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美吉多纪

来自遥远东方的述说 
凤凰的子孙记述另一个国度的故事 
伟大的人物 
将被万古的历史流传 
英雄的芳名 
永远镌刻在天空的星辰 

穿越三千年的浩瀚尘埃 
将时空停留在迦南的热土 
向伟大的透特祈祷 
赋予凤凰血脉充盈的灵感 
让颤抖的双手 
记录古老的传说。 

赫里奥坡里斯的石柱 
埃尼阿德的旨意响彻宇宙 
召集一切的神, 
来到太阳的圣地 
威严的拉神 
准备聆听子孙的见解 

“永生的众神 
埃及将维护埃及的尊严 
来自底比斯的祈祷声 
我们都能听见 
属于神祗的王者 
需要我们的庇护” 
金色的荷露斯首先发言 
发表自己的见解 
王权的守护神 
力量无可匹敌。 

“透特生育的神 
正在遥远的异国呼救 
他的从未遗忘对神的祭祀 
他的权力彰显了神的威力 
没有神的力量给予 
岂不是让异国的神嘲笑埃及?” 
说话的是隐秘的风 
天上地下 
没有生灵看见过他的形象 
纵然是神 
也无法捕捉他的脚印 
声音来自四方 
却又无处不在 
拉神创造的世界 
尊称他的神名 
“隐秘的阿蒙” 

“停留的风请住口 
放眼世界, 
谁都知道他的来历 
你的照料 
让他掌握了两地的权柄 
你是他的保姆 
也是他的乳娘 
犹如怀抱的婴儿 
他在你的乳下吮吸你的乳汁!” 
朝霞的阿吞嘲讽同僚 
他的圆盘伸出千万双手 
指责无所不在的风。 

阿蒙的愤怒让空气紊乱 
大气被扭曲成一条巨蛇, 
遥挂在红海的中央 
舒的身躯被缠绕 
痛苦不已 

“阿蒙住手! 
不要让你的愤怒干扰天地的秩序 
要知道你的力量 
让我无法支撑努特的分量 
如果天地被弥合 
一切又将重新来过” 
书写正义的透特安抚阿蒙的风 
让这位羊首的战士强忍住愤恨 

“真理羽毛的丈夫 
因为你的劝解, 
阿蒙暂且平息怒火 
商议眼前大事 
但指着平顶圣山的名义起誓 
阿蒙会让朝霞的名字在世界被抹净 
就像人间的帝王做的那样 
我的女儿已被遗忘!” 
阿蒙散去了自己的力量 
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 

“哈托尔是爱情的神 
而塞克迈特喜欢杀戮 
我们是两面的神 
却在此刻达成一致 
诸神钟爱的图特摩斯 
值得我们的帮助” 
牛头的神与狮面的神发表了共同的意见 
她们的意见不容忽视 

赫里舍夫旅行人间 
造福世界 
他是一切的守护神 
力量无人匹敌 
在遥远的将来 
他被希腊人称为赫拉克勒斯 
“我看见图特摩斯 
他是矮小的英雄 
在他的统治下 
埃及拥有繁荣!” 

乌普奥特是杀戮的钟爱者 
发表了他的看法 
“图特摩斯是勇士 
也是战士 
但他的手中,已掌握了太多冤魂 
他的即位 
得到众神许可 
却抹杀了一位女英雄的光荣 
如此狭隘的思想 
应当受到惩戒!” 

魔法的应用者,创造船只的女神伊西斯、 
潮湿的大气,面容可怖的泰芙努特、 
王权之神的保姆,拥有四种神性的索贝克 
月光的母亲,微笑的穆特 
还有阴茎挺立,富有的敏神 
先后发表他们的见解 
他们拥护“兴起于底比斯的强大公牛” 

家庭女神芭斯特 
她是伦理的守护神 
“我是家族的爱人 
在我的天平上 
家庭的关系永远最高 
可是底比斯的公牛 
冒犯了猫首的女神 
伤害自己的亲人 
抹杀她的名字 
芭斯特宣布惩罚他!” 
形象怪异的精灵 
贝斯神高声欢唱,他同意芭斯特的意见 
兴奋的胡子飘扬在了云中 

“贝斯!忘恩负义的家伙 
你忘记了你如何在森林中流浪吗! 
尽管你是精灵的王者 
却还是有死的生物 
是我,魔法女神遇见了你 
因为你的语言 
我赋予了你神的地位 
今天能在这里说话 
你可忘记了是谁的恩典?!” 
伊西斯发怒了 
美丽的样貌变的让人畏惧, 
清脆的金丝鸟鸣 
犹如死亡诏令那样可怕。 
身在冥界的俄塞里斯 
也听到了这声怒斥 
苇原的十二个国度 
所有死人被吓的奔跑! 

