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古希腊城邦底比斯简史

作者:所多玛之怒[大樗树下]

底比斯城邦位于希腊波奥提亚(Boeotia,又译比奥提亚,贝奥提亚等)地区的中部,是波奥提亚地区最重要的城邦。波奥提亚南接阿提卡地区,以西塞隆山(Cithaeron)为其天然分界线;北临佛吉斯地区,南北为科林斯湾与优波亚湾所夹。波奥提亚地区整体呈一个椭圆形,是希腊本土为数不多的几处土壤肥沃的平原地区,同样,这也让他们成为了希腊少数几个盛产骑兵的区域。其中重要的城邦还包括普拉提亚、科罗尼亚(Coronea,两场战役分别使这两个城邦声名远扬)、奥科迈努斯(Orchomenus,一个历史久远的古城,下文还会有提到),凯罗尼亚(Chaeronea,科罗尼亚西北处一城邦,波奥提亚北部边界城邦)等等。

说两个熟悉的地方可能会让大家对底比斯的位置有一个更好的理解:温泉关位于底比斯的西北方向,两地直线距离约80公里;雅典位于底比斯东南方向,两地直线距离约67公里。

远古与神话之迷雾

底比斯古城遗址

底比斯的早期历史由于缺少记载和文物,大部分已经暗淡而不可考。底比斯城的卫城建立于一个叫做卡德米亚(Cadmea,同时卡德米亚也是波奥提亚地区的古称)的鹅卵形高地之上,其遗址可以追溯到早期希腊青铜时代第二期时(Early Helladic II,一般会被记做EH II,指2500-2200B.C,这一时期是米诺斯文明的发展时期)。无论是希腊神话还是希罗多德,古希腊人似乎都认为底比斯或者说波奥提亚地区与腓尼基渊源甚深,似乎有大量的腓尼基移民。到中期希腊青铜器时期(Middle Helladic,简记为MH,2000-1500B.C,米诺斯文明的黄金时期)依然没有太多的线索,不过可以肯定此处是当时一个十分重要的居民点,出土了不少陪葬十分丰富的墓葬。

到了前14世纪中期,底比斯已然成为迈锡尼文明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荷马史诗中也曾提到,波奥提亚人为远征提供了50艘战船,每艘容纳120人,单就战舰容量来说,波奥提亚人的战舰是远征军中最大的。)当时的底比斯城占地0.3平方公里,已经建造了较为坚固的宫殿(目前已经挖掘出部分议政厅、储藏室和小手工工场,)和防御性的城墙。目前考古学家还发现了不少当时带墓室的墓葬,特别是一个带有壁画的大型贵族墓穴。在这个世纪的晚期,底比斯的宫殿遭到严重毁坏,并重新选址进行重建。而到了1250年前后,一场范围更大的灾祸降临于底比斯,宫殿再次遭到毁坏。同时,底比斯也伴随着希腊文明,一同进入了漫长的黑暗时代。

底比斯的守护神是阿波罗,最著名的神庙是伊斯美尼亚Ismenia的阿波罗神庙,其神喻也十分出名。

与史料文物相对匮乏的历史相比,关于底比斯的神话与传说显得更加的多姿多彩。据传,底比斯是由腓尼基王子卡德莫斯Cadmus所建(又写作Kadmos,前文中Cadmea这一古称就是由他而来,又写作Kadmeia)。Cadmus也并非泛泛之辈,他的妹妹就是大名鼎鼎的欧罗巴Europa——那个宙斯不惜变成公牛去调戏的绝世美女。当Europa被宙斯拐骗走之后,腓尼基王命令Cadmus去寻找她,找到之前不准回国。Cadmus在海外苦找多年却无法找到Europa,迫于父命又不敢回到祖国,只好去戴尔斐(Delphi)请求神谕。神谕指示他不必回国,应该自己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同时神谕指示Cadmus,当他离开戴尔斐,他会遇到一头母牛,跟着母牛走直到母牛停下的地方,那里就是他建立国家的地方。

