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载]论古代埃及阿玛纳宗教

作者:郭 丹 彤     刊于《世界历史》2007年第5期

       内容提要 阿玛纳宗教是在十八王朝早中期独特的历史背景下形成的。阿玛纳宗教中的阿吞神是世界的创造者、万物的眷顾者、宇宙的统治者、具有真实生命力的活着的神 ,他自我创造 ,并通过国王埃赫纳吞和他的“教谕”以及太阳圆盘来完成对世间万物的启示。正是基于阿吞神的众多功能,阿玛纳宗教的一神教本质才得以显现 ,从而也为犹太教提供了一个仅仅认同一位神的实例。

          关键词 古代埃及 阿玛纳宗教 神的本质 一神教


        在古代埃及文明发展的进程中,阿玛纳时代因其所具有的独特内涵而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它指埃及出现于第十八王朝国王埃赫纳吞统治时期 约公元前 1353 年—前 1335 年  ,因当时的埃及首都阿玛纳而得名 ,因而这一时期的宗教就称为阿玛纳宗教。

        尽管阿玛纳宗教只存在了短短十几年 ,但是由于它的反传统性 ,以及它在古代埃及宗教中空前绝后的历史地位 ,百余年来 ,它一直是埃及学界和近东学界的热点问题之一。1894 年 ,美国学者布里斯特德首次对阿玛纳宗教文献进行了整理和研究, 由此引发了学者们对阿玛纳宗教的研究。在研究阿玛纳宗教时,国外学者往往以语言学为切入点。为此 ,他们总是强调阿玛纳宗教文献中多次出现的埃及语单词 w o 的内在涵义是解决阿玛纳宗教本质问题的关键近二十年来;国内学者也有相关论著问世 ,但是他们却把阿玛纳宗教当成了一个打着宗教旗号的政治事件 。诚然 ,宗教与政治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古代埃及尤其如此。但是由于过多强调阿玛纳宗教形成前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政治冲突和阶级斗争 ,而把它当成一种纯粹的政治问题 ,似乎又有悖于宗教的本质。基于此 ,本文把阿玛纳宗教只是作为一种宗教形态 ,从阿玛纳宗教 ,乃至于整个埃及宗教的核心问题———神的本质入手 ,对阿玛纳宗教进行探讨 ,进而为我们揭示出这一宗教的性质及其历史影响提供一个较新的视角。

       我们知道 ,阿玛纳时代的文献资料浩如烟海 ,其中最重要的宗教文献资料是坟墓铭文。这些坟墓铭文中包含了许多阿吞颂诗 ,而这些颂诗中最具价值的当属来自祭司阿伊坟墓的那一篇。该文献是阿玛纳宗教的最好总结,是阿玛纳宗教的教义汇编。因此 ,它成为我们研究阿玛纳宗教的首选资料。

                          一、阿玛纳宗教形成的历史背景

       世界上任何一种宗教的形成都不是偶然的,都有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阿玛纳宗教也是如此 ,埃及第十八王朝早中期的社会状况为它的产生提供了深厚的宗教和政治历史背景。

       第十八王朝的建立是以武力驱逐希克索斯人的统治为标志的。因此 ,这个王朝建立伊始 ,对外战争便时有发生。到图特摩斯三世(公元前 1479 年—前 1425 年)统治时期 ,通过二十余年的对外征伐, 一个包括西亚和努比亚在内的空前强大的埃及帝国出现在近东地区的版图上  。图特摩斯三世在把埃及带到帝国时代的同时,也把世界主义的观念带给了埃及人。古王国时期 ,太阳神拉被视为国王 ,埃及是他的统治疆域;伴随着埃及世界性帝国时代的到来 ,太阳神的统治范围自然被扩展到了世界。阿蒙霍特普三世(公元前1391 —前1353年)统治时期 ,埃及人的世界主义宗教观已经初见端倪。一篇来自于这一时期的私人铭文这样写道:“向您(太阳神)致敬 ,每一个人的伟大的神 !  你不知疲倦地升起于清晨 ,你的光芒照耀着每一个人。”这里的“每一个人”指的是埃及帝国境内的每一位居民,既包括埃及人 ,也包括那些居住在埃及海外领地的人们。因此 ,这段铭文揭示了埃及宗教的世界主义倾向。