“你是我的恩主 
贝斯永远不忘 
就事论事 
贝斯看见的图特摩斯 
没有给人带来欢乐” 
贝斯高声唱道,声音悦耳 
他的身边也站着伟大的众神 
大地的主人盖伯 
神圣的鱼儿哈特梅希特 
生理的作者,月轮的男子孔苏 
拥护贝斯的意见

众神之间爆发了巨大的争论 
战争一触即发 
无限天宇化身的赫赫神 
颤抖着双臂 
盘踞的阿波菲斯 
高兴的看着混乱 
似乎取代神祗地位的时代 
已经来临 
凡人战栗着身体 
不知震动的大地发生了什么! 

普塔张开他无所不知的嘴 
呵斥众神 
“我们岂是无知无识的凡人呢 
我们岂是粗鄙野蛮的异族呢? 
我们是高居天巅的神, 
凡人警卫我们 
用鲜花装点我们的寓所 
用馨香取悦我们的嗅觉 
用歌声赞美我们的荣光 
可我们在这里 
一事无成 
互相的争吵不是神的职责 
且住口 
听我一番意见。” 

“来自孟菲斯的普塔 
你的话是值得我们遵循的 
要知道在你的口中 
珍藏了世界上的财宝 
你的一句话, 
抵的上千言万语! 
众神也因你的口而被创造” 
目光如炬的隼 
高居王座之上 
他一开口 
众神噤若寒蝉 
因他是众神的父亲 
伟大的造物主。 

“埃尼阿德没有结论 
奥格道爱德不知所措 
赫里奥坡里斯的石柱中 
诸神没有决策 
普塔有话要说 
此事无须争论 
普塔心中早有决策的神 
只消他的一句话 
众神照做便是” 

克努姆神手握陶轮 
满是泥巴的手中 
正捏出一个个生命 
“克努姆是创造生命的神 
他有疑问询问普塔 
在这天上地下的一切 
克努姆都曾见过 
敢问千耳千嘴的普塔 
究竟哪位神足以左右一切” 

普塔摇动手中的连枷 
“这位神威力无比 
雷电就是他的武器 
他的怒气震撼天地 
即使荷露斯也只能与他比肩 
他是半个埃及的主人 
他是埃及国王的灵魂 
若要问他的名字 
人人称他塞特便是” 

隐秘的风大声呼喝 
声音来自远方 
却有如此的接近 
“塞特是可怕的神 
司掌雷电的职务 
保佑外国的凡人 
统治天火烧过的红土地 
可他保佑牧人王 
蹂躏埃及国土百年 
今天我们将他放逐沙漠 
为何又要祈祷他的意见?” 

“阿蒙此话差矣, 
埃及背离众神 
国王贪婪昏庸 
官僚欺诈正义 
玛亚特的完整不再存在 
所以众神召开会议 
将埃及的权柄交给牧人 
这不是塞特的决定 
当时你也参加!” 
阿图姆从水中浮现 
低沉的声音却又坚定。 

“阿图姆的回忆没有偏差 
我们将埃及人交于异族 
一切不是塞特的错 
一切不是塞特的错。” 
普塔的权杖高高举起 
表示他的权威无人能比 
“塞特是伟大的神 
他是努特的儿子 
塞特是伟大的神 
他是盖布的爱子 
塞特是伟大的神 
他的权力直达外国 
他有数个妻子 
甚至异族的阿斯塔特 
此刻我们商议的 
正在他的权力之内!” 

“普塔所说正合我意 
塞特是坚强的神 
他的雷电震撼天地 
众神不要忤逆我的意!” 
全能的拉神 
下达了他的命令 

荷露斯神大声愤怒 
发泄自己的不满 
跳起的脚尖 
将金子打造的地板砸碎 
“塞特是埃及的罪人 
他曾想谋杀于我!” 

