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被阉割的德国以及服毒自杀的西方

一、  曾经看到一则新闻,一批在**德国时期因同性恋而遭到管制的人向德国政府提出赔偿。大概以后还要为吸毒贩毒者平反吧。现在的德国,因为拼命要与过去"罪恶的德意志帝国"划清界线,在"社会进步"的各方面都走在前列,其中还有柏林市长成为同性恋自由的模范带头人,真是充分体现了自由民主和平的新德国的进步啊。
战后的德国极力否定自己的历史,本来任何正常国家都以自己扩张版图建立霸权的历史而自豪,偏偏德国人以自己普鲁士和德意志帝国的军国主义传统为奇耻大辱。德国民族主义者现在成了过街老鼠--不是在法国、俄国或以色列,而是在他们自己的祖国——德国。在我所看到的德国人写的一些书中,作者疯狂的以丑化自己的民族为乐,以各种挖苦讽刺的语言侮辱为国牺牲的民族英雄,污蔑他们为本民族的强盛所做的艰苦奋斗和英勇拼搏。现在的德国人以本民族历史为荣的只有极少数。一个对自己的历史和文化传统感到自卑的民族是不可能恢复它曾经的辉煌的。这就是战胜的"西方民主国家"对德国进行洗脑的成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就是这样彻底的消灭了那个曾经是他们最大威胁的德意志!在战后的德国,反**教育就跟当年的**教育一样全面彻底,人们从小就被灌输对**的仇恨,对“自由”、“民主”、“平等”和“博爱”的信仰。甚至诸如“德国精神”、“民族主义”、“强国”之类的词,在德国都成了敏感词!很多人以为现在的德国还是以前那个强大的德意志帝国,还有可能称霸欧洲,真可笑啊!现在的德国早已经彻底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身在德国的咸阳士兄对此深有体会,现在德国的民族主义者真是凤毛麟角,而且处处遭受镇压和排斥,生存极为艰难,面对越来越堕落自虐的同胞和潮水般涌来的异族移民,他们的痛苦决不比我们皇汉轻。)
  二战被彻底灭国之后,德国老老实实接受战胜国的改造,完全放弃了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意识形态,如今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标准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宽容”的国家,其国民极不好战,极端崇尚个人自由和享乐,极端人道主义,没有死刑,对罪犯异常“宽容”,色情、吸毒、同性恋以及公开裸体等等一切凡是能体现“自由”和“宽容”能体现其已经彻底与历史上集体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德意志帝国断绝关系的现象都最疯狂的肆虐着,无所不用其极。当年的**德国如今彻底的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在很大程度上从国家领导人就能看出该国的某些端倪,1945年之后,德国就没再出过有魅力的领导人了,这也是战胜国削弱德国的一个表现,缺乏魅力领袖的民族,其凝聚力肯定大打折扣。战后几十年来德国完全是毫无魅力的平庸之辈在执政,这与战胜国在政治制度和思想文化教育等各方面对德国进行非日耳曼化、非英雄化的改造是一致的。看看施罗德那副孬样,他有什么领袖魅力?更有甚者,现在还出了个什么默克尔,我没话说。
二、 上次在报纸上看到两条新闻,一条是比利时警方抓到一个十多年来强奸、虐待、杀害十多名未成年少女的变态杀人狂;另一条是被英国警方逮捕的一批伊斯兰教劫机者长期以来被软禁在英国某处的豪华别墅里,过着非常优越的生活,而有识之士为此对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奉行的人权至上的价值观产生了质疑。  
  首先看第一条,我已经好几次从报纸或杂志上看到此类消息,几年前就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法国一个罪犯奸杀了四名花季少女,而众所周知,欧洲国家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早就废除了死刑,而那几个女孩死得实在悲惨,可以说是受尽了折磨,所以她们的父母亲人以及一些有良知的人就对那种优待罪犯的法律感到愤怒。  
  早就对战后以来全面彻底的自由化、宽容化、博爱化、人道化的欧洲的很多变态做法感到极度的恶心,但是对于其优待刑事罪犯的做法还是不够了解,前不久在网上看到王瑜先生的一篇《逆说东亚史- 半军事化的必要性及优点》,得知“类如欧洲国家监狱中还有电视欣赏”,方对当今欧洲的变态程度有了足够的重视。  
        正是因为将“宽容”、“博爱”、“人权”等等价值观无限的膨胀,才有了对罪犯的不可思议的宽容,对其监狱生涯不可思议的优待,使得罪犯们以及潜在的罪犯们得到纵容,放心大胆的去为所欲为。所以,西方国家的变态杀人狂以及类似的犯罪现象层出不穷。  
  当一个又一个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奸杀多名少女的罪犯能够在条件舒适的“监狱”里度过余生,这样的社会这样的国家还有希望么?  
