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陶源:简论隋唐时中日交往

简论隋唐时中日交往

摘要:隋灭陈、统一中国,结束了魏晋南北朝的分裂割据局面,再次以盛世大国的形象君临华夏。此后三百年间,日本遣唐使先后来华,中日交往开启了一个繁盛的新时代。本文从遣唐使来华背景、遣唐使团概况和影响三个方面入手,通过对有关史料的分析,简略论述隋唐时的中日交往以及遣唐使对日本的影响。

关键词:隋唐 遣唐使 中日交往

自589年隋灭陈、华夏归一,终结了五胡乱华以来南北朝对峙的割据混乱局面以后,隋朝国势蒸蒸,海外宾服,中华大地再现统一盛世之征象。东海倭国(唐初时改称日本)也于大隋开皇二十年重启了停顿百余年的遣使来朝活动。之后,两国往来逐渐增多,关系日益密切。然而国家行为都是以获利最大化的追求所驱动的,政治活动尤其如此。所以,无论是潜在的还是外在的原因,倭国遣唐使的目的绝不仅仅单纯是为了学习隋唐文化和邻邦友好。虽然日本也是抱有一定的政治目的遣使隋唐的,但这并不影响隋唐三百年间的历史成为中日交往的一个辉煌时期。本文根据部分史料记载,并参考前人研究成果,简述、分析隋唐时的中日交往。

一、遣唐使来华之背景
遣唐使,是古代日本派往中国的使节团,是中日交往的使者和纽带。实际上,遣唐使的先驱是遣隋使。“开皇二十年,倭王姓阿每,字多利思比孤,号阿辈雞弥,遣使诣阙。” 然而,隋朝虽国势昌盛,却享国日浅,中日交往的影响较唐时也稍逊。日本史书《日本书纪》亦有多处把隋记为唐,如“十六年四月,小野臣妹子至自大唐,唐国号妹子臣曰苏因高” ,“二十三年七月,犬上君御田锹、矢田部造至自大唐” 。因此,本文中关于遣唐使的论述,其内容也是把遣隋使包括在内的。
隋朝开皇二十年(公元600年),倭国“遣使诣阙”,开启了此后三百年间多为后人所称道的遣唐使的时代。对于中日交往来说,日本遣唐使可谓是劳苦功高,遗惠后世。隋唐时的中国人通过遣唐使来了解日本(645年前称倭)这个国家;日本则是通过遣唐使学习中国的先进文化、制度等,并加以利用,改造日本,日本进入了一个新的大发展的历史时代。
关于遣唐使来华的背景,本文分别从日本、隋唐和国际三个方面加以阐述。
日本方面:在大和国以日本之后,不断霸占地方贵族的领地,致使皇室和地方贵族间的矛盾日趋尖锐,《日本书纪•安闲纪》就记载了反映这一矛盾的关于伊甚国造因没有及时交纳珠宝而被问罪的事件。频繁的对外战争也使得日本国内各种矛盾升级。6世纪以后,部民制的存在已经不能适应日本的生产力发展水平了,部民制开始瓦解,出现了部民频繁逃亡的现象。大陆新文化的不断传入也使得大和朝廷内部早已存在的新旧势力之争接连升级。日本的社会危机日益加深。
隋朝的统一引起了圣德太子的极大关注。“他接受中国的尊王大一统思想,试图建立以天皇为中心的中央集权体制来挽救社会危机,为此进行了一系列改革” 。虽然圣德太子进行了改革,实施冠位十二阶、制定宪法、提倡佛教、恢复中日邦交、编纂史书等政策,但是他的改革极不彻底,且没有触动日本固有的社会症结——部民制。所以,贵族的权力削弱有限,皇权并没有得到实质的提高。因此,这次改革也不可能解决其国内社会危机。
隋唐方面:经过魏晋南北朝三百多年的分裂割据,中国再次迎来了大一统时代。国内战事停顿,国家的统一使得中央政府有了统一的行政规划、赋税收入、招揽人才和军队大规模征集训练等优势。人民安居乐业,发展生产。商业、手工业也都取得了一定的进步。经过潜心经营,国家府库充实,人才辈出,文化昌盛,经济繁荣。经过统一战争和镇压反抗势力洗礼的军队实力也大为增强。隋唐初期的统治者也一改往日受周边民族政权掣肘的不利形势倾向于开疆扩土,招致四夷来朝,重建气象巍巍的大国、强国形象。隋文帝开皇元年,“突厥阿波可汗遣使贡方物”,“元谐击吐谷浑于青海,破而降之”,“百济王扶余昌遣使来贺”(隋书卷一),唐太宗贞观四年,“自是西北诸藩咸请上尊号为天可汗” 。 由此看来,经过不断地采取征讨的军事策略与怀柔的政治策略,四方来朝的大国仪态稍具规模。
国际方面:就当时情形看来,所谓的国际形势其实也就仅止于现在的东亚范围。五、六世纪,朝鲜半岛形势发生逆转,日本在朝鲜的势力开始败落。562年,新罗灭掉任那边日本府。日本大和朝廷的势力在朝鲜半岛受到沉重打击,“政治上,加深了统治阶级内的矛盾;经济上,失去了朝鲜的物质、技术、劳力来源” 。日本的圣德太子一心想要恢复大和在朝鲜半岛的地位,曾两次发兵朝鲜。高丽也相继与隋、唐两朝交恶。

