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曼丁尼亚会战

当底比斯在留克特拉大破斯巴达军时全希腊无不欢声雷动,每个城邦都在为斯巴达的失败而庆祝,惟独雅典却高兴不起来。斯巴达的失败使其无法再在希腊树立霸权,这一点对雅典当然是有利的,但与此同时底比斯的壮大使得雅典恢复霸权的行动变得艰难起来。雅典人认为只有自己才有资格在希腊行使霸权,

它绝不会容忍底比斯的强大。所以,留克特拉战场的硝烟还未散尽,希腊大地上有掀起了新的纷争。

公元前363年阿卡狄亚的两个城邦曼丁尼亚和提吉亚因为对奥林匹斯神庙献金的额度而发生了严重的冲突。随着冲突的不断升级双方都在希腊内部寻求援助。曼丁尼亚请来了斯巴达人而提吉亚得到了底比斯的支持。表面上这场争端又将成为希腊的两种政体之间的斗争-民主政治和寡头政治的斗争但这只不过是表面现象。雅典对斯巴达的公开支持使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古代希腊也并不存在所谓的“理想民主”,决定国家方针政策的永远是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

伊巴密浓达最初计划在科林斯地峡设伏歼灭雅典军,但是雅典人凭借着自己的海上优势从海上把军队运入了伯罗奔尼撒。伊巴密浓达在第一个计划失败后果断的集结了彼奥提亚同盟的全部兵力还召集了北希腊诸邦的同盟军,完成集结后他便率领全军开入了提吉亚。提吉亚非不但拥有坚固的防御工事还有充足的军需物资可以供给大军长期作战,最重要的是提吉亚正好位于斯巴达军和它的同盟军的中间,伊巴密浓达的分割战略获得了成功。

底比斯军的指挥仍然是他们的伟大统帅伊巴密浓达。统帅联军的的也是同时代希腊最伟大的将领之一:斯巴达王阿偈西劳。阿偈西劳是斯巴达王阿基达姆斯二世之子,继异母弟阿基斯二世为王。早先他是莱山达的副手,莱山达把他作为争权夺利的工具,但很快阿偈西劳就成为了斯巴达的国王。莱山达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为了得到波斯的财政支持不惜牺牲小亚希城邦的独立。他和波斯的交易虽然使斯巴达战胜了雅典但却使斯巴达的声誉一落千丈。阿偈西劳登位之后立即推翻了莱山达和波斯的协定。为了解放重又陷入波斯帝国的希腊同胞,公元前396年阿偈西劳率领少数军队攻入小亚数次击败波斯大军,部分希腊城邦得。到了解放。(《长征记》的作者色诺芬也参加了这次出征。)波斯皇帝阿塔薛西斯二世看到在正面战场上很难取胜后,就利用希腊各邦对斯巴达的不满派遣使者鼓动科林斯、雅典、底比斯等城邦联合反对斯巴达。(史称“科林斯战争”)阿偈西劳奉命回到了希腊本土于公元前394年在喀罗尼亚大破底比斯军。(此战在古希腊的军事史上也是非常著名的,阿偈西劳循着当年薛西斯入侵希腊的老路急行军30天赶到了喀罗尼亚一举取胜。)此后双方互有胜负战争陷入了僵局,阿塔薛西斯二世趁机对战争双方施加压力,最后的结果便是“大王和平”。在用兵上阿偈西劳和传统的斯巴达统帅有很大的不同,他对骑兵的运用可谓得心应手。所以这一战伊巴密浓达将要面对他有生以来最强劲的对手了。

