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瑞典哥得兰岛的珍宝之谜

哥得兰是瑞典波罗的海的岛屿和省名,面积为3140平方公里,海岸线曲折,有几个大海湾。省会维斯比位于哥得兰岛西北部。约在公元前2000年的石器时代,这个地方就出现了最早的海豹捕猎者和渔民的居民点。在青铜器时代,当地居民就与波罗的海东南两岸的居民有密切的商业往来。到了公元200年,哥得兰商人就控制了俄罗斯与西欧之间的航线。公元900年以后成为瑞典的一部分,但仍保留其独立的农业社区和自己的语言文化。

今天的考古学家,还常常在哥得兰岛的土地上发现一些珍贵的文物。这些文物足以证明,当年哥得兰岛是多么繁华,其商业网络遍布欧洲。考古学家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发现的罗马硬币中,仅在哥得兰岛发现的就占了80%。此后那里发现的还有9到11世纪的拜占庭硬币、阿拉伯硬币等各式各样的古代硬币。在哥得兰岛上也有德国骑士团的硬币,那是德国圣殿骑士团在12世纪时,为德国移民打开了通向波罗的海南岸的道路,在此之前那儿一直被丹麦人和斯拉夫人所控制。

像整个哥得兰岛一样,维斯比属于瑞典王国。但德国人1143年在这里建立了卢卑克城,从此德国人甩掉了丹麦的船,而使用自己的船只行驶在波罗的海。由于哥得兰岛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德国商业协会―――汉萨同盟,就在哥得兰安顿下来。

维斯比在波罗的海地区和汉萨同盟中的统治地位在下一个世纪逐渐为卢卑克所替代。尽管如此,维斯比仍然十分繁华。在这里,人们可以买到法国的葡萄酒,西班牙的杏仁、米和糖,意大利的藏红花调味品,锡兰的肉桂,西非的天堂谷,马拉巴尔海岸的胡椒和印度的姜,瑞典和俄罗斯的皮货等等世界各地的物品。

到13世纪时,哥得兰岛已是波罗的海重要的堆货场和转运中心,是海员和商人的中转站,维斯比达到它最为繁华的鼎盛时期,成为欧洲重要的商业中心。哥得兰岛不但发行了自己的货币,并且制定了一条国际公海法则。

1340年,老谋深算又冷酷无情的瓦尔德马登上丹麦国王的宝座,号称瓦尔德马四世。

德国在波罗的海地区的扩张给丹麦带来了政治上的挫折。早在13世纪初,卢卑克就脱离了丹麦的控制。别看卢卑克在今天只是德国的一个小城,但是在当年它的商业地位却相当于今日的纽约。在北面,舍能省在八年前划归瑞典国王芒努斯?埃里克松所有。但是没几年工夫,瓦尔德马成功地用各种手段将这些省份全部收回。

瓦尔德马十分清楚,对瑞典南部的统治等于就是控制了波罗的海和丹麦卡特加特之间海峡的航运,这样他就能向汉萨同盟收取贡物。他的下一步是占领哥得兰岛,那样就等于在波罗的海占据了统治地位,不仅能够保证对瑞典所有南部港口的控制,还能进一步打击汉萨同盟。

当时的哥得兰岛,共有4000到6000名能服兵役的男人,按照法律他们有义务武装自己抵御外部的侵犯。瑞典国王芒努斯?埃里克松在1361年2月13日,就命令维斯比的居民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一旦国王的地方官员下令,岛上所有的船只和人力必须投入保卫国家的战斗。”但无奈哥得兰岛一直处于和平之中,这里的人们已经连续两代人没有打过仗,他们“没有统帅、没有武装,且已不习惯战争”。如此涣散的兵力当然无法抵御装备精良的丹麦雇佣军。

1361年春天,瓦尔德马率军占领了瑞典的厄兰岛,他从这里渡海到达哥得兰岛,但是他的战船并没有直接指向维斯比。

7月22日,哥得兰西岸中部港口弗勒耶尔的海岸防潮警戒兵发现丹麦舰队正在靠近,立即敲响了警钟,燃起了烽火。农民们在万分惊愕中赶紧拿起武器,准备抗击登陆的丹麦人。丹麦人上岸后,这些农民军当然不堪一击。瓦尔德马军队中,有丹麦骑士组成的重骑兵,还有训练有素的步兵、大量的弓箭手和无比锋利的战剑。在随后几天的战斗中,农民军仅靠着不怕死的勇气,壮烈地向敌人扑去。他们以诺曼人的方式在开阔的地方一拥而上对抗瓦尔德马的军队,随即便陷入丹麦人游戏般的屠杀之中。

