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玻璃岛——亚瑟与我三千年》




冯象:《玻璃岛——亚瑟与我三千年》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3年3月,270页。


目 录

  前言
  圣杯
  墨林与宁薇
  网址:伊莲
  药酒
  绿骑士
  摩帝纳拱门
  零隐私世界
  尾声:亚瑟之死及其他
  法兰西的玛丽
  蓝瓦爵士

  附录一:释名
  附录二:年表
  附录三:家系图

《玻璃岛·前言》(节选):

  这本小书讲的故事,取材于亚瑟王传奇和我的亲身经历。亚瑟王传奇是中古欧洲文学的瑰宝,在西方流传之广,大概仅次于《圣经》、莎士比亚。至今,各种新潮和通俗的文艺形式的改编再现,从好莱坞影视、百老汇歌舞到漫画书、木偶戏,仍层出不穷。传奇中的角色原型和情节母题,大都可追溯到古代凯尔特人的历史和神话。凯尔特人现在是欧洲的小民族,但在上古时代曾遍及欧洲大部,西至不列颠岛(今英国),东抵小亚细亚。他们的事功和风俗最早见于希腊史家的记述,希腊人称这些金发碧眼、肤色白皙、慷慨性急而多才多艺的“蛮族”为Keltoi;于是有了“凯尔特”这个名字。可是,罗马帝国的兴起和统治,日耳曼诸部的南下扩张,大大压缩了凯尔特人的领土。到了亚瑟王传奇的鼎盛期(十二、十三世纪),凯尔特人的家园就只剩下不列颠岛的西部(威尔士)和北端(苏格兰高地)、爱尔兰以及英吉利海峡对岸的法国西北一隅(不列塔尼)了。亚瑟是五、六世纪之交领导不列颠人抵抗侵略者的统帅。不难想见,他的英雄业绩和崇高理想,是如何深受百姓爱戴而传颂四方的(见《尾声》)。一个弱小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还能编织这样绚丽多彩的故事,确是世界文学史上的奇迹。因为故事中的亚瑟当了不列颠的王,所以在中世纪,亚瑟王传奇也叫“不列颠演义”(matiere de Bretagne)。这几个字是法语,亦即法国人的说法。当时在欧洲,法国的宫廷时尚和文学,跟现在铺天盖地宣传的美国这个美国那个差不多,是人们急于效法的。法国宫廷诗人采用浪漫传奇(roman)的体裁,向王公贵族,尤其宫中那些热爱文艺的夫人小姐,歌颂亚瑟王和他的圆桌骑士;亚瑟王传奇便从此走出不列颠,跟“国际”接轨了(详见《法兰西的玛丽》)。

  亚瑟王传奇在中国一直没有好好研究介绍,这不奇怪。因为中国人接轨“国际”,断断续续,几经波折,需要学习引进的洋故事洋思想排着长队,太多了!如今赶上《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走红之后出版,也不算晚。我认识一位中国小姑娘,在附近一所有名的中学(布什总统的母校)念初二,精通亚瑟王故事,还喜欢拉丁语,四大本哈利·波特倒背如流。她告诉我,所谓“魔法石”,英国原版作“哲学家石”(也就是圆桌骑士寻找的玻璃岛圣杯在中世纪炼金术传统里的变相,见附录一《释名》,圣杯条)。可是出版商对美国人心存偏见,认定他们趣味肤浅,生怕封面印了“哲学家”三个字影响小说在美国的销路,就改称sorcerer stone (巫师石):美国相当一部分人口是信巫术的。中译本不明底细,竟以讹传讹错上加错,变出一块她说离了谱还不“酷”的“魔法石”来。

  这本小书一共讲九个故事,基本涵盖了亚瑟王传奇的主要人物和神话母题:亚瑟王与“地母”桂尼薇,湖夫人宁薇与“视者”墨林,“骑士冠”郎士洛与两位伊莲,加文爵士与绿骑士,哀生与金发玉色儿,圣杯与渔王,以及圆桌骑士为维护荣誉而分裂、决死的悲剧。就其运用阐发的西方文学典籍、凯尔特/希腊神话、历史和宗教文献而言,也可视为亚瑟王传奇在中国的第一次系统介绍。

