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艺术与人文科学》恩斯特•贡布里希爵士论文选集

本帖最后由 漫游 于 2013-12-18 23:17 编辑



《艺术与人文学科——贡布里希文选》中文译本导言

我非常感谢我的中国朋友,他们付出了如此巨大的劳动,使中国公众读到我的这么多文章。只要看一看目录或者插图,就会立刻发现,这些文章涉及的范围颇为广泛:从儿童玩具到风景绘画、从舒伯特的乐曲技术到技术发明的历史。我很高兴读者会得到这种论题极广的印象,这倒不是因为我敢贸然宣称我是这么多研究领域的专家(我实际上不是),而是因为,我觉得不应该对某种特定的专业估价过高,也不应该对某种特定的方法一味固守,这一点我认为是很重要的。

目前,包括艺术史在内的许多领域,对“方法”的讨论颇多,也许太过分了。在大学的课堂里,学生常常被教授海因里希•沃尔夫林[Heinrich Wölfflin]的“形式分析法”[formal analysis],和欧文•潘诺夫斯基[Erwin Panofsky]的“图像学”[iconology]。沃尔夫林和潘诺夫斯基这两位艺术史家都堪称伟大的学者,我见过他们并听过他们的讲座。读一读它们的书,我们马上就会发现,他们的著作及其观点并不囿于任何狭窄的一隅。而后来的某些艺术史学者却把自己的方法是为唯一正确的方法来大加宣扬。我个人认为,在研究艺术史或任何其他学科时,我们显然不可能被束缚在某种研究方法或程序上。

所谓“研究”[research]其实就是“寻求”[search]:我们是在为某个问题需求答案。我们对任何一件物品或任何一种风俗习惯都可以提出无数个问题。且以你房间里的茶杯为例:你或许可以问问它产于何时,产于何地,是某个工厂按图生产,还是某位陶工或艺匠手工制成?你可以问问它的用料,你也可以探讨一些更广泛的问题,例如中国陶瓷的历史。当然你还可能想知道饮茶和种茶的历史,知道茶的药用价值和社会功效以及茶对整个文明世界的影响等等。实际上,你可以对你房间里的任何一件物品或者某批艺术藏品中的任何一件作品提出无穷无尽的问题。假如你只是用一种方法,你怎么能为你感兴趣的每一件事情找到答案呢?我时常告诉学生,要想敲进墙就得是用锤子,要想拧动螺丝就得使用起子。同样,方法只不过是工具,应该随着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而作相应的变换。我本人一直好奇心十足,总想去找出有关事情的答案,还想去验证我在书上找到的答案是否正确,是否经得起批评。如果本书的读者养成了同样的习惯,我将感到由衷的愉快,即使你不同意我的某些答案或方法,我也同样觉得高兴。


E.H.贡布里希
1988年3月于伦敦


下载:http://vdisk.weibo.com/s/u91kifjMtGON7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