       众所周知,埃及的传统宗教是多神教 , 但是某位神在某一时期成为主神的情况也屡见不鲜。第十八王朝时期 ,由于其统治家族兴起于底比斯 ,因此原本在埃及宗教中无足轻重的底比斯主神阿蒙神 ,便获得了国家神的地位。为了弥补这位神的并不显赫的出身,埃及人把他与太阳神拉合二为一 , 称阿蒙——拉神。然而 ,即便如此 ,阿蒙神仍然缺乏作为一位具有世界主义内涵的神明的特质。于是,一位足以与埃及帝国相匹配的新的国家神便应运而生。

       我们知道 ,在埃及国王看来 ,他们的对外征伐之所以大获全胜 ,完全得益于神明的护佑。因此 ,为了报答神明的眷顾 ,第十八王朝的国王们把大量的战利品奉献给阿蒙神庙。不断地征战,不断地赏赐 ,导致阿蒙神庙祭司阶层政治、经济地位的不断膨胀 ,并对王权产生了威胁。这就必然会导致王权和神权之间矛盾斗争的不断升级 ,最后在埃赫那吞的宗教改革中,这场斗争达到了顶峰。

       事实上 ,早在埃赫那吞的父亲阿蒙霍特普三世统治时期 ,王权与神权之间的争斗就已经有所显现。阿蒙霍特普三世统治时期的一位宰相名为普塔摩斯 ,就其名字来看 ,可能来自信仰普塔神的孟斐斯 ,但是他却被任命为“阿蒙第一先知”,后来还被授予“上下埃及僧侣长”的头衔 ,这意味着他对全国的僧侣有监督权。一个与阿蒙神庙没有任何关系的宰相被任命为阿蒙神庙的第一先知,显然能够反映出王权对日益增强的阿蒙神庙势力的抑制和挑战。为了摆脱阿蒙神庙祭司集团对王权的控制 ,阿蒙霍特普三世开始着手用阿吞崇拜来代替阿蒙崇拜。有壁画显示阿蒙霍特普三世和王后及他们的朋友乘一条名为“阿吞之光”的游船在湖上游览。可以说 ,阿蒙霍特普三世为埃赫纳吞与阿蒙神庙祭司集团的最后决裂拉开了序幕  。

       公元前1353年 ,阿蒙霍特普四世登上王位。在他统治的第5年 ,他把都城从底比斯迁到埃赫塔吞 ,即现今的考古遗址阿玛纳。接着 ,他把他的名字从阿蒙霍特普改为埃赫纳吞  。以这两件事情为发端 ,一场空前绝后的宗教改革运动开始了。废除阿蒙崇拜和其他一切神明崇拜 ,提倡阿吞崇拜是这次改革运动的核心内容。阿吞是以太阳圆盘为外在表现形式的太阳光芒。光芒所及之地皆为他的统治疆域 ,这一点完全符合埃及世界性帝国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要求。埃赫纳吞统治的第9年 ,他下令关闭所有崇拜其他神明的神庙 ,同时把阿蒙或埃及象形文字中带有复数的神的单词逐一剔除于一切铭文之外。至此 ,埃赫纳吞宗教改革宣告结束 ,而此次改革的最终产物———阿玛纳宗教得以最终形成。

