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Sophilice带来自己的原创文章一篇前来报到:隐秘十字架

我叫Alice,是一个护士。
那一年,我终于考上了圣芒戈魔法医学院了, 我的心里异常的激动, 我多年来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 我有一头棕色偏黑的头发。但是,由于家庭的种种原因,我的性格可能有些怪异,常人无法理解。我各个科目都很不错,尤其是在药剂的调配方面,更是一流的,没有弄混过任何一种药剂,而且每次考试都是满分。这就是我能考到圣芒戈的主要原因。
与大多数的巫师不同,我不是在很好而且很有名学校毕业的,我是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学校毕业的,因为我是个“泥巴种”,“真有那么好的学校也不会要我的”,我时常这样说,但当时我不知道,其实如果我真进了其他学校,那么也许现在我就不会去学习医学了。
学习的第一天,我就受到了教授的表扬,很快,我就从一个护理升级成为了一个实习护士,并帮忙照顾病人,那年我只有23岁。
在我接了几个病人之后,院长也开始对我刮目相看了,因为我负责的那几个病人没有一个还没出院的,全部治愈了。就在院长准备提升我时,圣芒戈来了一个特殊的病人,那天正好是我值班,都已经午夜了。院长也正准备离开。那个病人好像是患了失忆症,是一个白发的老人送来的,那人戴着一副半月形的眼镜,一身普通的长袍却透着一种高贵的气息,一副急切的样子。他让我觉得好像在那里见过。院长把那个老人带进了办公室,不知道在谈些什么,我出于好奇,便偷偷地门口听着。
“是邓不利多校长啊。很久不见了。请坐。”
啊!那人是邓不利多!阿不思•邓不利多,是霍格沃茨的校长!
“是的,很久不见了,谢谢。”他很有风度地说
“嗯,门口那个病人恐怕不是一般的巫师吧,要不然也不能麻烦您亲自带来,对吗?”
我看了一眼在大厅里坐着等候的那个人,那个人脸颊消瘦,而且毫无血色,满头油腻腻的黑头发,很大的鹰勾鼻,还有那黑洞洞的眼神,让人看起来觉得不舒服。
“那是霍格沃茨的教师,Snape教授。”
Snape?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哦,对了,那是几年前在预言家日报上的,好像说是什么狼毒药剂的发表人,很厉害,竟然能研制出控制狼人变身的药剂来,让人佩服!因为我比较擅长魔药学,我了解那种药配制起来有多么麻烦。
“事实上,我觉得他不是一般人是因为他的伤,那种伤不是一般的魔法能制造的,既不是魔法刻意制造的,也不是。。。”
“好吧,我就实说了吧,那伤是伏。。。啊,对不起。。。是黑魔头伤的,黑魔头本想杀了他,是我阻止了他,不过,你知道,” 他叹了口气,“我毕竟是老了,没能及时阻止他,只是做了个迫不得已的措施。”
“是这样。。。我明白了。但是,”院长好像也很无奈,“您应该知道,圣芒戈是个大医院,病人很多,如果,唔,神秘人来了的话,我恐怕。。。会应付不了。”院长看起来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说实话,我自从入院工作以来,就从没有看见过院长有那么惧怕接受任何一个病人。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只想帮他恢复记忆,毕竟他是为我办事时受伤的”
“我不是不愿意收下,但没有护士知道原因后会愿意照顾他,您应该知道,医生应该先了解他的病人然后采取措施。”
“那好吧,还是要谢谢你。”
“请等一下好吗?” 我从门外走了进来,“很抱歉偷听您们的谈话,但是,我想,院长,我愿意照顾那个病人,唔,我不怕危险。”
“听着,Alice你是不知道,你还年轻,你不了解神秘人有多么的。。。”
“谢谢,唔,Alice小姐,但如果你没考虑好,请不要轻易接下这个危险的任务,我想。。。”
“谢谢邓不利多校长,我考虑好了,我的职责就是救人,不管有多危险。”
“勇气可嘉,那么院长。。。?”
“唔,好吧,既然。。。就这样吧!嗯,阿不思,请你把,嗯,Snape教授的详细情况跟Alice小姐说一下吧,我先出去了。”我看见他的嘴角不安地抽动着,在临走时还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在警告我。
随后,邓不利多把关于Snape教授的事和我说了。
“我叫艾丽斯,艾丽斯•索菲丽斯(我的全名,出于某种原因,我没有告诉他们我真正姓什么,索菲丽斯是我中间的名字。平常别人只叫我Alice。)。”
“我叫阿不思•邓不利多。是霍格沃茨的校长。”简短的介绍。
“唔,Snape的全名是什么呢?我是说。。。”
“嗯,他叫Severus,Snape。”
“那么我可以叫他Severus?”
“嗯,是的,你当然可以。”
“好吧,那您继续。”
“嗯,当然,那么我继续说了。他。。。”
。。。。。。
过了许久,我们从房间里出来了,我看见Snape还在那里等着,玩着他的斗蓬,他的记忆一点也不剩了,连名子都是阿不思告诉他的,只是他的眼睛里还是充满傲气,盛气凌人,给人一种不愉快的感觉。
“你是Snape对吗?嗯,我是你的护士,我叫Alice。”
他没有理我,继续摆弄他的斗蓬。
我又说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好吧,Severus,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叫别的护士来照顾你。”
正在我刚要走的时候,我被拽住了,是Snape。
“你刚刚叫我什么,Severus?你一定知道我的身世。请你告诉我。我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他非常急切。
我用手轻轻地捂住了他的嘴,并把他扶了起来,(当时他说着说着竟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样子非常可怜,和邓不利多描述的受伤前的他完全相反)对他笑了笑,然后说:“好吧,Severus,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要说的事情很多,时间还长,我会慢慢告诉你的,不要着急。”然后,我把他带进了他的病房。