  书名《玻璃岛》,威尔士语 ynis gutrin,典出凯尔特神话(见附录一《释名》,玻璃岛条)。还有一个道理:80年代初,有一次陪同外教去新疆旅游。一天,在暑气蒸腾的戈壁滩上欣然发现一座碧波环绕的小岛——海市蜃楼。我们的司机即形容小岛是玻璃造的,去到那里的人,无论多大本领、带几匹骆驼,没有一个活着回来。当然,凯尔特人的玻璃岛是出没在另一个自然和人文环境里的。关于它的传说,也就和那个难忘的司机朋友的故事不尽相似。古人说“海市”为蛟蜃之气所筑,蜃“状似蛇而大,有角,能呼气成楼台城郭之状”(《本草·鳞部》)。新世纪始于蛇年,我愿这本《玻璃岛》浮现在更多的读者面前。

收藏 分享

十二星座与圣杯——圣杯篇

太阳入宫日期   星座    人物
 
2月19日        双鱼    渔王(圣杯第二护卫,鱼之王,上钩,待救)
 
1月20日        宝瓶    圣杯(空杯,待圣杯第三护卫,星象若鱼饮水自瓶,瓶通杯)
 
12月22日       摩羯    墨林 (神巫,善预言,助亚瑟王兴;好色,为湖夫人囚,成羯羊)
 
11月22日       人马    亚瑟王(令四海骑士归心,无继承人,为毛德列所害)
 
10月24日       天蝎    毛德列(亚瑟与异父姐私生子,叛徒,蝎喻毒)
 
9月23日        天秤    孤山凤凰(象征正确提问,令万物复生之圣杯秘诀,双秤如凤)
 
8月23日        室女    桂尼薇王后(天下第一美人,与朗士洛私通)
 
7月23日        狮子    朗士洛爵士(天下第一勇士,与王后私通,狮喻勇)
 
6月22日        巨蟹    帕西法爵士(号圣杯骑士,寻圣杯几近成功,蟹喻迟)
 
5月21日        双子    加拉哈爵士(一说朗士洛之子,纯如处子,可见圣杯)
 
4月20日        金牛    湖夫人之舟(犁湖牛,接垂死的亚瑟去玻璃岛)
 
3月21日        白羊    加文爵士(亚瑟甥,号骑士之日,不慎为绿骑士惑,白羊喻莽)
 

该书第一章圣杯,列出得自一位研究中古历史及语言学的老伯爵的玻璃岛地图,图中暗含黄道十二宫星座,把亚瑟王传说相关人物与十二星座对应排列(如上所示),恰好排出一张圆桌座次,隐含圆桌骑士寻找圣杯的传说。

圣杯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时用以盛酒的杯子,那时他已经知道被出卖,把一块饼掰开分给门徒说:“吃吧,这是我的身体。”又端起酒杯递给门徒一一饮下,说:“这是我的血,印证上帝与人立的新约。”

耶稣受难后,亚利马太城的约瑟(Joseph d’Arimathie)收殓了耶稣的遗体,罗马总督彼拉多念其忠诚,把圣杯和耶稣的遗物都给了他。大祭司知道后,把他囚禁,在那间没有窗的黑屋中,复活的耶稣降临,把圣杯托付给他,让他不食不饮度过几年的囚禁岁月,并说:见杯者与主同在,享永恒之福。圣杯三位一体,在人世只有三个人能够掌管,并传下以圣杯享永恒之福的秘诀。约瑟就是圣杯的第一护卫,约瑟的妹婿布隆(Bron/Bran)绰号渔王,成为圣杯的第二护卫。随后,布隆率领这支信徒到阿芙蓉(Avaron,就是玻璃岛,玻璃般透明,寻常不露真面目的小岛)山谷住下,等待圣杯的第三护卫。

约瑟死后,渔王受伤不能生育,象征他堕入了某种未名的罪恶和魔障,由此也使他的国度,即整个基督教世界,陷入民不聊生的战乱与荒芜。他整日在水边垂钓,等待命定的第三护卫到来,以拯救世界。这个拯救者必须先向他提一个问题,答对了,魔障破除,他重新站立,传授圣杯秘诀,让荒原再变粮仓。而这个继承者就是受了神启而出发寻找圣杯的圆桌骑士中纯洁无暇的加拉哈爵士,可惜当日他到了玻璃岛,见到圣杯却犹豫间未能提问,错过了承传秘诀的机会。后来他去耶路撒冷为夺取圣杯幻象而亡,而寻找圣杯的其他骑士看不见圣杯,却在当日所见圣杯幻象的诱惑下争斗不止,导致圆桌分裂,亚瑟死于私生子毛德列之手,由三女王接往长眠之地玻璃岛。(亚瑟与王后桂尼薇合葬地唯余格拉斯顿柏利(Glastonbury)古寺废墟)

