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高卢人真的那么厉害么? [打印本页]

作者: 巫后玛仙    时间: 2008-8-8 14:11     标题: 高卢人真的那么厉害么?

特别喜欢《埃及艳后的任务》这部电影,今年还看了一部续集,是关于奥运会的。还是原班人马。很喜欢里边的高卢人啊~~~~~~
凯撒大帝对于他们都没有任何办法。
难道他们真是神么?天赋异能的幸运儿?
作者: 星月玄辰    时间: 2008-8-8 16:19

晕,你是女巫的同伙。。

高卢人,哦,那些呀,感觉很神奇
作者: eko    时间: 2008-8-8 17:28

哈哈。。。确实
应该让女巫来看看
作者: hakanaki_    时间: 2008-8-9 22:12

小巫~小巫~...

话说..咱说的和主题有联系么..
作者: 口及桖騩優姬    时间: 2008-8-10 16:06

哎。。。没看过;。。。可惜啊。。。。
作者: 巫后玛仙    时间: 2008-8-12 18:15

我在百度里找的说高卢人是凯尔特人。真的假的啊?
作者: 爱尔兰女巫    时间: 2008-8-13 12:58

凯尔特和高卢有关系么……= =|||……小巫严重质疑……
《埃及艳后的任务》这部电影小巫也看过,挺搞笑滴哈~~~
高卢人的后代……大约是法国人吧……远目……
作者: Woodwords    时间: 2008-8-13 14:22

我还看过动画呢~~~~
作者: 巫后玛仙    时间: 2008-8-15 11:59

昨天中央六还播了这个动画片了呢。
作者: 魂舞    时间: 2008-8-17 05:06

古欧洲,很多民族混合在一起,好像盘古开天地之前,一片混沌,虽然有各种种族的名称流传,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纠缠、斗争、入侵、同化在一起(这部分历史太乱,有想要具体了解的,恐怕要看欧洲古代史了,而且最好从头看起~~~)

高卢和凯尔特分别是古欧洲两个大族,他们不是一回事~~~

呃,想要简要了解高卢人的可以用眼睛扫描一下下面地址:
http://baike.baidu.com/view/159304.htm
作者: Woodwords    时间: 2008-8-17 08:05

原帖由 巫后玛仙 于 2008-8-15 11:59 发表
昨天中央六还播了这个动画片了呢。


是呀是呀
作者: 疏星    时间: 2008-9-1 12:53

我也转点资料:

法国的凯尔特人-高卢人

高卢,在自然地理上通常以阿尔卑斯山脉为界,分为东南一侧的山南(内)高卢 (Cisalpine Gaul,今意大利北部)和西北—侧的山北(外)高卢(Transalpine Gaul,今法国、比利时、荷兰南部、德国西端及瑞士一部分),自然这是以罗马人的眼光为转移的。同时,根据罗马化的先后顺序,又称山南高卢的居民为“穿长袍的高卢人”,称普罗旺斯、朗格多克一带的居民为“穿紧身套裤的高卢人”,称山北高卢绝大多数地方的居民为“长发高卢人”。—般习称的高卢,亦即山北高卢地区,大致涵括阿尔卑斯山脉、比利牛斯山脉和莱茵河之间的地区。

高卢人即凯尔特人。古代高卢素为凯尔特人的大本营,聚集着欧洲凯尔特人数量最大的群体。有关古代高卢的人口估计并不一致,有说400—1600万左右,也有人认为在 500—3000万不等,不少学者的估计则不足 2000万。但无论如何,即使按古代标准看,高卢也堪称是个人烟稠密的富庶之地.当时除了南部地中海沿岸为数不多的希腊殖民者、东南部的利古里亚人之外,高卢居民大体皆属凯尔特人,即习称的高卢人,他们占了高卢人口的大多数。高卢地势平阔,气候温润,物产丰富,不但在早期接纳和汇聚了大批来自中欧的凯尔特居民,成为巨大的人力贮蓄池,而且嗣后在凯尔特人向西班牙、不列颠也许还有意大利、巴尔干和小亚细亚的扩张中,又向外部倾泻出了大量过剩人口。高卢所起的这种双重作用,有理由使它在凯尔特人的历史中占有—种特殊的地位。

凯尔特人何时侵入高卢?
迄今仍歧说纷然,有谓约公元前7世纪者,有谓约前5世纪初者,也有人认为在公元前9世纪,这就是说,大概相当于哈尔施塔特文化的不同时期,他们便以铁器输入者的身份而来了。但有人则认为,凯尔特人进入高卢可能更为久远,甚至可上溯自公元前2000纪中晚期,说那时高卢境内或许已有“原始凯尔特人”的足迹了。根据种种迹象似可推断,凯尔特人或其先辈来到高卢最早大概不会迟于青铜时代晚期。当然这个移入过程很可能不是一次性完成的,而是在一个较长时段内持续着,包容了若干股人口迁徙的潮流。而后来拉登文化的传入,必定又伴随了迅猛的新移民浪潮。

