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中国的冷兵器搏击

感觉写得很不错 转来大家看看
" 妖人左元放"著,"帅三少"整理并转

  骑兵用的枪叫大枪, 步兵用的叫小花枪。 大枪长丈余,是整根的白蜡树,枪把粗如鸭蛋,枪头粗如鸭蛋黄。 大枪又长又沉, 两只手端平都难,很不好使。 小花枪就短多了, 也细得多, 抖起来容易, 枪头乱飞,故名花枪。大枪平时训练时为防伤人不装枪头就是现在常叫的“大杆子”。抖大杆子是内家功夫的一个重要训练手段,能练整劲和听劲。大枪沉重,只有用腰力才使得开,好枪法必须要能听到枪头上的劲,化发一家,方能不败。内家枪法在以前是可以“了却君王天下事”,封妻萌子的绝学。太极门里大枪是最珍贵的功夫,非掌门不传。
  大枪几年前很难买到,连知道的都很少。这两年不知是何故, 一下子就流行开了, 是个八十岁以下的,幼儿园以上的,都搞几根来玩, 仿佛不“抖大枪”就练不了拳。大枪搞成了潮流,并不是好事,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大枪的质量明显下降。 我师傅有一根杆子, 只有两米六长,但比我买的三米二的还重。 那根杆子是八十年代初买的, 一看就是懂行的人种出来的, 最少有十年树龄, 而现在的杆子有三年树龄就已经很高档了。那根杆子是我师当年走遍全国以武访友时,偶然在河北一个小店花了六十块钱高价求来的。据说是一个老师傅种来自用的, 一共就二三十根。 那可真是根好杆子啊!沉重密实,表面发青,没有一点疤节, 笔直如切,枪头不比枪把细多少。发力一抖,杆身直震,杆头振幅虽不大, 但持久; 现在的杆子,生长太快, 里面的纤维少,存不住能量,一受力杆头就弯,摆几下又停了。
     大枪杆要是按实战军器的要求来种植,必须从白蜡树苗只有一米高时就开始修剪,不允许长任何侧枝,只能保留树顶的很少的几片叶子,为的是限制其生长速度,并使树干笔直。当军器用的杆子不可种在山上任其乱长, 要时时关照着, 万不能长虫, 一受虫害就留下疤了, 还不能种得太密, 如果光照不好, 就会长弯。 一片向阳地, 种上一百根, 十几年关心下来,能成得了三十根就不错了, 这么辛苦是要值那么大的价钱。八十年代初的六十块钱, 一个半月的工资了。也就我师傅这样的武痴才舍得买,也只有真正好武之人才会去种那没用劳什子。
  现在的杆子全是当成材火栽的, 弯弯曲曲,凹凸不平, 买一大捆也选不出一根合用的, 不过的确是一个比一个长。 你用一根两米八的, 他马上来根三米二的, 还有三米五的,网上听说还有用四米的, 真得搞成晾衣杆比赛了。有不懂行的买家, 当然就有乱来的卖家。 **这几十年真得把传统文化糟蹋得差不多了, 武术相关产业的损失也许比武术本身还大。 枪还算好的,虽说时间长,但毕竟简单, 刀剑的制作才真的是乱来一气。一把剑,搞得富丽堂皇,卖到上千块, 却连剑的护手都装反了, 到时候只怕没打着敌人,先就把自己伤了。这种“精装牛屎”只配县份上的科长挂在书房的墙上,和马列全集一起装门面用。按说现在的钢比以前好不知多少,但却没人知道刀剑的每个设计细节是为什么。造好刀剑的老师傅看看就要绝迹了。刀剑里的学问其实讲来也简单,只是没人理解这些安排的用意何在,众看官且听小子慢慢道来。大家知道了中华军器朴实的外表下面惊心动魄的巧安排,以后就不要再拿着小日本的破铁条人云亦云地说好。
  日本人什么都跟中国学, 学又学不到家,只得其形, 未得其神。中国人早就不睡地板了,日本人自从学去之后一千多年来就没变过,要知道中国人改进成现在的样子肯定是有道理的。这军器,生死攸关, 前人总结实战经验改成现在这样,肯定有好处,只是日本人不知道罢了。他们不知道,我们也不说, 但自己人就别犯糊涂。
  十八般兵器,能赢人的就只有刀枪剑棍, 其他都是拿来玩意的, 当不得真。 老舍先生在《断魂枪》里讲“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枪是军器里最博大精深的、最难学的。是个人拿根棒子就知道到处乱敲,给他根枪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枪有百兵之王的美称,两军对阵最管用就是枪,刀棍还算不上。 枪若使得好的,枪自己就有生命。马踏连营之时,“枪似游龙” ,一条丈长大枪把人马团团护住,枪头寒光到处,鬼哭狼嚎, 大将百战百胜,岂是靠运气。大枪是改朝换代、扫荡乾坤的神器,非刀、棍可比。内家大枪法,精忠岳王创,忠臣孝子传,欺哄瞒诈的小人不配知其奥妙。李雅轩不传小人, 就是传,小聪明也未必能懂。
