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被帝国罗马称之为蛮族的日耳曼

日耳曼人的起源

日耳曼人(Germanen)是指那一群说印度日耳曼语的人种。它最初的起源可能是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丹麦直到今天的北德地区。其祖先传说可能是可以追朔到于公元前一千纪的中叶的亚斯托夫文化(Jastorf-Kulrtur 介于易北河和奥得河之间)以及哈普斯德特文化(Hapstedt-Kultur 在今天的西北德和荷兰这块土地上)。 后来被凯尔特人(Kelten)赶迁到阿尔卑斯地区, 甚至继承了败落的西罗马帝国的地域。其总人数估计有四到七百万之间。自塔其吐思 Tacitus和普林纽斯  Plinius之后分成了三个日耳曼支族,即沿海岸的寅该沃人(Ingäwonen)、中间的赫尔米诺人(Herminonen)和剩余部分的易斯泰沃人(Istäwonen)。所有的记述和记录来源几乎都是从(采萨〈凯撒Caesar〉、塔其吐思Tacitus、普林纽斯和埃尔特热)等罗马的作者们。

在塔其吐思眼里的日耳曼人是:“我觉得这人应该是原始人种,没有丁点的与外来定居的或是外族迁居于其地的混婚的痕迹,因他们的躯体(日耳曼人)给人的感觉是都带有同样灼热的蓝眼睛、红发大身材。他们只是擅长疾跑,没有耐性去对待工作和艰辛,更缺乏耐渴耐热的能力。但是由于环境和地理条件使得他们耐寒耐饥。日耳曼族不拥有城市是世人皆知的,他们总是与他族隔离而居,且是偏爱那些具有水源、小丛林之地。他们建村不是像我们那样具有串连在一起的或一个搭在一个之上的建筑群,而是每个房子都具有自己的中庭、一种不知名的艺术建筑。不用一块石、砖;而只是一些不引人瞩目的建筑材料(木料和泥土),不给人舒适感的建筑(Fachwerk桁架建筑延续至今)。一些墙面精心地用纯泥浆涂抹得非常光滑,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幅画或彩画。”

收藏 分享

日耳曼的部落

这里我强调一下,这边文章里所描述的族、人、国的界限有很多是极为不清晰、非常的难辨的。因为当时是外来人(罗马人)的记述,并不根本了解他们,只是表面的观察,个人的意解,还有道听途说的纪录。因此其真实性是有所质疑的。但是在没有找到其他确凿的证据之前权且当真。在当时的古罗马帝国认为在帝国疆界以北的民族皆为日尔曼。就像中国汉朝时称自己疆界以外民族为南蛮北蛮一样。不同的是罗马人有强烈的扩张意识,也因此对日尔曼进行详细的研究以达到(实现)吞并的目的。

日耳曼民族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北、西和东日耳曼人。

北日耳曼人:以斯堪的纳维亚的部落为基础。以后扩散到丹麦、瑞典、挪威和冰岛;

西日耳曼人1. 易北河流域的部落(叙奔人);2. 北海岸的部落(诸如韶肯人、安格尔恩人、瓦伦人、弗里森人和萨克森人)3. 莱因流域的部落(车鲁斯克人、巴沓斐尔人、布鲁克泰尔人、沙特藤人、乌必尔人、乌塞佩特尔人、昂里瓦丽尔人、滕科特尔人、乌塞佩特尔人以及其他很多的族人);

东日耳曼人:原先是由哥特人、汪达尔人、布尔公德尔人、赫鲁勒尔人、斯科伊尔人、巴斯塔尔嫩人、戈琵凳人、汝吉尔人以及其他。由于来自亚洲大草原的匈奴人的入侵加之来自东欧下面(南部的)的斯拉夫人扩张迫使东日耳曼人向西和南方迫近,并与当地的定居的部落发生纠纷。