毫无疑问,至少到罗马人入侵以前,凯尔特人经过同本地居民(包括大概属于利古里亚人、伊比利亚人在内的一些人群)长达若干世纪的融汇、整合,在高卢已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当时尚未出现统一的国家组织,广袤的高卢大地上分布着大约60~80个或上百个支系,其地域面积、人口多寡不一,各具特点,恺撒称其为“族”(populus)和“邦”(civitas),而实际上可能只是一些处于原始公社解体阶段的部落和部落联盟。他将高卢全境分作三大部分,塞广纳(今塞纳)河和马特隆纳(今马恩)河以北的是北方地区,主要居民称比利其人(Belgae),加隆纳(今加龙)河流域及以南地区则生活着阿奎丹尼人(Aquitani),位于两者之间的为占地辽阔、人数最多的高卢人(Gauls)。
中部的高卢人集团,族系最为庞杂。举凡巴里西人(Parissi / Parisi / Parici / Parsii,居于今法国巴黎一带)、塞农人(Senones,在今法国塞纳-马恩、卢瓦雷和荣纳等省)及其近邻瓦迪卡瑟斯人(Vadicasses),西尔万奈克特人(Silvanectes / Siluanectes / Sulbanectes,约当今瓦兹省桑利斯)、卡图斯卢吉人(Catuslugi,在今巴黎西北方布雷斯勒一带)、林贡斯人(Lingones,分布于今上马恩省朗格勒及其周边一带)、曼杜比伊人(Mandubii / Mandubiens,在今科多尔省一带)、特里卡西人(Tricasii / Tricasses / Tricassini,在今奥布省特鲁瓦一带)、厄波曼杜伊人(Epomandui,在今蒙贝利亚尔一带)、麦尔迪人(Meldi / Meldae,在今塞纳-马恩省莫城、默伦一带)、杜洛卡西人(Durocasi / Durocasses,在今厄尔-卢瓦尔省德勒地区)、皮克塔维人(Pictavi / Pictaui / Pictones / Pictoni,位于维埃纳河流域以西普瓦捷一带)、桑东人(Santones / Santoni / Santonae,在今滨海夏朗德省桑特一带)、特留拉提人(Triulatti / Triulacti / Triulates,在今滨海夏朗德省鲁瓦扬地区)、阿格辛纳特人(Agessinates,在今夏朗德省昂古莱姆一带)、塞卡尼人(Sequani / Seguani,在今索恩河、罗讷河与汝拉山脉之间,今贝桑松一带为中心)、劳拉契人(Rauraci / Raurici,位于今法国-瑞士边境汝拉山脉以北至南德一带,以今瑞士巴塞尔附近为中心)、沃塞贡人(Voseguns,在今法国东部孚日山脉一带)、阿洛布罗基人(Allobroges,在今伊泽尔省格勒诺布尔、维埃纳一带及瑞士西端日内瓦附近地区)、阿维尔尼人(Arverni,居于今奥弗涅地区克莱蒙费朗一带)、维内蒂人(Veneti / Ueneti / Venedi / Venetian,居于今布列塔尼半岛西南部莫尔比昂省瓦讷一带)、古里奥索立特人(Curiosolites / Curiosolitae / Coriosolites / Coriosultes,在今布列塔尼半岛北部圣布里厄、科尔瑟勒、迪南及海峡群岛的泽西岛、格恩西岛一带)、科里奥索皮特人(Coriosopites,或即Coriosospiti,在今布列塔尼半岛西南部坎佩尔一带)、安比巴利人(Ambibarii,在今诺曼底半岛西南沿海)、巴伊奥卡瑟斯人(Baiucasses / Baiocasses / Badiocasses / Bajocasses / Bodiocssses,位于今诺曼底半岛巴约)、维杜卡瑟斯人(Viducasses / Uiducasses,在今诺曼底卡昂)、维内里人(Venelli / Uenelli / Unelli,居于今诺曼底瑟堡、科唐坦的库唐斯一带)、 厄苏比人(Essubii / Essuvii / Esuuii / Essui,在今奥恩省阿让唐一带)、阿特苏伊人(Atesuii,在今诺曼底奥恩河源一带)、安比利亚提人(Ambiliati / Ambialates,在今布列塔尼半岛朗巴勒一带)、奥西斯米人(Osismi / Osismii / Ostiones / Ostimnoi / Oestrimnios / Oestrymnians,位于今布列塔尼半岛菲尼斯泰尔省布雷斯特、拉尼永一带)、比杜塞希人(Biducesii,在今布列塔尼半岛北滨海省圣布里厄)、阿尔维人(Arvii,约在今马耶讷省一带)、阿纳格努特人(Anagnutes,约当今西海岸旺代省一带)、坎博莱克特里-阿格辛纳特人(Cambolectri Agesinates,在今旺代省境内)、孔德拉特人(Conderates,或即Condeates,在今罗讷省孔德里约一带)、卢格杜尼人(Lugduni,在今里昂一带)、卡瓦利人(Cavari / Cauari / Cavares,在今罗讷河流域及塞文山区一带)、塞戈维劳尼人(Segovellauni / Segouellauni,在今德龙省瓦朗斯一带或塞文山区)、塔拉斯科尼亚人(Tarasconiens,在今罗讷河口省塔拉斯孔、阿里埃日一带)、萨利耶人(Salyes,萨利耶人常被视作利古里亚人与凯尔特人的混合型族团。在今罗讷河口省阿尔勒、艾克斯一带)、科埃尼森斯人(Coenicenses,在今罗讷河口省境内)、阿杜西纳特人(Aducinates,在今罗讷河口省境内)、康蒙人(Commones,在今罗讷河口省勒布鲁斯、瓦尔省土伦一带)、利甘尼恩人(Liganiens,在今罗讷河口省一带)、萨姆纳吉人(Samnages,在今罗讷河口省境内)、阿尔比奥埃西人(Albioeci,在今南部一带)、苏埃特利人(Suetri,或即Suelteri,在今瓦尔省德拉吉尼昂)、威拉维人(Vellavi / Uellaui / Velauni / Uellauni,位于今塞文地区维莱山阿利埃河附近)、沃康蒂人(Vocontii / Uocontii,在今沃克吕兹省韦松拉罗迈讷、德龙省迪等地)、韦塔莫科里人(Vertamocori韦塔莫科里人一般被视为沃康蒂人的一个支系。,或即Vertacomicori / Vertacori,约当今阿尔卑斯山北麓德龙河谷与伊泽尔省一带)、布里甘提尼人(Brigantini / Brigani,在今上阿尔卑斯省布里扬松)、塞古西恩人(Segusiens,在今上阿尔卑斯省境内)、塞布西恩人(Sebusiens,在今安省境内)、夸里亚特人(Quariates,在今阿尔卑斯山西麓韦尔桑)、布拉莫维斯人(Bramovices,在今萨瓦省塔朗泰斯地区及上阿尔卑斯省布里扬松一带)、福库纳特人(Focunatesl,在今上萨瓦省福西尼一带)、塞戈布利吉人(Segobrigii,居于皮埃蒙特阿尔卑斯山区),塞戈布利吉人可能为利古里亚人与凯尔特人相融的一个族团、特里卡斯提尼人(Tricastini / Tricastins,在今罗讷河左岸迪朗斯河两岸或伊泽尔河一带)、特里科利人(Tricorii / Tricores,在今上阿尔卑斯省加普一带)、特里托利人(Tritolli,居于今阿尔卑斯山与罗讷河之间地区)、阿鲁伊人(Aruii,在今沃克吕兹省奥朗日一带)、梅米尼人(Memini,在今沃克吕兹省卡庞特拉一带)、厄苏比恩人(Esubiens,约在今阿尔卑斯山西麓于拜河流域)、德西维亚特人(Deciviates,在今沃克吕兹省境内)、沃登塞斯人(Vordenses,在今沃克吕兹省境内)、伊萨西人(Isarci,在今萨伏依地区)、雷东尼人(Redones / Redonnes / Redonae / Rhodoni,以今伊勒-维莱讷省雷恩为中心)、卡尔努特人(Carnuti / Carnutes / Carnuntae ,在今厄尔-卢瓦尔省沙特尔一带)、卡塔劳尼人(Catalauni / Catelauni / Catuvellauni / Catuuelauni,在今马恩河畔夏隆一带)、阿布林卡图伊人(Abrincatui / Abrincati,在今阿弗朗什一带)、勒克索维人(Lexovii / Lexouii / Lexobii,在今塞纳河左岸利雪一带)、图龙人(Turones / Turoni / Turonii,在今卢瓦尔河、谢尔河交汇处图尔一带)、奥雷利亚尼人(Aureliani,约在今卢瓦尔河以南地带)、南内特斯人(Namnetes / Namnetii / Samnitae,在今卢瓦尔河下游南特一带)、安德斯人(Andes/ Andecavi / Andegavi / Andegaui,在今曼恩-卢瓦尔省昂热一带),安比拉特里人(Ambilatri,在今南特附近)、阿林加维人(Alingaves,在今安德尔-卢瓦尔省朗热一带)、莱摩维斯人(Lemovices / Lemouices / Lemovii,在今上维埃纳省利摩日一带)、安德卡穆伦斯人(Andecamulenses,在今上维埃纳省朗孔一带)、加罗塞特人(Garocetes,在今莫列讷河地区)、德西亚特人(Deciates / Deceates,在今滨海阿尔卑斯省昂蒂布)、内卢西人(Nerusi,约在今滨海阿尔卑斯省旺斯一带)、韦登提人(Vedentii,在今旺斯附近)、奥克西比人(Oxybii,在今滨海阿尔卑斯省俄皮奥)、维迪安提人(Vedianti / Vediantii,或即Vedentii,在今滨海阿尔卑斯省尼斯一带)、维鲁西尼人(Veruciniens,在今戛纳以北格拉斯)、萨利恩西安斯人(Saliensienses,在今瓦尔省卡斯特拉讷一带)、辛姆纳金斯人(Simnagenses,约当今加尔省于泽斯)、乌森尼人(Ucenni / Uceni,在今伊泽尔省瓦桑山一带)、班提亚奈人(Bantianae,在今罗讷河畔索尔斯一带)、博迪翁提契人(Bodiontici / Brodionti,或即Bledontici,在今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迪涅)、森特利人(Sentri,在今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塞内)、维尔古恩人(Vergunes,在今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境内)、阿尔比奇人(Albici,在今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里耶兹地区)、赫尔维人(Helvii / Helvi,位于今塞文山脉与罗讷河之间阿尔代什省阿尔巴地区)、卡图里吉人(Caturiges,在今上阿尔卑斯省昂布兰、绍尔日及迪朗斯河上游一带)、加罗瑟利人(Garocelli,在今迪朗斯河上游一带)、格莱奥瑟利人(Graioceli / Graiocelli,约居于今伊泽尔河与阿克河之间的格雷安阿尔卑斯山或科蒂安阿尔卑斯山一带)、南图阿特人(Nantuates / Nantuatae,居于日内瓦湖东南罗讷河上游左岸地区、以今圣莫里斯为中心)、乌伯里人(Uberi,在今罗讷河上游上瓦莱地区)、维拉格里人(Veragri / Varagri,以今意大利、瑞士边境彭尼阿尔卑斯山麓罗讷河与德朗斯河汇流处马蒂尼一带为中心)、塞杜尼人(Seduni ,或即Sedunni,在今瑞士锡昂一带)、拉托布里吉人(Latobrigi / Latovici,在今瑞士北部巴塞尔与伯尔尼之间地区)、文德里奇人(Vindelici,位于今德国西南部多瑙河源谷地以南)。