收藏 分享

第二天,院长找我谈话,我感到极为不安。我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我可能要丢掉这份工作了。
“艾丽斯•索菲丽斯!”
在他刚刚要对我说什么时,Severus叫人过来找我。院长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对我无奈地摆了摆手,示意我过去看他。
“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么?”这是我到他房里他说的第一句话。
“嗯,你可以叫我Alice。”
“好吧,我叫。。。”
“阿不思•邓不利多叫你Snape教授,对吗?嗯,昨天,我叫了你。。。”
“Severus。”
“对不起啊,不是故意要叫你的教名的。请原谅,我。。。”
“你可以叫我Severus,我不介意。”
“好吧,Severus,唔,你想了解什么呢?”
“…我的一切。”
我花了近两星期时间把他的身世跟他说了,还有他的性格,但我并不想让他恢复他原来的性格。就这样,他知道了他是什么人,他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一个双重间谍。
“双重身份,居于神秘人的食死徒和邓不利多校长的凤凰社成员之间,对吗?我是后来才投奔邓不利多了,对吗?告诉我,我很坏。我是坏人。”几个月过后的一天,他垂头丧气地对我说。
“不,你当然不是,黑魔头才是彻头彻尾的大坏蛋,你只是被他迷惑了,幸亏你能及时反应过来。你是个很好的人,记得吗,你发明的那个药剂,使狼人们减轻了他们在满月变身时的痛苦。你还给凤凰社(阿不思是出于信任我才对她说有关于凤凰社的事情的,但对于具体情况我也不甚了解。)提供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那并不能说明什么。”
“这说明你不坏啊,还有。。。”这时,他忽然捂住了我的嘴。
“嘘,楼下有动静,嗯,小声点,爬到床底下去。”说着,他带我爬了进去。
此时,楼下有数十个人在疯狂的打翻一切物品,其中有个带头的人在和旁边的一个有着银色手的人说些什么,那带头人就是人们连名字都不敢提的魔头。旁边那个银色手的人就是詹姆•波特,莱姆斯•卢平及小天狼星•布莱克曾经最要好的朋友,小矮星彼得——黑魔头的追随者虫尾巴,那个背叛波特夫妇的人。
“你,快说,Severus•Snape在哪里?”他冲着问讯处的服务人员恶狠狠地说,样子非常猖狂。“嗯,5,5层,503号房间。求,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
“好吧,我们走,但是,你不能活着,以免你去给那些魔法部的走狗通风报信。”黑魔头说着,并举起了他的魔杖。
“我,我不会的,求你了!求求,啊啊——啊啊——不———!!!!!”
黑魔头举起魔杖,残忍地念到:“阿瓦达索命!”
“向我求饶。。。哼!”他从尸体上走了过去,没有任何表情。
此时的圣芒戈已经是一片狼藉,病人们四处逃窜,到处是尖叫声,绝望声,以及死神的欢呼声。
“我们这样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他们早晚会追上来的。”
“是,我知道,但我们没地方可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
“嘘!”有人过来了,很多很多。