TOP

勃艮第人Burgundy, Burgunder布尔公德尔人

勃艮第人的原籍可能是在瑞典的南部。他们在公元前150年从布尔公达尔(今天的Bornholm伯恩霍尔姆岛)进入魏柯塞尔河口地域。公元150年左右,在哥特族的威逼下只得沿着魏柯塞尔河逆流而上并占领了马克勃兰登堡的东部地区以及兵临下劳塞茨和包围了下施勒森。公元278年勃艮第人的部分支族从奥得河的中游先是向南迁移而后向西直到罗马的界墙,公元279年被(Probus罗马的领军)击败。勃艮第部落于公元290年迫使对头阿拉曼人退出从莱茵河开始直到莱卡河和陶努斯山区的大片土地。公元406/407的冬季勃艮第人与汪达尔人作为罗马人的同盟横渡莱茵河占领了自美茵茨、阿尔蔡和沃尔姆斯。公元411年(勃艮第人)以公迪卡尔为王建立了自己的国土,并以沃尔姆斯为首府。该国莱茵河的左边在公元413年与西罗马人的皇帝霍诺里欧斯签约划归罗马。公元435年被罗马强行划归为贝尔基卡省(今比利时) I Belgica (Belgien) I,罗马单方面的签约书。在公元436年被罗马的阿埃悌尤斯(Aëtius)元帅击败,首府被焚毁;公元443年勃艮第部落残余跟着罗马在萨沃彦(Savoyen今法靠瑞、意边界地区)的主权者Oberhoheit在日内瓦附近定居,以抵御阿雷曼(Alemannen)人。公元451年勃艮第部落在罗马阿埃悌尤斯Aëtius元帅的率领下联合法兰克人Franken和西哥特人Westgoten同西侵的以国王阿特提辣Attila为首的匈奴人在加泰隆的田野Katalaunischen Feldern(今法国自夏龙至特鲁瓦地域)上会战一场,(是欧洲史上有名的一场保卫战),匈奴国王阿特提辣在特鲁瓦Troyes惨败。公元461年国王宫朵尉希Gundowech重建勃艮第王国,并命里昂为首府,王国地域自罗纳河至索恩河流域。

TOP

施尉勃人Sueben (Sweben)

施尉勃人属于日耳曼的一旧支。罗马的记史人塔其徒斯Tacitus还将塞姆诺呢人Semnonen琅谷巴德人Langobarden、奥伊迪格呢人Reudigner、阿维尤呢人Avionen、阿克里尔人Aglier、瓦立呢人Variner、苏阿冬呐人Suardonen、奴伊通人Nuitonen、贺蒙杜尔Hermunduren、那里斯特人Naristen玛阔曼人Markomannen夸德人Quaden、玛赛戈呐人Marsigner、布鄂人Burer鲁给尔人Lugier归属其内。

TOP

塞姆诺呢人Semnonen

塞姆诺呢人是日尔曼在易北河流域的一个的支族并切是施尉勃人主干民族。是与在蹩懑Böhmen (在捷克的波西米亚地区)的玛阔曼人Markomannen的近亲,他们居住在从易北河的中游始、博兰登堡(哈韦尔Havel和施普雷河Spree)的奥得河直到梅克伦堡Mecklenburg西部的地域。这块土地上储存着施尉勃人的圣物。公元5塞姆诺呢人与罗马的梯贝柳斯Tiberius (皇帝奥古斯特的养子,前42生,公元37死;公元14-37任帝)签署了友好协议书。公元2世纪(最后的核准为公元177)大部分的塞姆诺呢人向西南迁移直到美因河的上游并在这里组成了阿拉曼人Alamannen(Alemanne –n阿雷曼人)的主干。渐渐的由于受到勃艮第的压迫在公元34世纪另一部分的塞姆诺呢人慢慢地迁往南德。最后残余的塞姆诺呢人被图林跟人赶往北哈尔茨山区(从此他们在易北河流域销声匿迹)

