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雅典纪行

卫城Acropolis与帕德嫩神庙[/COLOR]
作为现代希腊的首都,雅典是个随处可见古迹的大城市。现代化的脚步没能掩住古文明的风彩,反倒由于众多古迹的质感和丰富的意涵,让现代化的建筑显得有点相形见绌。

宏伟的公共建筑,总成为城市精神和文化的象征。纽约有自由女神、法国有罗浮宫和艾菲尔铁塔、罗马有大竞技场。和这些建筑所不同的是,代表雅典的阿西娜神庙(Parthnon),在公元前447年就已经确立了它的地位,并且屹立至今,成为西方列柱建筑的代表。

座落于雅典卫城上,建于公元前440年左右的帕德嫩神庙,有一段小插曲:当时雅典刚战胜了强盛的波斯,声名大振,成立了提洛同盟,将取自各国的黄金存放在提洛岛上,作为共同基金。当年主政的柏理克利斯却挪用这笔公款,为雅典建造了这座帕德嫩神庙。为了这项计划,几乎把全希腊世界顶尖的专家都找来工作,不只是建筑师、画家、雕塑家、木匠和石匠,还包含政治家、数学和哲学家。经过许多激烈的讨论和争辩,神庙的设计在极挑剃的情形下定案,线条和比例都十分洗练,不容有一点瑕疵。

“当微风吹过纤细的廊柱,就彷佛欢快的手指正弹奏一架竖琴”希腊的列柱建筑一直是建筑师及设计师的灵感泉源。

和所有优美的希腊雕像一样,帕德嫩神庙是用坚硬的大理石建成,但是经过设计师的巧思,整座建筑一点都不让人觉得沉重。工程质量即使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仍属一流。譬如:神庙所有的巨大石柱都是向内倾斜,而非互相平行。如果它们都平行,会让人产生它们都向外弯的错觉;所以设计师以一英哩的高度作为交会点 ,每根石柱都向内微倾,使得神庙看来更为稳重而巩固。古代的建筑师又研究出来,大型建筑的地基如果完全水平,也会使人产生扭曲的感觉,因此神庙的地基是中间最高,沿着和缓的曲线向四周低伸。庙基的石砖重达数吨,却间不容发;巨大的廊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但不管在哪一个角度眺望,帕德嫩神庙都和周遭的景致和谐共存。

历史带来的灾难,即使神庙也不能免除。当年庙中所供奉的阿西娜神像,是由希腊最伟大的雕塑家菲迪亚斯所设计,高十二公尺,由象牙及黄金打造,后来却被运到君士坦丁堡而下落不明。神庙本身在鄂图曼土耳其人统治希腊的时期,被军队当成火药库和营舍使用,来犯的威尼斯军队一炮打中火药库,神庙的中段被炸成碎片,至今仍无法完全修复。建筑本体的许多雕饰,在十七到十九世纪的欧洲考古收藏热潮中,和各文明古国的许多古迹一样,被英、法、德国人陆续搬走。上焉者作为公共馆藏,下焉者充实私人府库。这些令人婉惜的事实,在亲身造访时感触尤深。游客只能在神庙后方的博物馆内,借着残留的片段,凭吊当年的荣景。不知有没有可能经由一次全球性的古迹复原计划,让饱受劫掠的文明遗址都能回复其完整的面貌,相信将能给已经迷失在物质文明的人类更多的启发。

Plaka[/COLOR]

青石街道的Plaka区,是雅典卫城山脚下最迷人的地区。跳蚤市场的店铺里,满是奇奇怪怪的货物。铜壶的光亮、陶瓶的隽永、银器的细致和石像的庄严,你总得一再控制自己的购买欲才能全身而退。各具风貌的露天餐厅,每个都让会你想停下来坐坐,有的是浓郁的希腊咖啡,和用蜂蜜、核桃做的糕饼。放太多橄榄油,是大多数外国人对希腊菜的印象,但这里的甜点保证是一流的。四处可见被围起来的古迹遗址,错落在民宅和大小旅馆之间,笔者住的旅馆旁边,就有一个大院子,里面是一座十二世纪建的东正教教教堂,里面点满了白色的细长腊烛,身着黑色长袍的教士在金黄色的烛光里,用拉丁文唱着比教堂历史还要久远的颂歌。院子里有个大窟窿,里面是比颂歌更古老的石柱、石墙,天晓得那些是甚么。但是如果你够用功,总可以在研究这些古迹的过程中得到快乐。

剧场[/COLOR]

雅典的夏天很热,拜访帕德嫩神庙的最佳时间在早晨还不太热的时候,尽管如此,傍晚别忘再上卫城的小山一趟。除了在小丘上欣赏日落和满城灯火之外,神庙脚边的半圆形古剧场也在这时开放。虽然在各类节庆时这里会有许多高水平的节目,但是推荐您到此一游的原因,倒也不因为表演一定有甚么特别。事实上,经过一天的兴奋游玩,笔者是边睡边看当晚的乐团演奏的。但是,坐在剧场里所看到的景象,却是我希腊之行最难忘的回忆之一:金黄色的灯光照亮古老的舞台石壁,皎洁的明月庄严地从神殿后方升起,照亮千年如一日的雅典古城。在这足以醉人的景象里,表演甚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Pireaus[/COLOR]

庇瑞尔斯是和雅典唇齿相依的天然良港,自古就十分兴盛,传统市场和海军博物馆都很值得一看。在历代内战如伯罗奔尼撒战争、抵御外侮如波希战争之中,以庇瑞尔斯为基地的希腊海军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影响。

它是航向爱琴海的出发点,我们将从这里出发,航向闪闪发光的爱琴海,看看到底是甚么原因,让那么多人到了希腊的小岛之后就不想离开...............

转自:希腊迷的窝
收藏 分享

一直都有个想法,有钱就去希腊看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