  现在流传的内家枪法,许多人喜欢托名在三国名将赵云名下, 唤做“赵子龙十三枪”,也有直接叫“十三枪”,或者根据门派叫成“太极十三枪”等的。十三只是个虚数, 枪法其实就三个基本动作,拦、拿、扎, 其他的动作都可以从这三个中演化出来 。赵子龙的时代实在太久远,枪法归宗岳飞则是有根据的。岳武穆王曾专门纂文形容过那时的“河南大枪”,岳王笔下那时的枪和现在的构造用法已经区别不大了。内家枪法成形于宋代,在宋以前, 比如唐代虽也有罗成这样的名枪, 但流行的还是马槊, 如单雄信、尉迟恭。 马槊就是矛, 矛和枪形状完全相同, 但用法根本不是一回事。 矛、槊用的是硬木, 而枪是有弹性的白蜡杆。众看官万勿小看这点细微之别, 用有弹性的白蜡杆是个革命性的进步,内家功夫从此正式形成 。大枪的神勇全靠内家功夫做底, 不然就是一根死木头,一无是处。
  内家拳不只太极, 形意、八卦和太极是同时发展的,杨露蝉陈家沟学艺时, 八卦董海川、形意李洛农也都没闲着,内家拳是有传承的。陈王庭创拳说,真是贪天之功据为己有,罪莫大焉。陈王庭要是听到子孙这么编排,非得羞死不可。形意拳一直是以岳武穆王为宗, 这个我支持。 岳王很明确地提出“河南大枪”的好处,但在同时代和后来的武林并未引起重视。 以《水浒传》为例, 使枪的只有豹子头、玉麒麟、史文恭等少数几个好汉。 内家功法和大枪在岳王的时代虽未广传, 但已经发展的很完善了。 岳王在其枪谱中这样评讲当时的战斗: 两马交锋,双方都害怕, 拿着矛端都端不平, 直往地上戳。 这并非只因铁矛太重, 换个轻点的硬木的矛照样举不动,而且木制矛重心偏前, 打起来恐后悔莫及。一但换用有弹力的白蜡杆,用内力驱动,这枪就活了。 枪头只在敌人的胸口、面门处乱钻, 挡都挡不出去, 越挡越倒霉。岳家军的骑兵,朱仙镇八百破十万, 不是光勇敢就成的。可恨岳王为昏君、奸党所害, 精兵丧尽, 但总有一二人把内功和枪法都传了下来。内家拳,于元末明初,经张三丰之手集大成,始有内家和太极之说,到陈长兴、杨露蝉之时才广传天下,形意、八卦、太极一时名家辈出,内功、枪法、剑术登峰造极。只可惜冷兵器时代也到了尾声。
  矛、槊用的是硬木,没有弹性,缓冲不得对方的冲力。两矛相交, 力量全传到
  了手上, 如果角度不合适,当场兵器就要脱手, 这是个杠杆原理,众看官去推推弹簧门就知道了。国外的弹簧门很重,一根长杆子作机关,为的是方便两手搬东西时用屁股一撞门就开。推门如果推的是把手那边, 小孩都推的开,如果搞错了,推门轴那边,可就难了。 硬木做的马槊, 对方打在矛尖的力,因杠杆作用到手上时大了几十倍, 那里还握的住,所以使马槊的一定要直对前方,万不可斜,一斜就会被冲脱手。西方的骑士比武, 拿根电线杆互相捅,也太长了,简直天真得可爱。那么长的杠杆,除非完全对直了, 只要横向稍有距离,两马一冲,捅在别人身上, 对方没什么事,反弹力非把手臂搞骨折不可。 西方人的对应办法就是把电线杆后面加粗, 象个撞门锤一样,依靠木头本身的冲量,对撞时松开手,以免伤了自己。英国人开车走左边, 就是遵照当年的骑士决斗传统。骑士都是右手持矛, 对撞中必须完全垂直才能收效,所以都走左边。不知众看官是否注意到,现在拍的电影,骑士决斗却都走的右边,这是为了安全。 用龟壳般的硬铠甲把全身罩住, 两马走右边对冲,“电线杆”横着过来, 腰轻轻一顶,杆就断, 人一点事都没有。 就这么点差别,古代的生死相斗就变成了老少咸宜的好娱乐。只要马走右边,人人都能当亚瑟王, 赢得美人归。 电视上演,英国有人在古堡里办这种旅游项目, 大家有机会去试试,当知小子所言不虚。
  两马相交,都使硬兵器,硬碰硬, 谁重谁占便宜。《水浒》霹雳火秦明使狼牙棒,急先锋索超使开山斧,都是这个思路。几十斤的狼牙棒、开山斧借着马力,横扫过来,万不可硬架。硬架的话,铁矛都要打弯,两臂就得骨折,而他那边挥棒时,手是空握着的, 一点事都没有。对付这种敌手, 大锤最有用。 锤比棒重, 挥动起来只要有点速度, 冲量就超过棒了。锤棒相碰, 冲量两相抵消, 大家的手都是空握着的,都没伤着。 锤比棒短, 回手变招快,趁着敌人收棒不急, 一锤就砸下去。 金兵爱使狼牙棒, 碰上岳云的金锤就全玩完了。 使重兵器的关键就是要把兵器运出速度来,手得空握着,以防反震。