《印第安纳·琼斯与圣杯》中,印第安纳选择了一个古朴无华的杯子,以之盛水滴在老琼斯的伤口上,伤口愈合如初。在传说中,圣杯有救死扶伤之能,能生出食物饮水,助信徒度过难关。不过,圣杯只对真正心地虔诚之人显露真身,作恶犯奸者看不到它。对于亚瑟王骑士而言,圣杯代表着繁荣和无上荣耀,他们立誓,不见圣杯不回圆桌,亚瑟由此预见到圆桌的分裂。

图的主人认为“圣杯其实就是那唯一的理(idea)或太初之道(logos),是上帝用来造天地万物的智慧(sophia),是那个向世人隐藏着的,先于我们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奥秘。”在我看来,圣杯承载的就是世界和平繁荣之道,是上帝与人订立的契约,一旦上帝选取的人间之仆犯错失职,违背约定,那么圣杯就在人间消失,世界陷入混乱贫瘠,寻找圣杯,实际是消除混乱、重现秩序和繁荣的过程。上帝有主宰之名,却让人们自己来演绎历史,他发出神喻,却不保证一切在既定的轨迹下无所作为。正如这宇宙间的必然与偶然,交相作用,道不变而万千呈现。人类在追寻中犯错,在错误中认知,在认知中前行。

TOP

第一骑士的爱与哀愁——伊莲篇


朗士洛(Lancelot du Lac)是骑士美德的化身,他武艺高强,英勇善战,锄奸扶弱,仗义勇为,被亚瑟封为第一骑士,得到天下英雄的敬重和淑女名媛的爱慕。然而,英雄难过美人关,几多爱与哀愁源自与王后桂尼薇的不伦之恋。

朗士洛一岁丧父(朗士洛的父亲Ban乃一小国之主,是以色列大卫王的后人),湖夫人宁薇将他从王宫盗出,在仙湖抚养至十八岁,然后送他去亚瑟麾下做圆桌骑士。册封典礼上,亚瑟忘了给朗士洛佩剑,细心的王后桂尼薇注意到年轻骑士的窘迫,便上前取过宝剑交到他手里。四目相对的瞬间,初涉人世的朗士洛一颗心就此陷落。“这是怎样的爱!一边委身理想而无法解脱,一边又时刻干犯、亵渎着理想。身为骑士,第一要务本该效忠首领、捍卫教会。可朗士洛的爱,越是执着、纯真,就越是对国王的背叛、对宗教的玷污。”

朗士洛的爱情传说中,除了王后桂尼薇,另一个女子是伊莲。关于伊莲的传说,又有不同的版本。

第一个伊莲是渔王在丧失生育能力前出生的女儿,她是纯美的化身,自幼侍奉圣杯。渔王为破除魔障,将圣杯的秘诀传承,须等待一个无暇的骑士到来,而那举世无双的处子,必须出自天下最纯洁完美的结合。朗士洛是“骑士之冠”、最执着于爱情,他与伊莲相配,生下的外孙就是那纯洁无暇的救星。于是,渔王设计迷惑朗士洛,骗得他把伊莲误认作王后,使得伊莲怀孕生子,取名加拉哈(Galahad)。孩子出生次日,另一圆桌骑士鲍尔爵士(Bors de Ganis)为寻圣杯路过,渔王请他传信给朗士洛,消息不胫而走,传到王后那里,王后大怒,朗士洛反复恳求,才消了气。

第一个伊莲早已知道朗士洛对王后的深情,她献身圣杯的目的超出了对朗士洛的爱情。而第二个伊莲,却在不知不觉中情难自拔,待水落石出后陨命凋零,徒留情专至此,举世罕见的唏嘘。

