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欧洲贵族——英国贵族史

本帖最后由 漫游 于 2013-11-23 13:16 编辑



       欧洲贵族一般对家族宗谱十分重视,一个人的名字除了简单的教名,中间名外还加上家族中声望很高的人的名字,以希望自己也可如先人一样,另外由于贵族之间多有联姻关系所以孩子的姓名中也多加入母亲的名字或姓,一是显示自己的贵族宗谱二是对母系家族的尊敬,另外在家族受君主册封时家族姓氏前面往往加上缀词,按各国语言不同,所加缀词也不同,如德国加“von”,荷兰加“van”等。另外姓氏大致按以下几种情况:
1、采用圣经,希腊神话,罗马神话。
2、采用祖先居住地,封地或封号。
3、采用祖先职业或物品名称。
       在中世纪形成的称呼规矩一直沿用到了现在,基本和现在差不多。中世纪的具体称呼规则是:王后任何公共场合下称呼国王必须为“陛下”,国王称呼王后在公共场合可以称其名字,也可以称“我的王后”。其他王族和普通臣子任何时候称呼国王、王后都是“陛下”。
       普通臣子对所有具有DUC(DUKE) 或 PRINCE(即公爵或亲王)头衔的王族成员,一律称呼“殿下”。
       王室成员之间私下称呼名字即可。成员在公共场合相互称呼时,对方为男性并且已被册封,则称呼格式为“领地名+爵位”再后面可以+名字+阁下/殿下,如英国女王在仪式上一直称呼自己的儿子为“威尔士亲王”,少数极其庄重时候如登基纪念日则称呼“威尔士亲王,查尔斯殿下”。
       对方为男性但尚未正式册封领地和爵位(领地和爵位是一起册封的),则称呼为“名字+先生”或者“名字+比其父亲爵位低一级的爵位”,如非力普亲王的儿子比尔还没正式册封,公共场合下可以被同族人称呼为“比尔先生”或“比尔伯爵”。(公爵和亲王是同一等级,在欧洲大陆,比公爵低一等级的是侯爵,然后依次是伯爵-子爵-男爵-骑士,而英国无侯爵,这里举例是按英国习惯,按法国习惯则该是称呼“比尔侯爵”;以上爵位皆可世袭,骑士与爵士属于同一等级,但爵士不能世袭)。
       对方为女性,公共场合则称呼格式为“名字+爵位+小姐/夫人”,如马格丽特公主;如果已经出嫁,比如马格丽特公主嫁给了“马赛公爵,亨利·那瓦尔殿下”,则被称呼“马赛公爵夫人”。
       任何贵族之间在公共场合下称呼对方,都和上述王室间称呼模式一样。私下则可以称呼名字。如果普通贵族在朝廷担任官职,也可以称呼其“领地名+爵位+大人”或“官职名+大人”,其夫人则称呼不变,不与丈夫的官职挂钩。
       如果能从举止和服饰上断定对方是贵族但对方不愿意报出自己家门,可以直接称呼对方为“骑士”或“骑士先生”,这种情况在中世纪十分常见,因为很多伯爵以下的小贵族喜欢匿名出游行侠或匿名去罗马、耶路撒冷等地朝拜。