  这就象打网球时握紧拍子单手硬接来球会镇伤膀子一样, 松松地握拍, 拍子动起来就不怕了。要把百斤的金锤在短时间里运起来,没点天生的神力办不到。膀臂上的力太小是没用的, 只有靠腰, 腰力到手,才运得动重兵器。 内家功夫讲巧力,四两拨千斤,但真要拼力气,使大锤,照样不含糊。 一切全因腰壮气足。
  腰气壮,神色便会不同:面像温良,却不怒自威。中国古画里的大将, 庙里的天神,全都腰大十围,从来没有画成健美先生的。并非中国古人不懂画肌肉,庙里给四大天王扛腿的小鬼就是肌肉男, 又凶又丑。西方没有内功之说,画师只知肌肉,以肉多为美,雕塑中的男性肌肉全都团团鼓起,肌肉鼓起干什么, 打铁也用不着全身紧张啊,只可惜达文西没见过精神的内壮。大将帐上高坐,全身放松, 体态似美人臃懒, 但气聚神凝,甲士三千环列,雷霆万钧之势一触及发,那才是真的神勇。俗话说“关公不睁眼, 睁眼要杀人”, 此之谓也。中国古画里的百战百胜大将军,写其神,不显其形,宽大衣袍,寥寥几笔,却能尽现智信仁勇。
  重兵器挥动起来,只要打上了, 就够喝一壶的了, 要是打不上可就惨了。重兵器动量太大, 回手慢, 给敌人以可趁之机。 《资治通鉴》中曾记载尉迟恭凡三夺单雄信的马槊。单雄信使得好马槊, 打的李渊永不释怀,一定要杀单大哥,李世绩以生家性命相保都救不下来。单大哥的马槊一定是势大力沉的, 一但没打上、回不了手,就被尉迟恭冲进空门,夺槊而擒。不仅是马槊、狼牙棒, 一切的硬兵器, 打不上就现了空门, 刀棍莫不如此。
  硬兵器,一是震手, 二是有空门。 但白蜡杆的大枪就不一样,白蜡杆有弹性,用枪头硬架斧、棒, 枪一弯, 有那么个小小的缓冲, 手上就不震了, 敌人兵器的劲道也给卸了。 白蜡杆存得住能量, 弯了会反弹,只要枪把一转, 枪头就绷出去了,打个正着,这里面的功劳有一半是敌人自己的。 内家功夫的奥妙就在于此, 攻防一家, 防就是攻,攻也是防, 一个动作干两件事。电视里演日本的合气仗宗师和人过招,那边的徒弟伸着棍子让他打,先敲开对方兵器,再打头,连打两下,就象下象棋, 你走一步, 他走两步, 当然什么都是他赢了, 有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啊!其实就这不要脸也是跟中国骗子学的,日本人两亿人一个脑袋, 一点创造力都没有, 让他独立思考还不如杀了他。可怜日韩都中中华文化的毒太深,自己又解不了,谁能救他们。
  白蜡杆大枪防守好, 进攻也是一招破敌毫不含糊。一枪扎出去,万朵梅花, 先把胸口的护心镜打碎,再往里钻。 枪花朵朵,朵朵都致命, 不知该挡哪个。此时千万不能挡,一挡就完了,白蜡杆是软的, 硬挡正好被借上力,才挡出去,那边枪把一转,枪头马上又从另一方向打回来,力还更大了, 这里面的功劳还是敌一半我一半。拳经上讲“棍怕点头枪怕圆”, 说的就是大枪一但抖起来,枪头乱摆,神仙都难防。对付这等高手,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的枪也抖起来,搭上去,让对方听不到力, 他就不好进下一招了。 如果两枪一搭, 你听到了他的力, 就可顺势打进去, 既可借力打, 也可直接打,只须枪头稍微错开一点,一滑就进去了。要是听不到, 就得赶快变招采用守式。 高手马上用比枪和在地上推手是一个道理, 谁听到了对方的劲路, 谁就赢, 和使什么招式无关,只有外行才会津津乐道:用什么招破什么什么招。内家枪法就拦、拿、扎三招, 其实就这三招也是不能截然分开的,只有随便一枪出去,拦、拿、扎三式都有了,才算是上得战阵的好枪法。
  和高手过招要分外小心,体要松,神要聚,听不到劲也不能慌, 万万不能妄动、现了明劲。只要不妄动, 就是打到眼前了, 还有一丝逃命的希望,一但被对方听着劲打进来,就好似空有雄兵百万在外, 却被人劫了中军帐一样, 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战阵上沉着是最重要的, 越是十万火急, 越要沉着。 不过对付一般的小喽罗、破铜烂铁,就不须如此过虑了。大将马踏连营,不怕他人多,一条枪舞动起来,如巨蟒缠树,前后左右,护着人马,硬进硬退,枪头到处,沾着就死,碰着就亡。众看官也许不服:同为血肉之躯,何以能有如此神勇。 此乃中华文化独一无二的智慧,道家哲学和内家功法:道之玄妙,妙在阴阳!