       接下来 ,我们将就阿玛纳宗教本身的几个问题进行探讨。

                                二、神的本质

       毋庸置疑 ,神的本质是阿玛纳宗教的基础 ,因为几乎所有有关神学的讨论都是关于神的本质的。

       1. 世界的创造者

       在阿玛纳宗教中,神被赋予了众多的能力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能力就是创造世界。在阿玛纳时代的文献资料中,我们发现阿吞是创世之神:“你创造了一切不存在的事物 ,你使他们永恒。你正是用语言创造了一切。”

       从上述引文中,我们看到,创世是通过阿吞的语言完成的。然而 ,在阿玛纳宗教文献中,创世过程中的语言是关于创世的象征物。简言之 ,阿玛纳宗教文献中的创世是通过一系列的象征物来完成的。这些象征物中的一个是我们已经看到的语言,其他的两个则是太阳的光芒以及太阳是万物之父母的观念。

       由于太阳的热量和光芒是人类所能真切感知的,于是它们便成了展示神之创世力量的最佳象征物。下面这段文献揭示了阿吞是自然界和人类所有生命的创造者 ,而太阳光则是其创世的重要象征物:“当你升起的时候 ,你的光芒普照着每一块土地。”在这里 ,被译成“普照”的埃及语单词 mn‘同时还有“抚育”的含义, 表达了太阳光芒给予生命的力量。在诸如此类的表述中,阿吞被描绘成具有创世的能力的神。但却是一种抽象的概念 ,只有通过太阳光可见的能量 ,它的创世的能力才能被表达出来。换言之 ,正是通过太阳的光芒 ,阿吞才得以履行其创世的职能。他把他的能力传递给物质世界,并给予一切生物和事物以生命。实质上 ,太阳的光芒就是阿吞的生命力的散发 ,是活着的阿吞神。在阿吞颂诗的结尾 ,阿吞的这种创世的能力得到了简单明了的总结: “他们因你而生,他们也因你而死。”尽管只有两个句子 ,但它们却十分清晰地表达了阿玛纳神学体系中阿吞神对于人类的重大意义:所有的生命都依赖于阿吞 ,没有他一切生命都将死亡。

        第三个表现阿吞创世能力的象征物就是神是万物之父母的观念。在这一观念中,阿吞既是父亲,又是母亲,他是男性和女性的结合:“你是所有你创造的事物的父亲和母亲。你是抚育一切生灵的母亲 ,你用你的卡哺育了百万人。”在古代埃及语法中,这段文献中的含义为“抚育”的埃及语 mst 是阴性单词 ,因为它有一个明显的表示阴性的后缀“t ”。而含义为“哺育”的埃及语“v d ”则是阳性单词 。于是,我们看到该文献用阴性和阳性词语结合的方式表达了阿吞神本身的阴阳结合。而这种阴阳合一的原则也同样适用于阿玛纳时代表现埃赫纳吞形象的艺术作品。虽然人们对这一时期的艺术作品中的埃赫纳吞非男非女的外形多有争议 ,但不管怎样 ,这种艺术风格应该是阿吞神一身兼两性的形像反映。

       阿玛纳宗教文献中的这种阴阳合一的现象揭示了这样两个内涵:一方面 ,它揭示了阿吞的阴阳双重性。另一方面 ,它也有可能揭示了一种与之完全相反的内涵 ,这就是阿吞性别的全然缺乏。在古代埃及宗教神话中,通常情况下 ,一位男神都要有一位女神与其相匹配 ,从而组成一对神的夫妻。而我们找寻整个古代埃及宗教神话 ,都没有发现任何一位曾经与阿吞相匹配的女神。因此 ,我们可以推断出,这种性别的完全缺失是阿玛纳神学中关于创世理论的基本要旨,这就是阿吞的本质是创世之神,并具有自我创造的特性。也就是说 ,他既不是男人 ,也不是女人 ,但却即能够履行男人的职能,又能履行女人的职能,这仅仅是因为他是万物的唯一来源。

