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威尼斯的兴衰

一、引子

在欧洲愚昧黑暗的中世纪时代,有一颗璀璨的明珠,以高度发达繁荣的商业和独特的城邦制度闻名于世,让当世人无不向往。曾经有人说过,只要拥有了威尼斯公民证,就意味着拥有免费领取到黄金的资格。这就是当时威尼斯共和国的描述。商人的船只往来穿梭于密如林丛的水道,威严的市政厅和圣马可教堂,成为那个时代的象征。直到今天,岁月的痕迹并没有让这些建筑褪色,凹凸不平的班驳墙上诉说着这个城市的历史。依稀可见的巨块砖瓦仍可以使人们看到那豪华建筑的剪影。人世沧桑,物换星移,威尼斯的强大已经不复,但是谁有能想象,它存在的地方原来只是一片不毛之地,它成为最繁华的城市又是怎样衰落的呢?本文将带你进入威尼斯的兴衰。

二、威尼斯名字的来历与其城市的形成

威尼斯位于意大利东北部,在一座小岛上,面靠亚德里亚海,刚好它位于欧洲陆路商道南部中枢米兰的侧旁,而商品恰好必须通过巴尔干半岛从威尼斯运抵米兰,再运去欧洲的各个地方。在那个时代,海上交通是最安全最快捷的,威尼斯刚好利用了这个有利的地理条件发展商业从而繁盛起来。
威尼斯类型有些象香港,也算是一个贸易中转站,它与东方帝国拜占庭联系密切,充当着连接落后西方和发达东方的媒介作用。威尼斯起源于罗马时代的居民“威尼提”(veneti),至于他们的踪迹活动仍然至今是个谜,不过人们肯定,他们是进入意大利最早的部族之一。因为直至公元前四世纪,人们才初步提到这个种族。但是他们强悍勇猛,据罗马史学家波利比乌斯记载,高卢入侵罗马的时候,威尼提人进行了干涉,迫使高卢人撤退,因此罗马人自此与威尼提族结好,他们成为了罗马公民的一部分。后来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威尼提人曾经在关键时刻派出军队支援了罗马人,帮助罗马度过了被汉尼拔打败后的最大危机时刻。而后屋大维即位划分政区特地把威尼提地区划分为第十区,区域西起阿迪支到波河(意大利最大的河流,冲击出了北部平原,大家不要说不知道啊)一线,南部也是以波河为界,北到阿尔卑斯山。
不过威尼斯真正的历史,还得从蛮族大迁徙时代说起(罗马崩塌的塔罗牌效应)威尼斯人在哥特人的入侵中遭到征服。在不断的蛮族入侵中,原来的威尼斯放弃了原来生活的平原地区。他们试图寻找一个能使敌人不能到达而又不能太远的地方。亚德里亚海沿岸的一些岛屿恰好提供了这样的一些场所。这里是波河的入口,岸边为沼泽地,泥泞难行使那些入侵者不愿意通过这里,就算通过,那片深不到两英尺,宽20-30公里的淤泥地带也非常危险(很容易让船在此搁浅)。威尼斯岛刚刚好就位于这片淤泥的保护之中,在河口之中,人们称为“lagune",意思是既不是陆地,也不是海上,只有非常熟练而熟悉这片地形的水手才能渡过此地。人们称这里为水上迷宫。这里是一片水上世界,水湾众多,纵横交错,船只进入这里就象进入了迷宫。因此人们就在这里定居了下来。
威尼斯众多岛屿中以里亚尔多岛是其中心,也是威尼斯的主要岛。在这里首先形成居民点。
最早的居民点是个渔村,421年,这里建立了圣詹姆斯教堂(后来的圣马可教堂),与此同时,管理这里的帕都瓦下令在威尼斯附近的岛屿建立村镇,以管理附近的居民,这个城市就这样慢慢发展起来。
后来,几个世纪的动乱使这里成为避难者的家园,这里的居民不断增多,使威尼斯成为了一座城市。最后在七世纪伦巴德人入侵时,伦巴德领袖阿尔波音占领北意大利并定居下来,并把威尼托(原来的威尼提平原地带)的原居民赶到岛上,附近大陆的居民也成为了岛上的住户。
而后岛上的居民形成了一个城邦。
马基雅维利在他著《佛罗伦萨史》中,对威尼斯的形成做了个简短的描述,他认为威尼斯是个殖民国家。
”在匈奴王阿提拉包围阿奎莱雅期间,当地居民进行长期抵抗之后,认为他们的安全已无法保住,就带着所能携带的一切动产,逃到坐落在亚德里亚海顶端现名威尼斯湾的几乎无人居住的岩礁上避难,附近帕多瓦的居民发现自己也处于同样的危险之中,知道阿提拉在攻占阿奎莱雅后很快将攻打他们自己,于是也带着他们最贵重的财产搬到同一片海上一个叫里沃#8226阿尔托的地方,把妇女、孩子和老人都带了去,只留下青年人放手。住在古时叫威尼西亚地区的人(古威尼提人),同样受到形势所逼,离开条件很好的肥沃地带(波河平原),住到了这个贫瘠无盐的地方。不过,由于大批人聚在这个比较狭小的地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个地方弄得不但可以居住,而且还很可爱。他们自己制定了自己的法律和规章制度。在意大利遭受蹂虐破坏的时候,这个地方却享受着安居乐业的生活。不长的时间里,他们的实力就大增,并且声名远扬。因为除了上边提到的居民外,还有人从伦巴弟各城而来,他们主要是逃避伦巴德王克莱菲斯的暴政而来这样大量增加了这个城市的居民人数。当法王丕平(狐狸旁白一下:法国的矮子国王,了解西欧历史的可以去查查)应教皇的邀请把伦巴底人逐出意大利时,他和拜占庭皇帝签定公约,当时本内托公爵和威尼斯人并未在这个公约中表明任何一方,而是享受充分的自由。威尼斯人因为居住在岩礁之上,不得不驾着自己的船舶航行在沿海的各个口岸,从而使这个城市成为世界货物的集散地,城里到处都有来自各国的人。“
这便是威尼斯的形成,塔罗牌效应使人们集中起来,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进行商业活动,使威尼斯成为了世界贸易的中心。