塞纳河和马恩河以北高卢地区,分布着比利其人诸部,亦称比利其高卢人。比利其人为居住在高卢北部的凯尔特人群体。但其中有些部落自称源于日耳曼人(参阅塔西佗:《阿古利可拉传 日耳曼尼亚志》,马雍译,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第69页)。也有学者称其为“日耳曼化的凯尔特人”(参阅米盖尔:《法国史》,第17页)。笔者以为,比利其人各部在形成过程中可能曾与日耳曼人有所接触,融入了一定的日耳曼人成份,或吸收过日耳曼人的某些影响,而总的文化特性似仍属凯尔特范畴。
他们包括门奈比人(Menapii,在今比利时西南部图尔奈、斯凯尔特河口及荷兰莱茵河、马斯河三角洲一带)、阿杜亚都契人(Aduatuci / Aduatici,位于今比利时南部默兹河流域那慕尔一带)、厄勃隆内人(Eburones / Eburon / Eburos,在今比利时南部莱茵河、马斯河之间林堡一带)、康德鲁西人(Condrusi,在今比利时马斯河与阿登高原之间乌尔特一带)、安比瓦里提人(Ambivariti,在今比利时马斯河以西一带)、帕埃曼尼人(Paemani,居于今比利时东南部马斯河支流莱斯河流域法梅讷一带)、纳尔维人(Nervii,在今比利时中部斯凯尔特河流域、法国北部省康布雷一带)、特雷维里人(Treveri / Treviri / Treuiri,在今德国西部特里尔)、卡莱特人(Caleti / Caletes / Caletae,在今法国北部塞纳河口以北拉芒什海峡沿岸科地区及利勒博讷一带)、维利奥卡瑟斯人(Veliocasses / Ueliocasses / Veiocasses / Vellocasses,位于今塞纳河下游右岸鲁昂一带)、维洛曼杜伊人(Viromandui / Uiromandui / Veromandui / Ueromandui / Veromandi,在今埃纳省韦芒杜瓦、圣康坦和瓦兹省努瓦永等地)、劳达尼人(Laudani,或即Alauduni,在今埃纳省拉昂)、维洛杜恩人(Veroduniens / Verodunenses,在今默兹省凡尔登)、瓦迪卡西人(Vadicassii / Uadicasi,在今塞纳河源附近)、梅狄奥马特里契人(Mediomatrici / Mediomatrices,其居住地跨马斯河、摩泽尔河与萨尔河,以今梅斯为中心)、雷米人(Remi / Rhemi,在今马恩河以北兰斯一带)、莫里尼人(Morini / Morines,在今加来海峡省布洛涅、圣奥梅尔一带)、安比亚尼人(Ambiani,在今索姆省亚眠一带)、阿特雷巴特人(Atrebates,在今阿拉斯一带)、吕契人(Leuci,在今默尔特-摩泽尔省图勒一带)、阿勒萨西翁人(Alesaciones,在今阿尔萨斯地区一带)、沙比契人(Chalbici,约当今摩泽尔河上游沙布莱地区)、苏埃西翁人(Suessiones,在今埃纳省一带)、卡埃洛西人(Caerosi / Caeroesi,居于今马斯河、摩泽尔河之间、希耶河流域及比利时南部、卢森堡一带)、贝洛瓦契人(Bellovaci / Beiiouaci,在今瓦兹省博韦一带)、诺维奥杜尼人(Novioduni,在今瓦兹省努瓦永)、尼人(Segni,在今比利时南部阿登山区乌尔特河上游地区),等等。塔西佗曾提及的卡马维人(Chamavi,在今莱茵河下游利珀河与阿瑟尔河之间地带),大约也属于这一集团。
加龙河流域及以南至比利牛斯山麓地区有阿奎丹尼人诸部,一般认为,阿奎丹尼人在族源上可能与比利牛斯山脉以南西班牙的伊比利亚人有关(参阅马林丁:《古典辞典》,第95页“阿奎塔尼亚”条;张芝联主编:《法国通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3页)。笔者以为,至少属于凯尔特人与伊比利亚人的混融族群。
含有阿奎丹尼人(Aquitani / Novempopuli,在今法国西南部朗德省阿杜尔河一带)、加隆尼人(Garumni,在今加龙河左岸)、奥斯契人(Ausci / Ascii,或即Ausques,以今热尔省奥什为中心)、托洛萨特人(Tolosates,位于图卢兹旧城)、卡杜尔契人(Cadurci,在今洛特省卡奥尔一带及凯尔西地区)、康维纳伊人(Convenae / Conuenae,在今热尔省圣贝特朗-德科曼日、阿列日省富瓦一带)、柯科萨特人(Cocosates,约在今朗德省南部一带)、伽巴里人(Gabali / Gabales,在今洛泽尔省雅沃尔一带)、梅马特人(Memmates,在今洛泽尔省芒德)、卢登尼人(Ruteni / Rutheni,在今阿韦龙省罗德兹附近)、尼提奥布洛吉人(Nitiobroges / Nitiobriges / Nitobriges,在多尔多涅河、洛特河与加龙河之间,今洛特-加龙省阿让一带)、贝伦蒂人(Belendi,在今洛特-加龙省伯兰一带)、佩特罗戈里人(Petrocorii / Petrucorii,位于今多尔多涅省佩里格一带)、麦杜里人(Meduli / Medulli,主要居于比斯开湾沿岸今吉伦特省梅多克一带,麦杜里人的另一分支,居于今法国东南部皮埃蒙特阿尔卑斯山区阿克河一带)、贝科拉特人(Bercorates,在今吉伦特省南部)、皮提亚尼人(Pitiani / Ptianii,在今比利牛斯山北麓)、比戈利昂人(Bigerriones / Bigerri,或以今上比利牛斯省塔布为中心)、厄鲁萨特人(Elusates,在今热尔省欧兹一带)、拉克托拉特人(Lactorates,在今热尔省莱克图尔一带)、塞纳特人(Senates / Sennates,约当今热尔省境内)、厄利西恩人(Elyseens,在今朗格多克地区)、塔鲁萨特人(Tarusates / Latusates,位于今波城、塔尔塔斯一带)、阿尔比钦斯人(Albigenses,在今塔恩省阿尔比)、坎博莱克特里-阿特兰提西人(Cambolectri Atlantici,在今塔恩省洛特雷克一带)、塔培里人(Tarbelii / Tarbelles,位于今朗德省达克斯等地)、塞图西人(Setuci,在今达克斯)、西布萨特人(Sibusates / Sibuzates / Sibylates / Sibyllates,约当今朗德省索比斯及苏勒河流域)、阿西陶翁内人(Acitauones,在今洛特-加龙省内拉克一带)、索提亚特人(Sotiates / Sottiates / Sontiates / Sontiati,在今塔恩-加龙省梭城附近)、阿塔西尼人(Atacini,在今奥德省纳尔榜地区)、克洛皮恩人(Keropiens,在今奥德省沙拉布尔)、隆戈斯塔莱特人(Longostaletes,在今纳尔榜、鲁西永地区尼桑一带)、达提人(Datii,约在今阿韦龙省或康塔尔省境内)、厄留特提人(Eleuteti,约在今洛特-加龙省或多尔多涅省一带)、厄留瑟利人(Eleutheri / Eleutherai,或即Heleuterii / Heleuteri,在今阿韦龙省特吕耶尔河沿岸一带)、康索兰尼人(Consoranni,位于今阿列日省孔塞朗斯地区圣日龙、圣利济耶一带)、索尔多内人(Sordones / Sordi / Sordons,或即Sardones,位于今鲁西永地区鲁契诺)、加特斯人(Gates / Garites / Gabites,在今塔恩-加龙省境内加利耶一带)、伊鲁隆瑟人(Illuronenses / Iloroneses,在今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奥洛龙-圣玛丽)、拉苏尼人(Lassuni,在今比利牛斯山北麓一带)、沃卡特人(Vocates / Uocates / Vasates / Uasates / Basaboiates,在今吉伦特省利布尔讷、巴扎斯、梅多克一带)、坎波尼人(Camponi,约在今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境内)、阿斯皮亚特人(Aspiates,在今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阿库斯)、奥诺布里萨特人(Onobrisates,在今加龙河上游一带)、品浦敦尼人(Pinpedunni,约在今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境内)、普雷西亚尼人(Preciani,在今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巴约讷、昂代一带)、塔斯康人(Tasconi,约当今阿列日省一带)、托尔纳特人(Tornates,在今比利牛斯山北麓图尔奈)、乌姆布拉尼西人(Umbranici,约当今奥德省或东比利牛斯省一带)、塞雷坦人(Ceretani / Ceretans,在今东比利牛斯省塞雷)、瓦塞伊人(Vassei / Uassei,约在今波河或阿杜尔河流域)、维纳米人(Venami / Uenami / Uenarni,在今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境内)、奥内西人(OnesiMonesi,在今上比利牛斯省奥松)、奥西达特人(Oscidates,可能亦名Osquidates,在今上比利牛斯省奥索河谷),等等。而具体方位尚不甚明晰的阿奎丹尼族群成员,还有安托布罗基人(Antobroges)、维拉特人(Vellates / Uellates / Suellates)。