“这已是过往的故事 
九神已将黑土地交付于你 
不要再强求一切!” 
拉神发表命令 
“智慧的狒狒啊 
黑夜里的太阳 
你是夜晚的主人 
你创造了五位重要神祗 
你是塞特的另一位父亲 
你是塞特的另一位父亲 
请你写信给你的儿子 
请你写信给你的儿子 
征询他的意见 
要知道 
众神之中唯有你会书写!” 

透特拿出他的羽毛 
纸莎草卷上 
誊写的透特的文字 
那是魔法的语言 
透特的嘴中 
是智慧的力量 

“来自太阳城的书信 
致威力无比的神塞特 
你是混乱的开始 
也是秩序的开始 
你庇佑凡人 
也守护众神 
你是阿波菲斯的克星 
你是太阳船的护卫 
因为你的力量 
没有谁敢于袭击太阳船 
你忠心耿耿 
诸神齐声赞美你的名 
你居于外国 
此刻却有事询问于你 
你是法老王的灵魂 
你站在他的肩膀 
今天上下埃及的国王 
正站在迦南的岔路口 
不知如何选择 
众神是赐予他灾难 
还是幸运 
众神仰赖你的决定 
因你是法老的前辈。”

众神赞美透特的书信 
惟有荷露斯怒气未消 
他喃喃自语 
“即使塞特要赐予法老灾难 
荷露斯也要捍卫王权 
我的左眼是太阳 
我的右眼是月亮 
我看的见一切 
谁也休想隐瞒荷露斯” 

拉神召来阿努比斯 
他的腿脚便利 
是众神中最能行走的 
他的速度无人能及 
连阿蒙的风也敢不上他 
“阿努比斯 
你是善走的神 
今天给予你任务 
万万不可耽搁 
拿上这封书信 
前往阿瓦瑞斯 
交给你的父亲 
交给你的叔父 
请他速速回信 
万万不可耽搁” 

阿努比斯迈开双脚 
一脚就是千里 
他是极快的神 
哈比的水流也比不上他 

众神高唱赞歌 
赞颂天地万物 
请求众神帮助 
作者的眼睛看向迦南 
埃及的法老站在那里 
犹豫不决。 

即位数年 
他是阿蒙选定的神 
打败对手 
他清洗了王室的障碍 
亚洲人是如此的恶毒 
亚洲人是如此的反复 
亚洲人准备反抗 
挑战上下埃及主人的力量! 

大军出动 
犹如一只起身的雄狮 
虎视眈眈 
看着对面的猎物 
埃及的士兵驻扎在阿鲁那 
听说了对手的数量 
从约旦河到大海 
一切的民族联合了起来 
以罪恶之城卡叠什为首 
他们的数量多过海边的沙 

士兵胆怯 
他们害怕数量众多的敌人 
惟有法老没有畏惧 
荷露斯坚定了他的信心 
法老说: 
“我将征服敌人! 
我将掠夺他们的人口 
抢走他们的牛羊 
我将让他们的妻女 
趴在我的床上!” 

法老的信心鼓舞士气 
将领们跃跃欲试 
他们站在法老身后 
将支持法老的远征! 

法老召开军事会议 
商量作战的路线 
在他们的面前有三条路 
终点就是美吉多 
左边的大路是平原 
右边的大路是平原 
在这里埃及的军队军容整齐 
足以应对一切敌人 
中间的小路是山地 
如此崎岖 

将领们争论不已 
他们争论究竟该走左边的大路 
还是右边的坦途 
图特摩斯没有发言 
他在静静等待 
等待父亲的指引 

阿努比斯回到了众神的中间 
阿努比斯回到了会议的中心 
荷露斯焦急的问道 
“腿脚便利的阿努比斯 
你也是我父亲的儿子 
你是我的兄弟 
我们血缘相近 
请快快告诉我们 
我们的叔父如何回答” 

胡狼头神看着拉神 
以平顶圣山的名义回答 
“我的叔父 
那位雷电的主人回答 
图特摩斯是我所爱的 
图特摩斯是值得称赞的 
以尼罗河的名义 
塞特宣布支持他!” 

“感谢我的叔父 
我们的仇怨在今天勾销 
我与红土地之主拥抱 
他是值得感谢的兄长 
荷露斯这样说 
也这样做” 

芭斯特的面容变的恐怖 
温驯的家猫弓起了身子 
化身做可怕的牝狮 
“阿努比斯 
你这可耻的私生子 
酒后产生的孽种 
似乎也在胡言乱语。 
手持标枪的塞特 
怎会妥协 
必定是你的谎言 
妄图迷惑众神!” 