英国贵族史
       在西方社会历史中,英国贵族体制是一笔古老的政治遗产,其起源可追溯到一千多年前的盎格鲁—撒克逊时代。
       5世纪中叶,欧洲大陆西北部的3个日耳曼人部落渡过英吉利海峡,侵入不列颠。他们由军事首领即酋长率领,逆流而上,深入腹地,厮杀劫掠,建立起许多殖民区。来前,这些部落处于原始社会末期,部落首领由民众大会选出。由于他们地位显赫,能依仗权势和军功侵吞公产,便逐渐破坏了氏族内部的平等关系,以血缘宗亲关系为基础的社会结构开始解体,部落首领演变为专事征战的军事贵族。军事贵族是英国贵族的最早形态。
       早期历史著作描写了军事首领演变为国王和贵族的过程。起初,定居下来的殖民群体都有各自的酋长或若干地位大致平等的头领,平时负责各类事务。一遇战事,他们便推举一个军事首脑,指挥民军。战争结束后,各头领再恢复原来的平等关系。因那时战事频繁,对军事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个别军事首领的指挥作战能力 一再得到发挥,威望明显超出其他头领,权力逐渐膨胀,最终具备了国王的职权和特征。与此同时,随着原始社会末期军事民主制的瓦解、国王的产生和国家雏形的出现,原来部族首领之下的随从和头领演变为国王的亲兵爱将,成为最早的军事贵族。新的特权阶级出现了。这一阶级是封建贵族的胚胎。
一、族起源(盎格鲁-撒克逊时期)
        一千多年前,以军事贵族的面目出现。为国王效力,履行军职,财富主要是地产,继承遗产要缴纳捐税。600年间,战乱不断,国王依战功赏赐给将士土地,而国王自己,通常也被视为“牛”一点的贵族。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的小国混战延续了一百多年,公元6世纪末归并为若干稍大的国家。其中较大的国家有7个:东部和东北部盎格鲁人的麦西亚、诺森伯里亚和东盎格利亚,南部撒克逊人的威塞克斯、埃塞克斯和萨塞克斯,东南部朱特人的肯特。英国史学家将6世纪末至870年称为“七国时代”。
        开始叫“哥塞特”,后来叫“塞恩”,词语含义是为他人服务,地位的高低,由被服务的对象决定。彼时,很多自由农变为农奴。约6世纪起,贵族群体中注入宗教成份。
        撒克逊人,是传说中的亚瑟王的手下败将。在《Wives and Daughters》中,汉姆雷老爷,很为自己是到英格兰最早的撒克逊人而骄傲。其实,之前,英格兰是凯尔特人的天地,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是来自日耳曼的入侵者,经过长达3个世纪的征服与混合,几个民族融为一个民族,才有了今天的英格兰人。
        刻尔(农民)与哥塞特之间的基本区别,是著名的《伊尼法典》中关于偿命金的规定,后者通常是前者的6倍。勤劳且家运亨通的刻尔,就有可能成为哥塞特。大约10世纪,Ealdorman这个词,开始专指大贵族,渐渐具备了伯爵、方伯、亲王等涵义,意即地方统治者。
        教会执事这一专职,可能出现在800年前后。早在6-7世纪,不列颠就形成了世俗贵族与宗教贵族关存的体制。教会贵族与英格兰君主的联系相当密切,从属关系比较确定。他们,既能布道,又能挥舞宝剑。贤人会议成员,能参与重大决策,有司法权。直到11世纪前期,大贵族伯爵与普通中下贵族塞恩的等级差别才终于明朗化。
        七国为扩充疆域和争夺霸权征战不止,肯特王国首掌霸权,632年被诺森伯里亚夺取。诺森伯里亚称霸半个多世纪,进人8世纪后又被麦西亚王国取代。麦西亚5代君主执掌霸权长达一百余年,功业最为显赫。825—829年间,各国为争夺霸主地位再度较量,威塞克斯国王艾格伯特得操胜券,被各国尊为“全英格兰的国王”。在征战杀伐中建立军功者有的跻身贵族行列。
        9世纪中叶,丹麦人人侵不列颠,攻城掠地,势头凶猛。871年,才能杰出的阿尔弗烈德登上威塞克斯王位,经过多方努力,他于876年5月率领各地民军,在爱丁顿与丹麦人展开激战,取得决定性胜利,迫使敌酋签订和约退居北英格兰。南部4国由他统一治理。886年阿尔弗烈德进驻伦敦,成为除英格兰北部的“丹麦法区”之外所有英格兰人的公认领袖。在他身边,同样聚集着一批贵族亲信。
        公元892年,又一支丹麦大军由欧洲大陆进攻英格兰,阿尔弗烈德给予迎头痛击。4年后丹麦军队撤至欧洲大陆。
        阿尔弗烈德死后,几代继任者征伐不止,不但于10世纪中叶全部收复了丹麦法区,还迫使威尔土人和苏格兰人称臣。威塞克斯国王成了整个不列颠的统治者,英吉利统一国家终于形成。