TOP

我和Snape就在床下等着,等他们进来。因为我们没有别的办法,逃是肯定来不及了,眼下他们就要进来了。
“阿拉霍洞开!”一个男人的声音。
“怎么没人?给我搜!”虫尾巴说。
••••••
“报告,没有,其余病房也一起搜过了。”
“呼呼。。。把床底下也搜过了吗?”黑魔头发话了。
“还,还,没有”那男人哆嗦地说。
“跟了我那么多年,怎么还那么笨呢?”黑魔头没安好心地说。
“主人,我,我。。。”
“钻心剜骨!”
“啊啊——啊——啊啊啊——唔!”
“很舒服吧。还不快去搜?你们这群废物!唔,还有,把这个废物也抬下去吧!我不想再看到他。”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求,求您,不要,不要。。。主,主人!”说着,我从床缝下看到那个男人一边哆嗦着一边在吻黑魔头的鞋子。要不是Severus在拉着我,我就要掉到外面去了。
“还不快去搜?!”他看了看其他的食死徒,“嗯,至于这个房间,我亲自来。Snape,你还真麻烦。”
我听见许多人离开了这房间,只有那双刚刚被人吻过的鞋的主人留下了。
“哼哼,Snape,出来吧!这里只有你和我了。”
我没有吭声, Severus对我说了声“在这儿别动,我很快回来。”然后钻了出去。我本想拦住他,但是在这时他对我轻轻摇了一下头,示意我不要动。我只能偷偷地窥视他们。
“哼哼,Snape,怎么就你一个人啊?那个勇敢的护士呢?”
“我才是你要找的人,请别找其他人麻烦,带着你的食死徒快从这里离开,不要伤害其他人。”
“好吧!既然你那么说,我暂时不会杀了那护士,但如果她自己找上门来的话。。。     尸骨再现!”黑魔头似乎不得不按着他说的做。
不久,那些食死徒们都过来了,带着Severus一起走了。
“不——————!”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去告诉邓不利多,我从窗户召唤来了她的飞马,克西丝(我们之间有一种特殊的传感方式),骑上他飞往霍格沃茨。
到了霍格沃茨,我看见了一个极为繁华的校园,在这个状态下,除了霍格沃茨这样被许多古老的魔法保护的学校以外,其他的学校已经被黑魔头摧毁了或者开始教授黑魔法了。
我在远处望了望那戒备森严的城堡,看见了那各个学院的学生,现在斯莱特林院的学生应该是最为嚣张的了,邓不利多似乎不在,(一个叫海格的人对我说的,很热心。)大概是在凤凰社,只有麦格教授在,她不能告诉我凤凰社的位置,因为第一,她不认识我,不能确认我的身份;第二,她不是凤凰社的保密人,只有保密人才能透露凤凰社的具体位置。
就在这时,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我看见了三个年轻的格兰芬多院的学生,其中有非常瘦的男孩,带着一副眼镜,头上还有一道类似于闪电的疤痕,我意识到那就是鼎鼎大名的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哈利•波特。
“哦,天哪!谢天谢地,你在这儿,你是哈利•波特吧!”
那孩子显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唔,对,但是我好像并不认识您。。。”
我没有时间回答他的问话,继续说了下去。
“唔,你们的魔药课教授,斯内普,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他被黑魔头抓走了!请,请你们一定要告诉邓不利多教授!”
“唔,打扰一下,可是,哈利为什么要信你的话呢?”旁边的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开口了,那男孩脸上有许多雀斑,好像是韦斯莱家的。我曾经见过。
“唔,我,我是他的护士,我负责照顾他,刚才黑魔头带着他的那些食死徒来到了圣芒戈,把他抓走了!”
“什么?真的吗?”哈利样子非常吃惊,似乎还有些愤恨。
“是真的!”
“等一下,哈利!神秘人干吗要杀斯内普教授呢?斯内普根本不值得他亲自动手啊!”一个在哈利旁边的女孩说。
“让我来解释吧,伏地魔要杀了他,因为他了解的东西太多了,——你们清楚。而且他还可以问出一些凤凰社的东西,特别是在他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伏地魔想怎么说都可以,他会指使他过来背叛我们。”是邓不利多。
“邓不利多校长,我,” 我非常着急,想去救西弗勒斯,非常渴望得到邓不利多校长的批准。
“我知道,索菲丽斯小姐。但你不能去,那太危险,西弗勒斯那边由来吧,唔,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不过,您最好留下来,不然会很危险。”
“可是。。。”
“唔,对了,我们暂时需要一个魔药老师,你可以。。。” 我知道邓不利多是很想去救西弗勒斯的,于是就答应了他,并加入了凤凰社,以便能及时了解西弗勒斯的情况。

