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一种走路会绊倒的人___罗马历史学家的浪漫主义泛滥

罗马晚期的著名历史学家阿米安描写匈奴人与阿兰人顿河大战之后时期写道:
“这种惊人的消息传到哥特人那里,他们听说一种以前从没有听说过的一种人,不知道从地球上的何处,如高山上的暴风雪般骤然降临,碰到他们的东西都遭到抢劫与破坏……”
米兰主教安布罗斯形象而简洁地表达当时整个东欧的情况,这大概是第一次提到的历史连锁反应,我们以后还将遇见这样的情况:
“匈奴人攻击阿兰人,阿兰人攻击哥特人,哥特人攻击泰法利人与萨尔马特人,哥特人从他们的国家被驱逐出来,也使我们的伊利里亚人民也遭到驱逐,而且这事还没有完……”
东欧暴风雪般或者风滚草般的运动,但这些运动并不比罗马人的历史记录本身更猛烈,阿米安试图描写这些运动中的匈奴人的体质特征与生活方式:
“匈奴人的凶猛和野蛮是难以想象的,他们划破他们孩子们的面颊,使他们以后不长胡须,他们的身体粗壮,手臂巨长,不合比例的大脑袋,形成畸形的外表,他们象野兽般地生活,吃不调味的生食,吃树根与放在马鞍下压碎的嫩肉。他们从不摸一下犁把,不知道固定住处,无论是茅屋或者草棚。他们常年游牧,从小习惯了忍受寒冷、饥饿与干渴,他们的牛马羊随着他们迁徙,其中一些牛马用来拉篷车,车内有他们的妻子与儿女,妇女在车中纺线做衣服,生儿育女,直到把他们抚养成人。如果你要问他们来自何方,出生于何地,他们不可能告诉你,他们的服装是缝在一起的一件麻布衣与一件老鼠皮外套,内衣是深色的,穿上后就不再换下,直到穿成碎片。头盔与帽子朝后戴在头上,多毛的腿用羊皮裹着,这是他们十足的盛装。他们的鞋子无形状与尺码,使他们不适宜行走,因此他们作为步兵是相当不适应的。但骑在马上,他们几乎象铆在他们丑陋的小马上一样,这些马不知疲倦,并且奔驰时象闪电一样迅速。他们在马背上度过一生,有时跨在马背上,有时象妇女一样侧坐在马背上,他们在马背上开会,做买卖,吃喝东西,甚至卷在马脖子上睡觉,他们睡得这样香甜,还可以做梦。在战斗中,他们扑向敌人,发出可怕的呐喊声。当他们受到阻挡时,他们分散,又以同样的速度返回,砸碎和推翻沿路所见到的一切。他们不知道如何攻下一个要塞或者一个周围挖有壕沟的营帐。但是,他们的射箭技术无与伦比,他们能从惊人的距离射出他们的箭来,其箭头装有象铁一样硬的可以杀死人的骨头。”
东罗马史家约丹尼斯也有同样猛烈的描写:
“匈奴人的容貌的可怕,也许并未经过真正的战斗,就使对方感到巨大的恐惧。他们使得敌人在恐惧中惊逃,因为他们黯黑色的状貌是可怕的。他们的头不象个头,只是一种块状之物,他们的眼睛如针孔,也不象眼睛。他们的强悍,表现在其粗野的状貌中,而从他们对待婴儿,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残暴。因为当婴儿出生时,即以刀割其脸颊,所以婴儿在尝到甜美的乳汁前,必须先要忍受铁与刀的痛苦,因为这样的原因,他们老而无须,他们的青年也因为刀疤脸与无胡须的光面孔而丧失优美之感。他们躯体短小,行动敏捷,善于使用弓与箭,头项是永远地傲然自举着。”
我们从上面的描述能看到什么?一种几乎是没有顾忌的扭曲或者对当时欧洲恐怖传言的着力渲染。阿米安作为当时的历史学家,他可能觉得他有义务也有责任向罗马的人民介绍当时引起轰动的匈奴人,他原是一个罗马低级军官,他当然听见过那些与匈奴人战斗的哥特人或者罗马人的描述,所以他对匈奴人的体质特征与生活方式有一定的了解,但仅此而已。蒙古族人横阔脸、高颧骨、细眯眼睛、微塌鼻子、黝黑皮肤、中等偏矮的个子、强壮的身体、粗壮的脖子、脸上少胡须、身体少毛,游牧的民族、马背上的弓箭手,这些特征只是阿米安发挥的部分材料而已,他把希腊人对斯基泰人的描写,共和时代的罗马人对凯尔特人以及帝国时代的罗马人对萨尔马特人与日耳曼人的描写胡乱揉在一起,合成匈奴特征。阿米安,这个晚期罗马最重要的历史学家,我们也可以说他是那个时代多瑙河边的伟大文学家,他痛恨所有的野蛮人,而匈奴人是所有野蛮人中最坏的一个。约丹尼斯的浪漫主义在他的《哥特史》中有充分的表现,他是哥特人的后裔,当然也不会对奴役他心目中的英雄的匈奴人客气。但这两人的描写不是最极端与偏激的,单就匈奴人的种族特征来说,我们见到许多乱七八糟,已经完全超出历史范围的记录与描写。埃尤那皮乌斯,他声明他不是猜测,而是经过可靠的研究与推理,认为匈奴人的体质特征是因为他们对小孩多次重复地使用药物的结果,因为匈奴人想让他们自己的孩子体形正常,以便能在社会中得到承认,能有美好的前途。阿米安说,匈奴人的躯体是如此弯曲,以至于可以把他们看成两只脚的动物,或者原始得象雕刻的树桩,就如桥的栏杆头上的根雕。他们没有胡须,因此有妇女气质,象太监。西多纽斯认为匈奴人的脸与他们的婴儿的脸一样的令人讨厌。关于匈奴是马背上的民族,不适宜做步兵的说法,我们已经在上面见到了阿米安的经典描写,阿米安认为匈奴人的鞋子无形状与尺码,使他们不适宜行走。卓西穆斯认为,匈奴人生活在马上,以至于不能把他们的两只脚放在地上。Jerome认为他们如果把脚放在地上,他们就会死!Jerome还观察到罗马人是被一种不能在地面上行走的人战败的。Suida干脆直接把匈奴人定义为一种走路就会绊倒的人。
收藏 分享
人从一出生就已走向死亡。世上的一切都会再次归于虚无。 Bekamen doch die lügner alle Ein solches Schlob vor ihren Mund; Statt Hab,Verlelumdung, Schwarzer Galle, Bestünden Lieb\' und Bruderbund.

re:那么实际上是怎么样的呢,对此,楼主是否还...

那么实际上是怎么样的呢,对此,楼主是否还有一些话要讲呢?
偶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