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喀罗尼亚会战

当菲利浦二世在公元前359年夺取马其顿的王位时,他所面临的国内国外形势是相当严峻的。在马其顿内部反对菲利浦的势力(柏第卡斯三世的余党)一直在等待时机、伺机而动。西北边境上的伊利里亚人频繁骚扰马其顿的边境地区,对菲利浦造成极大的威胁。菲利浦在重重危机出一个优秀政治家的沉着冷静和敏锐的洞察力,采取了一系列的果断行动消除了对新生王朝的威胁。首先他用重金贿赂了包欧提亚部落使之成为马其顿的盟友,接着又一举击败了对马其顿长期构成威胁的伊利里亚人。公元前357年他在经历了连番苦战之后终于攻陷了雅典的殖民城邦安菲玻里。(这座城邦因为控制着潘给犹斯山的金矿和附近森林的优质木材而极端富有。)

当菲利浦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时,他曾经在彼奥提亚的底比斯当过人质。在底比斯期间菲利浦深为希腊丰富多彩的精神物质文明所吸引,但相比之下底比斯先进的军事体系更合乎他的兴趣。自伊巴密浓达创立底比斯方阵以来,底比斯军在整个希腊世界所向无敌。在菲利浦的潜心钻研下终于在底比斯方阵的基础上设计了更加完备的军阵:闻名天下的马其顿方阵。并由亲信的贵族青年组成了精锐的伙友骑兵队再加上从色雷斯的山地部落阿格瑞安人那儿招募的山地步兵与主力方阵构成了一支全希腊最强大的军队。菲利浦不仅致力于军队建设,对马其顿的经济文化的展同样竭尽全力。就这样,马其顿在菲利浦的精心治理下由一个蛮荒的边陲小邦一跃而成为实力驾于希腊各城邦之上的强大国家,但菲利浦的雄心决不会仅此而已,他早已把自己的目光瞄准了全希腊。安菲玻里的征服就是菲利浦制霸希腊的第一步。公元前356年菲利浦轻而易举的夺取了彼德那和波提狄亚,公元前355年美敦尼落入马其顿人的手中,公元前347年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争夺战后奥林图斯陷落了。(菲利浦在攻城战中失去了自己的右眼)公元前346年底比斯和其邻邦佛西斯之间为德尔菲神庙中财宝的归属而发生的争端给了菲利浦一个干涉希腊事务的良机。底比斯煽动它在德尔菲周围的近邻同盟诸邦发起了针对佛西斯的“神圣战争”,要求佛西斯归还从德尔菲神庙抢走的财宝。佛西斯非但毫不妥协而且还用强来的财宝招募了一支强大的雇佣军来和同盟军对抗。就在两方面剑拔弩张、相持不下之际菲利浦突然挥师南下,大败佛西斯并向德尔菲神庙归还了被佛西斯抢走的财宝。(史称“第三次神圣战争”)这些举措使马其顿获得了在中部希腊的领导地位。菲利浦的锋芒开始显露出来,底比斯和雅典等传统强邦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在紧接着发生的“第四次神圣战争”(德尔菲附近的小邦安菲萨企图夺取德尔菲神庙所属的土地,近邻同盟请求马其顿出兵干涉而发生的战争。)中,雅典和底比斯终于无法忍受菲利浦在中部希腊日益壮大的势力,它们组织了一个反马其顿联盟并积极备战力图在菲利浦未染指南希腊前将其消灭。

在这里我想简单介绍一下双方的军事体制和战术特点。(以后我将撰专文予以介绍)

如前所述,菲利浦的军事改革把马其顿军队建成了一支由方阵步兵、伙友骑兵和轻武装山地步兵混合编成的部队。伙友骑兵和轻步兵的任务是掩护方阵易受攻击的侧翼并可直接攻打敌阵。经过菲利浦改革后的方阵与希腊传统的方阵有很大的不同。传统的希腊方阵是很少运动作战的(希波战争是例外。),相比之下马其顿方阵要灵活机动得多。马其顿步兵使用平均长度达7.1米的超长长枪,这是同时代希腊重装步兵长矛长度的两倍还多。马其顿军使用这种长枪主要基于两点:首先密集的长枪构成的枪阵使马其顿步兵的杀伤力和冲击力大大增加,另一方面这对防御骑兵的冲击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其实马其顿方阵的弱点也很多,在罗马与希腊化诸国的战争中这些弱点暴露无遗,这些容我以后再谈。)马其顿方阵一般分为16列每列16人,但它并非一成不变在地形狭窄的地方它也可以把每列缩减为8人而列数相应增加。统帅的临阵指挥对于方阵能否发挥威力至关重要,在优秀的统帅指挥下它可以无往不胜,但一个庸碌的将军却可以轻易的把这些精锐部队浪费掉。

