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衍生】哈利波特本人的婚礼是什么样的?

微博上看到的顺手官博转了,轻微虐。

转自:http://www.zhihu.com/question/29 ... mpaign=share_button

作者:陈子茉


不是什么救世之星,也不再有“大难不死”的传说,也许“幸运的男孩”改成“幸运的男人”恰好合适。
陋居甜甜的花香,叮叮当当的食尸鬼,查德理火炮队终于抱上了冠军杯。
巫师的魔法、麻瓜的啫喱,都无法抚顺硬梆梆的黑发,却恰恰当当地留出一绺遮住伤疤。
罗恩终于穿上了合身的长袍,一个不注意就被乔治悄悄缝上华丽的蕾丝花边。他怒气冲冲地把袍子丢在地上,下一秒才想起来口袋里还放着戒指。
戒指的形状是一枚合拢翅膀的金色飞贼,最调皮的魁地奇也会被人牢牢地攥在手心里,温顺又听话。

透过盘绕在墙根的藤木,他看见乔治在花园里扔地精,一不小心甩出去了自己的儿子,被安吉丽娜追着打。
婚礼上的孩子们热情地跟纳威打招呼,喊他“隆巴顿教授”。纳威温和地应答着,转身津津有味地打量树荫下的几株长得像葱的植物。
卢娜凑到他身边,说这玩意儿榨茶“好喝极了”。她始终扶着头上的那顶大荷叶,上面蹲着一只橘色的青蛙。***
海格两个半月大的儿子已经长得比哈利高了,小瀑布一样的口水被马克西姆夫人优雅地用真丝手帕擦干净。
麦格教授身子骨硬朗得很,用完美的变形咒帮韦斯莱夫人把乱糟糟的藤蔓变成五彩的飘带。
珀西一丝不苟地挺着胸膛,和各种各样的人握手,他依然对自己和奥黛丽的婚礼上没有这么多杰出人士的光临耿耿于怀。
查理张开结实的双臂,给海格比划诺贝塔的孩子们长得有多么大。海格骄傲地哭了。
比尔的伤疤仔细看的话还是有点吓人的,但是有芙蓉在身边,没人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还有金妮在《预言家日报》的记者同事,他看到几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明显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让他暗自得意。
……呃,还有德思礼一家,他们缩在角落的礼物堆旁里,警惕地看着这一切。哦不,那不是礼物堆,是穿着缎面燕尾服的达利。他紧紧地盯着九层的婚礼蛋糕,被突然拥吻的两个小人偶吓得一哆嗦,下巴掉进领子里。

站在长长的红毯前,他忽然就想起第一次走进霍格沃兹。
厚重的橡木门后,也是这样长长的走道。
那时候,有个高傲的姑娘在他身边说:“那不是真正的天空,是魔法——我在《霍格沃兹·一段校史》上读到的。”
他看见她了,赫敏挽着精致的发髻,手捧着一束风信子,比四年级舞会上更加动人。他从她羞涩的微笑里能够想象身后的罗恩是什么表情。
他看见泰迪和维多利亚,圆嘟嘟地像一对小天使,扬着小胖手撒一路的花瓣。在维多利亚身边,泰迪的头发总是耀眼的红色,谁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他看见阿囡,紫粉色的绒毛都快掉秃了,依然兴奋地尖叫着,一溜烟地滚向他。****

然后他看见金妮。
金妮薇拉·茉莉·韦斯莱……哦,应该是波特。
闪亮的红发,洁白的长裙,手挽着头发几乎全秃了的亚瑟·韦斯莱先生。
渐渐地接近了,他能看见她明亮的深棕色眼睛,鼻子周围的点点雀斑,看见她眼底的笑。让他想起格兰芬多休息室的炭火旁边,细水流长的接吻。
直到眼镜有点滑下来了,他才发现自己笑得多么夸张。

韦斯莱先生努力板起脸,用不自然的语调说:“波特。”
他清了清嗓子,毕恭毕敬地回答:“韦斯莱先生。”
他的手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握住,仿佛整个世界安全无虞。

他听见海格喇叭一样的抽噎声。他不知道海格想起了当年,戈德里克山谷阳光明媚,那个红头发绿眼睛的姑娘,走向一个蓬乱着头发、带着圆眼镜的小伙儿,她想对着把口哨吹得九曲十八弯的伴郎作出嗔怪的表情,自己却绷不住哈哈大笑。

不知道如果小天狼星此时在这里,会不会像当年一样热闹地吹口哨。
不知道如果卢平此时在这里,会不会细心地叫罗恩把戒指放好。
不知道他身边的唐克斯会顶着什么颜色的头发来。
不知道如果费雷德在这里,会不会嘲笑一下乔治的想象力,然后在罗恩头上变出一朵火鸡毛礼帽。
不知道如果多比在这里,会不会快乐地帮忙摆椅子、铺桌布,要求他穿不一样颜色的袜子。
不知道如果穆迪教授在这里,会不会用他滴溜滴溜的亮蓝色眼睛吓唬熊孩子*。
不知道如果海德薇在这里,会不会屈尊叼着花环飞来飞去。
不知道如果斯内普在这里,会不会在满地金红之间一脸嫌弃,憋着想给格兰芬多扣分的冲动。
不知道如果邓布利多在这里,会不会和小孩子分怪味豆吃,假装吃到头皮屑味歪着鼻子皱起脸。

但是,如果他们都在这里,一定会注视着他,替他幸福,对他微笑。
他,哈利·波特,经历了如此长的岁月,终于要有一个实至名归的家了。

金妮低头看着戒指。
“金色飞贼?哈哈,你藏了什么回忆在里面?”
是啊,一枚戒指里,能放多少多少的回忆呢?如此多的回忆,又从何谈起呢?
“嗯……我记得十一岁的时候,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有人求着她妈妈,让她上车看我一眼……”

——the end——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