TOP

琅谷巴德人Langobarden

琅谷巴德人是易北河流域的日耳曼人,但是他的祖籍却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果特兰岛Gotland/或东南瑞典。在公元5年部分被罗马的梯贝柳斯Tiberius征服并勒令迁往易北河口,另一部分逃往易北河的东岸地区。在公元第9年后归顺于玛阔曼德国王马伯特Marbod形成民族联邦,但在公元第17年却联合切罗斯科尔人跟马伯特作对。可以肯定的是琅谷巴德人在公元一世纪时是居住在易北河流域。在冬季(公元166/167)6 000琅谷巴德人同乌毕尔人进攻上潘诺宁Oberpannonien(Ungarn属匈牙利)到多瑙河。但就在167年的初春却被罗马的Mark Aurel (Markus Aurelius Antoninus罗马的哲学家和皇帝)击败。公元三世纪约有400琅谷巴德人因不愿受哥特人的压迫而顺着易北河逆流而上向着东南的博兰登堡,施勒辛Schlesien(西里西亚属波兰)和劳斯茨Lausitz(亦为劳齐茨)迁移。公元526年琅谷巴德人又重现于多瑙故地,可是568年却又从那跟随他们的部落首领(国王)阿伯茵Alboin迁往意大利北部。琅谷巴德人以130 000之重占领了泊贝呐即今天的伦巴岱省Lombardei(琅谷巴德人的自称)以及部分意大利的中部地区。569年攻克米兰城。帕维亚Pavia572年被攻占并被琅谷巴德人作为帝国首府。

TOP

对不起,因是新手,多有不清楚和不懂之处,希谅。不要钱。这里重复。

日耳曼人的起源

日耳曼人(Germanen)是指那一群说印度日耳曼语的人种。它最初的起源可能是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丹麦直到今天的北德地区。其祖先传说可能是可以追朔到于公元前一千纪的中叶的亚斯托夫文化(Jastorf-Kulrtur 介于易北河和奥得河之间)以及哈普斯德特文化(Hapstedt-Kultur 在今天的西北德和荷兰这块土地上)。 后来被凯尔特人(Kelten)赶迁到阿尔卑斯地区, 甚至继承了败落的西罗马帝国的地域。其总人数估计有四到七百万之间。自塔其吐思 Tacitus和普林纽斯  Plinius之后分成了三个日耳曼支族,即沿海岸的寅该沃人(Ingäwonen)、中间的赫尔米诺人(Herminonen)和剩余部分的易斯泰沃人(Istäwonen)。所有的记述和记录来源几乎都是从(采萨〈凯撒Caesar〉、塔其吐思Tacitus、普林纽斯和埃尔特热)等罗马的作者们。

在塔其吐思眼里的日耳曼人是:“我觉得这人应该是原始人种,没有丁点的与外来定居的或是外族迁居于其地的混婚的痕迹,因他们的躯体(日耳曼人)给人的感觉是都带有同样灼热的蓝眼睛、红发大身材。他们只是擅长疾跑,没有耐性去对待工作和艰辛,更缺乏耐渴耐热的能力。但是由于环境和地理条件使得他们耐寒耐饥。日耳曼族不拥有城市是世人皆知的,他们总是与他族隔离而居,且是偏爱那些具有水源、小丛林之地。他们建村不是像我们那样具有串连在一起的或一个搭在一个之上的建筑群,而是每个房子都具有自己的中庭、一种不知名的艺术建筑。不用一块石、砖;而只是一些不引人瞩目的建筑材料(木料和泥土),不给人舒适感的建筑(Fachwerk桁架建筑延续至今)。一些墙面精心地用纯泥浆涂抹得非常光滑,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幅画或彩画。”