不消说,母牛停下的地方就是今天的底比斯。而当Cadmus派身边的侍从去泉边打水的时候,战神阿瑞斯的宠物——毒龙却把侍从们给吃了。Cadmus大怒之下勇者斗恶龙,杀死了毒龙。这时候雅典娜显身,建议他把毒龙的龙牙种到地里。不消多时,种下的龙牙渐渐变成了五名全副武装的战士。(这个段子是不是听得有些耳熟?对,后来伊阿宋与金羊毛的故事中,老国王用来考验伊阿宋的同样是这头死龙的毒牙)在这些战士的帮助下,Cadmus建立了底比斯城。

Cadmus杀恶龙

后来Cadmus取了女神阿芙罗狄忒之女,生下四名子女。酒神狄奥尼索斯(Dionysus,疯狂的酒神祭,呵呵)就是Cadmus的外孙。不过由于Cadmus杀了战神阿瑞斯的宠物,阿瑞斯自然与他结下了梁子——Cadmus四名子女全都死于非命。白发人送黑发人,伤痛之余,Cadmus夫妇感叹:神竟然爱龙而多于爱人,要是自己也变成龙多好啊。话音刚落,二人便双双变成了龙。不过二人心地善良,从不伤害人类就是了。

下面的故事大家都能在各种各样的希腊神话书中找到,实在过于出名,我在此也不必多言,闲聊个大致人物关系吧。

杀父娶母的俄狄浦斯:Cadmus的曾孙是Laius,而Laius就是俄狄浦斯的父亲。剩下的故事不言自明了。

七将攻底比斯:这个故事的情节跟上面紧密相连。俄狄浦斯出走后留下两个儿子执政。两子手足相残,哥哥把弟弟逐出城外,弟弟则在阿哥斯城(Argos,伯罗奔尼撒半岛东部主要城邦之一,日后将单独做简史)纠集一帮人试图攻取底比斯,后来两兄弟单挑,同归于尽。这个故事的后篇则是八将攻底比斯,是关于这兄弟二人后代的故事。

七将攻底比斯赫拉克利斯(Heracles,中文的叫法十分混乱海格力斯,赫拉克勒斯,总之就是那个完成了十二件功绩的大力神):追述赫拉克利斯与底比斯城的关系十分有趣,请耐下性子慢慢看。底比斯的王位后来传到了Creon手中,Creon的姐姐Jocasta就是俄狄浦斯的母亲,即Creon是俄狄浦斯的舅舅。同一个时代中,迈锡尼王族安菲特律翁Amphitryon杀死了自己的身为迈锡尼国王的叔叔,并与这个国王的女儿阿尔克莫妮Alcmene一同私奔至底比斯。Creon收留了这一对野鸳鸯,并让Amphitryon做自己的将军。在一次Amphitryon带兵去打仗的时候,宙斯(又是这个老色鬼)偷偷溜进Alcmene的房间并与之发生关系。没过多久,当Amphitryon凯旋之后,Alcmene为其诞下了双胞胎,一子Iphicles为Amphitryon血脉,一子赫拉克利斯为宙斯之子。赫拉克利斯成年之后,底比斯国王Creon将女儿嫁给了他。因此严格来说,赫拉克利斯是个底比斯人。

Creon晚年的时候,另一位Cadmus的后裔Lycus入侵底比斯并杀死了Creon.大力神赫拉克利斯回国后发现这种情况,立刻为自己的岳父报仇,杀死了Lycus,Laodamas最后继承了底比斯王位。

理一条神话的时间线索出来,也就是Cadmus建城——曾孙Laius时期,发生俄狄浦斯事件,破解斯芬克思之谜——俄狄浦斯出走,七将攻底比斯,著名悲剧安提戈涅Antigoni事件——政权归俄狄浦斯的舅舅Creon所有——Amphitryon亡命至底比斯,赫拉克利斯出生——Creon被Lycus杀死,赫拉克利斯杀死Lycus,最后Laodamas登上王位。