TOP

在霍格沃茨上了一星期的课后, 我感觉这里还不错,不过我越来越想念西弗勒斯了, 我没法去救他,邓不利多校长不会批准她去的。
“斯内普教授已经被我爸爸抓住了!我仍不相信他竟是个叛徒!但是他确实也不是什么好老师,听说他失去记忆了,就像个傻子!哈哈!”
一天,我在斯莱特林院的走廊里经过时,听到了三个斯莱特林院的学生这样说着,因为我刚上任,记不全他们的名字,但我确定他们是6年级的。
“等一下,孩子们!” 我愠怒地看着他们。
“她叫我们‘孩子’!哈哈!”
“嗯!这不是我们新来的魔药课老师吗?听说是个泥巴种呢!”
“是的,我爸对此很不满,她马上就要被撤职了!哈哈!”那个金黄色头发的男孩说。我马上注意到了他身上戴着级长的标志。
“唔,很好,很好。那么。。。” 我掏出魔杖,“障碍重重!”他们还没发觉,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对于你们来说,这是很好的方法。还有。。。” 我看了一眼斯莱特林的分数,是最高分。“我想我应当扣除一些分数才对。扣去斯莱特林院。。。1,2,3个人,有个级长,40分!”
“你,你不能,你没有权利!”带头的那个金黄头发的男孩大声喊着,要站起来,但咒语并没解除。他又摔倒了。
“对,我没权利,斯莱特林院学生出言不逊,再扣。。。20分,因为你是级长。”说完,我就走了。
第二天,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课,是6年级的N.E.W.Ts班,我看到了哈利,和他的两个伙伴,罗恩•韦斯莱先生和赫敏•格兰杰小姐,赫敏在课上显出了她的聪明,而斯莱特林院的学生不会,他们只会捣乱,还有,我看见了那三个不礼貌的学生,领头的叫德拉科•马尔福,其他的那两个一个叫高尔,另一个叫克拉布,他们的父亲都是食死徒。
“那么,马尔福先生,请回答,”他根本没有听我讲课,我点了他的名字。“请回答圣甲虫的栖息地是哪里。还有如果我把它和少量蔓炎草放在一起,会有什么作用?”
“嗯,老师,由于您讲课,咳咳,有问题,所以,我不能。。。”其他的一些斯莱特林院的学生也在笑,我并没有理会他们。
“那么,格兰杰小姐?”
“埃及是圣甲虫的发源地,它们在埃及人看来意味着长生不死。而蔓炎草则是一种剧毒毒药,可我个人认为少量的蔓延草有强大的止血功能,如果把圣甲虫和少量蔓炎草放在一起,可能会导致人产生幻觉。”
“很好。完全正确!格兰芬多加5分,斯莱特林要扣。。。10分。因为马尔福先生,我想,关于圣甲虫是斯内普教授在任时教的,2年级学生就应该会的常识。还有蔓炎草的知识就在黑板上。可见从一开始你没有听课。我想如果你还不听讲的话,我就要关你晚学或者让你退出N.E.W.Ts班了。好了,今天的作业是写一篇关于蔓炎草作用及功效的论文,要求。。。在黑板上。下次课我们要用它来配药。下课吧。”
我收拾东西时,格兰芬多院的学生簇拥了过来,好像非常崇拜我,说我和斯内普不一样,魔药课越来越有趣了,但我却不太高兴:西弗勒斯真的是那样的人吗?

TOP

转眼间,已经到冬季了,下雪了,非常漂亮,雪覆盖着整个霍格沃茨,孩子们在雪地里玩耍,格外惬意,但西弗勒斯至今却还毫无音讯,生存的机会十分渺茫。
一天夜里,下着雪,我没有和大家去吃晚饭,自己在办公室里呆着,西弗勒斯,我好想念他,虽然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我却对他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就在我想念他的时候,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打乱了我的思绪。猫头鹰身上有张字条,我拆了下来,上面写着:If you miss Severus, I will tell you, he was very well. And if you want to see him, you must come here. Here is the address***and, do not tell Albus.
“让我去找他,。。。一定是陷阱。但我必须去。”
“水肯,我的好马~带我去这个地方,然后回来替我向校长请一个长假。”
水肯带我飞了很长时间。夜晚,很冷,但我想起西弗勒斯,他还处在危险之中,就鼓起勇气,向黑魔头那里飞去了。
到了目的地,我把水肯放了回去,自己一个人进了面前这个简陋的屋子。这所房屋极为简陋,简直不像是人住的地方,我走了进去。
屋里一片漆黑。
“出来吧!还让我自己找你吗?不是你叫我来的吗?西弗勒斯在哪里?” 我说着,但是心里却十分没有把握。。。
没有人回应。
“荧光闪烁!”微弱的光照着这破旧不堪的房屋。我发现这个屋子好像很大。但奇怪的是这房屋里没有任何人,我开始怀疑这是谁在恶作剧。
“你终于来了。”黑暗里,突然,我发现黑暗里有一对咄咄逼人的红眼睛望着她,我意识到,是那个人们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人。
“西弗勒斯在哪里?”
“哼哼。他不在这里。你叫艾丽丝•索菲丽斯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最好客气一点,索菲丽斯小姐。这里。。。都是我的人。”
灯亮了,大厅顿时亮了起来,我看见有几十个食死徒用魔杖对着我。
“可恶,上当了!”
“哼哼,你就是那个大胆的护士吧?不错,你亲爱的斯内普在我这里,一会儿你就会见到他的,不要着急,但首先。。。”他用魔杖对着我“昏昏倒地!”我昏了过去。