        2 . 万物的眷顾者

       我们已经讨论了阿玛纳宗教关于神是生命的创造者和给予者的观念。从这个观念我们可以延伸出另一个观念 ,这就是神是万物的眷顾者。事实上 ,神的这种眷顾者的特性 ,完全是他的创世活动和他的参与人类历史过程的两个特性的进一步表述 ,是神的创世活动的继续。对于阿玛纳宗教来说 ,我们完全可以认为整篇阿吞颂诗都宣扬了神的这种特性。颂诗的第64节到第68节总结了神的这一特性 ,允许宇宙神阿吞不仅可以眷顾埃及 ,而且还可以眷顾外国的土地。颂诗的第78节到第85节继续这一主题 ,在这一部分中作者使用了较为特殊的象征物水———外国土地上的雨和埃及的尼罗河 ,来展现阿吞是万物的眷顾者这一特性。

       神是万物的眷顾者的这一观念频频出现于阿玛纳宗教文献之中。事实上 ,它是从神的创世力量中衍生出来的,进而充分展示了神是所有生命的唯一源泉。

       3. 宇宙的统治者

       把神作为创世者的观念的必然结果就是神被进一步演化成宇宙之主。阿吞神是宇宙之主的观念出现于阿吞颂诗的开篇,作为他名衔的一部分: “所有的阿吞所及之地的主人 ,天空之主 ,大地之主。”同样的观念也被反映在诸如 nb. snr aw “他们的宇宙之主”和pa nb n ta nb “每一块土地之主”等语句中。在古代埃及 ,太阳神是宇宙之主的观念是由来已久的。新王国神学体系中的阿蒙——拉神就有与阿吞相同的名衔 ,这是新王国时期埃及帝国主义发展在意识形态中的反映,特别是在图特摩斯三世统治以及以后的时期。因此 ,阿玛纳宗教文献中关于阿吞是宇宙的统治者的观念应该被视作埃赫纳吞与旧有的宗教保持联系的一个途径。

       在阿玛纳宗教文献中,神是宇宙之主的表述自然而然地表明了神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卓越的才能。阿吞颂诗经常使用太阳来象征阿吞的卓越地位:“你在所有的土地上升起 ,你的光芒遍布所有土地 ,直至你所创造的一切。你远离他们 ,尽管你的光芒照拂在大地上;你在他们的面前 ,尽管他们不能看到你的行动。”在这里 ,通过太阳的象征意义 ,颂诗的作者把阿吞的卓越品格和无所不在的本质成功的结合在一起。太阳圆盘的象征意义本身向我们展示了阿吞的高高在上 ,与此同时,太阳光芒的象征意义进一步明确了神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崇高地位。

       从上面的引文中,我们看到,在阐释神的卓越和无所不在的特性时,阿玛纳宗教文献是通过把太阳作为阿吞的象征来表现他的卓越和无所不在的。然而 ,阿玛纳宗教文献似乎并未给我们太多的关于阿吞参与人类历史的记录 ,当然 ,这并不意味着阿吞完全缺席于世俗历史。阿吞颂诗写到:“你是拉 ,因为你到达了它们的疆域 ,你征服了它们 ,并把它们赐予你所爱的儿子。”在这里 ,阿吞对人类历史的最大贡献是把整个世界的统治权交与他的儿子 ,这也许是因为统治现世是现世君主而非神的职能。与此同时,也正是由于神是宇宙的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因此 ,他参与人类所生存的现世的事件似乎不仅局限于他创造了生命和秩序。同时,他也充当了秩序的静态的保护者。

        4 . 具有真实生命力的活着的神

       阿玛纳宗教中神的本质还表现在关于“生命”的概念上。在阿玛纳宗教文献中形容词‘nu “活着”经常被用在神的名衔中。阿吞被描绘成 p a I tn ‘nu“活着的阿吞”,‘nu j t  nee“万寿无疆”,I tn‘nu  w r“伟大的活着的阿吞”,pa I tn ‘nu  va‘‘nu“活着的阿吞 ,生命之源”。具有生命力的活着的阿吞这一观念具
有以下三个内涵:第一 ,把神本身与太阳圆盘区分开来 ,太阳圆盘是神的象征物;第二 ,指明了阿吞是真正的神 ,是永生不灭的神;第三 ,展现了阿吞是所有生命之源 ,即他具有创世的能力。

