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老子思想的陈楚地域文化渊源

老子思想的陈楚地域文化渊源  


    摘要:老子曾为周史官,因而一般认为老子学说出于史官文化和历代帝王经验。但笔者认为,老子生于今河南鹿邑,这里春秋时属陈楚地区,具有深厚的文化积淀。陈楚文化是一种多元化、复合性的地域文化。老子学说中所包含的丰富的文化意蕴也是由老子原居地--陈楚地区的生活背景和文化背景决定的,陈楚地区丰富的巫觋之风和原始崇拜的民间背景,对老子哲学思想和他的“道”的观念的产生,具有深刻的影响和必然的联系。因而老子思想中具有丰富的巫觋文化特色。
    关键词:老子思想 陈楚文化 巫觋文化

收藏 分享
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re:一 关于老子学说及其...

    一
    关于老子学说及其道家思想的起源,班固在《汉书·艺文志·诸子略》中考察诸子各派源流时指出:“道家者流,盖出史官。历纪成败祸福古今之道,然后知秉要执本,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王南面之术也。”认为老子及其道家思想源于史官和帝王经验。朱熹也说:“盖老聃,周之史官,掌国之典籍,三皇五帝之书,故能述古事而倍好之。如五千言,亦或古有是语而老子传之,未可知也。”(1)史载老子曾居于周、仕于周,官职为“周守藏室之史”(一说“柱下史”),掌管周朝的图书文件、四方之书,于是班固等认为老子学说出于史官。但也有一些学者不同意老子及其道家思想出于王家和史官的说法,胡适就说:“诸子之学,较为精湛。王官所守,较为浅薄,并无可出之理。姑不论先秦显学,自儒道与墨之外,自余皆无附庸,九流之目,乃汉人所追加,并非当时之实在也。”(2)认为简单地说老子学说出于王官或不出于王官都是片面的。
    事实上,老子思想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复杂性。老子所生活的春秋末年,正是中华主体文化形成和发展的“轴心时代”,与博大而丰富的中华文化一样,老子思想也是春秋及其更早时代多方文化相融合形成的结果。老子曾作周史官,其思想当然会有周代史官文化的影响。但是,我们看到,老子思想的理论重心、思维方式和风格特征明显不同于尚礼乐、重人伦、重实际的北方文化传统,而带有更浓重的南方文化特色。
    范文澜先生曾经把中国上古文化划分为“巫官文化”与“史官文化”,他说,重人事的、现实主义的、黄河流域的“史官文化主要凝合体是儒学”。(但范文澜说史官文化除儒家学说外,“其次是道家学说”,则不太准确。)他又说,“战国时期北方史官文化、南方巫官文化都达到成熟期,屈原创《楚辞》作为媒介,在文学上使两种文化合流。”(3)而我们认为,比屈原时代早得多的老子则在哲学上使北方丰富的政治-军事经验跟南方所特有的那种浪漫、优游、柔静、华美的精神特质结合起来,并得到思辩性的升华。或者说,老子思想是南北文化耦合的产物。
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TOP

re:二 我们认为老子思想...