三、早期的威尼斯政权
早期的威尼斯为了方便管理,各居民点的代表在697年第一次召开了“威尼斯人民代表大会”(大笑....)地点是赫拉克莱阿(Heraklea),但是会议和当今的政治差不多,把治理各岛的权力集中到一人之手。这个人便称为总督(Doge),类似于我们叫的主席,根据传说和记载,参加会议的有十二个街区,有十二个代表。第一任总督叫保罗.卢加.阿那法斯托,是一个赫拉克莱区的居民。这个职务是终身的。他任命一个国家议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Council of state),他有权支配工会收入和召开会议,即大议会(General Assembly),任命法官和各区官员,此外,他还有权叙任神职官员,召开教区会议。决定和平和战争的权利也在他的手里。从特征上看,早期的威尼斯其实是另类的封建独裁制。
考据这种封建集权制的形成,其实并不难。当时处于西欧封建社会,封建思想在人们的心目中根深蒂固,当时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物直接作为领主进行管理。而且当时动荡的社会环境决定了必须在短时间内选举出一个适当的人选进行集权,以解决相关的问题,当时急待安宁的避难者也不可能考虑到分权和集权的利弊问题。
但到第三任总督法里齐亚佐.乌尔索时,政府面临危机,因为其蛮横专政导致在居民动乱中被刺杀。为此,威尼斯走向另一个极端。为了防止专权,威尼斯选出了另一个首脑,称为军事首领,任职仅为一年,但权力并没有削减。原意是居民选举进行民主集权,没想到成为了专制的工具。因为如此,威尼斯在八世纪遭到法兰克王国的干涉。法兰克丕平领有北意大利主权,兼有“伦巴德王”之职。丕平曾经把船绑在一起当成桥,妄图进攻威尼斯,但是最终还是遭到失败,只好认输而去。
威尼斯的政治一直就在两头专制的管理中持续着,一直到后来才发生了变革。

