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二部)海精灵的赞歌

    这是原创同人第二弹,比较短,写不长,估计是对娜迦没什么感觉吧
  
    嗯嗯,就剩最后一篇了......



   

我们听见了你的召唤


伊利丹 我的主


我们因你而觉醒


我们为你而奋战


奎尔多雷从不向任何人低头


唯独你


和命运搏斗的勇士



伊利丹 我的主


海的精灵将为你挥洒鲜血


直至黎明





    “哼……所以,你就是那个新上任的日怒部队指挥官?”
    “是的,法斯琪女士。我的国王命令我不惜一切为您效劳。”修罗伯爵单膝跪下,望着眼前那怪异的上司。
    如果抛开固有的审美观念,娜迦领袖确实是一位出众的美女---黑色的长发一泻而下,铺在她那碧蓝光滑的皮肤上;她的双眼闪闪发光,声线也具有独特的魅力。但是任何人的视线一旦扫到那六支手臂和蛇一般的身躯,都会立即感到无法接受。可如果说女性娜迦还留有一副精灵时的美丽脸庞的话,那么男性娜迦则彻头彻尾就是条海怪。修罗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生物会是自己的亲戚。
    而接下来的半年,他都必须和这些生物并肩作战。他不由得怀疑,是不是大部分占星者都因为这个原因才叛逃的。如果是这样,修罗确实可以理解。
    奇怪的是,尽管其貌不扬,所有的娜迦们却都露出一副高贵无比的姿态,就好像所有生物在他们眼中都不值一提。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可以如此骄傲的?

    “你有什么问题吗,伯爵阁下?”法斯琪看出了他的疑惑。
    “我……不,没有任何问题。我和我的部属随时可以为您工作。”修罗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提了。
    “那好,下去吧。盘牙水库目前还没有遇到麻烦。”
    “是,女士。”
    修罗站起身,拍了拍浸湿的长袍,转身离开了毒蛇神殿。



    “血精灵?”
    “是……你好。”
    修罗本想悄无声息地穿过大厅,以免引起任何娜迦的注意,但显然这个计划没有成功。一个壮硕的男性娜迦愉快地向他打着招呼,迎面附送来一股海风和鱼腥气。修罗不好装作没看见,他于是屏着呼吸引了上去------谢天谢地,魔息术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我是萨尔纳斯学士。”对方看到修罗那诧异的表情,突然补充道,“啊,请不要奇怪,我们这里还是有不少学者的。”
    “学士……也好,我是修罗伯爵,日怒部队第2军17团指挥官。我想,有些问题你可以解答。”
    “什么问题?”
    “你们的族人,曾经是暗夜精灵,对吧?但我觉得事情不仅仅是这样,不过我们的历史里没再多提了。”
    “啊------” 萨尔纳斯沉默了,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这反而让修罗不由得觉得好笑---毕竟一条蛇作沉思状不是那么常见的事。但不久他就开口了,“我们不仅仅曾是暗夜精灵,辛多雷。我们曾是奎尔多雷。”
    “上等精灵?你们---和我们---”
    “不,没有那么直接的关系。我们被称为上等精灵,是在上古战争之前的事了。关于这场战争,你们的教科书应该有充分提及。总之,在大爆炸之后,大部分幸存的上等精灵就沉到了海底------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你们的领袖应该不是法斯琪女士……而是艾萨拉女王!”
    “是的。”萨尔纳斯点了点头,“我们受伊利丹的呼唤而从沉睡中觉醒,并为他而战---但这一切都是法斯琪女士领导的,女王并没有出面表态。”
    “我也可以理解。萨格拉斯的入侵就是她一手造成的,她不能接受再和基尔加丹的手下结盟。”
    “后来,伊利丹大人领导我们南征北战,直到现在和基尔加丹彻底翻脸,我们一直都是他最信赖的部队。”
    “可是------为什么?”
    “嗯?”萨尔纳斯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但修罗也没做解释,就匆匆地离去了。



    夜晚的毒蛇湖一片宁静,没有联盟和部落暴风骤雨般地进攻,也没有燃烧军团的恶魔们从天而降。修罗慢慢地浮出水面,任由波浪将自己托起,飘浮着。
他望着天空,外域那星光流转的天空始终让他着迷。飘浮的星尘连成一道道彩色的光带,在扭曲虚空的众星球间飘荡着。修罗不由得开始浮想,什么时候自己能上到那么一颗星球上去,再俯瞰这里的美景。
    他笑着叹了口气,注意力突然被不远处的战斗声吸引。刀剑碰撞声,鲜血溅射声,以及惨叫和呼喊声。修罗赶紧游上了岸,趴在一丛灌木后观察情况。
一支部落的小分队------准确地说,是占星者血精灵的小分队对娜迦的驻地发动了一次突袭。他们利落地潜入营地,杀死斥候,切断他们的联系网,然后对守卫们展开了屠戮。修罗没有任何出手救援的机会。他突然想到,当他还在艾泽拉斯的时候,自己也参与过无数次这样对娜迦的突袭,杀死了无数高等精灵的后裔。
    而说到原因,是因为他的指挥官总是宣扬娜迦是“残忍无比的怪物”。
    是吗?