    二
    我们认为老子思想形成于春秋时期南北文化的交流融合,而其基础和主体则是老子生地--陈楚地区自古以来深厚的文化积淀。
    老子并非周人,其生地为今河南鹿邑,春秋时属陈国,或言楚国。关于老子的里籍,司马迁《史记》所记甚详:
    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
    苦,这里读作h ,苦县即今河南省鹿邑县。著名的《史记》三家注分别对苦县地望和沿革作了训解。《集解》引《汉书·地理志》说:“苦县属陈国。”《索隐》按:“《地理志》苦县属陈国者,误也。苦县本属陈国,春秋时楚灭陈。而苦又属楚,故云楚苦县。至高帝十一年,立淮阳国,陈县、苦县皆属焉。……今检《地理志》,苦实属淮阳郡,苦音怙。”《正义》引《括地志》云:“苦县在亳州谷阳县界,有老子宅及庙,庙中九井尚存,在今亳州真源县界。”《集解》与《索隐》一言苦属陈,一言苦属楚,其实都有道理。无论属陈属楚,实乃一地。楚曾三次灭陈,最后一次在公元前479年,老子约生于公元前571年。陈亡时老子已92岁,但老子以长寿著称,陈亡后他还活了若干年,所以说他是楚人亦无不可。
    厉乡曲仁里在今鹿邑县太清乡太清宫集。厉,这里读l i。《晋太康地记》云:“苦县城东有濑乡祠,老子所生地也。”1997年7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周口地区文化局和鹿邑县政府成立联合考古队,对鹿邑太清宫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并取得重大收获。考古发现大面积商、周或更早时期的墓藏及千余件遗物,墓藏及祭祀器皿有明显的东夷文化特点;揭露出唐、宋、金、元等时期太清宫后宫基址,其中宋代后宫建筑面积1.4万余平方米,规模宏大,布局严整,确如史书所载太清宫“如帝者居”;现存宫前和此次出土的唐、宋及金代碑刻详尽地记载了当时太清宫的地产方位、面积及历代祭祀老子的情形;据史书所载唐代高宗,宋代真宗、徽宗皇帝曾亲临鹿邑祭祀老子,这在太清宫碑刻中都有所印证。考古发掘足以确认鹿邑太清宫为老子故里。
    老子故里所在的陈地位于以今河南淮阳为中心的豫东一带,地跨黄河、淮河两大流域,春秋时期,这里正是多方文化交汇的中心地带。一般认为,中华文化由三大主体文化融会而成,这三大主体文化分别是以黄帝、炎帝为代表的华夏文化,以太昊、少昊为代表的东夷文化和以女娲、伏羲为代表的楚文化。陈地正处于三大主体文化相交流、融会的区域,它的西面毗邻夏、周的起源地,夏、周是在进入中原后才真正发展壮大起来的;它的东面是夷人的发祥地,夷人进入中原,建立了殷商王朝;楚文化滥觞于中原,承受了多方文化的滋养后,南迁江汉,与苗蛮文化融合,并发展壮大、孕育成熟之后,又挺进中原,驻足陈地,加入民族大混血、文化大融合的洪流之中。
    特殊的地理区域,使得陈地文化兼具南北之长,在多方文化的交流、融会中形成了独具特质的地域文化,我们名之为陈楚文化。

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TOP

re:三 陈楚文化是一种多...