在希腊本土自伯罗奔尼撒战争以来在军事上也并非没有变化,虽然战争的主力仍然是重装步兵方阵,但是骑兵和轻装步兵的作用日益被人们所重视。但是在喀罗尼亚希腊人居然没有配备骑兵,轻装步兵的作用也没能发扬,主力方阵笨拙不堪丝毫不知机动。这究竟是战术上的缺陷还是希腊人的资金短缺从而无法装备骑兵呢?今天我们已经无从知晓。

交代了这么多背景文章也应该转入战役本身了。

希腊联军主要由南希腊的雅典、墨枷拉、科林斯、底比斯及其他一些城邦组成。由于兵力不足,他们又招募了5000名雇佣军来补充缺额。联军的部署是在中部希腊绵延起伏的山区各个要隘布防企图凭借地利阻挡菲利浦的进军。但是菲利浦出乎意料的迅速突破了温泉关使联军的计划一下子落了空,为了保卫底比斯联军全军开往喀罗尼亚,在距离喀罗尼亚卫城很近的一块河边高地上布阵只等菲利浦来战。马其顿的大军很快也赶到了喀罗尼亚,一场决定希腊命运的决战即将爆发。

公元前338年8月4日两军开始会战,这里我有必要介绍一下双方的阵势。

首先是联军的阵容:在右翼是彼奥提亚人的军队约12000人,其核心为赫赫有名的底比斯“圣队”(非常让人吃惊这样的锐师竟然是有150对同性恋组成的,他们曾对神发誓要生死与共。)。左翼是以2000雅典公民兵为首的包括科林斯等城邦的军队在内的10000人。全军的中央就是那5000个唯利是图的雇佣兵。联军尚有一支别动对用来防守喀罗尼亚的卫城,没有后备军也没有骑兵。

菲利浦曾经在底比斯居住过很长时间深知联军不过是群乌合之众但惟独底比斯人的力量不可小视,马其顿军的最大威胁就来自底比斯的“圣队”。底比斯的士兵都是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他们的经验使他们成为极难应付的强大对手。所以这场会战也可以看作是马其顿的纪律与底比斯的经验之间的斗争。

菲利浦的部署如下:他亲自指挥右翼的马其顿方阵,左翼则部署精锐的伙友骑兵指挥就是年方18岁的王太子亚历山大(伟大的亚历山大大帝)。初阵的亚历山大面对的正是联军的精华-“圣队”。马其顿全军共有步兵32000人、骑兵2200人。

黄昏时分菲利浦开始了突击,一场血战拉开了帷幕。联军左翼的雅典军士气高昂,反马其顿的领袖德谟斯提尼作为普通一兵战在全军的第一列奋战。菲利浦的方阵竟不能抵挡这区区2000雅典人,慢慢的被压缩后退了。雅典军见状士气越发高涨,士兵们一边冲杀一边欢呼道:“滚回你们的老家马其顿去吧!”一时间联军似乎已经获得了胜利,菲利浦败局已定,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菲利浦的后退只不过是一个计策,马其顿方阵虽然后撤但阵形丝毫没有散落,士兵在后退的途中还不断的用手中的长枪近的雅典人。菲利浦知道联军左翼只有雅典人会拼命死战,其他的各邦军队只不过是在凑数而已。菲利浦的计划是引诱雅典人脱离本阵,然后再加以歼灭则大局可定。所以当菲利浦后退的一阵之后,他看到希腊人的阵势已经出现了一个缺口,立即命令骑兵队向这个缺口突击将联军分成了两半。这一击使得联军的阵脚乱,科林斯人和墨枷拉人抵挡不住伙友骑兵的强有力的冲击崩溃了。菲利浦乘势命令方阵立定反攻一下就打垮了雅典人。整个联军的左翼瓦解了,但是右翼的联军在“圣队”的带领下顽强抵抗一时间胜负难测。随着联军左翼的失败,马其顿的两翼军队汇合起来集中兵力打击尚在战斗的联军右翼。亚历山大的伙友骑兵和轻骑兵前后夹击终于粉碎了彼奥提亚人的抵抗,联军最终全线溃退了。300“圣队”阵亡254人,雅典人几乎全军覆没,马其顿人的损失微乎其微。

