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马其顿长矛与波斯铁骑——亚历山大帝国的崛起

马其顿长矛与波斯铁骑——亚历山大帝国的崛起



古希腊马其顿年轻君主,20岁即位后昂然东征,荡平小亚细亚,横扫北非,击溃了如日中天的波斯帝国,打造出人类历史上空前广大的,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大帝国。亚历山大大帝不仅是雄才大略的征服者,也是一位高瞻远瞩的建设者,马其顿军队把希腊世界的文明传播到世界各处,大大推动了各民族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黎明的底格里斯河,浪花翻涌。晨光中,5万名训练有素的马其顿战士正在平原上集结。公元前331年的9月,从安纳托利亚高原吹过的秋风,带着几分肃杀之意,吹透了这些整装待发的希腊青年的战袍。能让这些战士甘愿背井离乡、死心塌地地追随的,只有一个人。
就在此时,这位衣着华丽的将领,正在众多随从的簇拥下从军帐中昂然走出。尽管看上去还只是个20出头的小伙,一双眉头已经锁不住那股舍我其谁的霸气。
“亚历山大大帝!亚历山大大帝!”几万名士兵的齐声呼喊中,被称为亚历山大的年轻将领纵马来到阵前。致辞中,他请求“自己父亲”——天神宙斯保佑自己毕其功于一役。说来也巧,话音刚落,一只鹰就从岩石上冲天而起,展翅飞向前线。前方不远处,烟尘滚滚,那是他们即将面对的敌人——几十万的波斯雄师。
这位亚历山大,究竟何方神圣,竟敢向人数十倍于己的敌人开战?
烈马少年
公元前344年,希腊城邦马其顿。国王的宫殿前,几位马师正在试图驯服一匹烈马,却无计可施。“没人能驾驭这匹‘布卢法卢斯’!把它带到荒野放掉吧。” 国王腓力二世厌烦地说。“等等!我还没试呢。”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叫道。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一位王子打扮的男孩走了过来……
?
他就是年仅12岁的亚历山大,这位天资过人的少年,从小就继承了父亲的骁勇和刚烈。在驯服了成年骑手都不能驾驭的名驹后,父王惊叹:“去征服属于你的领土吧,马其顿对你来说实在太小了!”
??第二年,腓力二世为儿子请来一位重量级的家庭教师——古代西方世界最伟大的智者亚里士多德。这样的思想巨人朝夕相对,再愚钝的脑瓜都会开窍,更何况亚历山大是一个何其聪颖的孩子。亚里士多德不仅教授他科学,而且培养他对文学与政治的兴趣。在儿时阅读过的众多文学作品中,荷马史诗《伊利亚特》是他最珍爱的,阿喀琉斯与赫克托耳的壮烈传奇,激荡着少年的心。他梦想和史诗中的英雄一样,扬帆远行,征服世界。
亚里士多德还教他善待败于己手的敌人,以开阔的心胸接纳其他的文明,放下马其顿人的小视野,而把整个希腊当成自己的家。大哲学家的这些金玉良言,深深烙在亚历山大心里,让他一生都受用不尽。
极目东方
亚历山大注定不会成长为一个偏安一隅的城邦小君主,因为他的父亲腓力二世就是一个雄心万丈的国王。位于希腊东北边缘的马其顿,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城邦,在腓力二世的励精图治下,逐渐走向强盛。到了公元前4世纪40年代,它已经成为整个希腊联邦中首屈一指的超级强国
早在亚历山大17岁那年,就跟随父亲东征西讨,希腊内战。公元前339年,马其顿兵发希腊城邦斯巴达。他第一次率兵,就出奇制胜。公元前338年,整个希腊统一在腓力二世铁腕下。2年后在女儿的婚礼上,正值壮年的腓力二世死于刺客谋杀。国王崩殂在整个希腊内一石激起千层浪。首先是那些被吞并的北方部落闻风而动,接着先前被击败的大城邦底比斯打起反旗。好容易被统一的希腊再次面临四分五裂的境地。
仓促登上王位亚历山大此时才20岁,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果断地决定杀一儆百。马其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兵临底比斯城下,击溃守军,然后就是残酷的屠城。底比斯被夷为平地,幸存居民全部被卖为奴隶。亚历山大就这样,用7个月在动荡中确立了权威。
现在,儿时在萦绕心头的梦想——征服世界,又开始在这位年轻国王的胸膛中鼓荡……他的目光投向那遥远富饶的东方。
留下希望就足够了