四、威尼斯的象征

威尼斯的象征,是圣马可

”圣马可“是什么意思呢?有人说,是为了纪念”马可波罗“而设立的,其实这个说法完全错误。
圣马可是威尼斯的保护神,在历史和文学中,只要提到圣马可,就如同提到威尼斯,直到现在,威尼斯仍然在崇拜着,从广场到教堂,都被命名上了圣马可。威尼斯人崇拜圣马可,无论是出航、发财或者重大事务,威尼斯人都会祈求圣马可在上佐助。

圣马可崇拜形成于9世纪初年,刚好是威尼斯商业开始兴盛的年代。据说圣马可的遗物来自埃及亚历山大,亚历山大曾经是基督教先传之地,阿拉伯人对基督教堂拆除时有发生。827年,威尼斯十多艘商船到达那里,恰值一个教堂要被拆除,阿拉伯人准备用其中的宝石等物装饰皇宫,威尼斯人就这样得到了据称圣马可遗物的东西(其实就是一具死人骨头)为了运走这么一具东西,他们残忍地把一个女人放在墓中,顶替出来。传说,圣马可当时显灵,香芳之气四溢。威尼斯把这么一具东西盗运上船,在回航中遇上风暴,而圣马可显灵,告诉海员们事先卷起船帆,使他们得以安然无恙。威尼斯人认为,圣马可在到来威尼斯航程中,圣灵曾经抚慰各岛,虽然这些岛屿不属于威尼斯,此外圣马可还为威尼斯东航的航道提供护佑。所以,威尼斯人认为,圣马可之灵永远普照在它在东方的岛屿和航道上,而圣马可本人及其狮子成为了威尼斯的旗徽和象征,出现在建筑、船舶、和钱币上。威尼斯的人无论在危险、艰难、死亡,还是在入洗、快乐、庆典、会议中,都免不了呼喊圣马可。”Viva San Marlo"成为威尼斯胜利的口号。

圣马可的狮子也成为了威尼斯城市的标志。在威尼斯海港,树立起一座雕像,一头带着翅膀的狮子,这有点类似罗马的狼,但是与罗马的狼不同,狮子的一只脚踩着一本书。这些特点的解释是:威尼斯人聪明和迅速。书上有拉丁文,大意是“和平与你同在,啊圣马可,我的布道神!”(我怎么想起了那句“赐予我力量吧~!”,汗...)这也是威尼斯人的座右铭。但是在威尼斯战争期间,这本书则被认为可以合上,并在狮子的爪下出现一把出鞘利剑,象征着威尼斯人的力量。