白伊莲(Elaine le Blank)的故事载于马罗礼(Sir Thomas Malory)的《亚瑟之死》卷十八。

朗士洛与王后约定以无名骑士身份参加亚瑟王举行的比武大会,为了隐瞒身份,需要借一块众人陌生的盾牌。他在一位老爵士那里借到了盾,爵士的女儿就是白伊莲,小名百合(Lis)。朗士洛出于进一步隐瞒身份的目的,答应做伊莲的骑士,将她的标记挂在盔冠上,并赢得了冠军。岂料,伊莲对无名骑士暗生情愫,待得知他是第一骑士朗士洛后,愈加是情根深种,欲罢不能。而朗士洛担心王后责怪他为其他女子出战,未及伤愈便匆匆离了伊莲去见王后。王后果然震怒,将朗士洛献与她的夜明珠扔出窗外。朗士洛追到窗口,却见夜明珠坠入河里,而此时河上的雾霭突然散开,让他看见一叶披了黑纱的小舟荡来,舟上躺着的赫然就是伊莲。朗士洛平生第一次未及向王后行礼便冲出房门,那艄公正是伊莲家的哑仆,指着小舟泪流满面。待仔细看时,伊莲躺在那里仿佛微笑着,脚边一堆鲜花,冰凉的指间捏着一封书信,信中言看朗士洛一去不回头,已然明白他心之所向,深叹朗士洛是她没敢说出的爱,是她结束生命的爱,请求他将她安葬,并在坟前种上百合。葬礼当日,朗士洛呆呆站在坟前,王后走过时,低声说:请原谅,错怪你了。朗士洛惊醒抬头,却见亚瑟王望着自己,不由心下生寒:“陛下,爱是心中自发的情,勉强不了,也制止不住啊!”

美人配英雄。桂尼薇虽是第一美人,可毕竟是亚瑟的王后。朗士洛是勇与善的结合,独独在爱情上不得完满。人们以纯美的伊莲来与他相配,不知是否表达对于朗士洛爱情的遗憾。第一个伊莲的故事,是循着寻找圣杯的事件轨迹出现的;第二个伊莲的故事杜撰传奇的色彩较为浓厚。前者是圆桌骑士与圣杯传奇不可或缺的枝节,后者则是脱离主干而自行添加的枝叶,让那些传奇如此生动地留存世人心田,将无限的遐想赋予那众口相传的中古勇士。


TOP

二十世纪有关亚瑟王传奇的作品
 
 
  二十世纪:繁荣(小说与电影)

  1903
  德国大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1929)托马斯•曼(Thomas Mann,1875-1955)中篇小说《哀生》(《Tristan》),以现代疗养院为背景讽刺瓦格纳(1865)式的浪漫。1923年,曼曾根据郭弗利(1210)传奇草就一电影脚本《哀生》,惜未能成片。
  
  1903-1910
  “美国插图之父”派尔(Howard Pyle,1853-1911)为亚瑟王少而读物作画,包括《白伊莲织盾罩》、《莫甘娜仙姑》等。
  
  1904
  法国诗人阿波里奈(Guillaume Apollinaire,1880-1918)《腐巫》(《L’Enchanteur porrissant》)出版,德兰(Andre Derain)木刻插图。以墨林故事表达诗人的恋情、梦幻和预感。
  
  1905
  日本小说家夏目漱石(1867-1916)发表了《薤露行》,讲朗士洛与桂尼薇、伊莲的爱情故事,取材于马罗礼(1485)和丁尼生(1834)。一说故事暗藏夏目自己的生活秘密。有英译(Kairo-ko:A Dirge,1983)。
  
  1907
  法国作曲家德彪西(Claude Debusy,1862-1918)歌剧《哀生传》(L’Histoire de Tristan),穆雷(Gabriel Mourey)剧本。因版权(改编许可)问题中断创作,未能上演。
  
  1917-1927
  美国罗宾逊(E.A.Robinson,1869-1935)作素体独白叙事诗《墨林》(Merlin),《朗士洛》(Lancelot),《哀生》(Tristan)。其中《哀生》最具创意:情节简洁,结尾使哀生探垂死的玉色儿而遭马克王暗算。
  
  1917-1944
  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1912)赫普曼(Gerhart Hauptmann,1962-1946)小说《墨林》(Merlin,未完成):古代“超人”化育的“地人”(新墨林)的故事。
  
  1922
  艾略特(T.S.Eliot,1888-1965)《荒原》(Waste Land)出版。自谓受圣杯传说的启发而作,“一通有韵律的嘀咕”。获诺贝尔文学奖(1948)。
  
  1923
  英国作家哈代(Thomas Hardy,1840-1928)据哀生故事作一幕哑剧《康沃尔王后》(Queen of
  Cornwall)。文字古怪情节突兀,难得的大师实验失败之作。
  