早期历史每一个古希腊人回忆自己城邦的历史的时候,总会追溯到神话时代。各种神、半神对他们来说都是活生生的,都是他们自身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对区分神话和历史毫无兴趣。许多城邦的早期历史也就从半神话半历史的朦胧中开始了。不过古希腊的学者们对底比斯留下的文字不多,我也只能综合一些已知的线索了。

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为我们记录了一条早期底比斯的事迹:科林斯人Bacchiad Philolaus曾为底比斯立法,主要是关于家庭以及财产继承权的法律。这是公元前728年的事情。

传说中出生在底比斯的赫拉克利斯曾经击败奥科迈努斯的国王,我们无法说清这到底是神话影响了现实还是现实经过神话的渲染,但总之,奥科迈努斯这个城邦原本在波奥提亚地区处于领导者的地位,但在公元前11世纪之前,经过长时间的竞争,逐渐被底比斯取代。由此两城邦产生了宿怨。到公元前6世纪后期,底比斯在波奥提亚地区建立了同盟,唯独奥科迈努斯缺席(不过至少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前,奥科迈努斯还是加入了这一同盟)。由此,各希腊作家们往往会用“波奥提亚人”进行叙述,一般我们可以把这个称呼看作是以底比斯为主的波奥提亚诸邦人民。关于底比斯的政体,我们能获得的信息并不多,除了最早的王政阶段外,在希波战争前夕他们采用的是一套贵族统治的寡头政体,按照底比斯人自己的说法是“类似僭主政治”。

公元前545年,雅典僭主庇西特拉图(Pisistratos)开始初登僭主之位,底比斯与其家族交往密切。不过在519年前后发生了一件事情,让两邦关系降入冰点:普拉提亚作为底比斯西南15公里左右的一个小小城邦,整天遭到底比斯人欺负是在所难免。当他们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就跑去向雅典人寻求庇护。雅典人通过军事手段击败了底比斯人。从此,普拉提亚成为了波奥提亚地区唯一没有加入波奥提亚同盟的城邦,划入了雅典的势力范围,雅典人在马拉松之战后甚至破天荒的给与他们雅典公民权。普拉提亚城邦人口虽少,但离底比斯城实在太近,这让底比斯如鲠在喉,活脱脱一个古代版的古巴导弹危机。这一事件,也奠定了底比斯与雅典上百年恩怨的开端。

至前508年,恰逢雅典党争,贵族派的Isagoras失势出逃(要知道,他的对手就是著名的克里斯提尼Cleisthene,中学历史课本中和梭伦改革并列的克里斯提尼改革的推动者)。Isagoras向斯巴达国王求助,斯巴达人便纠合大军从西向雅典进攻,试图立Isagoras为雅典僭主;底比斯人此时也不愿放过这个报复的机会,率大军从北部夹击雅典。可是斯巴达人率领的联军在阵前发生分裂,未尝一战便纷纷回家去了。这使雅典人腾出手来专心对付波奥提亚人。一番大战之后,雅典人大胜不说,还抓获了大量俘虏。为此,底比斯人付出了一笔不小的赎金。

失败后底比斯人急于报复,甚至直接向戴尔菲神殿请求神喻。在神喻的指示下,底比斯人联合了雅典的仇敌埃吉那人(Aegina,雅典西南方一岛屿),两次入侵阿提卡,对雅典进行蹂躏。