五、威尼斯的发展与其意大利对手的竞争
威尼斯属于移民城市,其制度不牢靠,但是正是因为这种关系,使人们从一切做起并以平等的地位互居,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易于形成平等自由的社会制度,资本主义的萌芽就在这个环境下产生。
在811-1032年间,威尼斯被巴台奇帕佐(Bartecipazio)、堪迪亚诺(Candlano)、奥赛多(Orse-do)三大家族所统治,他们包揽了几百年威尼斯历史上的总督职位,只有三届例外,这属于独裁政治的延伸。一直到十字军发动之前,经过一系列贫民和贵族的斗争,威尼斯人终于把权力回归到了公民的手里,为威尼斯的兴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威尼斯的兴起是在十字军发动之时,而同一时期威尼斯的对手有阿马菲、热那亚和比萨,威尼斯最终取得了与其对手战争的胜利,因为威尼斯作为一个岛国决定它的财富可以积累并长期加以保存下去,其他城市都要受来自大陆的侵扰。
尽管如此,威尼斯与它的意大利对手也经过两百年的较量,其中进行了多次海战。
说起十字军,就要提到基督和伊斯兰的冲突,当时由于宗教矛盾让教皇号召欧洲各国联合组成基督军团对东方进行远征。名义如此,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目的。教皇想通过十字军确立权威;法国和其他国家想通过十字军获得土地;意大利的城市则是为了金钱与财富。
威尼斯也参加了十字军的活动,曾经有人断言,威尼斯的兴起是因为西方入侵东方,而衰落是因为东方入侵西方。这句话非常精辟。
威尼斯作为十字军的补给运送者,为欧洲朝圣者和十字军提供服务,包括食物,包括补给,十字军也不得不依赖威尼斯人,因为威尼斯人的船只和良好的航海士是那些欧洲内陆国家所不具备的。威尼斯不仅获得了高额的运费,而且由于在战争期间运送重要物资的原因,在东方新港口和土地上拥有了商业特权,这些反过来又促进了威尼斯商业与货运的发展。
以耶路撒冷为例子,在第一次占领后,威尼斯先获得了一片街区,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威尼斯在地中海东岸从安卡拉半岛开始,每个沿海十字军占领的城市中,他们都有街区、码头。重要城市西顿和阿克,威尼斯人还拥有最大的特权。1123年,威尼斯人还成了十字军重要海港城市提尔三分之一的主任,相比之下十字军也只有三分之一而已,威尼斯在这里设立代表威尼斯政府的总领事,保护威尼斯的海外利益。
不仅如此,威尼斯在整个东地中海的活动也很频繁,12世纪前半期,威尼斯在君士坦丁堡拥有自己的社区,教堂,建立了庞大的仓库和市场。威尼斯甚至可以在那里使用威尼斯的货币(当然,后来全欧洲都以威尼斯货币为准),就象在本国一样。威尼斯的货物只交关税,不交任何市场税。威尼斯与拜占庭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关系,一方面,拜占庭不希望威尼斯发展得太过强盛,影响其在巴尔干的统治,另一方面,威尼斯的贷款和商业活动对拜占庭又不可缺少,正是因为威尼斯人在整个地中海的活动,才使君士坦丁堡成为了世界最繁荣的城市之一。此外,威尼斯船只对拜占庭抵御从黑海一带流寇的东斯拉夫人有重要的作用。
此外,威尼斯沿红海和埃及与阿拉伯进行贸易活动,在贸易的同时给威尼斯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而威尼斯的兵员,也是用财富支撑而起的雇佣军,这是很奇特的。
不过商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在看到拜占庭等城市极富足,威尼斯人开始对那小小的特权不满足了,那里的土地和财富直接成了威尼斯人的目标