  第二条新闻里,英国法院本着“人权至上”的原则,认为并无充分理由将那些劫机者打入监狱,所以只将他们软禁于别墅,还提供他们好吃好喝好玩。这样的对策,自然让伊斯兰教的战士们欢欣鼓舞,你宽大,我可不会领情,我就是要利用你的软弱,继续打击你。  
  人们常以“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来谴责专制暴政,但是在今天的西方民主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奉行的却是“宁可漏网一千,不可亏待一个”。前者是可以理解的,后者却是正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  
  其实长期以来,西方一直有少数有识之士能够不为主宰他们社会的极端自由主义的一些价值观所迷惑,能够清醒的认识到西方白种人的很多自虐做法正导致他们自身越来越衰落,而与之竞争的其他种族和文明则利用他们这种自虐,一步步的摧毁他们的世界主宰地位。从很多学者的著作中就反映了这种忧虑。  
  由大自然决定的生存斗争会因西方白人的自虐而改变其残酷的本质吗?当然不会。所以,西方人的“宽容”与“博爱”,决不会让异族领情。相反,我们应该像希特勒当年对张伯伦、达拉第之流那样,充分利用民主分子的软弱,得陇望蜀,直到最终彻底摧毁他们。  
  战后以来,由于受到战胜国的彻底洗脑,绝大多数德国人都成为疯狂的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不仅仅指自由,而是包括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和平、宽容、人道主义等等价值观的思想体系),我们已经了解到太多关于现代德国人对二战“反省”、“忏悔”的事情,而且据说他们有人还主动将一战的责任也包揽过去,甚至还对一百多年前杀了一些非洲原始人而向至今生活状况没有丝毫改变的那些人的后代道歉。当然,与此一致的还有,当今德国人对颓废堕落的自由主义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惊人的“宽容”,柏林市长公开宣布自己是同性恋者,摇滚、色情、同性恋、吸毒泛滥成灾。此外,人口出生率不断下降,异族移民潮水般涌入,逐渐改变着德国的种族结构。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对“罪恶的”**主义的反叛,对“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和平、宽容、人道主义”的宣誓效忠。
  这里我再谈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出生率和劳动力。大家都知道当今发达国家人口出生率普遍很低(在个人享乐主义的价值观泛滥之下,人们普遍不愿生育),尤其西北欧国家,很多都呈人口数量下降趋势,所以一个流行的对策是引进落后国家的廉价劳动力,也就是吸引外来移民,以补充自己的人口和劳动力。这种做法似乎是很正常、顺理成章的。可是,这样就会逐渐改变那个接受移民的国家的种族结构,使他们本族人口比例不断下降,长期下去,甚至可能成为少数民族,而被潮水般涌入和繁殖的外族移民淹没,那对他们的民族将是致命的。所以,从长远看,这绝对是不可取的。但是对于那些以自由主义价值观为圭臬的西方世界来说,是否欢迎外族移民成为该国是否进步的标志,而且接受的移民越贫穷落后,就越是进步。同时他们在商业至上的经济观念下,只注重眼前的利益,看不到长远未来。  
  新闻也披露,当今的德国人,连勤劳的传统也越来越丧失了。由于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享乐主义的膨胀,基于这一价值观的高工资、高福利等政策,使得当今德国人越来越懒惰,贪图享乐,像其他西方国家一样。他们的工作、学习的负担越来越小,时间越来越多的用在享乐上。这样,短期内他们的人民是舒服了,长期下去他们的民族能跟艰苦奋斗的民族竞争吗?虽然如今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东亚民族也深受享乐主义毒害,劳动时间越来越短,消费和享乐的文化也已经逐步占据统治地位,但毕竟东亚大多数国家还很穷,大多数人还能艰苦奋斗,追求未来而不是享受现在,创造价值而不是过度消费。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能将颓废堕落的欧洲人抛在后面。  