几年之后,希腊地区战云密布,波斯国王大流士已经决定远征,明显的,第一次希波战争对希腊整体影响不大。

到薛西斯发动第二次远征之时,希腊全境都面临着挑战。当薛西斯派出使者向希腊诸邦索取水土的时候,以底比斯为首的波奥提亚人很快的选择站在波斯人一边(约前480年,除了Thespia和早前投奔雅典的普拉提亚之外)。很多人认为,底比斯做出这个决定很大因素是出于和雅典的敌对关系。过早表明立场不是太好的事情,明显的,当伯罗奔尼撒同盟做出抵抗的决定时,波斯的大军离底比斯还有上百公里,不能为底比斯提供任何实质性的援助。因此,在温泉关的抵抗名单上,我们能看见400名底比斯重装步兵的身影。很明显,这批人与其说是援军,倒不如说是人质。甚至李奥尼达战至最后时刻,遣散了其他城邦的战士后,唯独留下了底比斯人,明显有惩罚性的同归于尽的倾向。不过这批人也不傻,在最后的混战中他们找准机会就迅速投靠了波斯人,声明他们是最早投诚波斯的城邦。温泉关失守,波斯人顺利通过了波奥提亚地区,顺手烧掉了两个不听话的小伙计——普拉提亚和Thespia——直攻雅典。

萨拉米斯海战之后,薛西斯回到波斯并留下了玛尔多纽斯。当玛尔多纽斯试图再次征服雅典时,底比斯人开始打起了他们的小算盘。实际上底比斯人也一直有称霸希腊的野心,无奈波奥提亚地域狭小,无法施展,连对付最近的竞争对手——雅典都已让他们力不从心。因此,在这个关头,他们向波斯人建议说,军事进攻并不是最佳选择,应该派出大量使者,依靠金钱分化拉拢希腊人,这样波斯人就可以“仗着跟你站在一面的那一派的帮助,你就可以不费力地把反对你的一派制服了”——也就是个以夷制夷之计。

想想当时的情况就不难看出底比斯人的用心了。此时,波奥提亚同盟算是希腊投靠波斯的最强大的实体。如果波斯按照底比斯人的建议执行并成功的话,跟波斯人“站在一面的那一派”的领袖自然是底比斯,底比斯的势力将急剧扩充,大量城帮会投之他的旗下;少数不听话的城邦,特别是雅典之流,底比斯就可合波斯及希腊诸邦之力共同剿灭之。因此,如果波斯人通过这种手段征服希腊,无论功劳还是实际利益,底比斯都将是最大受益者。

不过玛尔多纽斯最终还是选择了军事征服。普拉提亚战役就发生在此时(前479年)。

相比来说,波斯人大举兴兵对底比斯人来说没太多好处。他们的地位也只能像波斯手下诸多仆从国一样,从战利品中捞点残羹冷炙。在普拉提亚决战中,底比斯人的重装步兵被按排在宿敌雅典人的对面。最初的几天相持,底比斯人一改之前的态度,几乎成为了对战争最狂热的一群。他们不断的发出挑衅,试图率先挑起战斗。也许是眼看如意算盘落空,试图在波斯人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拿下这场战役的首功吧。

底比斯人在战争中的表现也的确不错。波斯人手下的希腊人中,他们是唯一效死力的部队。他们一直坚守到最后,到全线溃退时他们也才败逃回波奥提亚。甚至他们的一支骑兵支队在主战场失败后,还抓住了希腊同盟军一支莽撞追击的部队并将其击溃。

不过这种表现对大局没有任何帮助。波斯人败逃了,底比斯高大坚固的城墙也挡不住希腊人的怒火。不消说,雅典人在战后力主严惩底比斯。以斯巴达为首的希腊同盟联军很快包围了底比斯并开始围攻。几天之后,底比斯人同意和谈。他们把一些亲波斯的贵族首领交给了希腊联军。这些人没有得到辩护的机会就被送去后方处死了。不过雅典人要求的远比这多,他们希望能彻底毁灭底比斯,至少是要拆除他的城墙。斯巴达人这时出面干预了,他们感觉到雅典正在慢慢崛起,处于势力平衡的考虑,斯巴达人需要留下一个强大的底比斯制衡雅典。最终,在斯巴达人的庇护之下,希波战争之后底比斯没有蒙受更大的灾难。