就象蒙田所说的:“每个人都比其自己认为的要富裕得多,然而每个人都贪求别人的东西。人根本不能把自己固定在他实际需要点上,对于欢乐、财富和权力,他们攫取得比所容纳的要多。贪婪之心是人的本性。”
威尼斯商人如实地反映着这个理论。谁也没有想到,十字军们为了利益竟然找同教国家拜占庭来下手。尽管之前多次十字军东侵,这个国家给十字军以良好的补给和援助。
1198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开始。但是这次东征没有象预定的那样直接去埃及,而是象牛皮糖一样在欧洲东部拖了三年。直到1201年,威尼斯总督恩里克.坦多罗与十字军代表商定,威尼斯提供4500匹马和2.6万人的运输,并建造了大批船只,还保证所有人畜的食用。威尼斯的报酬是极其昂贵的,威尼斯要求85000德国马克(当时一马克的兑换比例极高,用金铸成,被称为金马克),并要求在东方获得任何土地和财产都有一半是威尼斯的。(总之,就是什么好处威尼斯人都要拿一半)教皇对此交易给予庄严的钦定。在金钱与信仰的交易中,本身就存在阴谋,而十字军是不可能承担得起运费的,因为大多数都是无土地的农民还有许多破落贵族。拜占庭成为了这次阴谋的牺牲品,有历史学家研究过,这次的目的就是要把祸水引向那里
这次条约缔结后,十字军进退两难,不少人都离开返归,更多的人被困在威尼斯故意弄去的一个地中海小岛马其他上,使他们不能进退。
无奈之下,十字军只好向东进攻,既然威尼斯人的条件不能满足,就拿另外的服务来代替。威尼斯人深知,十字军的力量足够为威尼斯带来许多东西。1202年10月,威尼斯人把装满十字军士兵的船运到扎拉,并抢占了它。扎拉是亚德里亚海对岸巴尔干北部的一座城市,是匈牙利人的领地,由于匈牙利王参加过十字军远征,这个行动让教皇英诺森大发雷霆,并威胁说要开除威尼斯和这次十字军战士的教籍,后来由于威尼斯人的重要性,不了了之。
就在这个时候,拜占庭发生了王位纠纷。皇帝伊萨克被其第赶下台,并被挖瞎了双眼。但皇太子阿历克斯逃到西方,请求德皇和威尼斯人帮助他父子恢复王位。他允诺将给予十字军无限的财富和土地。威尼斯总督当然“义不容辞”地接受了这个请求,因为当时新登位的皇帝把大批特权给予比萨人的行为早让他们不满了。
1204年4月,在熟悉航路的威尼斯人指引下,君士坦丁堡陷落,熊熊的大火燃烧着,到处是抢掠的十字军,这是基督世界一次极大的讽刺。以至于七百多年后,教皇还要向当年的行为道歉。更为讽刺的是,阿历克斯的请求成了一纸空话,皇位由十字军选举,教权如是,四分之三的土地由法兰克人和威尼斯人共同分配,四分之一归新选出来的皇帝法兰克十字军首领鲍温德获得。拜占庭遭受了历史上最为可怕和最虚伪的打击,以至于后来实力不济被突厥人入侵带来一系列的后果,带动整个航海时代,又一次塔罗牌效应上演。
威尼斯得到了所有威尼斯西方沿岸城市和岛屿,威尼斯的总督也被加以“罗马帝国四分之一领主的称号”(注:拜占庭就是东罗马帝国)

威尼斯终于从一个岛国成为具有许多殖民地的国家,与其他欧洲国家具有同样强大的地位。当时威尼斯的人口只有十多万,但其殖民地人口是它的十几倍。威尼斯从此控制了东方的商业。尽管如此,后来拜占庭复兴所夺回来的土地还是一点点地失去了。尽管在1207年元老院发布命令,召集所有威尼斯公民去占领东方的土地,威尼斯政府可以予以支持,并承认占有,并且从城市或者乡村中提供费用。
这个条约刺激了威尼斯人的对外扩张,在12世纪中期的时候,疆域西起西地中海的西西里岛附近,东至拜占庭,是个欧洲海上大帝国。但是帝国的利益和十字军在东方建立了一系列拉丁帝国密切相关,萨拉丁把拉丁帝国灭掉,拜占庭复兴使威尼斯重新回到以前的疆域来,不过威尼斯已经在这个时期积累了极多的财富。
这些财富引起了其他对手的眼红,成为日后纷争的原因。
威尼斯在这个阶段也经历了第二次政治变革
其制度变成了层层选举的议会制
总督选举流程更加民主化了,流程如下:

大议会-大议会选举30人-30人选9人-9人从大议会选40人,每人必须满9票-40人中选12人-12人选大议会的25人,每人必须有9票以上-25人选9人-9人选大议会中的45人,每人至少7票-45人中选11人-11人选41人,每人至少9票-大议会多数选票同意这41人中的每个人-41人选总督,必须25票以上-总督(是不是很复杂?呵呵,这可比人民代表大会要民主得多)

终于,威尼斯成为了富人共同管理的国家,这个制度一直维持到拿破伦灭亡威尼斯为止
威尼斯的层次分为四类,是由在第二次热那亚海战皮特罗.格拉坦尼哥提出的,他把威尼斯的阶级确立化,并且选举化。他提出大议会成员不必选举直接用六十委员会推荐的方法,还首创了三名候补名单。该法案被大议会通过,因为对他们来说,不必选举更符合他们世袭的利益。
威尼斯第一等级是街区首领护民官的后裔,他们垄断了威尼斯总督职位一半以上,还把持着威尼斯的商业和特权。
第二等级是其他总督的后代。
第三等级是14世纪末被允许进入贵族行列的家族。
第四等级为威尼斯的最低层,他们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威尼斯普通公民,二是雇佣兵队长,三是威尼斯统治其他地区的公民,这个等级一般人数比较少,不超过1200人

