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陶源:讀《通鑒》劄記三則

《高祖、太宗》
1、高祖、太宗本纪
隋末唐初,天下群雄逐隋失之鹿。高祖起义兵,两《唐书•高祖纪》详记其禅让前事。义兵入长安称帝改元后,则详记太宗征伐之事。除封爵、游猎行幸外,高祖事迹几无闻矣。高祖本纪实为太宗本纪之张本也。《通鉴》于高祖事所记甚详,两《唐书》内容之外,尚记高祖纳谏数事。然亦详细记述高祖多所游猎之事及为父不能和谐诸子事。两《唐书》为高祖讳不取入内。两《唐书》太宗纪皆追述举义兵时太宗事迹,不及《通鉴》精简,蓋文体所限也。两《唐书》高祖、太宗纪于初唐影响甚大之玄武门事件仅数语带过。《通鉴》则于此事始末追述颇精,多与两《唐书》中隐太子传、元吉传相合,蓋有取材于此之可能。

2、高祖、太宗精谋略、善骑射
《新唐书•高祖纪》记高祖“十一年,拜山西河东慰抚大使,击龙门贼母端儿,射七十发皆中,贼败去”。《旧唐书》载高祖“所射七十发,皆应弦而倒,贼乃大溃”。两书皆推崇高祖箭艺之精。后高祖保马邑,突厥犯塞。高祖选精骑二千为游军,涉猎驰骋示以闲暇,选善射者为伏兵,虏见高祖,疑不敢战。《通鉴》及《大唐创业起居注》亦有载高祖以计谋行军破敌之事,非如两《唐书》高祖纪所载高祖常不豫战事。
《隋书》、《旧唐书》载太宗少时从云定兴军赴解炀帝雁门之围,定兴从太宗疑兵之计以退突厥。至后高祖兴义兵,军事方略及进兵讨伐多出自太宗。颇宋老生、擒薛仁杲、斗败刘武周、活捉窦建德和逼降王世充等,多由太宗力排众议,以奇兵妙计破敌。太宗善骑射、精武艺。《新唐书        太宗纪》载“高祖击历山飞,陷其围中,太宗轻骑取而出,遂奋击,大破之”。太宗将兵,多自为殿,置己身危险于不顾,身先士卒,英勇异常。《旧唐书•太宗上》记“太宗左右射之,无不应弦而倒,获其大将燕颀”。《通鉴•唐纪四》载太宗尝自帅轻骑觇敌,为敌发觉,“世民以大羽箭射殪其骁将,贼乃退”。《太宗实录》载“太宗方出援之,左右未获从,以两骑而进,遇贼将葛彦璋,射之,应弦而坠”。《通鉴•唐纪五》载太宗言己执弓矢,敬德执槊相随,虽百万众能奈其何。此示太宗自恃其骑射技艺之高,不畏敌众。后遇建德游兵,太宗“引弓射之,毙其一将……追骑将至,则引弓射之,辄毙一人。……如是再三,每来必有毙者”。于两《唐书》及《通鉴》可知太宗弓矢之技过人。太宗祖上代为武将,为世家子,《通鉴》载其“识量过人,阴有安天下之志”,故应自相砥砺,善弓马骑射已不足为其。然太宗英勇善战,胆略过人,则非常人所能比肩。《通鉴•唐纪六》载“世民自起兵以来,前后数十战,常身先士卒,轻骑深入,虽屡危殆而未尝为矢刃所伤”。次非神勇过人而敌不能近乎!

3、裴寂从义前官职略考
《旧唐书•刘文静传》、《新唐书•刘文静传》《通鉴》皆书裴寂从起义兵前为晋阳宫监。《旧唐书•裴寂传》、《旧唐书•高祖纪》、《新唐书•裴寂传》则书裴寂为晋阳宫副监。除《新唐书•高祖纪》载“高祖留守太原,领晋阳宫监,而所善者裴寂为副监”外,余书皆未载高祖为晋阳宫监。《隋书•梁光彦传》载“及高祖受禅,以为歧州刺史,兼领歧州宫监”。又《隋书•王世充传》载“又以郡丞领江都宫监”。由此推知,隋时似以地方长官兼领当地离宫宫监。高祖时为太原留守,应兼领晋阳宫监。故似以《新唐书•高祖纪》所载为实,高祖领晋阳宫监,裴寂为晋阳宫副监。

李渊应该还是很猛的,毕竟当初比武招亲可是力压群伦,只不过是后来出了个更猛的儿子才把他路人化了……
民贼之心,日益骄固,废先贤之道,禁百家之言,于是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你懂的。

TOP

回复 2# pjs001

不是因为儿子猛才把他路人化的,是因为这个猛的儿子后来当皇帝了

TOP

回复 3# 陶源


    猛儿皇帝把老爹河蟹了……

TOP

回复 4# pjs001


    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