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丢失的太阳VS尼罗河畔的猎户星——来自金字塔的天文报道

丢失的太阳VS尼罗河畔的猎户星——来自金字塔的天文报道

   
原帖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b15c30100043a.html

图看不见就去这儿看吧…………


【神庙·天狼星·夜】离开罗700多公里以外的尼罗河畔,埃及最大的神庙卡纳克神庙与金字塔遥相呼应,它是法老们许给太阳神、自然神和月亮神的庙宇建筑群。夜游神庙,看天狼星静静地在南方升起,一如多年前的夜




【斯芬克斯在守护】在古埃及,狮子是力量的象征,这座狮身人面像实际是法老的写照。它已经守候在吉萨大金字塔旁边4000多年了,本来的胡子已经脱落得四分五裂,鼻子也缺损了一大块,皇冠、项圈更是不见踪影,身体也在沙漠干热得风中腐蚀得非常厉害。



【吉萨诱惑】什么叫“大”?就是要走很远很远才能找一个角度一次把它拍全了,金字塔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金字塔在开罗城区的边上,它们身后就是广阔的沙漠。




【激光表演之夜】金字塔之夜并非想象中的宁静,送走了白天的游客,晚上又来了新的游人欣赏照射在这四千年前的古建筑身上的激光表演。斯芬克斯在灯光下耀眼刺目,而古老的金字塔也在默默承受这浮华的光线。这幕表演结束,才能看清天上的繁星


埃及金字塔等于一座大天文台?在每一个春分的早晨,矗立在南纬30°的吉萨金字塔狮身人面像以绝对的正东目视太阳升上天空;在每一个无云的夜晚,吉萨高地上的你能清晰看到猎户座的三颗亮星,它们似乎与地面上的金字塔遥相呼应。今年的初春,日全食光临金字塔,让这里又一次成为世界关注的热点,抛开众说纷纭的神话、传言,我们给您带来埃及一线的天文亲历故事。
金字塔之白日  当金字塔相遇日全食  
   郭子健
   留学埃及,亲历本世纪埃及第一次“完美的日全食”,享受炎炎沙漠里难得的凉爽瞬间。