芭斯特的话伤透了阿努比斯 
“芭斯特 
你这性欲的迷乱者 
你伤透了我 
坟茔的守护者 
从此以后 
所有的猫将在夜里疯狂 
阿努比斯立下诅咒 
从此猫在白天 
再没有敏锐的视力 
属于阿努比斯的狗 
将终身与猫为敌 
这是阿努比斯的诅咒 
狗将成为猫的天敌!” 

“即使你立下诅咒 
芭斯特也不为所动 
即使事情已经定局 
芭斯特也不会善罢甘休 
塞特的作为让人失望 
沙漠的主人如此懦弱 
以家庭女神的名义 
图特摩斯的成功不会一帆风顺 
芭斯特将设立障碍! 
除非他能平息我的怒火” 

接受拉的指令 
透特如风一样来到了阿鲁那 
埃及的营地上空被风席卷 
唯有法老知道风的来历 
犹如他的名字 
“透特所生育的” 
他听见了父亲的语言 
风中夹杂的语言被他听见 
接受神祗的意见 
法老大声命令 
“图特摩斯的军队将走中央的小路!” 

四方的将领反对法老的意见 
“上下埃及的法老 
你是我们的主人 
我们的生命将交付在你的手中 
愿您如你的先祖一样带给我们荣誉 
如今的我们 
面临生死抉择 
中央的小路 
无疑是神祗的陷阱 
走在那里 
人必须跟在人后面 
马必须跟在马后面 
遇到伏击 
前卫在那里作战 
后卫岂不是还留在这里吗 
陛下 
要知道还有两条路 
一条通往通往塔阿那克 
它是合适的路

收藏 分享
当太阳转入黑暗,大地沉于海中,   火热的星星从天空坠落,   而火焰在空中跳跃,   将会产生一个新的天地,   在度呈现灿烂辉煌,   屋宇以黄金为顶,

一条引向泽夫提以北的道路 
它是安全的路 
无敌的陛下 
请从中挑选一条正确的路 
而不要选择那条难行的道” 

法老仔细倾听 
却没有改变意见 
“信仰众神 
我们是众神溺爱的子民 
万能的神不会抛弃我们 
透特站在我的身后 
我听到了神谕 
埃尼阿德已经将美吉多交在我的手里” 
兴起于底比斯的公牛啊 
他的触角已经伸出 
抵翻一切障碍 
传承自远古的力量 
让他成为无敌的野兽 
“我将站在军队的第一个 
我进入山谷小路 
我将站在出口的岩石上 
看着我们士兵安然无恙 
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山隘! 
没有一个人可以走在我的前方 
如果你们愿意 
你们可以走自己选择的路 
如果你们愿意 
你们可以跟从于我” 

忠诚的将领效忠强大的君主 
强大的君主掌握精锐的部队 
阿蒙穿行在营帐的四风 
将勇气和信心灌注入每一个士兵的心里 
孟图高举弯剑 
坚定每一个士兵的双手, 
让他们的腿脚 
变的极为便利 
诸神与埃及同在 
士兵勇敢无畏! 
他们齐声高唱 
“愿您父阿蒙,底比斯的主宰, 
卡纳克的第一人, 
遵照您的心意而创造! 
只要陛下到哪里 
我们也就跟到哪里去, 
因为奴仆总是在自己主人的后面” 

图特摩斯第一个走进山隘 
如同他自己说的 
人跟在人后 
马跟在马后 
埃及士兵已经唱起了凯旋的歌曲 

亚洲人的军队埋伏在右边的大道 
他们的王公喝着美酒 
“我们将把埃及法老送入黄泉” 
他们兴奋的说道 
塞特迷惑了他们的心智 
让亚洲人自以为是 
“准备好你们弓箭 
准备好你们的刀 
我们将大开杀戒 
我们会战胜埃及人” 

图特摩斯站在美吉多前 
正如他所说的一样 
埃及的军队填满了山谷 
陛下直到最后一名士兵出来方才离开 
“准备好 
磨利你们的武器 
保养你们的弓箭 
因为明天早晨 
我们将与下贱的敌人作战” 

陛下说完,就去睡了 
大臣和将领准备好 
他们对侍卫说 
“警戒王的营帐 
警戒王的营帐 
不准睡觉 
不准睡觉 
保卫王的生命 
愿生命,健康,权力与王同在” 