TOP

当我醒来时,我在一个极为宽敞的大屋子里,我被绑着,有两个食死徒看着我,我无法逃脱。
在这时,我看见在另一个房间里,一个男人也被绑着,跪在神秘人的脚下,说着什么,我看清了,是西弗勒斯。
“。。。。。。!”
奇怪的是我说不出话来了,我被施了暂时失声咒,只有看着,看着西弗勒斯受折磨。
“钻心剜骨!”
“啊—啊—啊—啊—啊——————!”
“哦!我亲爱的‘忠诚’的斯内普,你就不能学乖一点吗?如果你能返回食死徒的行列,我就不会怪你以前的所作所为了!怎么样?”他的语气一点也不像是再商量,而是在命令。
“我——我不会——不会再——再返——返回——食——食死徒了——决——决不。。。”西弗勒斯显然已经坚持不住了,但他的语气还是那样坚定。
“好吧,西弗勒斯,那么,我不会杀你,把她带上来吧!”
我被带了上去,与西弗勒斯面对面,同样跪在黑魔头的脚下。黑魔头的一个手下抓住我的头发,威胁着西弗勒斯。
“艾,艾丽丝?!你怎么会在这里?”
“别费力气了,她说不出话来的。她无法面对你,她欺骗了你。”
“什——什么?”
“她欺骗你,她不把你的病治好,还成心让我把你抓走!”
不是真的!我很想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但我不能,该死的失声咒!
“唔,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你不是霍格沃茨的新的魔药课老师吗?你没有抢了西弗勒斯的职位吗?”
我沉默了,是的,我现在是霍格沃茨的魔药老师。我确实抢了他的职位。
“你的艾丽丝怎么不说话了?哼哼!那么你该相信了吧?斯内普?”他轻蔑地望了望我,然后把头转向斯内普。
“我。。。”
“我在等待你的答复。”
“。。。。。。”他没有看我,把头转向了黑魔头。
“唔,等一下,” 黑魔头面向我,“昏昏倒地!”我又一次昏了过去。最终没有听到他的选择。
“我——让我考虑一下——如果——我同意了,你可以把我恢复成原来的我么?”
“你是在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讲条件吗?不过,如果你愿意重新加入食死徒,可以。”
“好吧。”
“。。。。。。”黑魔头低声念了道咒语,我不敢确定那是什么,因为这不是普通的失忆,想要治好也是极难的。但是,我感觉到了一点:西弗勒斯已经变了。或许,这才是原来的他。

TOP

当我回到霍格沃茨时,已经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了。斯内普已经回来了,据说是他把我送了回来,但我对他的印象似乎并不是那么好,觉得他总是那么可疑,就是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对邓不利多说了要提防他,但邓不利多好像根本听不进去。他把斯内普恢复了原职,并问我愿不愿意在圣芒戈重新修建好之前在霍格沃茨担任学校里的校护士,帮助庞弗雷夫人,我答应了。斯内普经过这次事件后变了许多,教授们都说他是恢复了。的确,他的记忆已经恢复了,能记起很多事情了。但我的感觉有些怪。好像在这之前发生过什么。
一切平静了2个月,但是有一天清晨,邓不利多校长在校医院里找到了我,对我说,
“嗯,索菲丽斯小姐,你最近看到斯内普教授了吗?他这几天都没有和大家一起享用晚宴,也没怎么给学生们上课。”
没错,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
“嗯,您可以叫我艾丽斯。不过,他没有到这里来,已经好几天没有什么事故发生了。”
“嗯,那能不能抽时间去看看他呢?我想。。。如果不行,我可以亲自去找他谈谈。”
“好的。我去吧。”
当天晚上,学生们在吃晚宴时,我去了地下办公室在他,没有他,教室里也没有他。但很快,他从一个暗门里出来了,身上带着伤,我躲了起来,等他进了他的办公室,我出来敲了敲门。
“请进。”
我进去了,奇怪的是斯内普把伤盖住了,他似乎并不想让别人帮他治疗。
“是这样的,教授,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参加晚宴了。。。嗯,邓不利多教授让我来看看你。”
“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请回吧。我想我要休息了。”他回答的是如此的冷漠。
“那么好吧。”然后我便出去了。
第二天,平安夜的一天,斯内普一天没有出现,他已经向邓不利多教授请过假了,但是邓不利多不放心,又让我去看他,虽然不想,但我还是去了,毕竟校长公务繁多。
晚上,我又去了那阴森的地下办公室,他一个人在那里,我敲了敲门,进去了。
“抱歉又来打扰您了,教授。但是今晚是平安夜,明天就是圣诞节。校长问你是否参加晚宴。”
“谢谢你的提醒,我很清楚。这是命令么?”
我注意到他在喝酒,姿态非常文雅,清闲。
“唔,不是。”
“我会考虑。”
“是1825年产的威士忌,对吗?”
“没错。”
“我能尝尝吗?”
“请自便。”
“唔,味道还可以。”
“。。。。。。”他不语,继续喝酒,无视我的存在。
“好吧,我看我是不应该放弃晚宴来这个鬼地方来找你了?对吧?斯内普教授,我不会再来打扰您了。再见。”
“等一等。愿意陪我喝点吗?”他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显然,他已经醉了。
“你真是那么想的吗?”我小声念叨着,没有让他听见。
我们一直这样喝酒,但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回答。我只是在自言自语罢了。他的酒量很好,但由于他在我来之前已经喝过很多了,我们喝到后半夜时,他睡着了,在桌子上,我并没有把他移开,也没叫醒他,只是我一个人继续喝,直到我也醉了。。。
圣诞节的清晨,我起来了,在他的床上,他比我起的早,我朦胧地看着他在整理今天要上的课的东西。
“你不会怪我抢你的职位对吗?”我说,“我本想去救你的,但是邓不利多教授没有批准我去。。。”
但我还是没有得到回答。
“起来吧,庞弗雷夫人在找你。”一样的冷漠。
我起身,走出了他的寝室。