  内家功夫,太极拳,练的时候缓慢悠长、状若半醒,但用起来,与人生死斗, 却是天下最快、最刚猛的。 何以能如此, 全因分了“阴阳”。“人身处处是阴阳,总此是一大阴阳”,“有上就有下,有左就有右,有前就有后”。一拳打前,倾全身之力以赴, 无羁无绊, 等这一拳出去了,“阴极阳生,阳极阴生”, 正好回来打后面, 中间只要腰胯一转, 想打哪就打哪。全身就象弹簧连着的两个铁球,弹簧压紧,一放,一个铁球不动,另一个铁球就冲出去;冲出去的铁球不动,原来那个铁球就跟上来;跟上来一压, 又能再冲出去。肌肉只须在弹簧一压一张时加把力,象荡秋千一样在一起一落时蹬一下,就能保持能量不减, 两个铁球便能如此往复,永世不竭。内家拳打斗时,全是以阴阳为本, 气往下行,劲向上走,一开一合,一沉一浮,根催梢,梢领根,前后左右,势如连珠炮,挑打八方,内力生生不息,以一敌万。别人看得惊心动魄, 自己如闲庭信步, 越战越勇, 打个通宵都不累。所以不累,盖因内家功夫以松柔为本, 混身肌肉一紧就松,十秒里有九秒都是松的,休息得好, 一举一动没什么亏欠。松并非无力,不能全身都懈了,每时每刻总有一处肌肉在紧张做功,也只有一处。与做功的肌肉相连的骨骼和肌肉是静止的,为得是让做功的肌肉使上力,下个时刻便轮到这块肌肉工作, 刚才的那块就可休息了。 每块肌肉只工作一点点距离, 只增加一点点速度,一动就歇,全身从脚、膝、腿、腰、肩、到手, 一节节上来, 加起来速度就大得不得了,还一点都不累。此所谓“节节贯串”是也。太极处处分阴阳, 两块肌肉决不同时运动, 总是有先有后,你推我,我拉你,都动却都不累,合力还最大,阴阳之妙, 一至于此。
  内家拳处处讲“松”,李雅轩更是说要“大松大软”, 松得如“皮里包骨”。 但松和懈, 有何区别, 却没人知道。分阴阳才是松,全身处处的肌肉都要轮流工作、轮流歇着才是松,松的时候必须还有一点紧的苗子在里面, 就象一蠕虫, 从头到脚运遍全身;如果肌肉全都紧或者全都歇了,就是懈。紧和懈是一回事,没人是超人, 谁都得休息,连休息都不舍得,要不了多久就该全玩完了。二战时, 英国飞行员白天打仗才死了人,晚上战友照样在小酒馆里胡闹, 这就是“松”,象这样能分了“阴阳”才是真的勇敢。蒋介石动不动就叫手下“成仁”,这就是“紧”,说白了就是懦夫, 只有懦夫才轻言放弃。
  好好活着啊。不过,“松”也不是光玩,有很多事可以做的。以蒋介石为例,几百万抗日国军,吃喝拉洒,锅碗瓢盆,你有没有放在心上。 也不要求多了,没有皮鞋,有草鞋,吃不上一斤,吃八两,来不了干的,来稀的,你掌天下之权总要想点办法啊!委员长到前线视察, 大家都指望你来解决点实际问题,唱什么高调啊,成仁谁不懂,不就是两眼一闭。“成仁、成仁”,整个一五仁馅的月饼脑袋。
  “力大无穷”只是个构思, 一个所有人的愿望,想力大无穷和做不做得到是两回事。关节、肌肉都分了阴阳,用上力了,不须很多就那么一点点,加起来自然就力大无穷,无须拿脸做色就能打;瞪眼鼓劲,把腰绷成一个铁板,心里再狠也出来力,打起来自然眼慢手迟。 所以,内家高手平时看着都是懒懒的,满脸平静,从不动怒,一但下了决心,则动如脱兔,立取首级!
  松是很难练的, 腰胯上的肌肉, 没练到时, 感都感觉不到, 怎么能命令它松了。脊椎上有很多肌肉, 特别是腰下部和髋关节附近的肌肉,我在练到之前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练到之后才知道原来那里也是可以动的, 而且还力大无穷,内功的力量全是从那几块脊椎上来的。人体是个大弹簧, 就是说的那几块脊椎上的肌肉。丹田, 丹田, 也是说的这几块英文叫着“lumbar and sacral curvature”的骨头。这几块骨头有了开合,动起来了,人就能生出胆色,碰着老虎都敢咬一口,十个泰森算个啥。勇敢可不是凭空来的!
  松软也是一把力气,是分了阴阳的力气,松要从力中来,这是不传真诀。 李雅轩说要“大松大软” 许多人误解了,害了他们,以为每天挥下袖子就是练功夫,可不可能。要想练松,得上力, 篮足排球、沙包、举重, 什么都得来一下才行, 但这只是入门的接引,万万不可沉溺其中。松是力,在力中找,只是得有懂劲的师傅在旁指导,不能自作主张,乱想象,乱发挥。李雅轩的“大松大软”那是说给入了门的听的, 是功夫上高档次的手段。入门的时候可以搞点乱七八糟的东东, 但往上走只有“大松大软”才是正道啊!