伯罗奔尼撒战争在希波战争之后底比斯虽大难不死,但也大伤元气,他的政策全面倾向了斯巴达,对雅典的怨恨进一步加深。当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没几年后,底比斯就与斯巴达签订同盟条约(前457年)。就在同一年的晚些时候,雅典人大举入侵,占领了波奥提亚以及更北的一部分地区,连同底比斯在内的所有波奥提亚城邦全都成为了雅典的“同盟”。

古希腊城邦底比斯简史(下)(20070715)

所多玛之怒[大樗树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前447年,那些波奥提亚的流亡者们偷偷回到了故土,他们纠合其他地方的小股势力,歼灭了一支雅典人的军队。雅典人也无意拉长战线两线作战,因此赎回俘虏之后就草草撤出了波奥提亚地区。波奥提亚回复独。立并重新建立同盟。新的波奥提亚同盟共有11名同盟官(称作Boeotarchs),底比斯在其中至少占有两个席位,后世学者认为11人基本都出自底比斯,他们主要负责管理波奥提亚同盟事务。同盟还设有最高权力机关四议事会,不过具体架构不详。

经历了短暂的和平后,前431年约3月5日夜里,底比斯人受普拉提亚贵族派之邀,对普拉提亚发动突袭。这支区区300人的底比斯重装步兵队揭开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序幕。原本这次突袭是个十分简单的任务:由城内的贵族派打开城门,底比斯人潜入城中,趁人民没有防备之际,抓捕并屠杀倾雅典的政治领袖,协助贵族派掌权。但偏偏底比斯人想把这种鬼祟之事做得冠冕堂皇。他们潜入普拉提亚城内后,把人民集合起来,发表了一通演说,大意是号召人民投奔波奥提亚同盟云云。惊魂未定的普拉提亚人当下接受了这个提议。但当他们渐渐从最初的惊恐中恢复过来之后,他们发现底比斯人才仅仅300多。于是经过一番部署,在一天夜里他们向底比斯人发动了突袭,通过巷战击溃了根本摸不清东南西北的底比斯人。偷鸡不成蚀把米,是役底比斯人被俘180余,仅有极少数人在混乱中逃脱。战后普拉提亚人没有给底比斯人赎回战俘的机会,将俘虏统统处死。

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掘坟墓。明显的,战争一爆发,普拉提亚就成了伯罗奔尼撒同盟的第一个目标,并在第二年遭到同盟大军围攻,围城部队有半数来自波奥提亚。这次围攻从前429年5月底开始,持续到前427年8月,竟围了整整两年多。不过说希腊人不懂得打攻城战倒是真的:被围时,普拉提亚人总共就留下了400公民,外加80名雅典人和110名做饭的妇女,其余人全都跑到了雅典;围城末期粮尽时,还有220人决意突围,竟有212人成功突围到了雅典。到最后粮尽,普拉提亚人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向联军投降。在底比斯人的坚持之下,这批人多数被屠杀,妇女变卖为奴隶;普拉提亚城暂借给一些政治流亡者居住,住满一年后被夷为平地;农田交给了底比斯人租种,租期为十年。底比斯与普拉提亚上百年的恩仇终以一方的毁灭而告终。

战争的第八年,也就是前424年的11月,雅典人入侵了波奥提亚并在狄里昂的神庙附近设防,波奥提亚同盟立刻做出回应,统共7000名重装步兵、10000名轻装步兵、1000名骑兵、500名轻盾兵旋即于狄里昂附近的高地上结成了阵列。对面的雅典人虽然在重装步兵方面与波奥提亚人不相上下,但手下的轻装步兵却寥寥无几——最早前来的轻装步兵早已启程回国。阵前演说一过,波奥提亚人便从高地相雅典人发动冲击。由奥科迈努斯人等所组成的左翼被雅典人击破,中央部分苦苦支撑;但在右翼,底比斯人逼退了对手,并派出骑兵包抄夹击。雅典人很快溃退了,并遭到骑兵的追杀。1000多雅典人,连同他们的将军在这里丧命。狄里昂之役后,底比斯人趁势拆除了Thespia人的城墙,并压制了奥科迈努斯城邦的势力,在波奥提亚真正做到了一城独大。