    “金字塔”、“日全食”这两个词语中的任何一个都能激起无限遐思。而就在2006年3月28日这一天,在古老而神秘的法老的土地上,它们相会了这一天,月的阴影扫过广袤的撒哈拉,从利比亚经埃及、土耳其直至中国边境。作为一名开罗大学的留学生,我有幸能在金字塔的身边亲身体验这一千载难逢的天文奇观。
    我与日食
    埃及是本次日全食的最佳观测点之一,3月28日这一天早上,睁开朦胧的睡眼向外眺望,只见湛蓝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昨天的一场大雨让这一天的空气格外清新。深吸一口掺杂着沙漠气息的新鲜空气,我顿感精神抖擞,心想,春雨对于开罗这座千年古城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
    这座干旱的老城甚至都没有设计排水管道,每逢下雨,雨水都会积在路面上,很久才会消退。本还惧怕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会搅乱天文爱好者们的雅兴,但没想到甘霖过后,天空变得更蓝更透彻,给观测这次天文奇观提供了绝佳的自然条件。我没能找到一寸胶片来观察太阳,情急之下只好硬着头皮翻出墨镜,间或从窗口瞥上太阳两眼。
    有关日食的电视广告从一周之前就开始狂轰乱炸,而28日的转播是从早上10点钟开始的。这一天打开电视机,无论在哪个频道都能看到一个大大的太阳,还能听到一个解说员绞尽脑汁的讲解。很显然他低估了这次转播任务的艰巨性,日全食的出现是在开罗时间12点47分,在这漫长的3个小时里,可怜的解说员把手中寥寥无几而又苍白无力的资料活活朗诵了几十遍,包括各种日食的成因、日食的过程和许多枯燥的天文名词解释,还不厌其烦地告诫广大观众,一定不要用裸眼或是望远镜、照相机观测日全食。想必许多观众都像我一样,毫不犹豫地把电视机调到静音模式,摆脱世俗束缚,任由想象的翅膀遨翔天际,与太阳共舞。
    总统与日食
    埃及政府十分重视这次日全食,28日一早,由总统带队,埃及政府大小官员放下手头繁忙的工作,悉数奔赴最佳观测点萨鲁姆小镇。值得一提的是,总统本应在28日出席一年一度的阿拉伯国家峰会,并作重要讲话,但为了这次日食,他特意委派总理代为发言。据可靠资料表明,下次埃及境内能观测到的日全食是在2027年,穆巴拉克总统毅然放弃了与阿拉伯各国首脑共商大计的机会,反正开会的机会有都是,日食可是错过就没有了。
    当天出镜率最高的除了太阳就要数配戴观日专用眼镜的穆总统了。他和他的内阁要员们窝在沙漠小镇的一个休息室里,耐心地等待日食的降临。等候期间,总统不时率队走出房间,视察日食的发展状况,并与特地赶来当地的外国天文爱好者们亲切地握手交谈。
    太阳啊太阳,你也有今天
    日食在即,学生们不时举起手中能用的一切简易设备,焦急地瞄着太阳的变化,或是举起手机,估摸着太阳的位置一阵盲拍。用手机拍照是埃及人的特色,无论是在宏伟的金字塔脚下还是在清新的红海海滨,总能发现潇洒的埃及兄弟,举着20万像素的手机,一脸严肃地给照片构图,之后很认真地聚在一起对照片品头论足一番。
    12点30分,利比亚的一个直译成中文叫做“蚊子之母”的小镇已经出现了日全食,萨鲁姆小镇的太阳只剩下镰刀似的一小块,而开罗的太阳也收敛了往日的光芒。沙漠里,无数的装有特殊滤镜的望远镜、照相机直指苍穹,无数期盼的目光投向苟延残喘的太阳。天渐渐暗了下来,像午后四、五点钟的感觉。窃喜,心想:太阳啊太阳,你也有今天,往日的耀武扬威都到哪里去了……
    以我们中国人的标准,3月底的埃及俨然已进入了夏季,在开罗穷凶恶极的太阳直射下,午间温度可达摄氏40℃,走在大街上就像走在烤箱里一样,被一股股热浪严严实实包裹着,透不过气来。除例行公事般的吃午饭以外,在午间档出门已经被视为疯狂的举动,在这里的一年里,我们已经完全理解并接受了阿拉伯人昼伏夜出的生活方式。
    3分钟清凉
    太阳的最后一丝光芒无力挣扎了一下之后消失了,月的影完全覆盖了萨鲁姆小镇,同时也震撼了我们的心灵。电视屏幕上,天空被黑幕笼罩,太阳看起来像一个黑色的盘子,毫无生气地悬在广袤的沙漠上空,摄像师用长焦镜头瞄准太阳边缘,企图抓拍日珥爆发的壮观景象,但无功而返,太阳安静得像一只熟睡的猫咪。大地的生机也随之消逝,一切的一切都静悄悄的一阵风吹来,阴冷的很,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生命诞生前那个荒蛮的时代。这时才真切地理解:太阳是生命之源。难怪古埃及法老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建造金字塔,希望通过它来实现成为太阳神的理想。
    此时总统率众从休息室踱了出来,还戴着那怪怪的眼镜,政府官员在他身后一字排开,仰着脖子不住地眺望,脸上保持着职业的微笑,大概还在构思一会儿该如何对媒体谈此行感想吧!
    关掉电视机,在太阳最虚弱的时候走进校园,享受开罗难得的3分钟清凉。学生手中的胶片们此时成了抢手货,被野蛮地抢来抢去,欢呼声、吵闹声、尖利的哨声刺破了校园的宁静,久久回荡在耳际。鼓起勇气猛地抬头瞥一眼太阳,却看得很不真切,只是在眼前留下了一块亮斑,许久都没有消散。失望之际埋头前行,却惊喜地发现地上有许多弯弯的太阳的影子,透过稀疏的树叶在地面上顽皮地晃动。
    只有短短的3分钟,不久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太阳还是那个太阳,放射着如火的光芒,好像要一雪方才的耻辱;学生们扔掉了手中的胶片四下散去,寻找阴凉的地方聊天去了;电视解说员长长的舒一口气,结束了马拉松式的转播;天文爱好者们收拾好设备,兴奋得谈论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总统和政府官员们摘下了墨镜,开始对媒体大谈本次日食对埃及旅游经济的重大意义……
    “金字塔”与“日全食”的相会在宁静中结束,他们约定,2027年在法老的古都卢克索再见,相会在卡尔纳克神庙直插天际的石柱之巅......

金字塔之黑夜  猎户三星下的小飞侠
    陈培堃
    天文摄影师与撰稿人,背上相机去世界各地旅行,白天睡大觉,夜晚看星星。在夜里的金字塔旁边,眺望亘古不变的星群。