荷露斯擦洗拉神的身子 
拉神死亡一般 
进入了冥世的土地 
诸神警戒太阳船 
侍卫警戒王的帐子 

当太阳船驶出冥世 
当阿波菲斯死去 
当泰布利与拉合体的时候 
图特摩斯驾驶金银战车 
配备自己的武器 
像隼鹰一般勇敢 
因为孟图站在他的肩上 
阿蒙坚定了他的双手 
图特摩斯的军队出发了 
像一只狮子一样出发了 
他的左翼在奇那溪流以南的山地 
他的右翼则在美吉多的西北 
法老站在军队的中间, 
阿蒙在他身后 

美吉多的面容恐惧 
美吉多的面容恐惧 
万国的王害怕了 
法老如公牛一样践踏他们的身体 
卑鄙的亚洲人没有料到法老来的如此迅速 
他们溃退 
塞克迈特化身凡人 
屠杀他们 
将畏惧注入他们的四肢 
他们四肢无力 

法老的军队战胜他们了 
法老的军队战胜他们了 
当他们看到法老的军队战胜了他们 
他们就带着恐惧 
混乱的逃向美吉多 
他们抛弃了金子和银子打造的马车 
逃到了城里 
城市里的人将他们从城墙上拉上去 
因为城门已经关闭 

如果法老的军队继续追击 
美吉多就已经在埃及的手里 
可是躲在暗处的芭斯特 
让贪欲迷住了埃及士兵的双眼 
猫女神向图特摩斯 
报了他伤害亲人的罪行 
埃及的士兵抢夺财物 
卑鄙的亚洲人得以喘息 
尽管他们的双手无力 
但他们的生命重新获得了 

亚洲人的尸体张开四肢 
就像池塘中的鱼 
法老的军队占据他们的财产 
法老占据一切 
他们欢呼 
他们获得的手是极多的 
他们获得的马和战车也是极多的 
全军赞美 
赞美诸神赐予他们的胜利 
全军赞美 
赞美法老的无限威力
“天下万国的王都在此城中 
只要占据了美吉多, 
就占据了天下万国!” 
威力无比的法老如是说 

威力无比的埃及军队包围了美吉多 
美吉多中连一只鹌鹑都无法飞跃 
埃及军队好几次要攻克美吉多 
但芭斯特的怒气未消 
她保护着美吉多 

图特摩斯祈祷众神 
“阿蒙,我的父, 
请拯救您的爱子 
面前这座巨大的堡垒 
好几次将被攻陷 
不知哪位神明保佑他们 
一直无法战胜” 

阿蒙听见了图特摩斯的祈祷 
他飞过上下两地 
从底比斯来到美吉多 
“我是你的父亲阿蒙 
我是你的父亲阿蒙” 

图特摩斯听见 
拜倒在地上 
“我的父亲,神中的神 
请帮助我!” 
阿蒙回答 
“我已听见你的祈祷 
我也知道事情的起因 
因你伤害了你的姑母和姐妹 
因你伤害了我的女儿 
伟大的哈特舍普苏特 
犯下了罪行 
家庭女神芭斯特 
因此恼怒于你 
不将美吉多顺利的交给你” 

图特摩斯告诉他的父亲 
“我愿意补偿 
我愿意补偿 
只要猫女神愿意 
我愿意奉献极多的牲畜以为祭祀” 

“你要为芭斯特立庙 
你要为她在她的圣地立宏伟的庙 
芭斯特要你奉献7名美丽的处女 
芭斯特要你为她奉献7头头生的牝牛 
她才能够消除怒火” 
阿蒙爱抚儿子 
告诉他女神的要求 

“我愿意为女神在布芭斯提斯立庙 
我愿意为她奉献七个七名美丽的处女 
我愿意为她奉献七个七头头生的牝牛 
只要女神愿意平息怒火 
图特摩斯愿意将此城的七名王后奉献给她” 
阿蒙赞美王 
“你是值得称许的王 
马上点起熏香 
祈祷女神的降临吧” 
阿蒙离开了 
阿蒙回到了他的庙中 

图特摩斯祭祀女神 
香气直达天庭 
芭斯特在黑暗中现身 
“你的祈祷我已听到 
我接受七个七名美丽的处女 
我接受七个七头头生的牝牛 
但芭斯特不要七名王后 
芭斯特要求保留一座庙宇!” 