    三
    陈楚文化是一种多元复合型文化。其原生土著文化为太昊氏为代表的东夷文化。《左传·昭公十七年》载:“陈,太昊之虚。”今淮阳有太昊陵墓。周初陈地融入华夏文化因子,西周分封诸侯,武王封舜后妫满于此,建立陈国,陈为周首封十大诸侯国之一。
    周代的诸侯分封实际上是一种文化分封。《史记·周本纪》载,周“武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这种对“先圣王”后裔的分封,与将周公旦、召公等分封于鲁、燕有实质性的不同。宗周姬姓亲戚和功臣在受封地必须按照周天子的礼乐文化规范进行统治,而这些先圣后裔,可以在各自的封地上按照自己祖先以来的部族文化体系来进行祭祀及文化活动。他们在周国的文化圈内另辟一块小天地,继续保持着其先人的文化体系(主要是祭祀礼乐)“以奉先祀”。这种国中之国的文化,相对于占统治地位的宗周大文化,就是一个“文化岛”。而陈地就属于这样的“文化岛”之一。《左传·襄公二十五年》:“昔虞阏父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我先王赖其利器用,与其神明之后,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而封诸陈,以备三恪。”陈地在商代即为虞舜的后代世居之地,周朝建立后,因虞舜的后代阏父(或作遏父)投靠于周,任陶正之官,周武王将长女大姬嫁与阏父之子胡公妫满,封妫满于陈,以奉舜帝之祀。
    陈国积弱,政治上常依附于周围强国,尤其是春秋中晚期,陈多次受其南方近邻楚国的侵扰和征服,最后为楚所灭。陈与楚非但政治上关系密切,而且在文化渊源上也有十分相近的关系。陈地是以太昊氏为首领的东夷部族的世居之地,这里与楚族的孕育和楚文化的形成与发展有着十分密切的渊源关系。
    从原始崇拜和神话学的角度上看,作为东夷部族的神祗和始祖的太昊,应是太阳神。“昊”,从“日”从“天”,表示太阳经天而行的意思,义即光明。太昊在古籍中又作“太皓”或“太暤”,均有光明之义。《左传·僖公二十一年》载太昊为风姓,甲骨文中“风”即“凤”,“卜辞中多借凤字为风字”。凤为太阳鸟,《周易·说卦》:“离为雉。”离,火也,太阳也。雉,乃凤的原型。《淮南子·精神训》:“日中有 鸟。” 鸟即是凤。东夷族以鸟为图腾,即是崇拜太阳的部族。
    楚族先祖是颛顼高阳氏,屈原《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史记·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颛顼高阳。”楚王族最早是从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区迁徙到南方江汉一带的。屈原《湘君》和《湘夫人》中的神游路线是自洞庭湖而北上,《九歌》中所娱之神有河伯等北方诸神,也表证楚王室非楚地土著而源出中原。
    楚族的祖居之地在今河南濮阳。《左传·昭公十七年》:“卫,颛顼之虚也。故曰帝丘。”杜预注:“卫,今濮阳县。昔颛顼氏居之,其城内有颛顼冢。”《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皇甫谧曰:“颛顼都帝丘,今东郡濮阳是也。”此地正处于华夏集团和东夷集团的交界地。在这里,楚族是一个弱小民族,为求生存,或依附于华夏集团,或依附于东夷集团。而事实上,楚族文化与东夷文化的关系更为密切。颛顼高阳氏或太昊氏一样,即使从名号上也可以看出,都是日神,都属于东夷日神崇拜的神话系统。
    《左传》不仅说陈为“太昊之虚”,而且还明确说:“陈,颛顼之族也。”《孟子》:“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所以从陈与楚在祖源上看,本为东夷一系,关系极为密切。
    夏王朝时,楚族祝融臣服于夏,《国语·周语》:“昔夏之兴也,融降于崇。”韦昭注:“融,祝融也。楚族南迁,崇,崇山也。”崇山即今之嵩山。夏亡后,楚族迫于商的威慑,南迁到江汉流域,与三苗之民相结合,这就是古代文献中所称的“荆楚”、“楚蛮”。楚族南迁后,与南方土著居民苗、黎等民族融合、同化。这样,它承受商文化的恩惠、周文化的浸润,集中交融三代文化的精华,南迁后又吸收苗蛮文化的营养,从而滋长为具有鲜明特色和强大生命力的楚文化,并成为中华文明的一个活水源头。
    春秋中晚期,楚国逐渐强大,国势已堪与中原诸大国相抗衡,便急剧北上,向中原扩张,势力达到陈地。在这里,陈地文化和楚文化固有的东夷文化因子,为两种文化的融合提供了基础。
    作为一个生于陈地的哲学家、思想家,老子的思想形成自然得益于陈地多元化、复合性的文化滋养。因而,《老子》中所包含的丰富的文化意蕴也是由老子原居地--陈楚地区的生活背景和文化背景决定的。

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TOP

re:四 夷族崇巫,所以楚...