TOP

我来到了大厅,那里已经是圣诞节的装饰了,我在庞弗雷夫人身边坐了下来,想她解释着,当然,我撒了慌,我说我去了对角巷,去买了圣诞节礼物,一会儿可能还要去。随后,我看见了斯内普走了进来,校长对我点了一下头,我也冲他笑了笑。然后校长开始对圣诞节发表致词,示意我们开始用餐,我看了看斯内普,他还是面无表情。
吃完早餐后,我向庞夫人请了假,我去了对角巷,去买礼物。
“先是。。。庞弗雷夫人的,唔,一条毛毯怎么样。。。嗯!然后是邓不利多教授的。。。下一个是。。。。。。斯内普教授的。。。买什么好呢?啊!只有11加隆了。那么,去古灵阁取点吧!呀!那个,那个徽章好漂亮啊!嗯,25加隆?唔,没关系,买下吧!虽然要攒好几个月。然后是。。。”
我回到霍格沃茨时,已经下午了,庞弗雷夫人一个人在房间里。
“幸好今天没有魁地奇!不然。。。”显然她在生我的气呢。
“对,对不起,庞弗雷夫人,我。。。”
“好了!刚才邓不利多教授来过了。让你去一下他的办公室。”
我去了他的办公室,那个办公室非常整洁,而且有好多金银制品,非常华丽。
“唔,艾丽丝小姐,我想,唔,你适应这里吗?”
“唔,还可以。”
“我的意思是。。。你愿意留下来吗?”
“校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圣芒戈的院长来了,”他说,“他可能要和你解除合同,你知道,这也有我的责任。。。我想。。。”
“没关系的。我可以再找一份工作。。。”
“我想,霍格沃茨如果适合的话。。。你可以在这里工作。”
“当然,这再好不过了!”就这样,我在霍格沃茨正式签下了合同。
晚上,霍格沃茨城堡灯火通明,被施了魔法的房顶上的星星格外明亮,大家都很高兴,但我始终没有看到斯内普,“他可能不会来了吧。”我在晚宴的一半就离开了,我把礼物都送了出去。斯内普的那份我也通过猫头鹰送了过去。于是我回到了房里。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趴在了床上。
“啊!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床上,我爬起来,看见了一份礼物,包装很漂亮,我拆开看,是一条很漂亮的项链,链子是银色的,上面有个十字架,十字架上两边分别刻着两个字母s,中间还有个圆形的凹进去的部分,是黑色的,上面镶着一颗黑色的珍珠。盒子里面还有一张卡片,我把它拿了出来,上面写着
Merry Christmas.
   S•Snape
“是他,是斯内普。”我把项链戴上,然后用手去抚摸它。
我走出房间,轻轻来到斯内普的办公室,听见里面好像有人在呻吟,我悄悄地进去了,看见斯内普平躺在床上,裸露着上半身,从他的肩部一直到腹部,有一条长长深深的疤痕,还渗着血,显然他非常疼,但他突然看见了我,像是要把伤盖住,但是不知道是没来得及还是太疼了没有力气的缘故,他没能盖住,让我看到了。我冲了上去,不知所措,四处寻找可以止血的东西,但是他拉住了我,对我说:“不用了,回去吧。不要告诉邓不利多。”还是那样的冷酷,没有一点表情。我看见他的手里攥着一个金色的东西,那是我送的徽章。但是我还是很生气。“为什么你不用治疗?为什么?如果是因为我,我愿意离开。”说完,我含着泪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他好像想要拦住我,但大概是因为他伤的实在太重了,没能拦住。
“唔,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如果你真的决定了的话,那我就不会在拦你了。我可以和你解除合同。事情总是变得那么快,那么突然。。。”
“我已经想好了,邓不利多教授。”我决定离开霍格沃茨了。因为斯内普的缘故,也由于当时我听说英国那里有许多被黑魔头打伤了的麻瓜,我决定回到麻瓜的世界去,去看一下黑魔头的动向。
“那么好吧。”
“邓,邓不利多教授,出,出事了!”一个孩子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唔,什么事?”
“嗯,教授,教授他,好像很难受,捂着胸口,但是,庞,庞弗雷夫人不在!”
“是哪个教授?”邓不利多教授急切地问。
“哦!不!——是斯内普!” 我意识到了。他昨天的伤口。