图特摩斯伏身与地 
“只要女神欣许的庙 
图特摩斯一定供给 
上下埃及的庙宇 
女神喜欢哪座” 

芭斯特摇晃叉铃 
开始歌唱 
“芭斯特要的不是金 
芭斯特要的不是银 
芭斯特要求一座庙 
那座庙不在底比斯 
那座庙不在孟菲斯 
那座庙就在戴尔巴哈里 
那座庙属于哈特舍普苏特 
是她的祭葬庙 
芭斯特要求你保护这座庙宇 
不可拆毁 
若你有生之年拆毁此庙 
芭斯特将降临灾祸!” 

上下埃及的法老 
尼罗河的儿子 
永生的手臂回答 
“我的一切属于神 
我的一切属于神, 
我听从女神的吩咐 
我将建立城墙围住那里” 

芭斯特满意了 
“因你对家庭关系的忏悔 
芭斯特原谅你 
她撤消对你的诅咒 
她将美吉多还给你。 
芭斯特祝福你拥有生命 
她祝福你拥有健康 
她祝福你拥有权力 
这是全能的芭斯特说的” 

芭斯特指使她的圣猫 
不再捕捉美吉多的老鼠 
美吉多的老鼠极多 
吞吃粮食 
一夜之间 
整座城市看不见一粒小麦 
也看不见一块面包 
万王商议 
“神已经将我们交给了埃及人 
将城中的面包席卷一空 
我们即将挨饿 
不如早日投降 
乞求上下埃及主人的原谅!” 

于是万国的王公们用自己的腹部爬行而来 
在陛下力量的面前嗅到土地的气味, 
恳求陛下以宏大威力给他们的鼻子以气息 
万国的王给陛下的威严送来了自己的礼物 
有上好的银子 
有上好的金子 
还有无数的蓝宝石、孔雀石, 
他们宣誓将从国中给陛下的军队送来犒劳 

法老从美吉多取来的财物极多 
多过从前的每一次战役 
此后也再没获得这样的多 
法老取得战俘三百四十人, 
取得罪恶的手八十三只 
上好的骏马马二千零四十一匹,幼马191匹,牡马6匹 
还有那个敌人多有的镶金的优美战车 
以及军队的战车八百九十二辆 
还有无数的青铜甲胄和皮革甲胄 

美吉多人进贡了他们的牲畜 
大牲畜有一千九百二十九只 
小牲畜有二千只, 
白色小牲畜二万零五百头 

图特摩斯在美吉多大获全胜 
天下万国匍匐他的脚下 
进贡一切好的东西 
这样的时代 
从前没有 
以后也不曾出现 
世界万国齐声歌唱 
赞颂埃及的神祗 

故事在此已经结束 
英雄传说不容泯灭 
感谢古老众神保佑 
作者得以完成此作 
愿故事让世人想起 
天下曾有这样伟人!
当太阳转入黑暗,大地沉于海中,   火热的星星从天空坠落,   而火焰在空中跳跃,   将会产生一个新的天地,   在度呈现灿烂辉煌,   屋宇以黄金为顶,

TOP

“天一条引向泽夫提以北的道路 
它是安全的路 
无敌的陛下 
请从中挑选一条正确的路 
而不要选择那条难行的道” 

法老仔细倾听 
却没有改变意见 
“信仰众神 
我们是众神溺爱的子民 
万能的神不会抛弃我们 
透特站在我的身后 
我听到了神谕 
埃尼阿德已经将美吉多交在我的手里” 
兴起于底比斯的公牛啊 
他的触角已经伸出 
抵翻一切障碍 
传承自远古的力量 
让他成为无敌的野兽 
“我将站在军队的第一个 
我进入山谷小路 
我将站在出口的岩石上 
看着我们士兵安然无恙 
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山隘! 
没有一个人可以走在我的前方 
如果你们愿意 
你们可以走自己选择的路 
如果你们愿意 
你们可以跟从于我” 

忠诚的将领效忠强大的君主 
强大的君主掌握精锐的部队 
阿蒙穿行在营帐的四风 
将勇气和信心灌注入每一个士兵的心里 
孟图高举弯剑 
坚定每一个士兵的双手, 
让他们的腿脚 
变的极为便利 
诸神与埃及同在 
士兵勇敢无畏! 
他们齐声高唱 
“愿您父阿蒙,底比斯的主宰, 
卡纳克的第一人, 
遵照您的心意而创造! 
只要陛下到哪里 
我们也就跟到哪里去, 
因为奴仆总是在自己主人的后面” 