瓦尔德马通往维斯比的路变得畅通无阻,仅在1361年7月27日的战斗中,哥得兰战士就无一幸存,2000名阵亡者中除了服兵役的男人还有老幼病残,甚至还有女人。

然后维斯比为胜利者打开了大门。战斗结束两天以后,瓦尔德马签署了一个规定:维斯比市民必须用金银和贵重的用品去换取他们自身的自由。在面临着生死选择时,市民们在几个小时内用黄金装满了三个巨大的油桶,这是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

从18世纪开始至今,在哥得兰岛上有一系列重大发现,都是出自这个时期的财宝。除了各个时期的硬币外,发现的珍宝还有大量的金银器皿。

瓦尔德马运载珍宝的舰队于1361年8月28日离开维斯比港。也许是天意难违,三艘帆船载着打劫来的赃物没能走多远就全部沉了底,而瓦尔德马国王和他的军队主力侥幸逃脱了这场厄运。

有关这次沉船事件共有三种说法:

首次记载这一史实的瑞典古诗说,船队是在第乌斯特前方撞上了瑞典南部的岛礁而沉没的。

丹麦人的《丹麦王国编年史》中说,船队是在利拉卡尔索岛沉没的,即两个卡尔索岛中较小的那一个,这两个岛与哥得兰西岸的港口小城克隆法尔在同一纬度。

哥得兰的新教牧师在1633年编写的《哥得兰编年史》中说,船是在卡尔索岛沉没的。

1905年5月底,建造园事的士兵在维斯比城外的一个浅洼地里发现了一个土坑,里面全是人的骷髅。随后,哥得兰档案馆的管理员赶到了那里。经过考察,发现那是一个集体墓葬,里面埋葬的都是抵御瓦尔德马国王的战斗中的阵亡者。

发掘立即就开始了。人们挖出了铁锈的兵器、被弓箭射穿的头盖骨、还戴着头盔的狰狞的头颅。在骸骨中有各种年龄的男人,还有孩子、残疾人和女人。所有这一切立刻会使人回想起哥得兰的农民军团被瓦尔德马的雇佣军屠杀得一个不剩时,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战争场面。经过清理发现,仅这块草地上就长眠着1185名哥得兰人。

1933年,一条寻宝的消息引起了哥得兰岛渔民的注意。维斯比地方政府向美国的“霍尔?波罗的海寻宝公司”颁发了许可证,允许它寻找瓦尔德马?阿特达尔的载宝船。但是人们很快得知,这个公司创办者是贡纳尔和古斯塔夫?霍尔两兄弟。他们是瑞典移民,一个冒充作家和深海潜水员,而另一个在泽西城的瑞典教堂敲钟糊口。他们因缺少波罗的海探险的资金,便首先印刷了一份广告,意在吸引感兴趣的人向他们的公司投资,后来又采用了很多不正当的手段集资,不久便被指控犯有盗窃罪。

二十年之后的1953年,一个来自瑞典的园艺师把自己的园圃做了抵押之后来到哥得兰。据说,他来的时候前呼后拥,随行人员中有个神秘莫测的矿物学家,随身携带着一个神秘莫测的探测装置。还有一位赫赫有名的芬兰男爵,据说那个男爵在芬兰以“潜水男爵”闻名。

记者们很快采访了他们,以“蛙人和黄金探测器今天袭击黄金宝藏”为标题的报道,把哥得兰闹得沸沸扬扬,岛上的居民立刻被这个瑞典人所吸引。他们每天都早早来到港口,眼睁睁地盼望着能见到那个矿物学家和他那神秘的探测装置,还有那个著名的“潜水男爵”。

等到他们上岛之后,很多岛上的人自愿尽义务,为他们当向导。按照这些向导所导向的地点,他们每天都忙碌得不亦乐乎。但人们很快发现,那个矿物学家只是个普通的农民,所谓的探测装置,只是他整天沉迷的寻矿“魔杖”,而那位“潜水男爵”只是个蛙人。他们忙来忙去,当然什么宝藏也不会找到。一场寻宝闹剧就这样流产了。不但没找到宝藏,损失的还有岛上居民巨大的热情和那个瑞典人的苗圃。

即使到现在,假如读者朋友们去哥得兰岛旅游,仍然可以看到那里大片大片的中世纪建筑。围绕中世纪建筑群的是维斯比的荣耀,那是13世纪建筑的城墙,城墙高达九米,有四十座城堡和十八座雄伟壮观的教堂。当然,还有那个永不消失的梦想。

作者: 纳兰_宝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