虽然底比斯在政治上向斯巴达靠拢,但实际上除了狄里昂战役花血本决一死战外,整场伯罗奔尼撒战争他们都没有太多实际的行动,要么是给斯巴达人提供少量骑兵,要么派兵驰援西西里(两次人数都没有超过500人),要么是答应斯巴达人建造25艘三列桨战舰,或者是为列斯堡叛乱提供援助(Lesbos岛,女同性恋者Lesbian的产地)。最后的一次大型军事行动是前417年应斯巴达人之邀,派遣近万人入侵阿哥斯。波奥提亚人姗姗来迟,他们到达的时候,曼丁尼亚战役早已结束,斯巴达人苦战得胜,这一万人游行了一圈后就家了。应该说,底比斯领导的波奥提亚同盟在战争期间非常注意保存和扩张实力,从雅典手中赢回了独立,拔掉了眼中钉普拉提亚,不听话的铁斯皮亚Thespia、奥科迈努斯也都被整治的服服帖帖,战火就鲜少烧至波奥提亚。他们政策倾向于斯巴达但却保持着独立性,特别是狄里昂一役增强了他们的信心。在前419年的时候他们甚至夺取了斯巴达人在中希腊的一处殖民地Heraclea,并驱逐了斯巴达的官员;尼基阿斯Nicias合约签订的时候,底比斯人公然不服从斯巴达人并且拒绝签订合约。种种行为让斯巴达人越来越担心,一个原本在他们翼护之下的盟友已成长为一个羽翼丰满的竞争者了。

公元前404年雅典人开城投降,伯罗奔尼撒战争告一段落。如何处理雅典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底比斯的态度可想而知:拆除雅典城墙,把雅典公民便卖为奴,把雅典夷为平地——典型的底比斯式复仇。科林斯以及其他一些与雅典有深仇大恨的城邦也都站在了底比斯人一边。

估计雅典人想不到他们的救星竟然会是斯巴达人。70多年前斯巴达人为了制衡雅典保全了底比斯;现在,斯巴达人为了制衡底比斯,保全了雅典。

辉煌,落幕科林斯之战战后,斯巴达人留下了名将莱山德(Lysander)主持雅典的重建。在他的扶植下,雅典的“三十僭主”再次粉末登场(前403年)。这批贵族寡头一上台就开始反攻倒算,大量处决敢与他们作对的民主派,短短八个月内,有超过1400人被处决,雅典后期的风云人物阿基比阿德斯(Alcibiades)也被缺席判处流放。(色诺芬就是站在僭主一边的,因此僭主倒台后,他也很快去当波斯人的雇佣军了)

底比斯此时大概已建立了类似雅典早期的民主政体,国内有九执政官、百人议会等机构,同样是贵族派、平民派党政不休。在斯巴达战后飞扬跋扈之时,底比斯早有不满之心。此时恰逢雅典民主派大量逃亡,底比斯人不计前嫌,敞开国门收留了这批他们,为雅典民主政保留了一丝火种。雅典将军Thrasybullus在底比斯人的支援下,重新集合同情民主派的军队杀回雅典。在一番谈判后雅典重新建立了民主政体。第二提洛同盟的成立,雅典的再次复兴也都是在这之后的事情。因此,说底比斯人对雅典有再造之恩也不足为过。两邦从此也冰释前嫌,关系愈发密切。

在这一阶段,斯巴达当政的国王是阿格西劳斯二世Agesilaus II(前399年-360年在位,这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勇士,真正的斯巴达人,他的故事甚至可以单独再写一篇传记,只可惜此篇是底比斯简史。)。阿格西劳斯不满足于波斯人对希腊的颐指气使,公开与反抗波斯人。他甚至组织大军对波斯进行了远征(远征军中就接收了刚刚撤回希腊的“万人远征军”)。此时早已江河日下的波斯帝国对付一万孤立无援的雇佣军都已力不从心,面对斯巴达国王的御驾亲征更是吃不消。