图特摩斯第一个走进山隘 
如同他自己说的 
人跟在人后 
马跟在马后 
埃及士兵已经唱起了凯旋的歌曲 

亚洲人的军队埋伏在右边的大道 
他们的王公喝着美酒 
“我们将把埃及法老送入黄泉” 
他们兴奋的说道 
塞特迷惑了他们的心智 
让亚洲人自以为是 
“准备好你们弓箭 
准备好你们的刀 
我们将大开杀戒 
我们会战胜埃及人” 

图特摩斯站在美吉多前 
正如他所说的一样 
埃及的军队填满了山谷 
陛下直到最后一名士兵出来方才离开 
“准备好 
磨利你们的武器 
保养你们的弓箭 
因为明天早晨 
我们将与下贱的敌人作战” 

陛下说完,就去睡了 
大臣和将领准备好 
他们对侍卫说 
“警戒王的营帐 
警戒王的营帐 
不准睡觉 
不准睡觉 
保卫王的生命 
愿生命,健康,权力与王同在” 

荷露斯擦洗拉神的身子 
拉神死亡一般 
进入了冥世的土地 
诸神警戒太阳船 
侍卫警戒王的帐子 

当太阳船驶出冥世 
当阿波菲斯死去 
当泰布利与拉合体的时候 
图特摩斯驾驶金银战车 
配备自己的武器 
像隼鹰一般勇敢 
因为孟图站在他的肩上 
阿蒙坚定了他的双手 
图特摩斯的军队出发了 
像一只狮子一样出发了 
他的左翼在奇那溪流以南的山地 
他的右翼则在美吉多的西北 
法老站在军队的中间, 
阿蒙在他身后 

美吉多的面容恐惧 
美吉多的面容恐惧 
万国的王害怕了 
法老如公牛一样践踏他们的身体 
卑鄙的亚洲人没有料到法老来的如此迅速 
他们溃退 
塞克迈特化身凡人 
屠杀他们 
将畏惧注入他们的四肢 
他们四肢无力 

法老的军队战胜他们了 
法老的军队战胜他们了 
当他们看到法老的军队战胜了他们 
他们就带着恐惧 
混乱的逃向美吉多 
他们抛弃了金子和银子打造的马车 
逃到了城里 
城市里的人将他们从城墙上拉上去 
因为城门已经关闭 

如果法老的军队继续追击 
美吉多就已经在埃及的手里 
可是躲在暗处的芭斯特 
让贪欲迷住了埃及士兵的双眼 
猫女神向图特摩斯 
报了他伤害亲人的罪行 
埃及的士兵抢夺财物 
卑鄙的亚洲人得以喘息 
尽管他们的双手无力 
但他们的生命重新获得了 

亚洲人的尸体张开四肢 
就像池塘中的鱼 
法老的军队占据他们的财产 
法老占据一切 
他们欢呼 
他们获得的手是极多的 
他们获得的马和战车也是极多的 
全军赞美 
赞美诸神赐予他们的胜利 
全军赞美 
赞美法老的无限威力 下万国的王都在此城中 
只要占据了美吉多, 
就占据了天下万国!” 
威力无比的法老如是说 

威力无比的埃及军队包围了美吉多 
美吉多中连一只鹌鹑都无法飞跃 
埃及军队好几次要攻克美吉多 
但芭斯特的怒气未消 
她保护着美吉多 

图特摩斯祈祷众神 
“阿蒙,我的父, 
请拯救您的爱子 
面前这座巨大的堡垒 
好几次将被攻陷 
不知哪位神明保佑他们 
一直无法战胜” 

阿蒙听见了图特摩斯的祈祷 
他飞过上下两地 
从底比斯来到美吉多 
“我是你的父亲阿蒙 
我是你的父亲阿蒙” 

图特摩斯听见 
拜倒在地上 
“我的父亲,神中的神 
请帮助我!” 
阿蒙回答 
“我已听见你的祈祷 
我也知道事情的起因 
因你伤害了你的姑母和姐妹 
因你伤害了我的女儿 
伟大的哈特舍普苏特 
犯下了罪行 
家庭女神芭斯特 
因此恼怒于你 
不将美吉多顺利的交给你” 