战争的结局是在一年以后(公元前337年),菲利浦在科林斯召开了泛希腊会议,会议上菲利浦被推全希腊的盟主,宣布进行对波斯的战争准备 。菲利浦的运势达到了顶峰但很快他就将离开这个他为之奋斗的世界了。一个伟大的君王即将继承他的事业,他的名字被千古传颂直至今日。亚历山大大帝的伟大时代就要开始了。

附录:德谟斯提尼的反马其顿演说

雅典人!任何时候,我们辩论的主题都是指向充满菲利浦敌意的各种企图,指向他不断对和平犯下的暴行。在辩论中,你们的发言充满人性和正义。而且,有些人在猛烈抨击菲利浦时所表现的激情,将永远受到大家的欢迎。但是,直率地讲,关于必要的各项措施,至今既没有人进行探索,也没有人做过任何一件切实有效的事情。

当然,在座各位比菲利浦更有资格为正义事业辩护,或者说当它遭受到别人强制时更有资格为它忧虑。但是,如何切实有效地反对菲利浦目前的各种图谋呢?在这方面,你们全然无所作为。对后果,对必要性,对必然的结局,你们明察秋毫,你们个个擅长于此,你们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只是,菲利浦强于行动,而你们长于演说。如果认为只消用真理和正义的浩然气势去论辩,去说项就足够了,那么我们可以非常容易地做到这一点。但是,如果我们打算考虑一下如何匡正时下的混乱,如何提防漫不经心地陷入更大的危险,如何阻止最终会扼杀所有反对意见的某种力量的增长,如果我们真想这样考虑,我们的辩论就必须采用另一种不同的方式来进行。

雅典人,首先我要说的是,如果有人面对菲利浦日益扩大的权势和征服欲竟无动于衷,毫不担心,甚至还幻想这并不预示着国家面临危难,或者幻想菲利浦的各种图谋不全是针对你们。这样,我将感到震惊!我不得不恳求你们留心地听我解释,而我要解释的那些理由促使我抱有不同的看法,促使我把菲利浦看作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我首先要提到和约刚签订后菲利浦获得的东西——温泉关,以及佛西斯的统治权。菲利浦利用它们干了些什么?他用来讨好忒拜人,而不是为雅典人的利益服务,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野心勃勃,他追求的唯一目标是一统天下的帝国;他不是为了和平,不是为了安宁,也不是为了任何正义的目的。他内心非常清楚,我国的宪法和原则使他无机可乘,不会允许他用他的任何承诺和他的任何作为,劝诱你们为了个人利益而牺牲希腊的一个城邦。由于你们相当注重正义,唯恐自己的名誉上哪怕一丝污点,由于你们具有敏锐的识别能力,所以一旦他有所企图,你们就会群情激奋,起而反对,其势如同你们直接遭到攻击一般。菲利浦认为,底比斯人为了自身利益,决不会去反对和阻止他的图谋,而会容许他随心所欲地如法对待其他地方的人,并会欣然听候调遣,为他而战。现在,出于同样的信念,他对美塞尼亚人和阿尔戈斯人恩宠有加,信誓旦旦。我的同胞们,这一切反而将你们反衬得更加伟大,更为光彩。因为,在经历了一系列事件之后,事实证明唯有你们在坚定不移地维护着希腊人的权力。任何个人感情,任何出自私利的游说都不能诱惑你们背离对希腊的热爱之情。