横亘在东方的,是一个疆域广大、实力雄厚的军事强敌——波斯帝国。希腊世界向来对波斯又恨又怕,在百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希波战争”中,希腊各城邦同仇敌忾,虽然未让这个东方侵略者灭亡爱琴海文明,但也令伯罗奔尼撒半岛烧成焦土。腓力二世时代的古希腊雄辩家伊索克拉底曾这样疾呼:“让我们为被烧毁的希腊圣殿复仇!让我们去解放被蛮族套上枷锁的小亚细亚姊妹城邦!”
这时的波斯已经过了它的鼎盛时期,却仍是当时西方认知的世界上疆域最广、财富最多、势力最强大的帝国。当公元前335年年底,一个初出茅庐的马其顿国王,忙着集结希腊远征军的消息传到小亚细亚的统治者——“大王”大流士三世的耳朵里来时,他并没太放心上。
大流士三世仪表堂堂,行事也不手软。几年前,波斯一度风雨飘摇,先是埃及、巴比伦先后发生叛乱。这个庞大的帝国固然富饶,但其领土大都是征战得来,仅仅伊朗高原一地,就生活着10种以上语言互不相通的民族;波斯人多年来奉行的专制统治,也让帝国权利的向心力越来越小,波斯皇帝名义上是“大王”,但他名下的这批片横跨欧亚大陆的土地,几乎是一盘散沙。大流士三世登基后,只用两年就将内乱一一平定。事实表明,这位帝国的统治者在军事能力上绝对称得上一代枭雄。
亚历山大在东征前,把所有财富分赠给人。手下问他:“您把财产分光,给自己留下什么?”亚历山大斩钉截铁地回答:“是希望!”公元334年早春,5万名只带着希望上路的战士,乘坐160艘战船,跨过了今天的达达尼尔海峡。
阿喀流斯再世,旗开得胜
巨大的希腊战船斩开波浪,在叙利亚的马拉托斯靠岸了。亚历山大披挂战衣,第一个跳下船。他将手中的长矛投相向河岸,矛尖直直地插进了波斯的领土。亚历山大通过这个仪式性,宣告开始征服小亚细亚。
获悉希腊人踏上了自己的地盘,大流士三世业已开始行动。凭借格拉尼卡斯河岸的险要地势,波斯人布下重兵。格拉尼卡斯河河岸陡峭,有3余深,但早春时水深不到1,它像一道鸿沟横亘在马其顿军队进攻的必经之路上。
但大流士三世本人认为对付区区5万希腊人不用全国动员,连迎战的将军也自以为胜券在握,没有仔细研究地形,只把军队草草布置在河岸边。战斗打响后,波斯的骑兵在狭窄的河岸上失去了机动力,只能任人宰割。马其顿标志性的方阵也大显神威,这种由重装步兵排成的阵列多你年来都是希腊军队的进攻主力。
亚历山大这时尚无子嗣,如果在这一战中阵亡,将引起希腊国内一片大乱……但他在战斗中仍然一马当先,几次命悬一线——头盔被打掉,身上也中了两剑。他希望用勇敢和豪迈告诉自己的士兵们:亚历山大是不可战胜的。
战役结果是波斯迎敌之军遭到全歼,惨败消息传来,举国惊怖。没人知道这么一支战斗力超强的神兵天将,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实际上,整个波斯王室已经在腐朽奢靡的宫廷生活和勾心斗角的权利争斗中泡得太久,军队久疏战阵,早就不复当年之勇;而他们面对的劲敌,不同于从前那些瞻前顾后的欧洲将军,而是一个自命为“阿喀琉斯再世”的猛士
从征服者到建立者
“是的,亚历山大陛下!”佛里吉亚国王诚惶诚恐地说,“谁能解开这个结,谁就是亚细亚的主人。”这里是东征途中的佛里吉亚,小国刚被马其顿军队从波斯人的手中解放出来。距离格拉尼卡斯大捷又过了近两年,亚历山大麾下远征军一路高歌猛进,已逼近了波斯的心脏。
佛里吉亚的古代宫殿中,陈列着一辆王朝创始者留下的马车,车轭与辕杆上用茱萸皮绳打了一个复杂的绳结,据预言传说,解结之人可以称雄亚细亚。亚历山大在马车前沉吟片刻,突然抽出宝剑砍断了绳结!
对亚历山大来说,预言并非可有可无的东西。他不想当一个名义上的征服者,而想像荷马史诗中的英雄们一样名垂青史。多年来,亚里士多德的话总萦绕在耳畔,恩师曾教他,只有用文明和正义才能完成真正的征服。每次率军攻下一座城池,他都会阻止士兵焚城,废黜波斯委派的总督,而按照希腊的方式在当地扶持起一个当地人的政府。
从小在“希腊本位”的熏陶中长大的他,曾把所有异族都看成野蛮人。但与波斯征战的这两年里,他逐渐意识到,敌人不仅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军事对手,而且也是个拥有璀璨文明的伟大民族。由此,在行军打仗之余,这个一路未尝败绩的年轻征服者,开始思考起世界大同的问题。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流士三世正在调兵遣将,集合帝国的全部兵力,酝酿决战。
五万对三十万
公元前33311月,巴比伦平原。黑压压的波斯军队整装待命,一眼望不到头。这支队伍与亚历山大之前交过手的波斯武装不同,是一支从全国抽调精锐组成的联军,除了伊朗高原和远在印度的几个民族,波斯境内的所有附属国都派了兵。大流士三世御驾亲征,决定在巴比伦的伊苏斯城外与亚历山大决一死战。
