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海盗之王巴巴罗萨兄弟——改变欧洲版图的海上枭雄

海盗之王巴巴罗萨兄弟
——改变欧洲版图的海上枭雄

16世纪的地中海上,正在迎接大航海时代曙光的欧洲天主教列强,与海上军事实力不可一世的土耳其帝国,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拉锯战。在这些巨人之间,两位出身低微的水手——巴巴罗萨兄弟,凭借一身豪侠之气,一度攀到帝王的宝座;还用勇气与胆识,促成了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崛起;更用“海盗”这种独特的“政治”身份,影响了欧洲的历史走向。



公元1504年的早春,比往年更加温暖。乘着从阿尔卑斯山吹来的北风,意大利最巨型的大挠战舰的龙骨,划开第勒尼安海的万顷碧波。它从意大利北部热那亚出发,护卫着属于教皇儒略二世的满船珍宝,一刻不停歇地驶向“永恒之城”罗马。
厄尔巴岛的身影从海平面上缓缓升起,这座与亚平宁半岛一衣带水的陆地,虽然在古罗马诗人的笔下被形容为海盗盘踞之所,却并不让船上的水手感到些须紧张。尽管罗马的权威远不复当年之盛,但是在教皇的眼皮底下袭击这么一艘全副武装的战船,恐怕还没有哪个海贼草寇有如此胆量。
突然,一艘中型帆船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大挠战舰的船畔。随着两艘船距离的缩短,战舰上的水手们渐渐看清了对方的装扮:白布裹头,长刀雪亮——分明是土耳其海盗!一阵迅雷不及掩耳的战斗过后,教皇的珍宝大船落入海盗掌中……
光天化日之下,这伙胆大包天的海上悍匪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船坚炮利的教皇战舰缴了枪。他们究竟是何许人也?故事还是应该从50年前讲起。
收藏 分享

乱世杀出“红胡子”
冲天的战火,炽烤着欧洲大地上最壮丽的都市——君士坦丁堡。在这前之夜还能称作拜占廷帝国首都的地方,现在处处可见挥舞长刀的土耳其士兵。
公元1453年,雄才大略的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率领他的伊斯兰军队攻陷了拜占廷的心脏,让东罗马这个千年帝国咽下最后一口气。此后十几年间,当奥斯曼帝国的雄师继续西进,踏过拜占廷的剩余领土,这里千千万万欧洲人中,有的在土耳其人的马蹄声中噩梦连翩,也有的心甘情愿地放弃基督信仰,宣誓效忠于强大的苏丹。
在爱琴海东北的米提利尼岛上,一对希腊兄弟就在这兵祸横行的年代降生了。他们自小就仿效父亲皈依了伊斯兰教,并接受了土耳其名字“阿鲁珠”和“西斯尔”。连年的战乱,让爱琴海成为海盗的天堂,而两位少年也从小过上了杀人越货的豪强生活。
兄弟俩都不到30岁时,已经是大名鼎鼎的江洋大盗。为了不向苏丹纳贡,他们脱离了土耳其“官方”海盗的编制,开始自立门户。文章开头提到的劫持教皇战舰的那次“壮举”,不得不让整个基督教世界都对这伙海盗“刮目相看”。两人并称“巴巴罗萨”兄弟——这不是他们的真实姓氏,而是以他们标志性的红色络腮胡须起的江湖诨名,在意大利语中,“巴巴罗萨(barbarossa)”就是“红胡子”的意思。
就在抢劫教皇珍宝后没多久另一次海上征伐中,哥哥栽在横行爱琴海地区的天主教武装“罗德斯岛骑士”手里,这伙人虽名曰“骑士”,其实就是穿着十字军服装的土匪。过了一年奴隶生涯后,他被赎了出来。两兄弟现在明白,干海盗这一行,“个体户”是行不通的,背后没有政权支持的话,迟早要遭到灭顶之灾。
1505年,巴巴罗萨兄弟向北非统治者,突尼斯的哈夫斯王朝求助,他们拿出每年五分之一的战利品作为岁贡,交换了突尼斯近海杰尔巴岛的使用权。从此,这座扼守加贝斯湾的弹丸小岛,俨然成为整个地中海地区的“海盗俱乐部”,海盗们趋之若骛地蜂拥而至,投靠到两兄弟麾下……与突尼斯交换杰尔巴岛这笔“双赢”买卖,让巴巴罗萨兄弟从打家劫舍的游侠草寇,升级为具有政治背景的海上枭雄,也就是从这时开始,他们才走上了真正称霸地中海的传奇之路。