于是波斯人又祭起了老手段:金元外交。大批的使者带着黄金奔向了希腊,希望能造成希腊本土的战事,让阿格西劳斯王后院起火。底比斯人热情地接待了这些使者。早已不甘寂寞的他们与波斯人一拍即合。不过底比斯人不愿承担挑起战争的骂名,于是他们唆使自己的盟友罗克里斯人(Locrian)入侵佛基斯(Phocis)——一个斯巴达盟友。这样,双方既能名正言顺的派兵参战,又能依靠同盟的神圣义务免除自己挑起战争的罪名。同时,底比斯人派出使者前往雅典求援,基于对斯巴达人的共同敌对,波奥提亚同盟与雅典建立了永久的同盟关系。

斯巴达人认为这是一个惩罚底比斯人的好机会,虽然此时他们的精兵都被阿格西劳斯国王带去波斯未归,手下算得上能良将的也就只有莱山德(此人由于册立阿格西劳斯、征服雅典,功高震主,兼有些趾高气昂,在国内已然树敌无数)。但他们依然决定兵分两路,让莱山德自引一军渡过科林斯海峡进入佛基斯,南下攻打底比斯;另一军由斯巴达另一位国王波桑尼阿斯Pausanias亲率,由斯巴达本土经科林斯地峡向底比斯挺进。两军相约会师于波奥提亚小邦Haliartus城下。

不过波桑尼阿斯由于种种原因在伯罗奔尼撒地区耽搁了几天。率先抵达Haliartus的莱山德苦等援军不到,煽动城内叛乱又没有结果,只好自己独力向Haliartus的城墙发动进攻。但他不知,早已有一支与他规模差不多的底比斯军队埋伏于附近。一听到战斗的动静,这支底比斯军队立刻向Haliartus城增援。两军在城下一番激战过后,斯巴达军队溃散,名将莱山德竟然阵殁于此,尸体被底比斯人抢得。不过底比斯人追击的过于深入,进入了一片地形复杂的区域,斯巴达败兵重新结阵反击,给底比斯人以重创。这一反击虽然沉重打击了底比斯人士气,但斯巴达军折一大将,群龙无首,败军竟然三三两两的各自溃逃回自己的城邦了。

数日之后,姗姗来迟的波桑尼阿斯才抵达Haliartus.既然莱山德兵败身死,会师合击之策已失去意义,波桑尼阿斯也无心恋战。他向底比斯人请求包括莱山德在内的阵亡战士的尸体并提出停战,底比斯人答应了请求并提出要求他率军退出波奥提亚地区。至此,Haliartus战役结束。

虽然有了停战协议,但这这远远没有结束。波桑尼阿斯回国后遭到指控,认为他私自定下的这一停战条约背叛了自己的城邦,因此,这位斯巴达国王被处以流放,躲身于一神庙内苟延残喘。停战条约被撕毁,科林斯战争正式爆发(前395年,主要是因为战争后来主要是围绕在科林斯地峡以及周边海域进行的,因此得名)。科林斯、阿哥斯这两个希腊大邦也相继加入底比斯,与之形成同盟,并在科林斯建立了一个同盟议事会处理盟务。优卑亚、琉卡斯、阿开那尼亚,安布累喜阿、卡尔西斯等先后加入反叛行列翌年,首战得胜的底比斯人联合雅典、科林斯、阿哥斯等盟友,集合大军于科林斯境内准备进攻伯罗奔尼撒。斯巴达方面也组织了一支旗鼓相当的部队。两军相遇于干枯的奈美河Nemea河床附近,一场典型的希腊式重装步兵战争旋即爆发激战。底比斯、科林斯、阿哥斯三邦的军队在阵线的右翼击溃了他们的对手——伯罗奔尼撒同盟军,并进行了追击;但由雅典人组成的左翼却被斯巴达人击破。右翼的底比斯人追击一段后重回战场,阵型未稳,斯巴达人突然从左翼赶来,打败了他们。是役,底比斯同盟军共损失了2800人,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军仅损失1100人。