二、封建贵族制的确立(诺曼时期)
        英法两国的封建制,存在较明显的差异。英:我的附庸的附庸也是我的附庸——类似于中国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法:“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社会语言开始分化——上层阶级说法语,下层民众讲英语。重要的文件,多用拉丁文和法文。直到1259年,亨利三世同时使用两种语言发表文件,英语才逐渐地在上层政治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
        1086年,征服者威廉(诺曼底公爵),弄出一本《土地调查清册》,把许多自由或半自由的农民,划成了维兰(农奴),因此,这本清册,被英国人民称为“末日审判书”。贵族因婚嫁而获得领地时,需向国王缴纳数量可观的转让费。立宪的细胞,在诺曼登陆百年后就开始显现,以国王与贵族的对立为表象,骑士教育,重武轻文。经常进行比武大会,常有伤亡。得胜的骑士,有权亲吻一位可爱的女士。所谓骑士精神,即贵族精神:早晨一本正经地弥撒,中午酗酒闹事,下午洗劫教堂,晚上调戏妇女。在战场上,骑士很少杀骑士,死的都是平民步兵。十字军东征的路上,骑士和北欧海盗没什么区别,骑士精神化作替私人复仇的战斗。骑士精神的副产品是“英雄爱美人”。12世纪起,一个妇人,在丈夫之外要有个情人,否则,就会被视为缺少魅力。
        1075年,大会议规定,禁止7代之内有血缘关系的人婚配,禁止与配偶的4代之内的血亲成婚。不过,1215年,教廷便将此做了修改,7代改成4代,因为,门当户对,太不容易了。

三、兴盛与衰落(12世纪末-15世纪)
        1399年-1485年间的每次改朝换代,都由大贵族发起,都以一具国王的尸体奠基,而为此受牵连、危及身家性命、失爵丢官的贵族更多。英国的君主,事实上是选出来的,而非世袭。
        1215年6月,伦敦25名贵族迫使英王约翰签署了著名的“贵族纲领”《大宪章》。《大宪章》共有61项条款,大部分都列明一些有利于贵族的权利。例如,国王在国家所有重要事务上,包括征税,必须征求贵族的意见并且得到他们的同意;过往不得随意侵犯贵族的人身自由,等等。“法律至上,王在法下”的法则,从此被人铭记。
        1265年的“西门议会”,成为未来下院乃至议会制度的重要起来。1325年,英国议会历经百年终于形成。1376年,骑士代表彼得•马克,成为首任议长。15世纪60-70年代,贵族院正式称为上院,平民院正式称为下院。
        15世纪后期,英国贵族制逐渐成形,最终定制。即公侯伯子男,另外,还有从男爵和骑士,勋爵是奖励性称呼。1301年开始,威尔士亲王成为不列颠王国的继承者的名号。黑死病,成为封建农奴制的杀手。玫瑰战争。1455年,以红玫瑰为标记的兰开斯特家族和以白玫瑰为标记的约克家族,多次刀兵相见。持续30年,直至红玫瑰得胜,都铎王朝建立。
四、衰落和变异(1485-1688年)
       大贵族挥霍得入不敷出,乡绅阶层开始崛起。灰、黑逐渐被视为“上色”。长期影响着本国民众,至今都未变。长子作为家庭姓氏、家产和爵位的优先继承人,地位格外重要。长子早夭,则由长孙继承。若无,则次子、幼子循序渐递。不动产一般只传一人,其他财产女儿或可继承。重视家庭礼节,重夫权父权,但贵族妇女有较多自由。因涉及到财产或爵位等问题,婚恋不自由,基本上是国王或父辈定,宗教信仰也会影响到爱情与婚姻。贵族的非长子的儿子,不容易成婚,而且,在特殊的财产继承制下,很可能变成穷光蛋。《傲慢与偏见》中的伊丽莎白姐妹,就是没有不动产继承权的人。世俗贵族,文化素质低下。倒是次子、幼子,被送进剑桥、牛津;上流社会,还有一批文化名媛。伊顿公学建于13世纪,学费很高。游学开始流行,贵族子弟去意法学习语言、文学、艺术、礼仪,经过200多年的潜移默化,前朝的佩剑骑士终于成为通晓文墨的绅士。几位知名女作家,都生活在绅士后的时代。“贵族时代”(1688年-19世纪中叶)英国贵族的特点是具有政治独立性、民主意识和绅士风度。
       托利党,Tory,英国政党,产生于17世纪末,19世纪中叶演变为英国保守党。“托利”一词起源于爱尔兰语,意为不法之徒。在1679年议会讨论詹姆斯公爵是否有权继承王位时, 赞成的人则被政敌称为“托利”。托利党人参加了1688年的“光荣革命”。1760年,逐渐成为执政党。到19世纪中叶,发展成为保守党。辉格党,Whig,是它的对立面,名称可能是Whiggamores(意为“好斗的苏格兰长老会派教徒”)一词的缩语。辉格党得益于1688年“光荣革命”带来的政治变化。