    第一次在金字塔前猛压快门时,我对它的了解还是懵懵懂懂。不再有白天的人声沸腾与嘈杂,黑夜里的金字塔似乎有待释放着更多压抑着的秘密。在它的领地中,当我把相机焦点对准漆黑夜色里的猎户座三颗星,这座大天文台的大门正一点点向我敞开。
    专门跑到金字塔看星星
    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地名挥之不去。
    当我去了北京建国门外的古观象台,走过秘鲁的印加、墨西哥的玛雅,对古代天文的事物越来越着迷的时候,地球那一端那个神秘的角落向我发出更强烈的召唤。那里,竟然还有比中国古观象台更古老的“天文台”,甚至在我们中国还没有文字记载的“黄帝”时代,那里的人们就已经开始使用象形文字记载他们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
    这个地名就是埃及。
    埃及最吸引我的,当然就是那位于开罗市郊的吉萨(GIZA) 金字塔群与狮身人面像。关于金字塔的天文秘密的书籍、词典几乎能塞满整座金字塔了,如果能拍几张太阳或月亮在金字塔旁的照片,那岂不是太棒了吗?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我和我大包小包的行李、器材们终于来到尼罗河畔,在金字塔面前享受沙漠夜晚的凉爽与星空的开阔,在这里亲眼仰望到猎户三星的感觉,绝不同于以往,此刻的它们与我是如此的亲近,仿佛与我面前这三座巨大的建筑之间进行着无比亲密的对话。
    金字塔是座大天文台
    第一次到埃及是跟着旅行团走,同行的朋友里卧虎藏龙,每到一个地方,总见众人将笔记本与录音笔打开,巨细无遗地将导游先生的每一句话奉若圣经般地记录下来。我这时还装“酷”地想,这些人干嘛这么用功?所以只顾着拍照,假装不屑去看书。结果,想不到,我回到台湾后,每天梦想的都是在埃及的点点滴滴。那个返台后的寒冷冬天,整天陪伴我的竟然会是电暖炉、有关埃及的书与漫长的感冒……埃及、金字塔及其上空的星星、银河似乎成了我远在非洲的恋人,任何一点关于那里的消息或是最新发现都会成为我极大的关注热点。这座天文台究竟是什么让我这么着迷?
    现在,我可以流利背出我那非洲恋人的个人资料:身高是146米(想想55层大楼的高度),体重是230万块平均每块重16吨的大石头(想想一部超大型卡车载重量不过8-10吨)!
    回来的日子里,我开始大量翻阅关于金字塔的“巧合”资料,才知道金字塔根本就是一座“大”天文台,里面隐藏了许多天文秘密。根据最新研究,考古学家和天文学家共同认为,埃及开罗市郊的吉萨金字塔群,与猎户座三星有着某种程度的关联。因为猎户座三星与冬季银河相比较之下,排列的方向略偏向西南方。而金字塔的排列与尼罗河对应下,也是略为向西南方偏斜。换言之,吉萨三座金字塔的排列,精准地重现了猎户座三星在天上的模样。埃及的空气干燥,天文观测条件非常好,在这里,银河毫无保留地在天空中舒展。而它似乎也与地上的尼罗河遥相呼应。
    而且古代埃及人对天文知识的研究,更是令人感到讶异。公元前5世纪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经写到:“埃及人首先发现太阳年,并将它分成12份这种区分,是基于它们对于天象星辰的观察。”今天我们用的“阳历”就是起源于埃及。柏拉图曾写到:“星星的配对与位置,是埃及人经常仔细观察的对象,从古代到现代(意指公元前1世纪),那令人不敢相信的漫长岁月中,他们纪录下每颗星的位置。”由此可见当年埃及人对天文星象的观测达到何种精密的地步。
   
    在尼罗河游轮的甲板上仰望星空,这种悠闲与舒适不是可以凭空想象的。在游轮的晚上,看着这一万年前地球春分点象征的狮子座从东方冉冉升起,而守护金字塔的狮身人面像正与它直面相望。
    根据传统的历史学研究观点,认为人类的文明大约是从距今7000年前开始,但是这样的观点却无法解释金字塔与狮身人面像的存在。根据现在最新的考古学研究,狮身人面像的建造时间应该在1.1万年以前,这就违反了传统历史学的认知。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样的关联?是不是在我们所知道的人类文明以前,还有一个我们人类不知道的远古文明?
    之前总有各种各样的传说,认为古代人无力修建这样宏伟的建筑,埃及人对此非常不高兴,认为是对他们祖先创造力的蔑视。或许在未来的考古学家会发现新的证据吧!
    说一点题外话,很多朋友都会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拍回的照片、感叹我一次又一次完美的旅行,在这里,我想给大家一句话:保留做梦的权利,不要忘记你的梦。或许此时正在学校上课的你,正在因中考、高考的包围而苦恼不已,但别忘了,在今日为梦想努力,才会有明日旅行的喜悦。
收藏 分享
……此人消失啦hhhh

前天夜晚的天空可以看到金星和木星在月亮上方,形成一个笑脸
昨天晚上就移到下面去了
我这里也看到了,可惜相机不行
温和、乐观、宽容、理智和理解、关爱和尊敬、高兴和安详、平静和喜悦、开悟

TOP

我看到了..呵呵
印象中月亮旁边的是金星和木星...
有关这类的东西好久都没接触了..说句话都变得不是那么肯定

TOP

土星是我的守护星,金星是我的上升星
呵呵,满有意思的
温和、乐观、宽容、理智和理解、关爱和尊敬、高兴和安详、平静和喜悦、开悟

TOP

小巫推荐这篇文文很不错啊..

`
----------------------------
很荣幸啊..嘻嘻..我的上升星担当了这次笑脸的右眼..

[ 本帖最后由 hakanaki_ 于 2008-12-4 17:33 编辑 ]

TOP

没看到啊…………
这时候我一般在写作业||||||||||||
……此人消失啦hhhh

TOP

我的守护星......好象是天王星.
诶,太遥远

TOP

星座我是一窍都不通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