图特摩斯告诉他的父亲 
“我愿意补偿 
我愿意补偿 
只要猫女神愿意 
我愿意奉献极多的牲畜以为祭祀” 

“你要为芭斯特立庙 
你要为她在她的圣地立宏伟的庙 
芭斯特要你奉献7名美丽的处女 
芭斯特要你为她奉献7头头生的牝牛 
她才能够消除怒火” 
阿蒙爱抚儿子 
告诉他女神的要求 

“我愿意为女神在布芭斯提斯立庙 
我愿意为她奉献七个七名美丽的处女 
我愿意为她奉献七个七头头生的牝牛 
只要女神愿意平息怒火 
图特摩斯愿意将此城的七名王后奉献给她” 
阿蒙赞美王 
“你是值得称许的王 
马上点起熏香 
祈祷女神的降临吧” 
阿蒙离开了 
阿蒙回到了他的庙中 

图特摩斯祭祀女神 
香气直达天庭 
芭斯特在黑暗中现身 
“你的祈祷我已听到 
我接受七个七名美丽的处女 
我接受七个七头头生的牝牛 
但芭斯特不要七名王后 
芭斯特要求保留一座庙宇!” 

图特摩斯伏身与地 
“只要女神欣许的庙 
图特摩斯一定供给 
上下埃及的庙宇 
女神喜欢哪座” 

芭斯特摇晃叉铃 
开始歌唱 
“芭斯特要的不是金 
芭斯特要的不是银 
芭斯特要求一座庙 
那座庙不在底比斯 
那座庙不在孟菲斯 
那座庙就在戴尔巴哈里 
那座庙属于哈特舍普苏特 
是她的祭葬庙 
芭斯特要求你保护这座庙宇 
不可拆毁 
若你有生之年拆毁此庙 
芭斯特将降临灾祸!” 

上下埃及的法老 
尼罗河的儿子 
永生的手臂回答 
“我的一切属于神 
我的一切属于神, 
我听从女神的吩咐 
我将建立城墙围住那里” 

芭斯特满意了 
“因你对家庭关系的忏悔 
芭斯特原谅你 
她撤消对你的诅咒 
她将美吉多还给你。 
芭斯特祝福你拥有生命 
她祝福你拥有健康 
她祝福你拥有权力 
这是全能的芭斯特说的” 

芭斯特指使她的圣猫 
不再捕捉美吉多的老鼠 
美吉多的老鼠极多 
吞吃粮食 
一夜之间 
整座城市看不见一粒小麦 
也看不见一块面包 
万王商议 
“神已经将我们交给了埃及人 
将城中的面包席卷一空 
我们即将挨饿 
不如早日投降 
乞求上下埃及主人的原谅!” 

于是万国的王公们用自己的腹部爬行而来 
在陛下力量的面前嗅到土地的气味, 
恳求陛下以宏大威力给他们的鼻子以气息 
万国的王给陛下的威严送来了自己的礼物 
有上好的银子 
有上好的金子 
还有无数的蓝宝石、孔雀石, 
他们宣誓将从国中给陛下的军队送来犒劳 

法老从美吉多取来的财物极多 
多过从前的每一次战役 
此后也再没获得这样的多 
法老取得战俘三百四十人, 
取得罪恶的手八十三只 
上好的骏马马二千零四十一匹,幼马191匹,牡马6匹 
还有那个敌人多有的镶金的优美战车 
以及军队的战车八百九十二辆 
还有无数的青铜甲胄和皮革甲胄 

美吉多人进贡了他们的牲畜 
大牲畜有一千九百二十九只 
小牲畜有二千只, 
白色小牲畜二万零五百头 

图特摩斯在美吉多大获全胜 
天下万国匍匐他的脚下 
进贡一切好的东西 
这样的时代 
从前没有 
以后也不曾出现 
世界万国齐声歌唱 
赞颂埃及的神祗 

故事在此已经结束 
英雄传说不容泯灭 
感谢古老众神保佑 
作者得以完成此作 
愿故事让世人想起 
天下曾有这样伟人!

当太阳转入黑暗,大地沉于海中,   火热的星星从天空坠落,   而火焰在空中跳跃,   将会产生一个新的天地,   在度呈现灿烂辉煌,   屋宇以黄金为顶,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