       通常,阿吞被认为就是太阳圆盘本身,  因此 ,阿玛纳宗教实质上就是新王国太阳崇拜的另一个版本。就阿吞的名字以及其所拥有的名衔而言,这一结论是有根据的。阿吞颂诗中阿吞的确是以太阳圆盘的形象出现 ,他也以太阳的神性行事。但是对此 ,笔者却有不同的理解。笔者认为太阳圆盘和以太阳圆盘为象征物的阿吞并不是同一个概念 ,阿吞本身是“活着的阿吞”,而不是太阳圆盘。在颂诗开篇的神的名衔中,他被描述成 vw  nty m I tn “光明就在阿吞身体之内”,也就是说阿吞是无形的光明,并通过有形的太阳圆盘表现了出来。实际的神被赋予了p a I tn ‘nu“伟大的活着的阿吞”的名衔 ,通过这个名衔无形的活着的阿吞与物质的太阳圆盘被区分了开来。阿吞通过这个真实存在的太阳圆盘展现了他的力量 ,并使他的存在具体化。与此同时,阿吞还被称做 nb v nnt  nb  I tn“所有的阿吞所及之地的主人”,在这里 ,“阿吞”和“主人”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主人”是指阿吞 ,是“活着的阿吞”;“阿吞”则是指照拂所有土地的物理的太阳圆盘。后者是前者的象征物 ,是神在世界上存在的方式。

       具有生命力的活着的阿吞这一观念的另一个重要内涵在于它揭示了阿吞完全不同于其他的神明。因为只有这位神是真实存在的,是可以被感知的。

       这一观念的最后一个内涵表现在阿吞是所有生命之源。这一点在上文讨论阿吞是创世之神时已经被论及 ,因此 ,在这里只需稍加进一步的论述。上文引用的阿吞颂诗已经十分明确的告诉我们阿吞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创造者 ,揭示了他不但是生命的初创者 ,同时也是生命的保护者。阿吞的作为生命的给予者的这一观念源自于光明的重要的象征意义。阿吞颂诗描绘了没有光明的世界是多么的可怕,在无尽的黑暗中任何正常的生命活动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在颂诗中黑暗甚至被等同于死亡:“大地也因之在死一般的黑暗之中。”

       接下来颂诗描绘了早晨太阳升起时一切生命的欢愉和兴奋。通过类比的方法 ,光明被等同于生命。最后我们发现:“你的升起是万物萌生的希望;你的落下是他们死亡的开始。因为人类依赖于你生存。”

       5. 神的来源

       在论及阿玛纳宗教中神的本质时,一个问题是无法回避的,这就是该神学体系缺乏关于神的来源的神话 ,在阿玛纳宗教中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有关阿吞神的谱系。然而 ,埃及传统意义上的众神通常都有关于它们出身的神话故事 ,比如棺木铭文就此曾详细地描绘了荷鲁斯神的出生 。但是阿吞 ,在阿玛纳宗教文献中没有任何关于他出身的神话故事。他只是被描述成 ms w  m t r‘ nb“每天出生在天空之中” 。事实上 ,阿玛纳宗教文献中的阿吞是自我创造和自我繁殖的。在该文献中我们发现有着这样的叙述:“伟大的统治者 ,他自生了自己。他自创了他自己, 自生了他自己。活着的阿吞 ,他自生了自己。”阿吞自生和自我创造的特性揭示了他完全可以自我满足 ,不需要任何其他神的帮助。