战场在一片狭窄的平原中开始。在箭雨的掩护下,亚历山大的马其顿方阵向波斯的精锐步兵发起冲锋。一开始,希腊人的战况颇不顺利,波斯人试图攻击方阵最薄弱的侧翼,这让亚历山大经历了戎马生涯中最严峻的一次考验。好在希腊骑兵从两翼驰援,扭转了战局。尽管是大流士三世引以为傲的精锐部队,仍然没能跟上亚历山大机动部队的移动速度。在马其顿的长矛方阵的步步进逼之下,波斯人的的战线出现了缺口。
大流士三世在希腊人逼近之时仓皇败逃,接着整个队伍仿佛雪崩般瓦解。波斯军队人数是对方的数倍之多,但溃逃时却成了致命负担。最终双方伤亡极尽悬殊,波斯死伤超过10万,马其顿一方不过千人。
在古波斯文化中,“大王”应该是精于骑射的勇者,但大流士三世不仅战败,而且还抛下王袍和战车,甚至眼看着皇后和太后被敌人俘虏,自己却当了逃兵……再反观用兵如神、每每身先士卒的亚历山大,更让波斯人面子上挂不住。
与此同时,亚历山大享受着胜利的果实。他对俘虏的波斯皇室成员以礼相待,还迎娶了一位公主。几个月后,地中海东岸的腓尼基与埃及也臣服于马其顿的长矛。所到之处,这位必须称“大帝”的人物已经开始被神化了。波斯的元气一时难以恢复,也只好通过外交手段服软,大流士提出的赔偿优厚得令人咋舌:割让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半个波斯、缴纳国库的一半黄金,再把长女嫁给亚历山大。
马其顿两朝老将帕曼纽劝国王同意议和条件:“如果我是亚历山大,就会接受这条件。”他得到的是大帝一通抢白:“如果我是帕曼纽,恐怕我也会接受!”没有商量余地——亚历山大要用一场战斗解决问题。
惨烈的最后一战
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始时提到的那个9月的黎明。日薄西山的波斯帝国,已经在战争中失去了半壁江山。大流士三世的威信,也随着战事失利一减再减,到了再也输不起的地步。这次集结在今天伊拉克北部小城高加美拉的部队,数量和装备虽比一年前有过之无不及,但已经是整个波斯帝国的全部家底了。
这一仗,波斯可谓苦心筹备,为了使战车能通行无阻,战场上的树木、草丛都被夷平。开战前夜,输怕了的大流士三世为了防备敌军偷袭,命全军列队待命。于是,几十万波斯大军如临大敌,战战兢兢地站了一宿。而对面的亚历山大部队,却在养精蓄锐。
亚历山大大帝将传统的马其顿方阵列于前翼的正中,两侧骑兵呼应;相应的第二步兵阵线是轻装步兵和弓箭手。而波斯人按照传统把把最强的步兵摆在中央,“大王”亲自指挥,在此番战役中,除了常规的步兵骑兵,还有镰刀战车和印度战象。
史书对这次波斯大军的人数,记载莫衷一是,从25万到65万,甚至140万。无论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波斯方面人数远远超过亚历山大军队。在仗开打之前,这场以弱敌强的传奇战役就注定要被载入史册。
战斗开始了。起初波斯阵线从右侧围击马其顿部队,双方步兵短兵相接,波斯祭出杀手锏——镰刀战车,但拿机动灵活的希腊投枪步兵毫无办法。在亚历山大大帝的指挥下,左翼的士兵们勇敢地坚守着他们的阵地,右边则发生一场惨烈的骑兵会战……接着马其顿方阵再次发挥了它的威力,大流士三世的阵线开始支离破碎。“大王”知道大势已去,本人在乱兵中被推下战车,只有再次逃走。军中一时风传大流士三世阵亡,波斯大军陷入了慌乱。
语言很难描述几十万人的军队溃逃的情景……波斯的残兵仿佛风中的乌云从横尸遍野的战场上消失。双方都伤亡惨重,马其顿至少损失4千人,波斯则有20万具尸体留在了高加美拉。大流士三世虽然逃掉了,但经历这一败,波斯帝国已经只剩一口气了。
王朝兴迭
辉煌的巴比伦城,是两河平原最耀眼的一颗明珠。这一天城门洞开,亚历山大大帝以解放者的姿态率众进入巴比伦城。在道路两侧,市民向他的军队投去鲜花。高加美拉一役后,波斯人心涣散,不少城市不战而降,其中不乏巴比伦城这样的大都会。
对于大流士三世而言,他的王朝已经到了迎接末日的时候。波斯王室成员一向各怀鬼胎,大流士三世在战斗中威名扫地更加速了统治集团的分裂。公元前330年,逃亡中的“大王”被手下杀死。为了表达对对手尊重,亚历山大大帝把大流士三世的尸体带回波斯首都波斯波利斯国葬。两位叱诧风云一方之雄,就这样结束了他们的恩怨。
一个称雄西亚数百年的波斯帝国就这样覆亡了,而与之相对的,另一个地跨欧、亚、非空前辽阔的帝国,在地球上崛起了。
收藏 分享

英雄薄命啊

TOP

有更详细一些的书嘛,很简单哦。^_^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