁梅,然而他的军队已被歼灭。他已竭尽努力,但是西庇阿在人力物力上的优势终于赢得了那天的战役,同时也赢得了整个战争,因为迦太基已经没有力量再战了。

  汉尼拔与西庇阿的将才

  许多史学家都曾对扎马战役的两位将领作过比较,关于孰高孰低也一直存在着不少的争论。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古代的著作家们都偏袒罗马,这是没有疑问的。可是除一人之外(指卢基安,他既非专业史学家又非军人),他们全都将汉尼拔置于西庇阿之上。毋庸置疑,古代的那些权威史家是对的。的确,西庇阿赢得了最后胜利,但是在这最后一场战役中——这是西庇阿与汉尼拔唯一的一次交锋——汉尼拔并没有失败;失败的是他的作战机构。

  如果西庇阿与汉尼拔的较量发生在汉尼拔的鼎盛时期,当时迦太基骑兵正在使许多罗马指挥官胆战心惊,而他的步兵也能与骑兵密切配合协同作战,那么战争的结果肯定会大不相同。在扎马,汉尼拔的老兵们面对西庇阿在数量实力上远具优势的最精锐军团尚能力战劲敌,保持其战线经久不垮;只是因为迦太基骑兵被赶出战场未能阻止马西利萨与莱利乌斯从背后进行袭击,他们才被打败。

  西庇阿无疑是罗马最伟大的将领之一,但是他很可能并不比尼禄或马尔克卢斯高明多少。这后两位将军中不论是哪一位都同样有可能打赢扎马战役。他们全都向汉尼拔学到了许多战争艺术并且已经用汉尼拔的战术有效地对付了那些迦太基二流将领。不同的是唯独西庇阿有机会在与老师本人的较量中显露自己学来的本领。但是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教会西庇阿与其他罗马将领如何打胜仗的恰恰正是汉尼拔。

  第二次布匿战争的结局

  扎马战役结束,西庇阿的部下随即洗劫了迦太基营地,然后返回乌提卡与硼到达那里的五十艘战船及一百艘满载补给品的运输船会合。在乌提卡稍事停留后,西庇阿即命令其部队由陆路开赴迦太基城,他本人则乘船先行,准备前往攻城。途中他遇到一艘铺满橄榄技的迦太基船,载着迦太基城的十位贵族前来求和。西庇阿放弃了攻城的计划,但是他还是禁不住要耀武扬威地绕城外列队环行一周,然后才去突尼斯等候谈判。

  许多罗马人长期以来盼望夷平迦太基城,因而在放弃这个目标之时,他们的内心是很不情愿的。但是西庇阿指出,这座城池非常之大,其设防也很坚固,强行攻城将是旷日持久事倍功半之举。站在他自己的地位上看问题,西庇阿明白如果攻城真的持续到罗马下一次选举的终了,那末取代他担任执政官的那个人将获得结束这场战争的荣誉,而实际上真正打赢这场战争的人却是他——西庇阿。

  迦太基使者到达突尼斯后西庇阿向他们提出了以下条件:

  (1) 迦太基可以继续对其战前非洲领土拥有控制权,但是不包括马西尼萨王国,迦太基必须承认马西尼萨王国的主权并与之建立同盟国关系;

  (2) 迦太基必须向罗马遣返其全部叛逆分子与逃兵,交出全部驯象以及除十艘三层桨座船以外的全部战船;

  (3) 未经罗马同意,迦太基不得在非洲或非洲以外的地区进行战争;

  (4) 在和平谈判期间,迦太基必须向罗马军队提供全部给养;

  (5) 迦太基必须交出一百名人质,其人选须经西庇阿批准;同时还必须以五十年为期交付赔款共计白银一万塔连特;

  (6) 最后,如果迦太基方面交还由哈司德鲁巴尔-吉斯戈在前次和谈期间劫获的船只与货物,西庇阿将同意与迦太基休战。

  迦太基方面有些人不愿意接受这些条件,但是汉尼拔说服了他们。他说这些条款并不算太苛刻,如果不接受这些条件,那么结果很可能是遭到彻底毁灭。迦太基于是接受了这些条件。

  汉尼拔在迦太基的最后岁月

  除了在使迦太基接受迦(太基)罗(马)和约一事中发挥作用之外,汉尼拔在扎马战役刚结束的那段时间里明显地避免参与政治。他继续统帅着军队并利用这支军队重建那些在罗马入侵期间遭到蹂躏的地区。