       6. 神的启示

       在阿玛纳宗教中,埃及国王埃赫纳吞的一个主要职能就是颁布他的“教谕”。在这里 ,“教谕”不是阿吞的语言,而是国王把关于神的知识传授给他的臣民。换言之 ,神对世界万物的启示是通过介于神和人之间的国王及其“教谕”传达的。阿玛纳时代的王室侍从图图的坟墓铭文似乎向我们暗示了埃赫纳吞是一位教谕者:“为了教谕我 ,他每天都很早起床 , 因为他十分关心我是否按照他的教谕行事。”这段话似乎暗示我们 ,埃赫纳吞制定了十分规范的教谕 ,通过这些教谕 ,他的宗教思想得以传播给他的信徒和追随者。

       在这里 ,“教谕”一词的使用告诉我们当时可能存在着一套完善的教义体系。这套教义由埃赫纳吞亲自传授给他的刚刚入教的信徒们。那么,是否进而也存在着这样一套包含了埃赫纳吞教谕的完备的文献或神学理论体系呢? 答案无从知晓。因为,即使这种文献真的存在过 ,那么它们也在埃赫纳吞死后难逃被毁坏的厄运。人们通常认为,阿吞颂诗实质上是这种神学体系的诗化形式 ,它在一定范围之内包含了一个相对完整的神学理论。它至少告诉我们 ,阿玛纳宗教应该是建立在埃赫纳吞教谕的基础之上的,这是我们区别阿玛纳神学体系和埃及传统宗教的重要依据之一。法兰克福特曾指出,对古代埃及传统宗教的基本教义进行归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实上 ,埃及宗教建立的基础不是神
话和教义 ,而是仪式。与埃及传统宗教不同,阿玛纳宗教则存在着一套完整的教义体系,这一点充分展示了埃赫纳吞宗教和传统宗教的本质差异。

       除了国王以及国王的“教谕”是神向世间万物传达启示的形式之外 ,我们还发现了另外一种形式 ,这就是通过自然物体来完成启示的形式。在阿玛纳宗教中,神的启示的主要工具是太阳圆盘 ,正是借助于太阳圆盘 ,以及其对世界万物的实际影响,神才得以完成启示。因此 ,在阿玛纳神学体系中,创世就是神对人类的启示。在阐述了神的创造世界万物的力量后 ,阿吞颂诗继续写道:“你做了太多的事情 ,尽管人们看不到它们 ,啊,惟一的神 ,你没有其他的显现。”在这里 ,古代埃及语 er 的原义是“脸”,我把它引申翻译成“显现”,在这句话中暗指神能够被人类看到的方式 ,即他的创世行为就是他对人类的启示。


                            三、阿玛纳宗教的性质

       讨论阿玛纳宗教的性质 ,它的一神教问题是无法规避的。与世界上的其他宗教一样 ,阿玛纳宗教也经历了一个长时间的发展演进过程。埃赫纳吞并没有生活在真空中,他生活在一个宗教是人们社会生活重要组成部分的古代埃及文明中。因此 ,埃及的传统宗教对他有着很深的影响,尽管也许那些原有的宗教只是为他提供了进行改革的对象。那么,较之与埃及的传统宗教 ,阿玛纳宗教的进步程度究竟有多大?  阿玛纳宗教文献告诉我们 ,埃赫纳吞所推行的宗教至少是单一主神教。而他是否把他的宗教推向真正的一神教 ,则需要我们做进一步的探讨。