  1928
  桂冠诗人(1930)梅斯菲尔(John Masefield,1878-1967)诗集《仲夏夜及其他诗体故事》(Midsummer Night and Other Tales in Verse),包括多首将亚瑟王传奇人物情节重组而组成的诗。
  1930
  第一出亚瑟王芭蕾《夏萝女》(The Lady of Shalott):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1865-1957)曲。
  
  1937
  法国高古都(Jean Cocteau,1889-1963)三幕剧《圆桌骑士》(Les Chevaliers de la table ronde)首演。1943年改编电影《永远归来》(L’Eternel retour):导演德拉诺瓦(Jean Delannoy),将哀生的爱情悲剧放在二十世纪工业社会重新解说。
  
  1938-1944
  英国威廉斯(Charles Williams,1886-1945)长诗《塔列森》(Taliessin through Logres)和《夏日星之域》(Region of the Summer Stars)。力图重造亚瑟王神话。但其宏大结构为诗人自创的晦涩的基督教象征所累。
  
  1938-1955
  怀特(T.H.White,1906-1964)四部曲小说《从前与将来的王》问世,包括《石中剑》(Sword in the Stone)、《林中巫》(Witch in the Wood)、《丑骑士》(Ill-Made Knight)和《风中烛》(Candle in the Wind)。《石》取少年读物风格,描述墨林教育少年亚瑟,变动物求智慧,直至得剑登基;曾改编成迪斯尼电影(1965)。《林》、《丑》、《风》接着讲加文、毛德列、桂尼薇、朗士洛(丑骑士)、两位伊莲等人物故事;结束于亚瑟王决战前夕,命令少年侍从马罗礼安全撤离。曾多次改编为百老汇音乐剧和电影(Camelot,1960,1967)。遗著《墨林书》(Book of Merlyn,1977),说教味稍浓(“人类败在不向动物学习”),直笔铺陈作者信念。
  
  1949
  国际亚瑟学会(Societe International Arthurienne)成立。现有个人会员一千、机构会员三百。出版年报,编撰文献目录,举办国际大会(三年一次)等。
  
  1961
  剑桥文学教授奎勒•库奇(Sir Arthur Quiller-Courch,1863-1944)遗著《多尔堡》(Castle Dor)由女作家杜默列(Daphne du Maurier,1907-1989)整理出版。哀生悲剧在康沃尔渔民、旅店老板和老板娘身上的重演。
  
  1967
  波兰女作家孔塞维乔娃(Maria Kuncewiczowa)发表《哀生一九四六》(Tristan1946)。将哀生故事移到二次大战后的康沃尔和长岛。
  
  1974
  法国电影《朗士洛》(Lancelot du Lac)。写世界因失去圣杯而败落。
  
  1975
  好莱坞喜剧片《白蟒山与圣杯》(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
  
  1976-1979
  哈德尔(Natalie Harder)木偶戏《来自中世纪的梦》(Recht mitten durch……ein Traum aus dem Mittelalter)在柏林等地上演。长两个半小时,用五十多只提线木偶。据沃夫兰《帕西法》(1205)改编。
  
  1977
  美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1962)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1902-1968)遗著《亚瑟王及高贵骑士行传》(Acts of King Arthur and his Noble Knights)发表。对话活泼幽默,间或流于伤感。
  
  1978
  法国电影《帕西法》(Perceval le Gallois)。有意避现实写生而求风格印象。
  
  1981
  好莱坞电影《削钢剑》(Excalibur)。
  
  1982
  “新德国电影”《帕西法》(Parsifal)。尽情发挥瓦格纳同名歌剧(1882)。美国女作家布莱德利(Marion Bradley)《雾霭苹果岛》(Mists of Avalon),从女性视角(桂尼薇、意格琳、湖夫人、莫甘娜)说亚瑟王故事。
  
  1984
  英国作家洛奇(David Lodge,1935-)《小世界》(Small World)。套用圣杯传说讽刺英美学术界的虚伪、堕落。
  
  1988
  意大利符号学家艾科(Umberto Eco)长篇小说《福柯的钟摆》(Il pendolo di Foucault)。以圣杯/哲学家石和圣殿骑士团传说为背景。
  
  1994
  美国作家厄普代克(John Updike,1932-)小说《巴西》(Brazil)。以贫民窟为背景讲哀生玉色儿故事。
  
  1995
  儿童电影《圆桌小子》(Kids of the Round Table)在戛纳电影节首映。美国电影《第一骑士》(First Knight)。
  
  1998
  美国电视连续剧《墨林》(Merlin)。
  
  