TOP

我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地下教室,看见斯内普在给N.E.W.Ts班的学生上着课,但是斯内普捂着胸口,半躬着身子,虽然不太明显,但我仍然能够看出,那黑色的长袍已经沾满了血迹,应该是6年级的学生,是的。但是虽然已经6年级了,学生却已经不知所措:斯莱特林院的学生不具备应急的能力,而格兰芬多院的学生却好像是不想救他,赫奇帕奇的学生和拉文克劳的学生占极少数。我把担架召唤了过来,斯内普还在挣扎着,这是校长进来了,示意级长,让他们维持班里的秩序,因为离下课还有一小时时间,邓不利多校长把斯内普带回校医院。我也跟着,庞弗雷夫人不在,显然伤口是被感染了,必须采取措施,校医院是没有那么齐全的工具的,但是圣芒戈还没有修复,附近的魔法医院就只有这所了,圣芒戈临时医院太远了。太严重了,在耽搁下去会失血过多的!该死!魔法医院。。。
“有什么建议么,艾丽丝?”
“去对角巷,通过那里去伦敦,那里的医院处理过,这是最近的地方了!克西丝!”我把克西丝召唤了过来。
“等一下,你是说我们要去麻瓜那里吗?你疯了?我们没有那里的钱。。。”费尔奇说。
“我有。”
“邓不利多教授,我想我还会留下来一阵子,但庞弗雷夫人去那里了?”
“她去了巫师红十字协会。”
我和邓不利多教授还有已经是昏迷不醒的斯内普教授飞了一段时间,很快就到了伦敦,我们顾了一匹马,还有一辆马车,我骑马,尽量避免颠簸,邓不利多教授和斯内普坐马车,我们来到了一家很大的医院,进去挂了急诊。
“快找一个病床!”一个医生说。然后有许多护士推着斯内普进了急诊室,我一直跟着他,拉着他的手,是那么冰冷。直到护士把我拦了下来,我不能进去,我和邓不利多教授只有在外面等着。
“教授,我,实在很抱歉,昨晚,我明明知道。。。”我在抽泣着。
“算了。没关系的。不用责备你自己了,我也有犯错误的时候。年轻人,没关系。别哭了,他会好起来的,我知道你关心他。但有时关心过分反而会酿成大祸。”
在邓不利多教授的一番劝说下,我终于停止了哭泣,开始默默为斯内普祈祷。治疗持续到4小时的时候,我有些支持不住了,邓不利多教授提议我去休息一下,但我没有,还是一直等着他从出来。
又过了一小时,一个护士从病房里出来了,对我们说:“病人已经没问题了,只是怎么也不明白这伤是怎么弄的,这么长的一个大口子。需要进一步检查。您们是家属吗?请跟我来交款。”
“我想,调查清楚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知道是怎么回事。艾丽丝,请随她去交款吧,回来我会给你的。”
“没关系。护士,请再和我说些关于他的情况。”
“好的,请跟我来吧。”
我和护士去交款,那个护士还在问斯内普的伤是怎么回事,我怕她了解得太多,只有对她使用了一忘皆空,使她忘记斯内普的事。
当我回到急诊室时,邓不利多教授已经带斯内普去了他的病房了,护士说斯内普依然昏迷不醒,但已经脱离危险了,是由于受伤后伤口没有经过及时处理而受到病菌的感染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平常,只是面积似乎大了点。但我还是弄不清是谁为什么要伤他,西弗勒斯还处于昏迷状态,只有等他醒来后再问问他了。
我走到了他的病房,邓不利多教授在那里守着。
“那个医生说他过一会儿就会醒来的。”
“我知道。校长,我必须和您说,斯内普教授他最近有些。。。”
“艾丽丝,是这样的,我知道很多人不信任西弗勒斯,但是我确实,”他看了看他,“我确实信任他。”
“我也曾经信任过他,但您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天黑魔头把他捉走了同时也捉走了我,黑魔头刺激他,我不知道后来他对他又说些什么,不过西弗勒斯。。。不,斯内普教授变了,您没有发觉吗?”
“唔,我知道,他又回到从前的样子了。艾丽丝小姐,你可能还不太习惯他原来的样子,他确实。。。有些冷漠。”他耐心地给我解释着。
“好吧,我希望是我不习惯。唔,如果您有事情的话,我可以留下来照顾斯内普。”
“那么,请你留在这里照顾他吧,我不知道这是否。。。”
“没有问题。我也曾是护士,我可以照顾他。”
“那么有什么异常就通知我,我特意选了间有火炉的房间。等他恢复了就通知我,我会来接你们。”
“好的,没问题,校长,我会照顾好他的。”然后,邓不利多教授骑着马车去找克西丝回到了霍格沃茨。我则留了下来照顾斯内普。
虽然外面的积雪都已经融化了,但天气依旧是那样的冷。我还是不太适应。这已经是第二天了,斯内普还是没有醒,望着他那张毫无生气了脸,我真的感到非常难过。斯内普的脸,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是一张极其苍白的脸,死气沉沉。
我握起他那只冰凉的手,放在胸前,默默祈祷,希望他能快些醒来。
已经第三天了,护士来换过绷带了,说他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我问他们他为什么还是没有醒来,他们也不知道。一群庸医!(因为我对麻瓜们的医疗方法也不了解。)
第四天,邓不利多教授来信了,问这里的情况,我在回信上说斯内普的伤已经开始痊愈了,但是他依旧没有醒来。。。
下午,伦敦天气开始逐渐变暖,我打算接一辆手推车带斯内普去走走,但马上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那太危险了,不能让黑魔头发现我们在哪里。是的,我开始怀疑这又是他搞的鬼,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要干掉西弗勒斯,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晚上,护士送来晚餐的时候,我准备去买一些水果,就去医院旁边的一个超市买了些,回来时,斯内普还是那样安详地躺在那里,我几乎快要崩溃了。趴在他的床上哭着,希望他能醒来。
第五天的清晨,醒来时发现我竟睡在斯内普的那张病床上,朦胧地看见斯内普在整理内务。
“今天早上起来时我看见你趴在床上,我起来把你扶到床上了。没想到你醒了。”语气还是那么平淡,但我却非常的高兴,他终于醒了,这真是太好了!
“唔,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了。”
“那么我们可以回去了吧?”我有些生气,居然连声谢谢也不说。
“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做。”
“虽然很不情愿,但邓不利多教授吩咐我要照顾你。”
“你是我的监护人?”
“我不是,但你必须亲自和邓不利多教授说。”
“我会的。”
“那好吧。”我到医院楼下叫了一辆马车,去了对角巷,把克西丝招唤过来,我本想看看他去那里,因为我不能再把他弄丢了,可是他却不见了。我只能让克西丝带我回到霍格沃茨。
“邓不利多教授在哪里?”我在走廊里四处寻找他。
“我已经知道了,艾丽丝小姐。”邓不利多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可是他。。。”
“唔,他是个有分寸的人。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你确实是个很好的护士。”
“是的校长。好吧。唔,我还想说的就是。。。”
“来我的办公室说吧。”
我们来到校长办公室。
“请坐。”
“谢谢,校长,我想说关于那合同的事。”
“我想你是还想干下去,对吗?”
“是的。”
“没问题,欢迎回来。”
“但有些事情我也不得不和您谈谈。。。”
“有关于斯内普教授?”
“是的。有关于他,我想了解更多。”
“好的,虽然我并不喜欢背着他去议论他,但我会把我所了解的他告诉你。”
“他小时候到底经历过了什么?为什么他的性格如此。。。?”
“我也不是特别了解。。。”邓不利多教授把他所了解的斯内普告诉了我,我想到了我自己,也和他差不多。
随后,邓不利多给了我一项艰巨的任务——让我照顾斯内普。

