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蛋糕战争与馅饼和平——条顿堡森林伏击战

    今天介绍的是一场罗马人最华而不实的战争,这场战争本来是罗马人打败了,但却不胜而胜,可以说是一场名副其实的蛋糕战争。这场战争就是罗马人与日耳曼人的条顿堡森林(Teutoburg Forest)战争。

一、日耳曼人简介

    公元7年,正是奥古斯都(Augustus)统治罗马的最繁荣时期。帝国已经成为西方最强大的国家。四周各国都在罗马的淫威下俯首帖耳。但在这种表面盛世的背后却隐藏着很大的危机,这个危机刚刚出世就已经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而也正是这个危机使400年后罗马彻底崩溃。
    日耳曼人居住在莱茵河以东、多瑙河以北的广阔土地上。他们是中欧的一大族群,由于那时候这个地方气候十分寒冷,所以造就了这个组群强悍勇猛,可以说他们就是一群战士。在那里孩子没学会说话却先学会了打仗。在那里战士就是上帝,战场就是天堂,人们集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检阅士兵,为下一场战争作准备。
    在和平时期,他们除了打猎获取食物以外,根本就不进行农业生产。他们认为真正的男人就应该是在战场上砍杀敌人、劫掠财物。无数的伤口成了他们炫耀的资本,而家里人也以此为荣,在打仗中战死的人就是神。他们还会血亲复仇,为了复仇他们甚至会把对方的妇孺老少一个不留的杀死,但也就是这一点造成了日耳曼人的长期无法统一问题。塔西陀也曾经说过他们很坚毅和强悍,崇尚战争。