第三等级和第四等级都是在战争中发挥作用的人,第三等级主要在热那亚与威尼斯的战争中提供财政支援,第四等级为威尼斯人对抗土耳其人的侵略做出了各种的贡献。普通平民基本没有进入特权阶级的可能。
除此之外,威尼斯还有其他划分。威尼斯是重视金钱的社会,占有的财富代表荣誉。富的贵族称为先生或者绅士(Siganar),穷的贵族被称为“巴尔那包”,因为他们主要居住在威尼斯较贫穷的地区巴尔那包(San Barnabo)。他们占贵族总数的三分之二,处于贫富之间的中等贵族被称为“中贵者”(Morel di mczo)(谁告诉我键盘怎么打拉丁文,冷汗....)。但是,威尼斯法律规定,不许以贫富和贵贱来奚落他人,政府派特殊人监督互相称呼的不当之处,初犯者半年徒刑,屡犯者直接绞死。
曾经威尼斯有个很出名的故事。
庞特家族(Ponte,意为桥)和卡那尔家族(Canall,意为水道)争论高低,代表桥的人说他比代表河道的人高,因为他在河上;代表河的人则反驳说,河比桥先存,没有河怎么有桥。元老院及时干预了这次争吵,对他们说,政府既可以填塞河道为平地,也可以拆掉桥不用。其实威尼斯这两大经管是相互并存的,否则威尼斯就不存在了。威尼斯政府要保持等级差距,又不许别人公开议论和称呼,可谓矛盾之极。

作者:笨狐狸
转自:大航海时代中文网



现代威尼斯城平面图



威尼斯古地图(565K)