       光荣革命,是英国一场和宗教有关的非暴力宫廷政变,发生在1688年到1689年。当时,支持议会的辉格党人与部分托利党人为免信奉天主教的詹姆士二世传位给刚出生的儿子,而把詹姆士二世废绌。在废绌国王之后,他们把王位传于原本的继承者,詹姆士二世的女儿玛丽和时任荷兰奥兰治执政的女婿威廉。威廉带兵进入英国,未发一枪,使詹姆士二世仓惶出逃。议会重掌大权,而威廉亦即位成为威廉三世。因为这场革命未有流血,故史称光荣革命。至此,英国议会与国王近半个世纪的斗争以议会的胜利而告结束,贵族含义发生变化。真正意义上的英国贵族,一直最少,但稳定性在欧洲首屈一指,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最稳定的贵族体制。1707年,苏格兰合并于不列颠,1800年,爱尔兰合并于不列颠。
       资产阶级革命后,在英国,几乎无贵族不富。看了一下统计表,《傲慢与偏见》中的达西,也就是大地产者中的中等。几乎所有的大地产,都是靠旧的继承制保留下来的。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是从农业革命开始的。贵族们发展农业、矿业、交通运输业。托马斯•科克培养优质绵羊而闻名1837年被封为伯爵。
       上院的权利不表现在上院而表现在下院,拜伦曾任上院议员,雪莱出身于从男爵家庭。英国贵族不像法国贵族那样喜欢群聚和沙龙,而是喜欢庄园。“每个人的房舍,都是他们的城堡,”威斯敏斯特公爵的发家史(现英国首富)。1703年,他的先祖才成为男爵,1874年,便爬到了公爵的位置。1722年,乔治三世提出,议会通过了《王室婚姻法》。18世纪末-19世纪初,贵族离婚率4%,平民离婚率万分之一。所以,贵族们的婚姻生活还是相当不安定的。

五、真正的衰落(19世纪后期至今)
       1872年,产生无记名投票法。1876年,出版《英格兰的贵族》,不久,再版,更名为《大不列颠和爱尔兰的大地产者》,它是1000年来第一本说明土地占有的不合理情况的专门著作。1894年开始征收遗产税,致使大地主们雪上加霜。资产阶级进入贵族,爵位换财富,财富换爵位。20世纪20年代开始,出现中产阶级新贵。一战、二战中,死伤诸多贵族,甚至有老贵族断了血脉,这与他们受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帝国主义教育有关,大贵族的地产锐减。丘吉尔不愿意自己伟大的名字被陌生的称号取代,只接受了嘉德勋章。麦克米伦也曾拒绝封爵。当然,最后,他还是要了世袭伯爵的称号。
       英国贵族存在的时间,超过10个世纪,可是,直到1998年英国议会改革,世袭贵族才算寿终正寝。他们是“世界史上少有的能够在适当的时候作出适当退却的阶级”。“英国之所以在现代化的社会转型方面取得成功,避免了革命的震荡,赢得了社会的平稳发展,英国贵族的远见、勇气和妥协精神是不可抹杀的。”

