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读《孔雀东南飞》一得

读《孔雀东南飞》,见“新妇初来时,小姑始扶床;今日被驱遣,小姑如我长”句,始觉刘氏被遣归并非焦母所谓“此妇无礼节,举动自专由”。
刘氏小姑自“始扶床”至“如我长”所历具体年岁不知,但自不能独自走路至如成人女子般的身量想必时间不会太短,大概得十年左右。
刘氏还家十余日,县令遣媒为“年始十八九”第三郎求亲。刘氏“十七为君妇”,若按对小姑的描述推量,刘氏此时年当二十七左右。十八郎配廿七妇,年岁悬殊,若以常理揣度刘氏与县令子年龄相差不至过剧,略做五六年当可。刘氏“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可见姿色喜人、容颜未老,加之以针织女工傍身、知书达理养性。汉代礼俗对妇女的限制不似宋以后严苛,妇女改嫁再嫁的社会环境较宽松,故县令第三郎求娶年长其五六岁之刘兰芝亦常事尔。
因此,刘兰芝被遣时当二十三、四岁左右,以其“十七为君妇”来看,刘氏嫁入焦家应在六、七年间。综观全诗,无一词一句描写焦刘二人育有子女。妇人六七年不育子女,自会引起婆婆厌恶。“无子、为其绝世也”,乃“七去”(又称七出、七弃)之一。两人的婚姻无法诞育子女,婚姻自然无法在那时重视家族血脉传承的环境下维持下去。
综上,可假设为刘兰芝“举身赴清池”、焦仲卿“自挂东南枝”悲剧的产生乃婚后不育、焦家无后之故。
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