    “法斯琪女士!我需要和你单独谈谈。”不顾试图阻止他的娜迦皇家卫士们,修罗伯爵独自闯进了毒蛇神殿。所有人都以为这个血精灵是突然倒戈想要刺杀他们的领袖,但法斯琪却抬起了手。
    “你还不能让我感到信任,血精灵。给我一个撤走护卫的理由。”
    “请允许给我一个解释,对这个世界的解释。我只要这个。”
    法斯琪似乎并不关心他的理由。因为在他回答的时候,卫士们就已经离开了。法斯琪女士离开了王座,慢慢地滑到了大理石的地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等待修罗的提问。
    “你为什么要跟随伊利丹?”话一出口,修罗就察觉到了错误。这很可能是个私人问题,“我是说,为什么你们要如此忠心地跟随他?”
    “我们都是被命运抛弃的人,我们注定要走到一起。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个人情感-------你能理解吗?在海底沉睡了一万年,突然间,被一个强有力的声音唤醒,那就好像是命运的号召。而当我找到那个声音的来源时,我发现他和我有如此多的共同点,我几乎就不由自主地……要忠于他。当然我知道,他的心里有别的人。他可以为了她而和基尔加丹翻脸……”
    “而你也可以为了他而和暗夜精灵并肩作战。”

    法斯琪没有回答。

    “这可以解释你的忠诚,但是你的部属呢?”修罗继续问道,“我------在艾泽拉斯的时候,杀死了许多你的部下。我们的指挥官称你们为‘不值得怜悯的怪物’。但不光是我们,所有联盟和部落的人都敌视你们,把你们当成---豺狼人或者狗头人来看待。今天晚上,我目睹了曾经的战友屠杀你们,收集你们的血液,砍下你们的头颅---还扒皮取鳞,只为了造几件装备;可是---那些娜迦却依然坚毅地守护自己的岗位,至死不退------为什么?为什么为了忠诚,曾经高贵的你们可以和那些不把你们当人看的敌人作战?为什么你们宁愿抛弃平静,成为世界公敌?”
    “因为我们依然高贵。我们是奎尔多雷,血统是我们的骄傲。我们永远不向人低头。”法斯琪女士一字一顿地回答。
    “你们------”修罗伯爵突然感到一种辛酸之意从胸中溢出,他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我感到自己很罪恶。我一度以为举着三叉戟伤害我的同胞的人是怪物,但今晚------看着我的同胞为了金钱屠杀你们,肢解你们的躯体,看着你们许多人临死也没有瞑目------当我走在他们的尸体堆中,却无法拯救他们的时候,我才明白---谁才是怪物---而我也曾是其中一员。”
    “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些贱视自己,盲目跟从利益的人才是怪物。任何相信自己操守高贵的人,他就是高贵的。”法斯琪女士回答,“我们之所以忠于伊利丹,因为我们已经发下了誓言。忠诚不需要理由,高贵的人宁犯天条也要忠于自己。在这一点上你做了个正确的选择,你的王也是个高贵的人。”
    “是……我现在明白了,你们不是娜迦海妖,你们保存了上古传承的高贵血统。你们是海精灵。”修罗伯爵走上前,握着法斯琪的右手,轻轻地吻了一下,“我为能和你们并肩作战而感到骄傲,女士。”
    法斯琪缓缓地点了点头,修罗能感受到她眼神中散发出的抚慰之意,那种当初令他的王子也不得不欣然接受的好意。的但就在此时,大厅之外却传出了骚动和爆炸声。

    “怎么------毒蛇神殿遭到进攻了?为什么守卫没有出现?”修罗立即紧张起来。
    “因为刚才我让他们退下了,不是吗?他们不会违背命令的。”
    “不能让他们独自作战。我也去帮忙。”修罗握起法杖,念起咒语,17团的日怒部队瞬间就出现在了传送法阵之上。
    “法斯琪女士,请放心。有我们在,外面的渣滓就绝对无法进来。”修罗检阅好部队,回头对海精灵领袖许诺道,“好了,辛多雷,以太阳的名义,以凯尔萨斯的名义------以法斯琪的名义,冲锋!”
(

[ 本帖最后由 修罗伯爵 于 2009-2-22 21:05 编辑 ]
收藏 分享
当我轻轻抚摸着新天鹅堡的白墙时
我是谁?
我是追梦者,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是修罗伯爵

LZ原创的?

TOP

是啊~这个人物名字就是我术士的id么~

[ 本帖最后由 修罗伯爵 于 2009-2-21 20:51 编辑 ]
当我轻轻抚摸着新天鹅堡的白墙时
我是谁?
我是追梦者,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是修罗伯爵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