注: 冯象先生此书中提到的一些人名,和目前普遍接受的翻译出入较大,可能也是老先生挥之不去的怀旧情怀。
  朗士洛:兰斯洛特
  莫甘娜:莫甘
  宁薇:薇薇安
  墨林:默林
  哀生:特利斯坦
  玉色儿:伊索尔德
  高古都:考克多
  毛德列:莫德列/莫俊德

TOP

逝去的杯与剑——玻璃岛的书评 by 张薇薇  

  《玻璃岛——亚瑟与我三千年》(三联书店二○○三年版,以下简称《玻》),以一种特别的方式重述了一个流传于古代欧洲凯尔特人(Keltoi)的历史神话故事——亚瑟王传奇。凯尔特民族在历史上曾统治着欧洲的大部,包括不列颠岛(今英国)。据大量史料考证,亚瑟王曾是不列颠王,并是五、六世纪之交率领不列颠人抵抗日耳曼侵略者的统帅,他在英国历史上深孚众望并被广为称颂。

 
  《玻》的叙事,运用了时空剪切式的蒙太奇手法。一方面,作者冯象利用自己在英伦的便捷,亲临“三千年不列颠”的故地,亚瑟王故事或曾发生的纪念地:格拉斯顿伯利(玻璃岛)、古寺等威尔士遗址和博物馆,而《王公史鉴》、手描的阿芙蓉地图、摩帝纳拱门上的石雕,更佐证了这样一段历史。书中五十多幅精美的图片、照片,或提供给读者以历史的讯息,或传达了古不列颠的风情状物,无不给中国人的水墨审美一种直观的冲击力。另一方面,作者利用“从现代回到过去”的方法,讲述这段心理路程中的历史:从法国一位博学的伯爵讲述圣杯故事开始追溯亚瑟王时代的英雄故事,从“格洛”酒吧邂逅女巫和建筑师讲述宁薇和墨林的故事,从学生李尔王及其笔记本电脑上的网址“伊莲”讲起郎士洛骑士和白伊莲的故事,从“文革”时期余老大对女演员铁梅的暗恋讲到哀生与玉色尔的药酒,从画家的一幅被绿颜料弄脏的画联想起加文与绿骑士的决斗,从作者自己“上山下乡”时读到的英语教程中的“亚瑟王”到真正地系统考察历史上的Arthur ……当然,作者并没有沉溺于过去,而是为了从过去寻找现在、阐释现代。所以,在书的每个章节里,我们都能发现一种时空的出入与互证。


  圣杯,是这部书的一个楔子,也是亚瑟王传奇的一条线索。圣杯 (Holy Grail),即盛耶稣血的酒盅。“见杯者得与主同在、享永恒的福”,它法力无边,能供应酒菜、能惩罚罪人。在文学作品中,圣杯曾被描写成一块石头;而此石的渊源,在中世纪炼金术的传统中,即是所谓神秘无踪的“哲学家石”。风靡一时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的“魔法石”(英国原版作“哲学家石”),即是指圣杯(《玻》前言与“圣杯”释条)。在亚瑟王传奇中,它是圆桌骑士们所要寻找的玻璃岛圣杯。


  十二世纪末的《约瑟传》里说,耶稣被捕后,他最后的晚餐用过的酒杯被一个犹太人拿了交给彼拉多。后来约瑟要求收尸,彼拉多念其忠诚,便将酒杯连同耶稣的其他遗物都一起给了他。约瑟为遗体抹香油的时候,尸身上的五处伤口突然流出血来,他忙取酒杯接了,然后才用麻布包起遗体,移入墓穴。耶稣复活之后,专门带了这盛血的杯来,托付给约瑟,说:见杯者得与主同在,享永恒的福。又说圣杯三位一体,在人世只有三个人能够掌管,做它的护卫。接着,就传了约瑟“极温柔宝贵、宽厚仁慈,唤作‘圣杯之奥秘’的一道秘诀”。这样,约瑟成为圣杯的第一个护卫。约瑟死后,渔王做了圣杯的护卫。但由于渔王无生育能力,他只能在水边垂钓坐等那命定的继承人与第三护卫的出现。于是,就生出亚瑟王及诸圆桌骑士加文、郎士洛、帕西法等寻找圣杯的故事(《玻》之“圣杯”)。围绕着圣杯的追逐,产生、出现了亚瑟王传说中的征战、比武、降妖、英雄与美女(虽然,历史中的亚瑟只是一个古威尔士的王,人的主而非神话的英雄)。传说中的不少情节叙说了亚瑟王及其骑士如何保护疆域和抵挡外来侵略,以及王与王后、仙女,仙女与骑士,王后与骑士的爱情故事。