同年晚些时候,阿格西劳斯国王终于率他的大军躲开了帖萨利人的阻截,沿陆路姗姗赶来,直奔波奥提亚。阿格劳西斯王的军队包括早先从斯巴达带走的精兵,一些解放的希洛特,以及从色诺芬万人远征军中接手的雇佣军;同时,一只斯巴达部队正徘徊于奥科迈努斯附近,还有一支则从斯巴达开出,渡过科林斯湾奔向波奥提亚。这三支大军会师于科罗尼亚,与匆匆赶来的底比斯联军发生战斗。这场战役完全是上一场Nemea战役的翻版,双方各自得左翼都取得了胜利。得胜一翼的底比斯人见到另一翼的溃败,于是整理阵型向营地撤退。但阿格西劳斯王率军迎头赶上,又截杀了一阵才罢手。(这里提一下希腊人战争的习惯,左翼是一个最荣誉性的位置,一般会留给地位最高或者战斗力最强的城邦)

在此之后,科林斯战争就没有爆发台大规模的冲突。由于有波斯人的支援,底比斯同盟在海上占据了优势,并使斯巴达人的海上运输受到抑制,让他们不能随意的通过科林斯海峡到达中希腊;但在陆地上,底比斯人依然没有什么好的对策对付斯巴达人的陆军。同时,斯巴达人想尽办法要使离他最近的阿哥斯、科林斯两邦脱离底比斯同盟——正是他们扼守住了科林斯地峡。

这样战争一直维持着局部小冲突的状态到前388年。

这一阶段,雅典帝国在客蒙(Conon)的努力下开始了复兴,重修了城墙,着手发展海外势力(雅典第二帝国从此复兴);斯巴达人也意识到了没有波斯人的支持,这场战争他们很难取得胜利。于是,在前393年,各个城邦的使者曾在波斯宫廷内举行了一场谈判,各自声明自己的立场。斯巴达人愿意在各个城邦保持独立的情况下提供一纸合约,并向波斯人承诺承认波斯对小亚细亚沿岸各邦的主权(保持独立的含义实际上是要求解除同盟);但提案被底比斯同盟一致否决,雅典人要求保留自己在爱琴海的既得利益,底比斯人要求保留波奥提亚同盟,而阿哥斯人则已经在着手吞并科林斯的行动。

谈判没有得到进展,但雅典将军客蒙复兴雅典帝国的行动刺激了波斯人,他们暗中答应斯巴达人为其提供秘密援助——又是我们熟悉的外交手腕。可以看出无论战局如何发展,烽火连天的希腊土地中永远不会有真正的赢家,千里之外的波斯才会得到最大的利益。

此时,斯巴达得到了西西里的叙拉古舰队支持,军事实力骤增,,打破了底比斯同盟的海上优势,迫使底比斯及其盟邦妥协。公元前387年秋,交战各邦代表被波斯召往首都苏撒,听取波斯王敕令的和约(史称“安塔西达斯和约”或波斯大帝和约)。随后,各邦代表再会于斯巴达,接受了和约。)科林斯战争结束。根据和约,所有希腊城邦均享自治,除伯罗奔尼撒同盟外的所有希腊同盟皆须解散,小亚细亚沿岸诸邦则归波斯所有,不守和约者将受到波斯大帝与其盟友的全面进攻。在斯巴达军事压力下,底比斯被迫解散了彼奥提亚同盟,阿哥斯放弃了对科林斯的兼并。科林斯恢复了贵族政权重归斯巴达同盟。斯巴达得以重新登上希腊霸主之位。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