六、如今的英国贵族现状:
       英国的副首相克雷格前不久在众议院发表演说,称新组建的联合政府将启动一个特别委员会,旨在推行英国议会的彻底改革。BBC新闻称,这项改革将取消由不需经过选举的贵族把持的上议院(House of Lords),改其为成员由选举产生的上议院。那些靠着在议会开会时报名,从而领取政府补贴的英国贵族们,将来在英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会日渐式微,甚至被这个社会边缘化。
       其实,自19世纪以来,英国上议院权势一直在“缩水”,到今天已远不如由选举产生之下议院。取消上议院的“世袭气息”,不仅是议会选举改革的一部分,它背后还折射出一个世纪来英国社会的沿革和人们阶级意识的转变。
       自从英国通过旨在“重新分配议席,削减贵族阶级权力”的1832年议会改革法案以来,贵族议员人数一直越来越少,权力越来越小,上议院越来越像是贵族阶层的“养老院”。需知,在英国贵族制度最为鼎盛的维多利亚女王时代,7000多个贵族家庭,却同时占有80%的英国土地以及贵族院431个世袭席位,权势之大,令人咋舌。
       英国的上下议院制,大致在14世纪英王爱德华三世在位期间形成,上院由圣职者及世袭贵族组成,下院由经由选举的郡县自治代表组成,二者权力大致对等。后来,上议院的贵族政治与神职人员曾经凭借其影响力对下议院形成权力上的优势。不过,下议院影响力却随着现代民主进程的发展而日长。1649年查理一世遭处决后,克伦威尔支配的英格兰联邦(Commonwealth of England)成立,上议院基本被拆分为成无权无势的机构。1649到1660年期间,还曾经一度遭解散,英皇复辟之后,上议院才又告开会,与下议院分庭抗礼。
没落的英国贵族阶层:
       尽管英国上议院的官方网站上还明确地写着:“贵族成员们在监督政府的决定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但这些自1688年 “光荣革命”以来就保持着贵族血统的“上等人”,60%以上已经很少出席会议。每年能够出席贵族院一半会议的成员仅占1/6。如今去议会报到的贵族议员们,其原因已有不少与政治无涉。英国有位叫哈德维克爵爷,每次贵族院开会他都积极参加,后来人们发现,这并不是因为他关心政治,而是专程去领取几十英镑的餐费和交通补助。
       贵族淡出政治的背后,反映的是整个英国传统贵族阶层的没落。随着特权的逐渐丧失,再加上大多数人又不善于理财,英国贵族的奢华日子变得难以为继。多数英国贵族除了依靠祖上留下的财产外,就是参加公共活动比如开业典礼等得到一些酬劳。然而,由于他们日常开销很大,需要常常出席圈子内外的社交活动和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正宗的贵族学校接受体面的教育,经济状况难免会捉襟见肘、狼狈不堪。因此,不少英国贵族们为稻粱谋,只好放下身段,将自己的庄园和私人领地开放给一般民众与游客们参观。最先是贝德佛公爵在自己的森林里建了“月亮公园”,紧接着巴斯侯爵建立了野生动物园,理查蒙公爵甚至领头在著名的古德伍德皇家赛马会附近建造了一个赛车场,连英国女王也同意用出租汉普顿宫空房间的方式来弥补亏空。
       也有一部分英国贵族选择了另一条生活的道路——商业。查尔斯王子在1990年成立了生态食品公司“Duchy Originals”,将英国王室的噱头变成了最大的促销广告,充分利用人们怀有追逐时髦和贵族虚荣的消费心理,否则,王子开的食品公司的账户为何每年都有数百万英镑的盈余呢?
       贵族对于今天的英国人来说仅仅意味着一个头衔和荣誉,但是,正如伦敦历史悠久的绅士俱乐部过去属于贵族阶层的专有领地,现在不仅是贵族可以进入,只要是受过牛津剑桥贵族式教育的社会精英分子,都有机会成为其中的会员。贵族这个词,对于英国人的吸引力,或许依旧强烈如狄更斯《远大前程》中上等生活之于主角皮普那般,成为一心想进入上流社会圈的人们心中的迷梦。换言之,传统的世袭贵族没落了,但贵族阶层和上流社会依然存在,它对于每个人也依然有着独特的吸引力。

       有两本杂志在英国非常流行,一本是《COUNTRY LIFE》(《乡间生活》)讲的是贵族的生活情趣,大量篇幅讲乡下的房子;另一本是《HORSE AND HOUND》(《马与猎犬》),上层阶级的床边一定会放这两本杂志。全世界只有英国还保留着贵族阶层的世袭制,时至今日,英国贵族的一些生活方式还沿袭着过去的陈规。英国人一般不会说“贵族生活”,而以“乡间生活”来暗指。今年是英国女王登基60周年大庆,前不久英国旅游局举行皇室英国主题下午茶会,同时也分享英国贵族的生活方式。

来源:哥特剧院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