值得注意的是,在古代部落社会中,因人口繁衍或联姻传统而常见有若干血缘密切或相近的族团分支,起初,血缘接近的部落集团常常一起行动,包括进行远距离迁移。在迁徙的过程中,以及移居新的定居地后,他们同周边其他族团的关系便开始逐渐发生了变化,血缘纽带有时渐渐变得松弛,而为新的地缘关系或利益关系所代替。这时,我们可以看到,各族团的相互关系是十分复杂的,往往并非完全独立平等,频繁的部落战争与征服活动也常常导致部分族团彼此结成特殊的同盟(不一定必然有着血缘联系),形成控制与从属、庇护与被庇护的关系。所以,一些较大的高卢族体本身常常包容和依附有若干个支系。例如,埃杜维人(Aedui / Hedui,居于索恩-卢瓦尔省欧坦一带)、安巴利人(Ambarri,在今安省昂贝略昂一带)、奥勒西人(Aulerci,居住在塞纳河与卢瓦尔河之间)以及林贡斯人、图龙人、塞卡尼人、塞农人、卡尔努特人,曾有比较密切的血缘关系。而比图里吉人(Biturigi / Bituriges,在今布尔日附近),其部众后分为两部,以阿瓦利库姆(今布尔日)为中心的称库比人(Cubi);占有布尔迪加拉(加龙河、多尔多涅河汇流处附近的今波尔多一带)的为维维西人(Vivisci / Uiuisci / Ubisci)。有时也将塞加劳恩人(Segalauns / Segalaumes,约当今安德尔省索洛涅地区、德龙省瓦朗斯及阿尔代什省一带)视作比图里吉人的另一支系。一般认为,高卢的沃尔卡人(Volcae)内部也有两部分,居于加龙河上游托洛萨(今图卢兹)附近的为特克托萨季人(Tectosages);罗讷河右岸、以内莫苏斯(今尼姆)为中心的是阿雷科米契人(Arecomici)。另说沃尔卡集团亦包容贝特雷人(Beterres,在今埃罗省贝济耶)、索尔多内人、塞雷坦人以及拉托布里吉人等在内。至于奥勒西人,一说包括三个支系,即居于塞纳河左岸伊通河沿岸埃夫勒一带的埃布罗维瑟斯人(Eburovices / Eburouices),位居其西南萨尔特省勒芒一带的塞诺马尼人(Cenomani),以及布朗诺维瑟人(Brannovices / Brannouices);托勒密则认为,曾被恺撒提及的狄亚布林特人(Diablintes,在今马耶讷省瑞布兰及奥恩省、芒什省一带)亦属奥勒西人的一个分支。另说阿尔维恩人(Arviens,在今马耶讷省拉瓦勒)、塞苏维人(Sesuvi,或即Sesuii / Sagii,在今奥恩省塞城一带)以及前已述及的安德斯人,似乎也被作为奥勒西人的其它支系看待。奥勒西人似乎还将卡莱特人、维利奥卡瑟斯人、勒克索维人、巴伊奥卡瑟斯人、维杜卡瑟斯人、维内里人、厄苏比人、阿布林卡图伊人等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而其中的卡莱特人、维利奥卡瑟斯人、巴伊奥卡瑟斯人、维杜卡瑟斯人是互有血缘关系的,阿布林卡图伊人又依附于维内里人。如此看来,奥勒西人联盟的规模当不可小觑,且内部关系错综交织。恺撒将奥勒西人和布朗诺维瑟人、塞古西亚维人(Segusiavi / Segusiaui / Segusiani / Segusavi,在今里昂及卢瓦尔省罗阿讷、弗尔等地)、安比瓦雷提人(Ambivareti / Ambiuareti,约在今特鲁瓦以南一带)、布兰诺维人(Blannovii),又同归于埃杜维人的依附部落之列。这样,便形成了一种大族体掌控小族体、小族体又支配着更小族体的复杂格局,颇类中国春秋时代大小诸侯林立的那种状况。其血缘族体支系(clan)与政治同盟者、依附者(client)之间,常常形成彼此交错的关系,有血缘关系的可以是政治盟友,也可以不是,犹如春秋姬姓同宗诸侯国就不一定都是站在同一政治营垒里的那样。