TOP

“海盗国王”昙花一现
狼烟席卷着沙尘和血腥味,将整个战场笼罩在一片雾霭中。北非阿尔及尔城墙两侧,一面是西班牙士兵,另一面是当地起义军。僵持不下之时,几艘战舰幽灵般地驶临了港口,几千名杀气腾腾海盗亮出明晃晃的兵器,把城头的西班牙人吓了一跳。“叛军的增援来了!”喧哗声中,形势顿时一边倒。训练有素的海盗铁蹄,摧枯拉朽地踏破了阿尔及尔的城池……
1516年,实在是一个多事之秋。先是西班牙阿拉贡王朝精明强干的国王斐迪南二世驾崩。这位完成西班牙统一大业的铁腕君主,曾牢牢控制着包括阿尔及尔在内的北非广大地区,也让此处逍遥一时的巴巴罗萨兄弟吃尽了苦头,就在4年前,哥哥阿鲁珠在与西班牙舰队的交战中失去了左臂……斐迪南二世一死,阿尔及尔就爆发了起义,也引得海盗舰队赶来报仇。
但是老谋深算的巴巴罗萨兄弟,可不单单是来落井下石的。刚刚攻下阿尔及尔,起义军首领连王位都没坐热,就被凶悍的海盗干掉了。这两位穷苦的希腊士兵的儿子,胸中怀有迫切的野心——哥哥宣布自己才是阿尔及尔的王者,并按照穆斯林的方式,授予自己“埃米尔(统治者)”称号,史称“巴巴罗萨一世”。就这样,一个海盗称王的国家在北非横空出世。
但14世纪初叶军事实力正如日中天的西班牙,又怎么可能吃的下这等哑巴亏?两年后,西班牙大军卷土重来,双方在阿尔及利亚城下上演了一场激烈的攻防大战。西班牙人攻城不克,西退到奥兰城。冒进的巴巴罗萨一世让弟弟留守城内,自己率军追击,结果被跨海驰援的敌人逮了个正着。阿鲁珠在奥兰城中苦守6个月之久,战到身边只剩1500名海盗,而围城外的铁桶阵也没有松动的迹象——夺取海盗的宝藏让西班牙人士气高涨。
决战的时刻到了。巴巴罗萨一世的队伍本来已经突围,渡过了塞利夫河,而当海盗国王回头看到掩护自己的后卫部队正在绝望的战斗中被歼灭,他被同伙的勇气与忠诚所感动了,于是带着人马杀将回去……战斗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几个小时后,清理战场的西班牙人终于找到了这位独臂国王的尸体。

TOP

土耳其帝国的“恶魔”元帅
西斯尔•巴巴罗萨与尚有千人之多的海盗残部,因为躲在阿尔及尔的要塞中而避过一劫。同样野心勃勃的弟弟,人称“海尔•丁(地狱魔鬼)”,他拥有哥哥所不具备的政治头脑,与他相比,一向意气用事的阿鲁珠只是个胸无城府的江湖豪侠。
是接任“埃米尔”,继续占山为王呢?还是重新归顺祖国土耳其,以图东山再起呢?“海尔•丁”选择了后者。1518年,他向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一世宣誓效忠。巴巴罗萨二世心里清楚,多年来的“盟友”——突尼斯的哈夫斯王朝已经日薄西山,支持不了自己的海盗事业了,只有靠能征善战的苏莱曼大帝撑腰,才有资格跟西班牙这样可怕的对手一较高下。地中海地区最凶悍的海盗团伙,与西方最强大的军事帝国之间破裂了近10年的关系,在巴巴罗萨二世的努力下弥合如初了。
这个时候,奥斯曼帝国的虎狼之师,已经荡平了巴尔干半岛,整个西欧在他们面前仿佛一块砧板上的肥肉。苏莱曼一世封巴巴罗萨为“巴夏(将军)”,还拨了2000名精锐的步兵听他调遣,让他回北非为兄长复仇。
杀气冲天的海盗们夺回了老巢阿尔及尔,巴巴罗萨二世也顺理成章当上这个城市的“巴夏”——虽然比起“埃米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但由于海盗大军战功卓著,苏莱曼对“海尔•丁”青睐有加,将他任命为土耳其海军元帅。
法国人引“狼”入室
威风凛凛的土耳其舰队,排着紧凑的队型,撕开地中海的胸膛,仿佛猎食的群狼。整个1535年的夏天,大元帅“海尔•丁”的麾下“狼军”始终在和天主教国家的舰队“拉锯”。自从16年前,拥有奥地利、西班牙、勃艮第等国共同合法君主头衔的查理五世,又登上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欧洲大部分国家看上去又重新“统一”在一个人的权杖之下,这个少年得志的国王下决心跟土耳其海盗们来个了断。在他的命令下,西班牙名将安德里亚•多利亚挥师北非,跟“海尔•丁”酣战一场;双方两败俱伤,但巴巴罗萨掠来的6000名俘虏,已经足够博取苏莱曼大帝的欢心。他升官为非洲“别依(大诸侯)”,成了苏丹座下权倾一时的人物。
在查理五世眼中,除了奥斯曼巨人,只有奥地利皇室的夙敌——法国是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而为了向地中海扩张,法国也力图在神圣罗马帝国领地上分一杯羹。就在海盗们满载而归之时,共抗查理五世的协议在法王与土耳其苏丹之间达成了。
为了向苏莱曼大帝示好,法国人请巴巴罗萨的舰队来巴黎一行,在这里“地狱魔鬼”享受到了国王般的招待——连法国军舰桅杆上都被换上成了海盗旗。巴巴罗萨沉湎于犬马声色之中,而他的部下,则按照海盗的老习惯“观光”着法国南部的优美乡村:马赛对巴巴罗萨到来给予礼遇和欢迎,“客人”们则报之以烧杀掳掠。法国人开始憎恶这样的盟友了,法王派代表同巴巴罗萨进行谈判,却被“海尔•丁”抢白一通。“我回土耳其之前,你们还得给我一个大数目,”海盗元帅漫不经心地说,“否则我们可以在回去的路上自己拿。”
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法国人像送瘟神一样送走了这个贪得无厌的“盟友”,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花的银子并没有买来平安——海盗船队归航时候,还是“顺便”横扫了法国沿途的城镇!