    李雅轩是个老江湖,什么都讲,偏就不讲最基本的入门练法, 不过入门也的确讲不出什么普适性的东西,全看个人悟性和机缘,入门的练法得因材施教。小子我在此多说几句,是不忍看有心向学之人被奸人所害。 内功全是力量, 只是有许多精细活在里面。静坐、冥想、服药,什么丹也好,咒也好,全是骗人的。真要功夫的,你就放开手打, 打不赢你个生手, 就是假货,众兄弟万万小心。
  内功力大且持久, 更妙的是反应奇快, 与人斗每每站尽先机。 何以能如此,全是“意在劲先”之妙。 意和劲也是一对阴阳, 有先有后, 互为因果补充。内家拳劲去如射箭,有去无回(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箭了),对方在躲避这一招时, 我的“意”已经在根据他的动作准备下一招了。这下一招, 用的就是刚才那招回头的劲力, 正好来的急。
  拳经上讲“往复须有折叠”, 就是说靠关节的转换把这回头的劲变个方向再打出去。内家拳以懂劲始, 等有了劲力了,再往上全是练敏感,练观察,练这个“意在劲先”。内家拳,劲意分阴阳, 敌人只逮得到过了时的“劲”, 永远也逮不到因敌而动的“意”。内家拳敢号称不败,全在于此。
岳王的白蜡杆大枪是内家功夫之祖。 那是因为白蜡杆有弹性, 存得住能量,可以和人合成一个大阴阳。 使得动白蜡杆的一定是懂阴阳之理的, 懂阴阳之理就是内家拳。 现在好些人练抖白蜡杆子是把它当成上力量来手段来练, 这是走偏了。白蜡大杆子长丈余, 没点力枪头都抬不起来,但这力可不是手上的力,手上的力再大都不够, 只能用腰腿的力,手得松软了,听到了杆子的弹力才抬的动这杆枪。我师傅教我等练这杆子时, 要求得手臂伸开,一只手抓住枪把, 丈长的杆子得端平了, 一端最少就是半小时。
  这就是我传统功夫太极门的不传绝技“大枪桩”。“大枪桩”练的是人枪合一, 死力气是端不了半小时的。只有把人体的阴阳运开了,和枪的阴阳一体了, 才支撑得半小时以上。 说白了, 就是要全身关节、骨骼微微的抖, 和白蜡杆大枪一起抖,枪和人抖成一体了,肌肉有张有弛,轮流地休息着,要端多久都行。端“大枪桩”时, 枪头一直微微地颤抖着,枪头里装的铁弹子细细地响。 若是练得更好的, 手不见动, 枪头就能舞起来。“抖大杆子是用来练听劲的”, 这句话千金不易。坛子上众兄弟知道内家拳和兵器的阴阳之理,勿乱传,切不可传与外族,不然定遭天谴 。
  练过了 “大枪桩”, 就能听到自己的枪了, 这枪和人就有了感情。 一摸枪杆你就知道枪想干什么, 任何加在枪头上的一点小小的力量你都能感觉到。杨露蝉之子杨班侯能用大枪点死玻璃上的苍蝇而玻璃不碎, 可见其听劲之好,枪法之高。我师傅枪头只须一点,青砖墙角的砖,要那块就下来那块,这全是靠的听劲, 若是用蛮力就是把杆子顶断了也没用。太极拳听劲是彻头彻尾的功夫, 永无止境。 听劲好, 力量才大得起来, 能干许多匪夷所思的事, 比如点穴。 人体的穴位全在关节和肌肉的最里面, 没有变化的力就是撞断了骨头都点不了穴, 因为撞的过程中肢体受力会动,穴位也跟着移动了。 要点穴就得听着劲追着一处点,只要力量够大,时间够了,穴就点上了。 被点了穴,那块肌肉就不听使唤了, 和骨头脱臼是一个道理。 解穴,只要反方向拍回来就解了。 人身上穴位到处都是, 小子我自己为方便记忆的总结就是, 凡是关节, 肌腱,和肌肉的中点都是穴位, 打上了这条肌肉就“脱臼”了。穴位,我个人判断就是人体运动的关键点,好比一个大城市的公路,总有几条不大的路,很关键,一但堵了就瘫一片。
  民国初年上海有个神针黄, 妙手回春,曾一针治好了轻工巨子张骞多年的阳痿,名重一时。 老外医生问他穴位是什么时, 神针黄说:穴位是活的,只有活人才有, 解剖是看不到的, 穴位的发现是上古先贤功夫练到极处自己感觉到的。神针黄的针是纯金所铸极柔软, 长有一尺, 比发丝稍粗, 头是钝的,平时就缠在手指上当戒指用。如此一根软针, 要打进肉里, 绕着关节内脏打在最隐秘的穴位上, 可想神针黄的听劲有多好。 神针黄给袁世凯治头痛时, 金针打进去有半尺。八十年代专门拍过一个电影讲神针黄的故事。 神针黄练功的方法就和内家拳相似, 全靠好听劲。 太极门练点穴从不戳沙袋,全靠打拳时, 把神意灌到指尖,指尖和全身阴阳相通一体了,就能点穴了。点穴指法其实就是枪法、剑法。一枪点掉墙上的一块砖,其他的砖纹丝不动,不就是点了墙的穴吗。