北方比利其部的内尔维人亦颇具规模,其下统属的有安比瓦里提人、休特隆内人(Ceutrones / Centrones / Ceatrones,在今法国北部省杜埃等地)、金泰勒人(Gentiles,在今法国皮卡第地区)、莱特人(Letes,在今皮卡第地区)、格鲁迪人(Grudii)、勒瓦西人(Levaci / Leuaci)、普留摩克西人(Pleumoxii,约在今荷、比境内)、盖伊杜姆尼人(Geidumni,在今比利时根特、阿登及桑布尔河地区)等几个部落。莫里尼人附属阿特雷巴特人;麦尔迪人、西尔万奈克特人、巴里西人依从于苏埃西翁人;巴里西人一度也曾服膺于塞农人;特里卡瑟斯人服从林贡斯人;卡尔努特人依附雷米人;塞恩蒂人(Seunti)又受制于吕契人;塞叶尼人、厄勃隆内人、康德鲁西人服从特雷维里人;而安比亚尼人却加入了贝洛瓦契人的联盟,如此等等。
在南方地区,奥西达特人内部,大概又包括了坎佩斯特里人(Campestri / Campestres,在今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波城)、蒙塔尼人(Montani,约在今瓦尔省卡斯特拉讷南部)等分支。比戈利昂人、索提亚特人分别以康维纳伊人、厄鲁萨特人作为保护者。而阿洛布罗基人也控制着其下像贝利森斯人(Bellicenses)、伊萨西人、南图阿特人、格莱奥瑟利人、沙比契人及南方的休特隆内人(这支休特隆内人居于伊泽尔河上游的萨伏依地区,与上述比利其地区的同名族团,应为同族,系因迁徙之故而致分居异地的。)等几个部落组成的联盟。阿维尔尼人控制了卡杜尔契人、伽巴里人、威拉维人、赫尔维人、卢登尼人、厄留特提人。还有厄波曼杜伊人属于曼杜比伊人的一个分支,维杜卡瑟斯人依附于巴伊奥卡瑟斯人,南内特斯人则附属于维内蒂人为首的布列塔尼诸部联盟,塞戈维劳尼人依附于卡瓦利人,普罗旺斯的弗尔吉恩特人(Vulgientes)又从属于萨利耶人,如此等等。晚近时期自今德国、瑞士境内辗转迁入高卢腹地的赫尔维蒂人(Helvetii / Heluetii / Eluetii / Helvetians)、波伊人(Boii,又有Boiates / Bouiates / Boviates / Sediobouiates / Sedioboviates等称谓),亦都是颇具规模的著名族团。据说赫尔维蒂人内部分成四个部落,其中包括提古里尼人(Tigurini)、图格尼人(Tugeni),大概还有赫尔维人、维尔彼金努斯人(Verbigennus),还有附属部落图林吉人(Tulingi)。波伊人除恺撒时期西移高卢的部分之外,还有仍旧残存于中东欧和南进北意大利的若干分支。