TOP

血战留下“颅骨塔”
几百艘巨型战舰列队时溅起的微浪,扰动着法国南岸利翁湾平静的海面。望着这蔚为壮观的大场面,站在旗舰的船头多利亚将军不禁发出轻叹。“这样强大的舰队统领在我治下,什么样的敌人不能击败呢!”身经百战的老将军这样想道。
多利亚的确有理由这样自信,为了1538年这场决战,欧洲诸国都没少砸血本。几年前土耳其大军兵临神圣罗马帝国的首都——维也纳,让这些王公贵族都由衷地感到,奥斯曼雄师的马蹄声,似乎响得越来越近了,而为了遏制土耳其人的东进,先要消灭嚣张多年的巴巴罗萨海盗。这次集结不是一个国家,而是整个欧洲天主教国家的联军——共计有200艘舰只,其中威尼斯80艘,教皇36艘、西班牙30艘,大炮2500门,总兵力6万人。
但是当这支大军开到希腊的普雷维扎海湾时,发现海盗的力量也早就今非昔比,整个土耳其的舰队规模甚至比联军还要大。两支大舰队对峙了一天后,战斗打响了,欧洲人煞费苦心集结的大军,还是被海盗一举击败了。
普雷维扎海战过去两年后,欧洲各个天主教国家再度秣马厉兵,集结了超过500艘战船,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御驾亲征,最高指挥权仍然交给西班牙的多利亚将军。联军一度节节胜利,1541年10月甚至端掉了海盗的老巢——杰尔巴岛,封锁了阿尔及尔港口,但最后还是没能顶住海盗的凶狠反扑。这次战争过后,欧洲各国的海军实力元气大伤,近半个世纪都没能恢复过来。海盗们为了彰显胜利,在杰尔巴岛上用敌人的尸骨堆起了一座骇人听闻的“颅骨塔”,直到3个世纪后,才被法国殖民者拆掉。

TOP

海盗之王的晚年
1547年,正跟波斯人打得不可开交苏莱曼大帝,打算让西边消停几年,于是跟神圣罗马帝国签下了5年的休战和约。此时老海盗元帅也早就攒下一座金山,年过7旬的他决定金盆洗手,结束自己冒险生涯。但是剑气纵横的杰尔巴岛并不是他颐养天年的好地方,他选择了伊斯坦布尔——而这里,就是故事开头提到的拜占廷。
几年后,作为苏莱曼宠臣,这位名扬一时的海盗之王在自己的官邸中去世。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一艘驶出博斯普鲁斯海峡金角湾的土耳其航船上,水手们都会面向巴巴罗萨二世的陵墓默默祈祷,向这位传奇的枭雄致敬。接下来的一个世纪中,北非成为土耳其帝国的一个名义上的行省,历届“总督”都会从巴巴罗萨兄弟的亲属与的战友中选出,但没有一个继任者在才略上能同海盗之国的两位奠基者相比。
巴巴罗萨兄弟一生都在地中海上兴风作浪,土耳其就是在这些豪侠人物的辅佐下,在与欧洲列强的争锋中胜出,到达强盛的顶点。20多年后,失去巴巴罗萨的奥斯曼海军在勒班多战役中被西班牙与威尼斯的联合舰队打败,这个不可一世的大帝国自此走上了下坡路。

TOP

不认识呵呵``

TOP

倒是听说过一两个
George

TOP

太厉害了!!!!葱白呀!

TOP

有挪威的海盗介绍么 那个不错  牛角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