  雷蒙·阿隆在《论治史》提到:“对过去的阐释或与过去有关的种种命题,它们的意义由人来赋予,而历史认识的阐释方式对它们的意义有决定性影响。”《玻》一书中逐章涉及了一些流传于历史与民间的故事,当然都是经过作者精心剪辑,这里面贯穿着作者对于历史和过去(尽管是中古的西欧)的个人化理解,而且更是一种文学式的、或个体经验的互证。在我看来,作者似乎尝试用一种反向的“移情”方法——不是作者进入亚瑟王的史境去理解意义,而是用亚瑟王的史境帮助读者去理解自己的命题:即“现代性之意义”。——现代,究竟给我们带来什么?它对人类的意义若何?


  如果说,蒙昧时代是英雄与史诗的时代;那么,以科技与工业为标志的现代社会,在破除蒙昧之后,是否就带来了优越与进步?作者的写作意图在《玻》的前言中已交代得颇为清晰。冯象说,故事的主旨其实指陈我们这个日益全球化、麦当劳化或(语言学家乔姆斯基所言)“黑手党化”的“新新人类”社会,天天面临的虚荣与幻想、污染和腐败:从互联网巫术基因改造,到爱情药酒异端。这或许是另一种文史学视角的“现代化之忧思”?


  现代化意味着将现代性引入并使之渗透于非现代化的传统社会与文化之中,使之成为该社会与文化中起支配作用的本质。现代性有两个相互联系的方面,一方面是征服、支配、控制的强力倾向,另一方面是理性、效用、功利的谋划倾向。现代性使电子传媒高度发达,几乎全世界都在喝可口可乐、吃麦当劳、听同样的歌、看同样的球赛,各民族的青少年的文化品味趋于拉平……(吴国盛:《现代化之忧思》)。


  杯与剑,象征着前现代的人类面对自然、生存、发展的本能崇拜与争斗。前现代或传统社会的人,没有足够的能力去驱除魔灵和神灵(除魅);大自然,尚不能被足够地征服、支配和“物化”,所以我们可以有足够丰盈的空间去想像与畏惧、热爱并战栗于莫名的神秘或伟大之感召。而以工业和科技为代表的现代(包括现在盛言的“后现代”)社会、除魅的社会里,人,无所畏惧、无所想像、无所神秘;人的生活和生命的意义变得单一而直白。推至巅峰的科学,无意识间驱逐了温情脉脉的人文,也驱逐了戴着面纱的意义。人类的存在,或许只是物理宇宙的演化史上一个无足轻重的偶然事件罢了。著名的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温伯格在其《最初的三分钟》中,极其感叹地陈述了这一无可奈何的事实:在科学的世界里,宇宙没有故事,只有定律。

 
  现代性的问题,似乎始终是现代人无法逾越的话题,尤其对于中国。斯宾格勒写作了《西方的没落》,尼采预言了自然被图像化的人性根源。西方的问题、现代性的问题,已经如此之突现!中国,在丢失的传统中寻找现代,却不意要走入西方现代性之黑洞。张艺谋的《英雄》执意用沙堆上的书法、李连杰的刀剑以及秦国的“风”颂来吸引西方人的眼球,而中国大都市的推车却一定要铲平碍事“碍眼”、破旧“陈腐”的古砖瓦、古巷道——我们一边在怀旧、一边却要砸烂杯与剑,同时,在撕裂的传统圆桌旁彷徨着——东方是过去,西方是未来?


  人们是否还相信:“亚瑟王还要回来拯救这个世界。”
  

 

ps:几年前看过这本书,可惜一直也没有找到网络版,所以只能收集几个帖子,与大家分享了。第一次来这里,非常喜欢。[em02][em02]

TOP

楼主你太好,收集的那么详细.....................




可惜的是有书名也没有用啊!!!?????



在昆明的任何图书馆我是照不到的,哎....................|
虚空世界凡事都是虚空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