除了以上所列之外,我们获知其名但所处具体地址不详的高卢族落还有:阿尔内梅克提人(Arnemecti)、阿尔提克劳伊人(Articlaui)、阿鲁尔尼人(Aruerni)、阿塔斯戈杜尼人(Atasgoduni)、保塔埃人(Bautae)、波亚特人(Boates)、布利瓦特人(Briuates)、布科奈人(Bucconae)、坎比奥维森斯人(Cambiovicenses)、卡鲁埃提人(Caruetii)、瑟西亚契人(Cersiaci)、库阿罗伊人(Couaroi)、德克修亚特人(Dexiuates)、厄布里亚特人(Eburiates)、加巴利塔尼人(Gabalitani,位于热沃当地区)、加利泰人(Gallitae)、格兰尼西人(Glanici)、赫鲁伊人(Heluii / Eluii)、鲁特瓦尼人(Luteuani)、梅加隆瑟斯人(Megalonenses)、奈马罗尼人(Nemaloni)、奈马图利人(Nematuri)、内梅斯人(Nemes,或即Nemesii)、内卢伊人(Neruii)、罗托马吉人(Rotomagi)、塞伊人(Saii)、塞巴金尼人(Sebaginni)、塞戈布利吉人(Segobrigi)、塞克索维人(Sexovii)、西吉斯特里人(Sigesterii)、索吉奥尼人(Sogioni)、索琼提人(Sogionti)、苏卡赛人(Sucassae)、苏尤考尼人(Sueuconi)、图利尼人(Turini)、乌尔塔莫科里人(Uertamocorii)、乌埃森尼西人(Uesunnici)、乌林西人(Urinci),等等。
环顾高卢大地,凯尔特人的文化影响确是随处可觅,地名常常就是一种难以抹却的历史留痕。地名带有所用语言的印记,有依照自然特征而命名,也有源于古代部落、民族之名的。迄今在法国及德国西部的不少地名中即不乏其例,如巴黎(Paris)、亚眠(Amiens)、普瓦捷(Poitiers)、南特(Nantes)、图尔(Tours)、阿拉斯(Arras)、兰斯(Reims)、布尔日(Bourges)、利摩日(Limoges)、巴约(Bayeux)、苏瓦松(Soissons)、昂热(Angers)、埃 夫勒(Evreux)、雷恩(Rennes)、梅斯(Metz)、韦芒杜瓦(Vermandois)、博韦(Beauvais)、奥希(Aush)、奥弗涅(Auvergne)地区、特鲁瓦(Troyes)、阿弗朗什(Avranches)、特里尔(Treves / Trier)等地名,其实即分别源自当时居住本地的高卢系统巴里西人、安比亚尼人、皮克塔维人、南内特斯人、图龙人、阿特雷巴特人、雷米人、比图里吉人、莱摩维斯人、巴伊奥卡瑟斯人、苏埃西翁人、安德斯人、埃布罗维斯人、雷东尼人、梅狄奥马特里契人、维洛曼杜伊人、贝洛瓦契人、奥斯契人、阿维尔尼人、特里卡西人、阿布林卡图伊人、特雷维里人诸部。