圣马可肖像




圣马可雄狮战旗

TOP

威尼斯总督年表

摘自:
http://www.hostkingdom.net



Paul Lucius Anafesto...............................697-717
Marcellus Tegalliano...............................717-726
Orso Ipato.........................................726-737
Domenic................................................737
Felix Cornicula........................................738
Deusdedit Orso.........................................739
Jovian Ypatus..........................................740
John Fabricius.........................................741
Deusdedit Orso (restored)..........................742-755
Galla Gaulo........................................755-756
Domenic Monegario..................................756-764
Maurice I Galbaio..................................764-787
John Galbaio.......................................787-804 with...
Maurice II.........................................787-802/4
Obelarius Antenore.................................804-810 with...
Beatus.............................................804-810
Agnellus Particepazio..............................810-827 with...
Justinian Partecipazio.............................810-829
John Partecipazio..................................829-836
Peter Trasdomenico.................................836-864
Orso Badoer I......................................864-881
John Badoer........................................881-888 with...
Peter Candiano I.......................................887
Peter Tribuno......................................888-912
Orso Badoer II.....................................912-932
Peter Candiano II..................................932-939
Peter Badoer.......................................939-942
Peter Candiano III.................................942-959
Peter Candiano IV..................................959-976
Peter Orseolo I....................................976-978
Vitale Candiano....................................978-979
Tribuno Menio......................................979-991
Peter Orseolo II...................................991-1008
Otto Orseolo......................................1008-1026
Domenic Barbolano.................................1026-1030
Orso Orseolo......................................1030-1032
Domenic Orseolo........................................1032
Domenic Flabianico................................1032-1043
Domenic Contarini.................................1043-1070
Domenic Silvo.....................................1070-1084
Vitale Faliero....................................1084-1096
Vitale Michele I..................................1096-1101
Ordelaffo Faliero.................................1101-1118
Domenic Michiel...................................1118-1129
Peter Polani......................................1129-1148
Domenic Morosini..................................1148-1155
Vitale Michiel II.................................1155-1172
Sebastian Ziani...................................1172-1178
Orio Malipiero....................................1178-1192
Henry Dandolo.....................................1192-1205
Peter Ziani.......................................1205-1229
James Tiepolo.....................................1229-1249
Marinus Morosini..................................1249-1252
Rainier Zeno......................................1252-1268
Laurence Tiepolo..................................1268-1275
James Contarini...................................1275-1280
Peter Gradenigo...................................1280-1289
James Tiepolo..........................................1289
Peter Gradenigo...................................1289-1311
Marinus Giorgio...................................1311-1312
John Scranzo......................................1312-1328
Francis Loredano..................................1329-1339
Bartholomew Gradenigo.............................1339-1342
Andrew Dandolo....................................1343-1354
Marinus Faliero...................................1354-1355
John Gradenigo....................................1355-1356
John Dolfino......................................1356-1361
Laurence Celsi....................................1361-1365
Mark Cornaro......................................1365-1368
Andrew Contarini..................................1368-1382
Michael Morosini.......................................1382
Anthony Veniero...................................1382-1400
Michael Steno.....................................1400-1413
Thomas Mocenigo...................................1414-1423
Francis Foscari...................................1423-1457
Paschal Malipiero.................................1457-1462
Christopher Moro..................................1462-1471
Nicholas Trono....................................1471-1473
Nicholas Marcello.................................1473-1474
Peter Mocenigo....................................1474-1476
Andrew Vendramin..................................1476-1478
John Mocenigo.....................................1478-1485
Mark Barbarigo....................................1485-1486
Augustine Barbarigo...............................1486-1501
Leonard Loredano..................................1501-1521
Anthony Grimani...................................1521-1523
Andrew Gritti.....................................1523-1538
Peter Lando.......................................1539-1545
Francis Donato....................................1545-1553
Mark Anthony Trevisano............................1553-1554
Francis Veniero...................................1554-1556
Laurence Priulo...................................1556-1559
Girolamo Priulo...................................1559-1567
Peter Loredano....................................1567-1570
Aloysius Mocenigo I...............................1570-1577
Sebastian Veniero.................................1577-1578
Nicholas DaPonte..................................1578-1585
Paschal Cicogna...................................1585-1595
Marinus Grimani...................................1595-1606
Leonard Loredano II...............................1606-1612
Mark Anthony Memo.................................1612-1615
John Bembo........................................1615-1618
Nicholas Donato........................................1618
Anthony Priulo....................................1618-1623
Francis Centurioni................................1623-1624
John Cornari I....................................1624-1630
Nicholas Centurioni...............................1630-1631
Francis Erizzo....................................1631-1646
Francis Molino....................................1646-1655
Charles Contarini.................................1655-1656
Francis Cornello.......................................1656
Bertuccio Valiero.................................1656-1658
John Pesaro.......................................1658-1659
Domenic Contarini.................................1659-1675
Nicholas Sagredo..................................1675-1676
Aloysius Contarini................................1676-1683
Mark Anthony Giustiniani..........................1683-1688
Francis Morosini..................................1688-1694
Sylvester Valiero.................................1694-1700
Aloysius Mocenigo II..............................1700-1709
John Cornari II...................................1709-1722
Aloysius Mocenigo III.............................1722-1732
Charles Ruzzini...................................1732-1734
Aloysius Pisani...................................1734-1741
Peter Grimani.....................................1741-1752
Francis Loredano..................................1752-1762
Mark Foscari......................................1762-1763
Aloysius Mocenigo IV..............................1763-1779
Paul Rainiero.....................................1779-1789
Louis Manin.......................................1789-1797

TOP

很有特色的城市,商业之城,世界的节点,有着太多的传奇

TOP

楼主写得很详细呀!!只是行距太小,文章长了看起来就不怎么舒服了

TOP

威尼斯在欧洲的历史应该值得大书一笔的。但现在好像……

TOP

最后好像还是给拿破仑吞掉了吧。

TOP

如果苏伊士运河早点开通估计不会这么早衰弱了哈!!!

TOP

真不错~~:loveliness:  这个城市确实很神奇,不过现在我只担心他会不会给淹了。。。

TOP

威尼斯一向是中世纪2中的最爱,学习了。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