二、遣唐使团概况
遣唐使在中日交往史上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遣唐使之前,倭国派出国五次遣隋使,分别是在开皇二十年、大业四年、大业六年、推古二十二年。中国正史上只记录了三次,第四次是记录在日本史书《日本书纪》上的。关于遣隋使,《隋书》仅记载了“倭国遣使贡方物”、“时倭国使来朝”,并没有对隔绝百余年联系的邻国使节团有过细的描述。相反日本史书《日本书纪》、《圣德太子传历》等详细记述了关于遣唐使的编制、人员组成、携带物品、船只数量等内容。
由于隋朝国运早堕,日本遣使来华的繁盛时期出现在唐朝。如同隋朝建立统一为唐朝的兴盛做铺垫一般,遣隋使也是在为之后的遣唐使做前哨工作。
第一次遣唐使于太宗朝时来华。“贞观五年,遣使献方物。太宗矜其道远,敕所司无令岁贡,又遣新州刺史高表仁持节往抚之” 。之后唐倭往来交通,渐见频繁。有唐一代,倭国遣使来华近二十次。以下将从四个方面叙述遣唐使的一些具体情况。
遣唐使的人员组成:遣唐使本是临时派遣的职事,并无固定职制,后来随着次数的增多,便逐渐形成一整套的固定组织。使团成员包括大使、副使及判官、录事等官员,还有文书、医生、翻译、画师、乐师、阴阳师等各类随员和工匠水手。此外,因为具有文化交流的性质,使节团每次还带有若干名留学生和学问僧。日本朝廷选拔的使臣大多为通晓经史、才干出众而且汉学水平较高、熟悉唐朝情况的第一流人才。有些留学生和学问僧学成归国后,一般都会有所建树,如高向玄理(见《日本书纪》)、橘逸势、僧空海(见《旧唐书》)与藤原贞敏回国后都在各自的领域有所成就。
遣唐使路线:除了日本与朝鲜各国关系的政治因素以外,遣唐使入唐还是有很大的风险的。那就是在当时造船、航海技术不发达,又没有掌握足够的海洋气象知识,因此遣唐使船很容易遇到危险。但是日本为了发展自己的国家,还是无所畏惧地不断向唐朝派遣使者,近三百年间,开辟出了三条遣使唐朝的海路。遣唐使西入大唐有南北两条路线。“北路由大津浦(今博多)出发经壹岐、对马,沿朝鲜半岛西海岸北上,或在今仁川附近西折横断黄海,或继续北上,再顺中国辽东半岛东岸而行,最后横渡渤海湾口,在山东半岛登州一带上岸。这是8世纪以前遣唐使惯走的路线”、“南路有两条:一条是从大津浦启航后沿筑紫西海岸南下,绕经夜久、奄美,横渡中国东海,到达扬子江渡口。另一条是由大津浦至筑紫的值嘉岛,由此横断东海至扬子江口” 。不同的时期,由于不同的政治情况等原因,遣唐使会选取不同的路线入唐。
遣唐使任务:遣唐使入唐并不是单纯如《隋书》和旧、新《唐书》那样简单记载的“遣使来朝”,而是有着明确的任务的,那就是学习唐朝的各种先进的文化、技术等知识,当然也有一些政治活动的目的掺入其中。根据隋书的记载,当隋朝和高丽交恶时,在朝鲜南部式微的倭国遣使入隋朝贡。分析一下当时东亚的政治形势以及圣德太子谋求成为独立国家的意图,这不得不让人想到远交近攻的战术。当然,从历史上看政治活动是次要的,遣唐使的主要目的还是进行文化交流,学习唐朝一切先进的东西。“当时长安不仅是唐代文化的中心,又是波斯、印度、拜占庭、中亚、南海等东西文化的荟萃之地,这就更加丰富了使团成员的学习内容” 。入唐使节向唐朝贡献日本赠送的礼物,也会将本国政府赐给他们作为旅费的各种物品在唐朝市场交易,同时还会购买一些唐朝物品和唐朝回赠日本政府的礼物一同带回国去。因此,遣唐使还起到了官商和两国贸易交往的作用。同时,遣唐使还肩负着一个重要的任务:送留学生和学问僧入唐留学,待学成之后,后来的大使再接他们回国。所以说,遣唐使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唐使著名人物:日本遣使唐朝都有一定的制度规定,遣唐使职员、发遣归朝制度遣唐使待遇等在《日本书纪》、《日本纪略》《续日本后纪》等书里都有记录。因此,遣使人员的选择上也不是随便认命的。一般政府都会选择一些精通汉文、相貌俊朗并在国内已取得一定成就的人物入唐。如《日本书纪》所载,留学生高向玄理于推古十六年随大使小野妹子入唐学习。学成归国后,大化改新之际他和僧旻同时成为国博士,是大化改新的重要顾问人物之一。学问僧园仁著有《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他在唐朝留学时的见闻和经历。书中记录最多的就是园仁亲身见闻的唐朝佛教的发展情况。这本书的内容可以补充中国佛教发展状况,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贞元二十年,遣使来朝,留学生橘免势、学问僧空海 ”空海归国后创立了日本的密宗。橘逸势则成为著名的书法家,和当时书法闻名的嵯峨天皇、空海并称“三笔” 。