    兵器和拳是一回事。
  大枪练出了听力,两马相交,兵器一碰,大枪有如灵蛇, 顺着对方的兵器就钻进去了,大将杀敌从来只此一招。白蜡杆子的大枪是有生命的神器, 枪有自己的阴阳之理,弯了就要直, 直了又要弯, 扎了左就往右, 劈了前自会去挡后面。对方越是个力大如牛,使重兵器的猛将,越好打。他要是把我的杆子顶弯了,我才高兴呢, 枪把只一转,力都不用, 枪头弹出去, 又再扎他一个。马踏连营,被团团围住才好呢, 枪枪不落空。人枪合一, 枪想往哪里去我就送他去哪里, 我眼到哪, 枪就自会扎哪里。人只要不断地给枪以能量和神意, 枪自会帮你打点四下。
  白蜡杆大枪只要有能量, 就没有破绽。靠白蜡杆的弹性枪头的旋转非常迅速, 敌人无机可趁。就是以一敌二也不怕, 腰一发力,枪头摆个一百八十度,能同时荡开左右两边攻来的兵器。枪头摆圆了,就是射来的箭雨都挡得住。 一但枪不抖了,可就现了空门,大枪如果不是靠的白蜡杆子的弹性, 枪头又慢又没杀伤力,白蜡杆直接用力捅威胁很小 ,很难刺穿铁甲,最关键的这样做很慢。内家高手碰见了内家高手,听劲好的那个能把对方枪上的动量耗掉,枪不弹了是最可怕的, 比被人围攻还可怕。这时,敌人已经抢到身前,再发力把枪旋起来已经没有时间了。
  太极枪法里有一招“败式亮掌”, 练的就是大枪如何“死里逃生”。 “败式亮掌”很简单, 就是后退扯个架式,一手高举, 如同文@革@中跳忠字舞常用的造型, 看不出有任何高妙之处,但这一招其实是大枪的败中取胜法, “拖刀计”、 “回马枪”、“ 撒手锏”远不如这招凶险。 如今, 知道“败式亮掌”真实用法的人, 已经没有几个了,能练成了, 更是绝无仅有。“败式亮掌”其实是弃枪取胜的最后手段, 天下没人能逃过这鱼死网破的最后一击。 “败式亮掌”一手高举, 意图是弃枪取背上的单刀,刀枪合击。这就象象棋里的双将绝杀, 敌人逃无可逃。至于如何刀枪合击, 小子我就不能再多说了,众看官还请见谅了。太极枪法练到了“败式亮掌”的刀枪合击就算功德圆满,可以下山助明主、取功名、解天下苍生之倒悬。
  枪法是全世界只此一家的中华绝技, 枪法来自于上古的棍法,而剑法则是与棍法枪法本质互通。 内家剑法纯是枪法, 绝非刀法, 剑法武当剑诀有一句“若把剑来当刀用, 笑死三丰老剑仙”。内家剑法, 斗剑时是绝对听不到兵器相碰的叮当做响之声的,一把剑最多就是轻搭在对方的兵器上划行,而剑术的精妙全在于因敌而动,一击成功。内家剑法里剑的动作并不多, 练得是身法, 特别是腰腿步。功夫成了想下山,少林弟子相传是要打过十八铜人阵, 而相传武当弟子则是要用一根小竹竿跳到树上刺下一只猴子。少林弟子遍天下, 武当则代不数人, 别说刺下一个猴子, 就是两脚上树这招练成的也没几个。 武当只要每代人能出一个练成了剑法的留山任教, 也不至于凋零如此。 内家剑术对剑本身的要求并不高, 一根竹子都行, 什么都没有时,食指捏个剑决也是一把剑。刀枪剑棍,剑术才是至尊, 而剑术只不过是内家高超身法步法的应用而已。
  枪法、剑法只有中国才有, 日本和西方都没有。 日本的剑盗是刀法, 而且还是送命的笨刀法。 西方的大剑也是刀, 非常原始、朴素的刀法,不讲究变化, 打起来要吃亏,越用力越倒霉。但西方的击剑却是个好游戏, 特别是花剑,但也只用到了剑的刺一个功能, 略嫌单调。中华武术要走向世界, 奥运会上那几块击剑金牌非得全包了才行。 如果击剑的场地是圆的, 小子我敢说传统功夫有必胜的把握,就算依现在的规则, 有了好的听劲仍然可以胜出,他日还请诸君看我辈武林在奥运上为太极二字正名。