二、条顿堡森林战争的经过

    日耳曼尼亚(Germania),也就是莱茵河到易北河的战线本来是由提比略(Tiberius)来掌握着的,在他任总督的时候日耳曼尼亚被正式并入罗马帝国。他软硬兼施,给予了一部分部落贵族以罗马公民权,甚至有都还进入了罗马的骑士团。这样使日耳曼各部落的首领们就这样被收买,没被收买的也积极向罗马人称臣,要求罗马人收买他们。提比略还研究了日耳曼人的习俗,同时对日耳曼人进行了严密的监控,让日耳曼人不敢违抗罗马人的意志。
    但是事情却不是总是一帆风顺的。由于潘帕尼亚(今天的匈牙利)地区发生了暴乱,提比略被调离此处,而日耳曼尼亚总督由叙利亚总督瓦卢斯(Pulius Quintilius Varus)继任。瓦卢斯虽然很有能力,但是生活却极其放荡,即使是到了日耳曼尼亚也没有半点收敛,因此造成了罗马官兵的上行下效。在瓦卢斯的引导下,日耳曼尼亚的军队彻底蜕变,守卫松懈。不仅如此,瓦卢斯还一改提比略的怀柔政策,他把日耳曼人当作奴隶一样使用,拿着皮鞭发号施令,敲诈他们的钱财(日耳曼人传统:只有奴隶才交税)。由于这些所作所为,让日耳曼人很生气,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
    这是有一个日耳曼人站了出来,他做了一件别人都没做到的事情。这个人就是日耳曼切鲁西部落(Cherusci)的首领海尔曼(Hermann, 拉丁文名为Arminius)。在提比略时期,他就已经是罗马军队中的一员了。他通晓拉丁文,曾经作为罗马雇佣兵在巴尔干做过战。在这些日子里,他深刻地了解到了罗马军队的优缺点,他一方面对罗马的豪华的生活方式很羡慕,但另一方面又富有极度的爱国主义使命感。这由于这样,他一直等待找机会,争取日耳曼人的独立。
    这个机会现在已经自己送上门来,还有什么可以等待的呢?海尔曼一边在瓦卢斯身边积极讨好,让瓦卢斯放松警惕;另一边则暗中联系日耳曼各部落,准备起事。但他同时也明白,想要打败罗马人不是那么容易的。瓦卢斯的三个军团是由提比略亲自训练出来的,具有相当前的战斗力。而日耳曼人则根本无法匹敌,唯一能克敌制胜的方法无过于钻山沟打伏击。
    秋天到了,日耳曼地区大量下雨,到底泥泞难走。罗马军队的后勤很难供应上。海尔曼发现时机已到,就支持北边的一个部落公然反叛。瓦卢斯知道情况后一怒之下就领兵出征,但是由于他对地形不熟悉,就找海尔曼咨询进军路线,因此海尔曼领着罗马人进入了伏击圈,让两万罗马士兵走上了不归路。
    条顿森林位于现在德国西北部的下萨克森州的奥斯纳布吕克(Osnabrück)
附近,这个地名保留到今天。条顿森林是一块高地,其中河谷纵横。地势起伏很大,不少地段道路在峡谷中穿行。这里生长着高大茂密的橡树林,灌木很少,人马可以在林中穿行无阻。但是由于连日来的雨水让这里变的泥泞难行。再加上瓦卢斯的错误估计:他没有按照正常方式行军,在军队的后面还带了大群的妓女和小贩,好像是认为立刻就能把敌人消灭一样。
    在条顿森林中,道路越来越难行,瓦卢斯的军队也越来拉得越长。正在这时,一声号角,日耳曼人的箭大量射来,吞噬了大量罗马人的生命。虽然如此,罗马人也没有惊慌四顾,他们立刻收缩队形,竖起盾牌,想组成方阵应敌。但是森林却极大地阻碍了他们,罗马人且战且行,但仍不断有人倒下,敌人无处不在。好不容易罗马人找到了一块开阔地,马上修了一座营垒坚守。第二天,挖路思想要和日耳曼人决战,但海尔曼却拒不出战。为了赢得胜利,瓦卢斯再次命令罗马军队继续前进,这次却居然没有了日耳曼人的伏击。可是这只是暂时的,瓦卢斯的军队到了一个大峡谷前,发现这里已经被海尔曼事先砍倒了数十棵大树阻止他们前行,罗马人用了很长时间才清理出一条小道,这条小道只允许单兵通过,麻城等辎重必须留下。听到这个命令,罗马士兵立刻都赶到马车上去取自己的贵重物品,顿时大乱。海尔曼知道时机已到,就下令总进攻。他身先士卒冲下峡谷,其他人也像山洪暴发一样冲进敌阵,一时吼声连天,伏兵四起。瓦卢斯命令撤退,但事情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了,罗马人虽然快速组成了形状各异的方阵,但罗马人已被金钱压弯了腰,一排排的被越来越多的日耳曼人砍倒。他们根本没有投降的机会,多次的反攻都被日耳曼人所破坏。瓦卢斯看到罗马军队越战越少,绝望的自杀了,终究没有辱没罗马人的尊严。有一部分罗马老兵在一个小山丘上组成了一个防御阵线,一直坚持到了晚上。至此,条顿堡森林战役结束,两万罗马士兵只有不足一百人生还。还有一些俘虏被日耳曼人献给神做了祭品,另一部分俘虏卖作了奴隶。在森林大道的树上,悬挂了两万多个头颅。直到今天,地图上显示的一些地名,比如“胜利场”( das Winnefeld), “白骨巷”( die Knochenbahn),和“杀戮谷”( der Mordkessel),都还能让人回想起当初那场可怕的杀戮。
    这场战役让罗马三个精锐军团全军覆没,罗马军队无坚不摧的神话被彻底打败。据说,当这个消息传到了罗马,奥古斯都扯烂自己的长袍,以头撞墙,几个月不理发刮胡,他撕心裂肺地喊出了西洋军事史上的千古名言:“Varus! Give me back my legions!”(瓦卢斯,把我的军团还给我!)   
三、一个总结

    这场战争虽然是由海尔曼领导的日耳曼人胜利了,但是他们却没有明白这场战争胜利的真正意义,又一次进入了自相残杀的时期。在这场战争的胜利之际,海尔曼的表弟却向罗马人偷偷告密。他把海尔曼的妻子也就是他的女儿献给了罗马人做人质,让海尔曼进入了自己同族设下的陷阱,使得这个日耳曼的“解放者”身首异处,最后却促成了罗马人的不胜而胜。一切俱成泡影,和平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馅饼。   
    他们很强,他们勇武好斗,崇拜英雄,他们的领袖经常身先士卒,他们在古老的枥树林里发誓效忠于女武神,他们的战士绝对服从领袖的命令,如果领袖战死,不能有任何一个士兵活着回来;但他们又很弱,经常由于勇武好斗造成内部的混乱,为了自相残杀甚至引入别国的侵略者。他们在战场上的死战不休足以赢得任何战争,但他们族人的背信弃义也足以让一起胜利化为乌有,胜利转而成为了侵略者的荣耀。

收藏 分享
人从一出生就已走向死亡。世上的一切都会再次归于虚无。 Bekamen doch die lügner alle Ein solches Schlob vor ihren Mund; Statt Hab,Verlelumdung, Schwarzer Galle, Bestünden Lieb\' und Bruderbund.

军事胜利和政治胜利并不能相提并论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