       在通常情况下,古代埃及宗教的性质是多神崇拜的,尽管在某一特定的历史时期某位神有可能会上升为国家中的最高神。比如 ,新王国时期的底比斯主神阿蒙的地位就上升为埃及的国家神。正如阿斯曼所指出的,在这一时期阿蒙崇拜带有一神教思想  。而这种思想倾向必将对阿玛纳宗教产生重大影响。事实上 ,从底比斯阿蒙神上升为国家神到完全意义上的一神教只有两步之遥:第一步是转变为单一主神教 ,第二步是在完全否定其他神的存在后 ,一神教得以确立。关于埃赫纳吞是否对其宗教进行一神教的阐释 ,学者们的观点存在着很大的分歧。以戴维斯为代表的学者们认为阿玛纳宗教充其量是单一神教;以霍努为代表的学者认为它绝对是真正的一神教。而以艾伦为代表的学者则认为埃赫纳吞倡导的是自然主义哲学 ,而非古代埃及宗教上的革命 。与此同时,还存在第四种观点,这就是阿玛纳宗教很有可能仅仅是一种由当时的埃及国王埃赫纳吞倡导的政治事件 ,其目的是为了削弱底比斯阿蒙神庙僧侣集团的势力 。根据阿玛纳宗教文献记载 ,后两种观点的可能性极小。因此 ,关于阿玛纳时宗教性质的讨论 ,我们仍仅限于它是一神教还是一主神同其他神存在的两种可能性上。而这两种观点孰是孰非 ,我们仍须从阿玛纳宗教文献入手。

       传统观点认为,阿玛纳宗教的一神教性质的关键在于对埃及语单词w‘的理解。它多次出现在阿玛纳宗教文献 ,特别是阿吞颂诗中,其含义是“一个”、“仅有的”、“惟一的”、“独特的”、“孤独的”等等  。在阿吞颂诗的第59 行中阿吞被称为p a ncr  w‘“惟一的神”,但也可以被称为“独特的神” 。第60 行颂诗是这样写的:kma. k ta n ib. k iw . k w‘. ti “按照你的意愿,你创造了大地,尽管你是孤独的” 。在这里,iw. kw‘. ti “你是孤独的”既可以被理解为揭示了阿吞的本质,也可以被理解为展现了阿吞创世时的状态,因此,我们无法勘定这句话最终的含义。类似的句子也出现在第 96 行中,在这句话中 w‘的含义是“惟一的”,还是“孤独的”,我们同样也无法作出明确的勘定。在颂诗中w‘一词最后一次出现在第 103 行,但是由于铭文破损得十分严重,我们无法对这一行的文献进行正确的翻译  。总之,根据阿吞颂诗中出现的 w‘一词,我们无法得出任何明确的结论,因为它既可以被理解为“惟一的”,也可以被理解为“孤独的”。那么,埃及语单词 w‘是具有本体论的内涵还是具有经验论的内涵? 本体论表达了作为惟一存在的神的神圣本质,同时,经验论则表达了一种动态的惟一性。前者需要一个纯粹的一神教思想体系,后者则仅仅需要一个一主神,其他神同时也存在的思想体系。

       因此 ,通过对语言的分析 ,我们并不能最终解决阿玛纳宗教是否是一神教的问题。然而 ,这也并不能就此说明这个问题是无法解决的。要想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不能仅仅凭借语言上的证据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应该从阿玛纳宗教中神的本质出发 ,或许从中我们会得到一个相对准确的答案。

       根据上文的论述 ,我们已经知道 ,阿吞是世界的创造者、宇宙的统治者、万物的眷顾者和所有生命之源。他即没有出生,也没有死亡 ,更没有任何关于他出身的神话;他既卓越又无所不在。如果上述所有特性被集中表现在一位神的身上 ,那么,这位神应该是无与伦比的惟一存在的神。尽管阿玛纳宗教没有明确指出阿吞神的惟一性 ,但是从埃赫纳吞试图铲除业已存在的埃及宗教秩序 ,以及禁止其他神的信仰的实践活动上看 ,他有着把阿吞当成惟一的神的愿望。总之 ,在实践上 ,阿玛纳宗教是一神教。因此 ,我们可以认为,早在公元前14世纪中期的埃及 ,一神教的思想已经初见端倪。