知道菲利浦你们持有这些观点,持有这些与底比斯人和阿尔戈斯人截然不同的观点,这也是合乎情理的。因为他也许已被你们所折眼,你们不仅用过去,而且用现在的事例使他感到信服。他肯定很早就知道,你们的先辈原本可以通过归顺国王而换得希腊的主权,当亚力山大这位的先菲利浦辈以信使身份前来传达条件的时候,雅典人不仅表示轻蔑,决不听从,而且作出了弃城的选择。尽管雅典人遇到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但他们的英勇行为却使人们激动不已,永远称颂。至于忒拜人和阿尔戈斯人的先辈,菲利浦知道前者是为暴君而战,而后者并不反对他。因此,他早就了解到这两个民族所关注的仅仅是私利。一点也不关心希腊人的共同事业。腓力如果选择你们作为他的同盟,你们至多也只会在正义所允许的范围内为他效力;但是,如果他到底比斯人和阿尔戈斯人那里去寻求支持,他将会得到他们的帮助来实现他的雄心和完成全部计划,正因为这一点,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菲利浦决意站在他们那边,而不是站在你们这边。

雅典人,让那些曾经信誓旦旦的人受到传唤吧!这是公正的做法。因为正是他们的许诺,才促使你们签订了和约。如果早知道在达成和约后菲利浦竟会如此行事,那我决不会去出任什么和谈使节,而且我坚信,你们也决不会放下武器。不!决不会!昔日菲利浦作出的保证与今天的所作所为大相径庭!另外,还有一些人也必须受到传唤。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在我第二次出使归来看到这个国家受到凌辱的时候,我向你们提出过危险的警告,证明过事实的真相,并尽我所能反对放弃温泉关和佛西斯。在这个时候,就是这些人大叫大嚷,说什么我这个禁酒主义者乖僻暴戾,说什么只要和约得以通过,菲利浦就会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就会加强塞斯比阿和普拉蒂亚,制止底比斯人的蛮横无礼,切断切尔松尼斯,并将埃维厄岛和奥罗珀斯让给雅典人,作为安菲玻里的等价交换之物。我相信,你们对所有这些依然记亿犹新,尽管此刻更能让人记的是切肤之痛。更有甚者,你们似乎嫌这奇耻大辱还未到顶,你们竟然将自己的子孙后代也卷入到那个和约中去,让他们全然依附于那些承诺;你们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彻底地陷入一种诱惑。

此刻,我提这个问题的目的何在?我又为何希望那些人应该受到传唤?我要诸神为我作证,我将毫不推诿,我将勇敢地宣布真理!我不会破口谩骂,进行攻击,那样只会使自己遭到同样的待遇,再次为我的宿敌提供一个领取菲利浦赏金的好机会;我也不会沉湎于那种向公众慷慨陈词的虚荣做法。但是,我确实忧心忡忡:菲利浦的所作所为比现在更能引起你们关注的那一天肯定会到来。我认为他的图谋正变得越来越成熟。但愿将来的事实证明我现在的担心和疑虑急多余的。但我还是惧怕这个时刻离我们不远了。只有到了是否可以对事态不加理会已由不得你们作主的时候,到了你们要用自己的知识和理智,而不是用我的或其他什么人提供的信息在燃眉之急中确保自己安全的时候,你们才会迸发出最强烈的忿恨。

既然我们的问题还没有完全令人绝望,既然我们还有着辩论的权利,那么,请允许我提醒你们一件事:是谁游说你们放弃佛西斯和温泉关?我们中间谁也不会对这个问题一无所知。只要一得到那两个地方,那个人就为他的军队开往阿提卡和伯罗奔尼撒铺平了道路。尔后,他就能迫使我们放弃考虑希腊的权力和我们在外国的利益,迫使我们转而进行一场防御战争。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强烈地意识到那个人的居心。而就在那一天,他的图谋变成了现实。如果当时我们不是受骗上当,这个国家本当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们担忧。他的海军不可能变得如此强大,足以从海上冒犯阿提卡;他也不可能横扫温泉关和福西斯。若不是我们受骗上当,他只能在道义约束下认真遵守协议,否则立即会卷入一场战争,就象上次那场战争那样,他必将被迫乞求和平。

清海惟岳 撰
收藏 分享

其实亚历山大的爸爸也是挺厉害的

TOP

承父祖之烈,这个是照中国的说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