自公元前2世纪下半叶起,罗马人开始入侵山北高卢。前122年,在罗唐纳斯(今罗讷)河与阿拉(今索恩)河汇流处击溃阿洛布罗基人。次年建立纳尔榜南西斯行省,其地域自阿尔卑斯山至比利牛斯山,居处于意大利到西班牙的通道两侧,即高卢南部地中海沿岸一带。当时高卢人正对日耳曼部落的入侵满怀戒惧之心,加之高卢政治上一盘散沙的羸弱状态,无异于给罗马人的进一步征服造成了可趁之机。公元前58年,恺撒以援助高卢的埃杜维人为名,率罗马军团对从日内瓦一带弃家西迁的赫尔维蒂人发起攻击,揭开了高卢征服战争的序幕。这次参与迁徙的赫尔维蒂人等各族团共计36.8万,在征讨战中遭罗马人屠杀的即在25万以上。前57年,攻入高卢腹地的恺撒又挥兵进征北部比利其人诸部,至前53年将其完全征服。前 52年,阿维尔尼人首领韦辛格托列克斯(Vercingetorix)揭竿而起,发动反罗马大起义,终因力量对比悬殊,被罗马优势兵力所扑灭,其全力固守的阿莱西亚城(Alesia,在今科多尔省阿利泽-圣-兰附近)亦告陷落。公元前51年,罗马最后确立对高卢全境的统治。前27年,高卢被正式组建为4个行省,除原有的纳尔榜南西斯外,又增建卢格杜南西斯、阿奎塔尼亚和比利其卡行省。