                         四、阿玛纳宗教的历史影响

       埃赫纳吞死后 ,阿玛纳宗教遂被彻底废除。究其失败原因,我们不妨从以下几点进行思考:其一 ,埃及人千百年来形成的传统宗教思想根深蒂固,他们根本无法接受阿玛纳宗教这一崭新的宗教形式。因此 ,阿玛纳宗教丧失了其得以发扬光大的群众基础;其二 ,阿蒙神庙祭司集团的势力过于强大 ,以新型军事贵族为中坚力量的阿玛纳宗教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其三 ,埃赫纳吞致力于国内事务,致使他完全丧失了对国际事务的兴趣 ,进而导致埃及国际地位的下降,这必然会引起埃及统治阶级内部 , 以及广大平民百姓的强烈不满  。总之 ,在上述种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 ,阿玛纳宗教的失败是在所难免的。

       尽管阿玛纳宗教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它对后世的影响却是非常深远的。如果正如前文所述 ,阿玛纳宗教是一神教这一立论可以成立 ,那么作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一神教 ,它在世界宗教史上的地位之高是不言而喻的。也正是得自于这一立论的成立 ,我们不得不对阿玛纳宗教与被普遍认同的世界上第一个一神教———犹太教之间的关系产生浓厚的兴趣 ,由此展开了对两个宗教体系的比较研究。以阿斯曼为代表的西方学者认为阿玛纳宗教对犹太教有着非常深厚的影响  ;  而以莱德弗德为代表的西方学者则着力淡化前者对后者的影响;国内学者对该问题却少有论述问世。那么,阿玛纳宗教对犹太教的发展究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 从年代学的角度来看 ,我们很难看出二者之间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因为阿玛纳宗教要比犹太教早了好几个世纪。由于埃赫纳吞死后 ,埃及人几乎销毁了所有有关他的文献和纪念物 ,因此 ,他所倡导的宗教能够存活下来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阿玛纳时代的宗教思想应该间接流传到巴勒斯坦地区。一是因为自埃及文明开启以来 ,埃及和巴勒斯坦地区之间就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不仅体现在物质上的流通 ,也体现在意识形态的融合;二是因为以色列人的历史肇始于埃及。以色列人出走埃及这一事件发生于埃及第十九王朝统治时期 ,尽管从阿玛纳时代到以色列人出走埃及有大约五六十年的时间间隔,但是以色列人早已定居在埃及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此 ,我们说居留于埃及的以色列人曾经亲身经历过阿玛纳宗教 ,并在其出走埃及后把这一宗教思想带回巴勒斯坦地区是不无可能的,进而 ,一神教思想被后来的犹太教所吸纳也是合乎情理的,至少《圣经 ·旧约全书》和阿玛纳宗教文献的相似性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而且 ,即使没有任何文献资料相佐证 ,埃赫纳吞和《圣经 ·旧约全书》作者之间的相似性也是十分明显的,即他们都与他们所处时代的宗教传统格格不入。在埃赫纳吞统治的后期 ,他被看作是一名异端的国王 ,这一点表明他已经完全背离了埃及所固有的宗教传统。换言之 ,埃赫纳吞与《圣经 ·旧约全书》的作者一样 ,对旧有的宗教传统充满了欲推翻之的情绪。即使埃赫纳吞的宗教改革仅仅是其政治改革的前奏曲,但这并不影响其反传统的本质。同样 ,在《圣经 ·旧约全书》形成的时代 ,在巴勒斯坦地区耶和华崇拜也是反传统的,即使在某些时期耶和华崇拜和传统宗教存在相互混杂的现象。于是,我们看到,不论是埃赫纳吞还是《圣经》作者都展开了一场意图取缔原有宗教体系的变革。从表面上看 ,《圣经》的作者达到了目的,而埃赫纳吞则失败了。但是如果我们把埃赫纳吞的宗教改革看作是一次把一神教变成现实的行动 ,那么,他所倡导的这次运动其实并没有失败 ,至少它为犹太教提供了一个仅仅认同一位神的实例。
收藏 分享

好神秘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