  西方大剑形状如放大的中国剑,剑把很长, 用法完全是刀,双手握持狂挥狂砍。西方人脑袋一根筋,只求挥剑有力, 从不想一剑劈空该怎么办。为了增加力度, 西方大剑的剑把后面有配重,很重的一块铁疙瘩, 雕成各种花饰。配重的目的是在不增加剑的尺寸(西方大剑已经太肥了)情况下增加劈砍的冲量,这个安排简直蠢到家了: 大剑回手更难了, 而且增加了扭矩伤小指,搞不好剑会脱手的。 我有一根九尺长的FLYFISHING ROD鱼杆, 鱼杆末端也有一个配重。 制造商的本意是方便CASTING,但我早就把配重卸下扔了。有配重了, 力就乱了, 根本听不到杆头鱼线的力,鱼线反而甩不远。 我听着鱼线的力甩,腰力到杆巅轻轻一提一弹,只一个来回,整根九十尺的FLYFISHING 鱼线就能全出去。 FLY CASTING最好的姿势就是“白鹤凉翅”。
  我不要配重是学的大枪握法。枪的握法是“枪不露把”,握枪的手要抓着杆子的最末端,一点木头都不露出来。这样握的好处是, 第一是在往回抽枪时不会打着自己, 更重要的是枪和手臂劲路相通, 这样才能听到枪端的力。 体院的某些个别武术教授编写教材, 却对如此基本的道理一无所知, 还出光盘说握处距离末端一拳远,实在到处现丑, 可想而知体委搞的标准套路是什么货色。
  西方和日本的刀法最大的漏洞就是没有考虑砍空了怎么办。 西方人好血勇, 似乎不屑于躲闪。 勇士用尽全力抡起几十斤的大剑砍去, 本身已经失去了重心, 全靠对方的迎头一挡才能站稳,要是对方不挡先就自己来一个跟头。 这道理很简单, 大剑的冲量不变,刚才用多大力和时间抡起来的, 现在就得用多大力和时间拉回来, 想变招哪里来的及。
  中国内家功夫比武中第一条规矩, 用祖师杨澄浦的话说就是“不能失中”, 意思就是要有力能收劲, 所以太极拳推手第一要旨就是不能靠到对方身上去, 一掌打空不可牵动了脚步。 如何才能做到呢, 就只有根劲,和前文所讲的“分阴阳”。 日本刀法有和西方大剑同样的问题, 而且还更糟, 日本的刀完全没有重量, 一碰就飞, 却又不走轻灵的路子。 日本刀其实源于中国唐代的唐刀,现在的奈良正仓院仍然存留了来自中国的古唐刀, 汉族刀改进之后, 就只有苗刀还是双手长细刀, 但苗刀全是从下往上的劲路, 靠跳来发力并同时整个迅速地转身以弥补空门, 故有“跳苗刀”之说。日本刀法则根本没有任何身法可言, 一但出了空门只有死路一条。苗人和明帝国斗了三百年,以中华之大也只有苗人在朱乞丐的淫威下不服,我苗人之勇悍, 其实战经验之丰富, 岂是异想天开的倭人可比。
  内家高手使棍、使刀, 从不乱挥、乱砍, 全是劲从根起, 一点即收快出快回。 《水浒》里杨志杀泼皮牛二, 宝刀只往前一戳,牛二便血溅菜市场。 众看官莫小看了这一戳,杨制使情急之下,随心而发,刀法中规中矩,可见其家传的好武学。这一招要是依日本剑盗(非错别字), 准定是大吼一声, 高高举刀, 狠劲地下劈。 那牛二是胆怯的人,脚一软,往后一倒,一准劈了个空,却也免了场官非。日本人是真的不懂,从上往下劈看上去很美, 但慢啊! 从上往下,怎么着也得先举起来, 再落下去。 这落下去时用的是重力, 重力加速度有限的很,那比得上腰腿上的千斤力。 英国科学家曾撰文分析足球发点球:好守门员腰腿力大,轻而易举就能跳起来接住射向球门上方的球, 而对地滚球,守门员倒地靠的是重力, 就算猜对了方向, 扑下来也晚了。日本人学什么都学不到家, 空手道莫名其妙地大喊,喊个什么,通知对方注意啊?中华正宗内家刀法从没有举过头顶向下砍的,全用刀身运化,用刀头三寸戳。刀从不高举,一举高,根劲就断了,而只要根劲在,就是千斤铁锤砸下也不怕。 太极刀里就只有跳步冲刀打得高些, 但那也是向前冲, 不是向下。
  韩幕侠曾以内家刀法做底, 为二十九军编大刀法,专门对付日本傻刀。 日本人一根轻薄的铁片, 从上劈下, 大砍刀横刀扎马,稳如泰山,用根劲一抬, 两刀一碰, 若是向下力量大,日本刀当场就要断,不断也给磕飞了。 这时, 大砍刀也得了空间, 进步一冲, 一刀就削下日本人的脖子。 二十九军的大刀,长城喜峰口会战,砍得日本人一点办法没有, 专门研制出钢脖套, 也亏他想得出来,也许就是流传至今的狗狗脖子上的东西。那帮鬼子就是到了今天也没想通是为什么输的,几十年后总结经验又发明个什么拔刀道, 真是可怜啊!就倭寇那点人渣也配拿那二斤铁?