双方的兵力如下:联军拥有20000重装步兵、1000轻步兵和2000骑兵。

底比斯军有重装步兵26000、轻步兵4000和3000骑兵。

伊巴密浓达决心在斯巴达人和他们的同盟军会合之前予以痛击,他利用黑夜的掩护率领一支别动对直扑斯巴达军。(他的计划是用一小队人马牵制斯巴达的先头部队,他将率主力从斯巴达军最薄弱的右翼发起进攻。)本来斯巴达人是有可能全军覆没的,但阿偈西劳非常幸运的得到了一个底比斯逃兵的报告,斯巴达军连夜退回了斯巴达,伊巴密浓达的计划落了空。命运象是要有意捉弄一下这位名将,在收兵回营的途中底比斯军又遭到了雅典骑兵的袭击,伊巴密浓达手下最精锐的塞撒利亚的骑兵被雅典人给缠上了。这给了阿偈西劳一个重新部署军队的绝佳机会,他还不失时机的占据了通往曼丁尼亚的道路。这样一来,伊巴密浓达只能和敌军面对面的决一雌雄了。(从曼丁尼亚到提吉亚必须沿着一个葫芦形的山谷行走,山谷全长为12英里,斯巴达人牢牢的守住了仅有1英里宽的山谷腰部等待着底比斯人的到来。)

底比斯人意识到只有死拼面前的斯巴达人这唯一的选择后便在伊巴密浓达的指挥下组成了天下闻名的斜形方阵。伊巴密浓达在布阵之后便挥军向斯巴达人逼了过去。可是底比斯人没走出多远,伊巴密浓达突然下令全军向左转,转入了一条突出的山岭的下面。这个精妙的战术动作一下子就使斯巴达人的右翼受到了侧击的威胁:为了使敌人的战斗部署丧失更大的平衡起见,他又停止不前,命令部下放下武器装出了一副要安营扎寨的样子。对此斯巴达人深信底比斯人的目的在于防守而非进攻。伊巴密浓达的计谋终于成功了。阿偈西劳放松了警惕,他命令士兵们解散休息,自己也安心的睡起了安稳觉。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正中伊巴密浓达的下怀。此时此刻,伊巴密浓达的大军在轻步兵的掩护下,已经完成了战斗部署-和留克特拉的布置大体相同,但底比斯的军阵又有所调整。伊巴密浓达一声令下底比斯人向潮水一样涌向了斯巴达人的阵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伊巴密浓达的战略正是公元前405年伊哥斯波塔米战役中斯巴达人用来对付雅典人的那一套。)底比斯人的方针和留克特拉一役并无区别可斯巴达人却显然很不长记性。底比斯的骑兵和轻步兵在主力方阵的两翼攻击敌军两翼的骑兵和轻步兵。因为在人数上占有优势,底比斯军的骑兵和轻装步兵迅速的击败了联军右翼的骑兵和轻步兵。他们并没有穷追溃败的敌人转而和已经击破联军右翼的本军左翼一起夹击敌人。联军完全无法抵挡底比斯人的凌厉攻势而且他们的阵线也难以再做调整,于是和留克特拉极为相似的一幕发生了。在底比斯军厚重的左翼军阵和骑兵连续不断的打击下联军的阵形崩溃了。不幸的是正当底比斯人准备追击溃逃的联军时,伊巴密浓达被雅典人的一支标枪击中。受了致命伤的底比斯人向自己的部下交代要和希腊其他城邦和睦相处后停止了呼吸。原本可以全歼联军的底比斯人由于失去统帅而停止了追击,联军的败兵们这才算拣了条命。

底比斯人又一次在战场上打败了敌人,但是伊巴密浓达的死使得这场胜利变得得不偿失。不久以后底比斯人的霸权和对海洋的野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城邦的的霸权只有依靠个别的杰出人物的领导才能实现,而这样的人物在古希腊的历史上只有雅典的伯里克利、斯巴达的莱山达及阿偈西劳以及伊巴密浓达而已。底比斯再也没能恢复伊巴密浓达和菲洛比达斯时的强盛,战后不久底比斯和斯巴达及雅典媾和双方都感到求之不得。底比斯只保留了在彼奥提亚同盟的领导地位它那支强大的军队被削减。底比斯的辉煌年代终于逝去,等待希腊的又将是怎样的未来呢?

清海惟岳 撰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