随着日后大批罗马移民的逐渐迁入,仿效罗马的城市化运动在高卢各处涌现,无论在引人瞩目的一般概念还是在个别细节的一致性方面,皆以追慕罗马的式样为时尚。公元48年,罗马皇帝克劳狄一世首次向高卢贵族授予公民权,使得愈来愈多的高卢贵族有可能利用其财富和地位迈入罗马元老院,充任议员及地方行政官员。伴同罗马上层人物与高卢贵族的日益合流,罗马化在高卢(首先是在城市中)差不多是自上而下地稳步推展着,罗马的语言文化、制度风习得以流行,高卢人经过长期交往也渐渐同罗马人趋近。其结果不但促成了民族间的融合,而且也导致了高卢语言结构的改变,传统的曾有过巨大影响的凯尔特语竟至趋于衰亡,代之以新的高卢罗曼语。高卢人原本缺乏完善的文字作为载体,可能是造成这种语言更替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由于高卢地域辽阔,各地、各部落在接收罗马文化方面还是存在相当差异的,也就酿成了日后其文化的多样性。
作者: 马铃薯    时间: 2008-11-25 22:15

高卢农业水平,文化都不错,就是没组织没纪律

比如裤子高卢就有
作者: boh228    时间: 2008-12-13 17:41

高卢人?

我怎么第一次听说这个民族啊。

对罗马历史不熟悉。有介绍的书推荐嘛?
作者: caomeizhouzhou    时间: 2008-12-19 14:51

高卢人不是法国人么……只知道那会儿法国叫做高卢
作者: 快快飞飞    时间: 2009-2-2 21:01

比较蛮勇而已,没什么战术可言....
作者: 夜影如歌    时间: 2009-2-3 11:29

有必要把地理意义上的高卢和民族意义上的高卢分开。

当年高卢人反叛,连恺撒也险些吃败仗

至于说到战术,如果不是泥巴哥受到迦太基的商人们的暗算和出卖,罗马人也没机会谈战术
作者: yx382861896    时间: 2009-2-23 03:25

野蛮吧~~~身体素质好~~拼的是身体~
作者: 那尔迈    时间: 2009-3-17 18:55

高卢人是勇士,他们的勇气使他们不能团结起来,正如塔西陀评价色雷斯人一样,"他们如果团结起来,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是他们的对手"
同样,如果高卢人没有内斗,他们绝对是撼动西方世界的强大力量,可惜他们不团结,又较早的开始罗马化,导致他们在历史上不可能留下浓重的一笔.他们在日尔曼人的压迫下终于开始消亡,被西歌特人消灭,最终消失在了法兰克人的名称当中
高卢人的凯尔特近亲和他们一样热衷内斗,看看苏格兰人,他们具有勇气,可如果他们团结就不会被英格兰人压着打了.看看爱尔兰人,他们如果能一致对外,也不会被当做"白奴"了
高卢人和他们的亲戚凯尔特人很可怜,历史上总被日尔曼人和他们的近亲维京人欺负
作者: mewtwe    时间: 2013-1-3 22:54

高卢人本身战斗力并不可怕,罗马在很多关键战役战胜过高卢人,但问题是高卢人居住的地方穷山恶水,很难开发,以至于罗马很难根除对手,高卢人本身也不断反抗罗马,所以给人的感觉高卢人很强似得




欢迎光临 古国天使论坛 (http://qiluo.net/bbs/)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