  民国时期各省都有国术馆。 内家高手如韩幕侠、尚云祥都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编练了很好的军体拳。韩幕侠为二十九军练的大刀法,就是其中的上佳之作。二十九军的大刀法很讲桩功和根劲, 日本刀那点力量根本砍不动, 而二十九军的大刀冲砍过来, 日本刀一挡就被冲瘪, 哪里防得住,连人带刀一起被砍翻。 二十九军的大刀法要求必须能一刀冲砍断碗粗的毛竹, 毛竹有韧性, 都能一刀砍断, 可想而知砍上日本人脖子是什么效果。只可惜, 现在的军体拳乏善可陈。现在的军体拳实出于少林的伏虎拳, 于桩功和根劲上不足,对腰力的练习不够, 以前军队农村兵多, 农村兵干过重活腰有力还不明显, 现在城市兵多了, 腰力本来就差, 还这样练打起来恐要吃亏。
  内家剑法大开大合, 很是好看, 但刀法和棍法就很小心。 刀棍在日本和西方都是乱挥一气的, 那是因为幼稚不懂。 中国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度, 两千年的战乱培育出的武术老到、高深、匪夷所思,所以表面常让人费解。 对于棍,拳经上有“棍怕点头枪怕圆”之说, 讲的是:好棍法要向枪法一样“点”,莫乱抡,而使枪的,若是枪头转起圆圈来了, 就可怕了。“棍扫一大片”,使棍的时候横扫很爽,但敌不得高手。横扫抡起来后力大,但准备时间也长,先就得开了自己门户才好用力, 欺负弱小也就罢了,遇到高手, 门户一开,一刹那就打进来了。 抡棒乱挥的,看着可怕,但力量其实不大,一根棒能有多重,完全可以大胆抢进身。两臂下垂,略向外撑护肋,剪步进身,看看棒要及身,运上根劲,只需一转身,这个力就卸了。转身时,手只一带, 棒就是你的了。他要是聪明马上就该扔棒别走, 若是还紧抓着不放,就真倒霉了。只要向他斜后方一迈步, 照着后脑就来一下。他手里撰着根棍子,哪里回的了身。世上的事就这样, 没有一成不变的好坏,打架时手里多根棍子是好事,但要看场合,聪明人该丢的就得丢,要是舍不得丢,就得丢了命。看今日, 衮衮诸公,堂堂高坐,抓权不放, 干尽傻事。唐朝人称庙堂那把交椅为“痴床”, 真是贴切!吹拉弹唱挺聪明一人, 坐上去就傻了。
  好棍法得使得象枪法一样才行, 动作要小, 守住自己门户才是第一。 棍头虽是平的,没兵刃, 但真扎上也够呛。根劲一捅, 动作幅度虽小, 但立木承千斤,比抡上一棍可厉害多了。使棍时手要握在三分之一处,运棍要用腰力,双手得换的勤,一条棍要把自己上下左右全罩住,先学会防护再想打人。打人要走中门, 只须腰一抖, 棍一点就够了,除非对方确确实实现了败象,万不可放开门户抡和劈,抡、劈的效果并比用腰力点一下只少不多。“点”是有后手的,点不上,棍或左或右一横就能化敌人的攻势, 抡、劈没有后手,棍出去了抽不回来, 是送命的招式。内家刀法、棍法都很难看, 没有什么大开大合的动作, 全都是转圈和运化, 发力一点即收;日本的贱道(非错别字)之类的就很好看, 大喊大叫, 大劈大砍,吱吱歪歪好像爽得不得了。 真要到性命相搏时,他那一棒要么不敢用力, 要么用力就回不来, 到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
  中国的内家拳器械秉承内家功夫的阴阳之理, 以根劲为基础, 化发一体, 功防一家,是世界冷兵器艺术的最高峰, 有不败之能。 在今天的热兵器时代, 虽然已没有了马上斗枪, 但内家功夫也还能用于指导军器的研究、军队的体能和战术动作设计。比如,用根劲通到枪头的力学原理用来分析步枪的设计, 就能难说无托步枪是个好主意: 无托结构由于重心在握持手后面, 极大地增加了一个疲劳的士兵快速又准确地大范围移动枪口的难度。(无托设计还有很多更大的毛病) 又如, 军队急行军和长距离行军多快多慢最科学, 内家的呼吸原理就可以给出一个漂亮的答案。
  中国文化的阴阳之理和科学是不矛盾的, 对传统文化一点研究都没有就批评很难说就是科学的方法。给内家功夫中的阴阳之理一个科学的解释, 正是我等这代人的责任, 在这里小子我只是开了一个头。 粗浅地介绍了点兵器知识, 有于我自己的功夫好多还没练到, 再多说已经不可能了, 请众兄弟见谅了。
收藏 分享

花了半小时看完了这篇介绍,受益匪浅,在我印象中,感觉李连杰的电影最喜欢用这种软棍。
抖起来虎虎生风,跟条蛇一般。彷佛有灵性。
再次拜服

TOP

各种兵器都是有长有短嘛,要是各种兵器都是完美无缺的话拿这么多种类的兵器也就都是多余的了

TOP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才有看头~~~~~

TOP

嗯,现在的噼里啪啦嘣,一大片就倒下了,一点看头都没有

TOP

呵呵,高手来自民间啊!

TOP

厉害了,粗粗看了下就感觉受益匪浅惹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