三、遣唐使的影响
作为中日文化交流的手段,遣使入唐对中日两国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尤其是对当时处于发展落后阶段的日本。就像郭沫若说的,日本“把中国的文化、各种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差不多和盘地输运了去” 。
日本方面:多批次的遣唐使、留学生和学问僧学成归国,给日本各界都带回了新的气息,对日本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影响。文化交流在日本的政治、法律、思想、宗教、文学等各方面都对日本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政治上,大化改新是在留学生和学问僧支持下进行的,而“大化改新是日本历史上发生的一次重大改革运动,日本由此进入了封建社会。(日本史,第三章)同时,遣唐使的作用之一是提高了日本的国际地位,“时将军吴怀实见知古麻吕不肯色,即引新罗使次西畔第二吐蕃下,以日本使次东畔第一大食国上” ,“东畔第一大食国上”为坐在大殿东侧最上首,意思是最尊贵的客人的位置。法律上,大化改新后,日本先后制定了《近江令》、《飞鸟净御原令》、《大宝律令》、《养老律令》使得日本成为了律令制国家,而这些都是在唐律的影响下制定的。思想上,“随着《论语》等儒家经典的传入日本,儒教哲学逐渐成为日本统治阶级的思想武器” 。儒家文化被大规模引进日本。宗教上,佛教虽然产自天竺,但却是由朝鲜和中国传入日本的。大化改新后,大批学问僧入唐学佛,引入唐朝各派思想,回国后建立了日本的佛教派别。文学上,“唐文学也被移植到日本,并获得了蓬勃的发展。其中影响最大的要算唐诗。上至天皇,下至一般贵族,竞起效尤,以欣赏和写作汉诗为时尚,而把和歌排挤到较为次要的位置上去” 。由此可以看出遣唐使对日本的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唐朝文化对当时的日本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
中国方面:但就中国方面看,有关隋唐和日本交往时对中国产生的影响,较少见于史料。但是文化交流是相互的,其影响肯定不会是单向的。因此,笔者仅就数量极少的几条史料做简单的分析。“始开皇初定令,置七部乐……又杂有疏勒、扶余……倭国等伎” ,“渤海使献日本国舞女十一人” 。由上述史料推断,日本的歌舞在隋唐时是受到时人接受和喜爱的。不仅政府设置倭伎,周围藩属国也进贡日本国舞女。其次,日本有学问僧远赴唐朝留学,唐朝已有僧人漂洋过海赴日弘扬佛法。僧人鉴真就是当时中日佛法交流的代表人物之一。据《唐大和上东征传》记载,鉴真后归淮南,教授戒律,每于“讲授之间,造立寺舍……造佛菩萨像,其数无量”。当时佛教在日本初具规模,佛法粗疏,因此这种情形吸引了当时不少僧人赴日传教。这也可以看做是当时日本对唐朝的一个侧面影响。遣唐使来华的同时,中国商人的航海贸易的范围也随着对日本了解的增加而再次扩大。“民间商人遂依靠逐渐发展起来的资本和航海技术,以明州和楚州为基地开展对日贸易” 。

四、小结
通过以上论述,可以对日本遣唐使有一个基本的认识。笔者以为,遣唐使为中日交往的繁荣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也是古代中日交往史上的壮举。遣唐使归国后对日本的政治制度、法律、建筑和宗教等方面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而且也继续影响了之后数百年间中日关系的发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