TOP

三星期后,我再一次在晚宴上见到了他,那是第一学期结束的晚宴。他显然已经好多了,我也放心了许多,学生们有一大部分都回家了,我住在学校,因为家里人根本不希望我这个巫师出现了。他们反对我,从我被那所不起眼的魔法学院录取开始他们就没有支持过我。但已经过去了,在这里挺好的。
随后在放假的第一星期里,我都和庞弗雷夫人在一起,有时候去一次霍格莫德村,买一些东西回来。
天气依然是这么冷,那天下午,我去霍格莫德村时,天又突然下起雪来,我感觉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我就走进了三把扫帚,想去喝杯酒。我看见了西弗勒斯也在,就和他打了个招呼。
“斯内普教授,下午好。”
“唔,索菲丽斯。”他喝多了。依旧用他那平淡的声音说着。
“您也在这里喝酒吗?”
“是的。”
“一瓶黄油啤酒!”我也点了一瓶,然后就找了个他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斯内普继续喝他的酒。我看他喝的是一种烈性酒。
“我在你旁边你会感到不自然吗?”
“唔?”
“没什么,随便问问。”
我们在那里坐了一下午,黄昏时间,天就已经很黑了,我准备离开。
“那么,斯内普教授,太晚了,我该回去了。多少钱?”
“3加隆5纳特。”
“好的。”我走出去时,无意中看见他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我又进去了。
“这位先生喝了多少?”
“唔,一共。。。13加隆。”
“这是15加隆。”然后,我想把他带回去,但他很不清醒,太沉了,街上没有人,店铺都关门了,我只能自己把他拖回去。我把他的手放到我的肩膀上,然后搂着他的腰,他只凭着他那一点意识迷糊地走着。
好不容易把他拖到了学校,但是这里居然没什么人,毕竟是放假期间,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
我继续把他拖到了他的寝室,(我找了半天才找到,说是寝室其实和他的办公室差不多,全是书,魔法药剂,只不过多了一张床和一张较大的办公桌。)把他拖到了他的床上,准备离开。因为我也喝的多了点,有些累了。
就在我准备走时,我被拉住了,被拉到了他的怀里,我发现他坐了起来,那时,我注意到,我与他是如此的近,以至于我可以清清楚楚的听见他的心跳。他站了起来,把我抱在床上。我一直在他怀里本能地挣扎着,但是身体确始终没有力气。抑或是我根本不想使劲。
我不能,不能!他是一个教授,纯种的巫师,我只是一个泥巴种,我会毁了他,他迟早会后悔的,所以我不能啊!我轻轻地推开了他。
他似乎清醒点了。松开了我,然后呆呆地站在那里,我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我站了起来,撩起他的头发,抚摸着那油腻腻的头发后面的脸,吻了上去,把他扶到床上,帮他盖好,在旁边守着。看着他睡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