  二战后德国已经完全沦为堕落腐朽的西方“自由国家”,已经毫无传统德意志的民族主义、集体主义、军国主义精神,法国作为老朽的堕落国家就更不用提了。对于那些同性恋公开结婚、裸体游行蔚然成风、对浪潮般涌来的异族移民张开双臂表示欢迎、对刑事犯罪异常宽容的欧洲国家,指望它们在未来世界仍然保持强国地位,不是极端无知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来看,西方白种人奉行这种自虐主义绝对是天大的好事,我们只会嫌他们做得还很不够,还有很强的种族意识和国家观念,对异族还不够“宽容”,对我们还太排斥、太强硬。我们希望他们更加软弱,更加变态。  
  作为民族主义者,我们应该奉行的原则是“己所不欲,则施于人”。我们不想自己灭亡,就要去灭亡别人,不想自己被统治,就必须让别人被(我们)统治,不想失去领土,就必须让别人失去领土,等等。道理很简单,也与什么复仇无关,而是基于大自然的基本法则——生存斗争,在这种斗争中,不进则退。  
  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口,要大量向西方移民,去占领他们的土地,抢夺他们的饭碗,征服他们的女人,改变他们的人种。我们的人民要恢复艰苦奋斗的生活方式,要当骁勇强悍的野狼而不是肥胖臃肿的家犬。  
  但前提是,我们必须复兴我们的文明,才能从已经畸变的西方文明的泥潭中自拔。
三、 主体民族的自虐必然导致国家的衰落。西方白种人的自虐导致西方的衰落,汉族的自虐也必将导致中国的衰落。在西方,比如美国,虽然问题远没中国这么严重,但也存在着少数民族——黑人倚弱卖弱的现象。我今天就在报纸上看到回顾辛普森案件,这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该位四肢发达的黑人运动员时常虐待其白人妻子,最后将其杀死,而司法界却一贯害怕被戴上“种族主义”的帽子,迟迟不敢对该黑人判刑。我又联想到前不久另一黑人运动员科比,他被指控强奸一个白女人,在审讯期间有大量支持者(白人)要求将其无罪释放,声称他被抓就是因为他是黑人,要求反对种族歧视,这类口号一出来,效果可想而知。  
  西方社会有着形形色色的“人权组织”、“绿色组织”,成员几乎全部是白人,他们极端变态的自虐,例如有英国团体声称英国王室应该与黑人通婚以让英国成为种族平等的典范,普通白种人为了体现“社会进步”而与黑人发生关系的更是泛滥成灾。还有白人声称黑人自古优越,古希腊罗马文明都是黑人创造的,白人不应该有这些历史文化自豪感。黑人反抗白人的种族歧视这很正确,但偏偏最痴迷于种族平等友爱的人士大多是白人。我不敢说黑人一定低劣,更不认为白人多么高贵,但当我看到那些曾经那么强大那么自豪的欧洲民族现在如此疯狂的作践自己时,我真是要作呕。
  弱者受到过分的照顾往往诱发倚弱卖弱、得寸进尺,西方社会白人与黑人的关系就存在这个问题。最近又看到一个新闻说英国某王室成员在纽约一餐馆吃饭,邻座的几个黑人大声喧哗,英国人要求他们安静些,他们毫不理会,该英国人很生气,对他们喊了一句“你们应该滚回殖民地去”,这句话马上就被媒体大肆炒作,认为是侮辱黑人,伤害了黑人的感情,反映出种族主义倾向,等等。
  人性中有一种弱点,那就是软弱,对弱者的同情往往走向极端,对异族“宽容”到自虐的地步,就是这种软弱性的体现。这种软弱往往是强势民族所有,因为人往往在取得优势地位后开始对对手过分仁慈。白种人因为这种软弱而丧失了世界主宰地位,汉族很可能因为这种软弱而丧失中国。
George

:lol 这个标题是什么意思?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