TOP

玛阔曼人Markomannen

玛阔曼人是一支于公元前300年自北部进入美因河流域日耳曼的部落并开始排挤凯尔特人Kelten。公元前58年他们第一次在阿瑞欧维斯特Ariovist统领下拥有自己的军队。阿瑞欧维斯特是日耳曼人一个支族的酋长,就是他在上面所说的年代里领军横渡美因河,先是统领一支日耳曼混合民族的雇佣兵一群杂民帮助高卢人的gallischen瑟库阿呐族Sequaner和阿弗尔呐族Averner与高卢人的海杜尔族Häduer作战。 随着他军权的扩大便开始进行对整个高卢的征服,但在一场近美因河战役中被凯撒Cäsar击败而逃回日耳曼Germanien公元前9年玛阔曼人被德乌苏斯Drusus(皇帝奥古斯特Augustus的养子)率领的罗马军队击败,之后由国王马尔伯特Marbod率领迁到多瑙河北部地区。自此兴盛起来形成一个强大的王国。公元前3年马尔伯特统一了贺蒙杜尔人Hermunduren夸德人Quaden琅谷巴德人Langobarden塞姆诺呢人Semnonen汪达尔人Vandalen等各族形成了强大的民族联盟。在公元17年由阿尔米尼乌斯Arminius统领发动了一次与切鲁斯科尔人Cherusker的战争,因他受罗马人的影响而使得马尔伯特Marbod在公元19年失去了统治权。

TOP

对罗马的依赖除了在89年和92年的战争间断以外,一直持续到玛阔曼战争Markomannenkriegen。玛阔曼战争是一场自166年至180年持续的战争。玛阔曼人在这场战争中显示了他们是罗马帝国最顽强的敌人,以及多次深深的侵入帝国。马克奥诶尔Mark Aurel皇帝(罗马)几乎是在他在位期间都奉献给了这场战争,此间还将国家行政中心迁往维阴多勃纳(今维也纳) Vindobona (Wien)附近。公元396年玛阔曼人作为罗马的同盟定居于自东奥地利直到西匈牙利的大片土地上。

夸德人Quaden

夸德人源于美因河流域,其聚居范围一直延伸到斯洛伐克的西部地区。在皇帝安东尼·庇护Antoninus Pius (罗马皇帝(138-161年),哈德里安皇帝的养子和继承人)时期被封为国并扶持一夸德国王。在玛阔曼战争Markomannenkriegen(166-180)时期是玛阔曼人的重要联盟之一。公元4世纪夸德人和萨尔马提亚人常被一起提到,他们多次被罗马人打败。

TOP

切乌斯科尔人Cherusker()

切乌斯科尔人聚居区在今天的下萨克森州的威瑟河Weser(威悉河)到易北河Elbe之间地域上。越来越多的专家们认为切乌斯科尔人更多的可能是源于渴尔腾人Kelten而不是像以前认为的源于日耳曼人Germanen. 他们是否与别的部落一样在公元前一世纪被日耳曼化了是有很大疑问的。确切的是在公元前12年的战争期间罗马人第一次与佛里斯兰人Friesen、巢肯Chauken 以及切乌斯科尔人Cheruskern(切乌斯坎人)签约。

最知名的切乌斯科尔人是阿尔米努斯Arminius。他在公元前8年,在公元前12年的和约生效期间作为农民或是人质来到罗马。在公元前64年阿尔米努斯作为缇玻厉乌斯Tiberius元帅的参谋军官到日耳曼出征,他也因此得到了罗马的公民权和相当于中世纪的骑士爵位。公元7年后他退役还乡回到了日耳曼老家,并组织力量反对当时罗马派遣到日耳曼的新总督瓦卢斯Varus的日耳曼政策,这时阿尔米努斯的弟弟还留在罗马军队服役。公元九年他引诱瓦卢斯和他的罗马军队进入淘徒勃给瑟斯山谷"saltus Teutoburgiensis"的埋伏圈内。使得在一个三几天的屠杀中将罗马人的军队完全消灭,瓦卢斯提剑自杀。以及在与格尔曼尼库斯和替柏利乌斯战争中也充分的运用了他的战斗技巧。在公元21年他被自己的亲戚所谋杀。

在公元2世纪的民族大迁移时,被萨克森征服,从此萨克森开始强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