    四
    夷族崇巫,所以楚、陈等受东夷文化影响的地区也巫风极盛。从古籍所载看,楚人是十分崇信鬼神的。如《吕氏春秋·异宝篇》说:“楚人信鬼。”《汉书·地理志》:“楚人信巫鬼,重淫祀。”楚地巫觋活跃,凡事皆由巫觋祈祷鬼神,《国语·楚语下》:“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听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
    陈地巫风在《诗经·陈风》也有充分的反映,《陈风》中最著名的一首诗《宛丘》所描绘的即是一个典型的祭祀歌舞场景。《汉书·地理志》:“陈风好巫”,“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是为胡公,妻以元女大姬,妇人尊贵,好祭祀用巫,故其俗好巫鬼也。诗称击鼓于宛丘之上,婆娑于 之下,是有大姬歌舞之遗风也。”郑玄《诗谱》称:“大姬无子,好巫觋,祷祈鬼神歌舞之乐,民俗化而为之。”说陈地好巫源于武王之女、胡公之妻大姬,其实未必。陈地巫风主要的还是其原生土著文化的影响。
    陈楚地区丰富的巫觋之风和原始崇拜的民间背景,对老子哲学思想和他的“道”的观念的产生,无疑具有深刻的影响和必然的联系。
    闻一多先生早就谈到过道家的原始崇拜和“巫教”的文化背景:
    我常疑心这哲学或玄学的道家思想必有一个前身,而这个前身很可能是某种富有神秘思想的原始宗教,或具体点讲,一种巫教。(4)
    西方哲学家说,任何神话中的诸神都不过是客观的或实大地直观到的哲学理论。马克思也曾指出,哲学原是形成于自然宗教之中,他说:
    哲学最初在意识的宗教形式中形成,从而一方面它消灭宗教本身,另一方面从它的积极内容说来,它自己还只在这个理想化的、化为思想的宗教领域内活动。(5)
    我们说《老子》是一部“哲学诗”,不仅仅是说这部书节奏整齐、音韵和谐。在《老子》一书中,有许多比喻形象,如以“谷神”、“玄 ”等喻“道”。但对此并不能仅从纯粹修辞意义上的比喻去认识,它是一种意象思维或者说是诗性思维,有着原始神话性思维的特质。人类早期的思维形式总是形象化的,感性的。维柯《新科学》中运用历史比较的方法在世界各民族从野蛮到文明的进程中发现了原始神话的价值,认为神话思维方式是人类思维发展的一个必经的初期阶段。并认为这种“诗的形而上学”、“诗的智慧”是人类通过感觉和想象能力所达到的认知水平,它虽然同哲学、科学的抽象理智水平有别,却又是它们的基础和来源。
    老子“道”的概念的形成即是脱胎于神话观念。《老子》言“道”为化生万物的幽渺的门户:“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一章);“谷神不死,是谓玄 。玄 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玄 ”即是幽深玄秘而又无边无涯的女性阴器。在《老子》中,不仅女性生殖崇拜与道的生成的直接的联系,而且老子还提出“食母”、“守雌”、“好静”、“善下”、“ 常以静胜牡”等母性原则作他的人生观和方法论。因而,老子的“道”最初是建立在对女性生殖力的认识之上,然后将这种女性生殖作用扩而充之,用以观察整个宇宙创生过程,以此上升到哲学高度。女性生殖是作为一种原型意象贯穿于老子哲学中的。
    老子生活的陈楚地区留有丰富的原始生殖崇拜和创世母神崇拜的遗迹(6),这对老子“道”的观念的产生和他的哲学思想的形成,无疑具有深刻的影响和必然的联系。
    再者,《老子》第二十五章说:
    有物混成,……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吾强为之名曰大。
    在这里,老子又将“道”名之为“大”。这个“大”,同于“太一”。《庄子和《吕氏春秋》中则将“道”名之为“大一” 。 《庄子·天下篇》说:
    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与神明居,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关尹、老聃闻其风而悦之。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
    《吕氏春秋·大乐篇》说:
    万物之出,造于太一,化于阴阳。
    下文语句则近于《老子》:
    道也者,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不可为状,有知不见之见、不闻之闻、无状之状,则几于知之矣。道也者,至精也,不可为形,不可为名,强为之谓之太一。
    有的学者据此以为《老子》第二十五章有脱落,应校补为“吾强为之名曰大(一)”。
    “太一”是楚人尊奉“东皇太一”,《楚辞·九歌》中的“东皇太一”是从太阳神升格而来的天神、帝星、上帝。这又和陈地人尊奉的“昊天上帝”—“太昊”相同。涂又光先生认为:“这个太一,是从楚人崇奉的太一脱胎而来的。楚人崇奉的太一,即《九歌》所谓‘东皇太一’,是全天的神。老子所做的工作,是把太一抽象化、理念化,把它当作宇宙的本体了。” (7)
    老子处于神话思维向理论思维、原始思维向哲学抽象思维的过渡阶段的独特地位,他的关于“道”的观念是从神话思维的具体表象中抽象出来的,是把巫觋的宇宙观抽象化、逻辑化的结果。老子从陈楚地区丰厚的地域文化中汲取材料,在陈楚地区原始宗教神话和巫觋观念基础上建立起他的思辨性概念、范畴体系,因而,其学说始终还粘附着或依托在巫学核心的“神话意象”和陈楚地区的民俗观念之上,带有鲜明的陈楚文化特色。这也是老子学说不同于以北方“史官文化”为渊源和核心的儒家学说的原因。

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TOP

re:参考文献: 1.《朱...

    参考文献:
    1.《朱子文集·卷三·答汪尚书》
    2.胡适:《九流不出于王官辨》,《胡适文存》,亚东图书馆,1930年,第二册
    3.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修订本,人民出版社,1955年版,第241、288页。
    4.闻一多:《神话与诗·道教的精神》,古籍出版社,1954年,第143页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26卷,第26页
    6.参阅拙作《陈楚文化》第二章,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年6月出版;论文《老子与创世母神崇拜》,载《周口师专学报》1994年第3期
    7.见张正明:《楚文化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242页。
 
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TOP

好的,谢谢了,现在网上资料参次不齐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