  在此后的那些岁月里,迦太基的国情每况愈下。派系之间互相倾轧。富人们想方设法要把向罗马偿付赔款的大部分纳税责任压在贫困阶层身上。赔款不是逾期就是被贪污掉。公元前199年,罗马曾因迦方交付的白银成色太差而拒绝接收。

  许多迦太基人把国家落到这种地步的罪责归之于汉尼拔,但是其他人却誉他为民族英雄。公元前196年他当选为苏菲特,成为迦太基政府两位最高行政长官之一。他励精图治,根除贪污,使得国家根本不用征税就有能力向罗马偿付赔款。这使他受到了人民的爱戴,但同时也使他与迦太基的豪门大族以及原形毕露的贪官污吏们结下了不解之仇。一向与他作对的人自然大有人在。事实上就是那些人在他当年征战意大利急需增援之时千方百计从中阻挠,致使他始终未能得到国内的任何支援。

  汉尼拔的逃亡与悲惨结局

  汉尼拔在国内的一些政敌在罗马编造谣言说汉尼拔正与叙利亚的安提柯三世(当时罗马的头号敌人)暗中联络并在策划一场全面战争。西庇阿在罗马,尽可能为汉尼拔辩护。但是罗马人对汉尼拔疑惧之至,于公元前195年派遣代表团赴迦太基要求交出汉尼拔。尽管罗马方面声明代表团此行的目的是讨论迦太基与马西尼萨之间的分歧,但是汉尼拔明白他们的真正目标是监禁他本人。他于是趁夜间逃离迦太基,投奔叙利亚的安提柯王朝。

  此后的十三年,汉尼拔过着流亡生活,居住在与罗马为敌的西亚国家里。他曾试图说服安提柯授予他一支军队,让他率领这支军队借道迦太基杀回意大利。但是安提柯拒绝支持一项在他看来不可能成功的计划。尽管如此,安提柯还是把他当作一位同盟者给予厚待并使他有可能继续其个人反对罗马的战争。

  罗马人一刻也丢不下他们对于这位“罗马民族最不共戴天之仇敌”的恐惧。他们举兵打败了叙利亚,迫使汉尼拔再度出走。他逃到另一个反罗马国家比提尼亚的普鲁西亚斯国王那里,罗马人于公元前183年终于找到了汉尼拔。但是汉尼拔在他们下手捉到他之前已服毒自尽,临死时说道:“既然罗马人连等待一位老人咽气也觉得度日如年,那么就让我来帮他们去除这块多年的心病吧。”

  汉尼拔一生事业中最具悲剧性的一面也许在于它最终对他热爱的迦太基城的命运所造成的那种影响。在漫长的战争岁月里,迦太基遭到了惨重的损失,汉尼拔的同胞兄弟全都战死沙场;但是经过连年苦战,汉尼拔确实已经非常接近于消灭罗马,从而彻底改变世界历史的进程。他的常胜不败以及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给罗马造成的耗费使罗马对汉尼拔又恨又怕,其程度超过了它对任何其他敌人的仇视与恐惧。罗马人从来也没有停止过担心有朝一日可能会有另一位迦太基将军步汉尼拔的后尘卷土重来,甚至大获全胜。罗马的这个担心之强烈,它对迦太基的仇恨之深刻,促使它于公元前149年抓住一个机会再度向迦太基宣战。经过长时间的围攻——在此期间迦太基人进行了英勇的抵抗——迦太基城终于于公元前146年被攻破。幸存者大多沦为奴隶,这座城市则遭到彻底毁灭,从此不复存在了。

  而战争结束后反对派指控西庇阿有接受安条克贿赂之嫌,从此失意。晚年隐居庄园。

 
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TOP

“阿非利加西庇阿”。。。。。。。。。。汗。。。。。。。。这个名字。。。。。。。
人生最终的价值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而不只在于生存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