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部)血之子的挽歌

    这样的文章还是贴在这个区比较合适吧?

    可以过于长了,让大家看得眼酸,很抱歉

    也可能有些细节不太符合暴雪现在的剧情安排

    不过我有我的坚持

    好了,这是一篇原创同人感想文




Anar'alah, Anar'alah belore
Sin'dorei
Shindu fallah na
Sin'dorei
Anar'alah
Shindu Sin'dorei
Shindu fallah na
Sin'dorei
Anar'alah belore
Shindu Sin'dorei
Shindu fallah na
Sin'dorei
Anar'alah belore
Belore





        柔和的日光从天空中泼洒而下,浇淋在优雅华丽的银月城金色建筑群上,刚从混乱之战中复苏的奎尔萨拉斯大地再度迎来了一个春天。然而,在这片精灵的故土上还镌刻着死亡之痕的深深印记------无时无刻不提醒着精灵们,入侵者曾经的暴虐和亡国的痛苦,战争还远未结束,复仇才刚刚开始。
而此时的银月城大门口,迎来了一位年轻牧师和她那稚气未脱孩子。男孩好奇地瞪着宏伟的城门,不时地发出赞叹。

        “妈妈,这个雕像是谁?怎么在哪里都有呢?”
        “这是太阳王子,凯尔萨斯-逐日者。是他带领我们的人民脱离了战败的苦难,重新振作起来。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我们才建立的这些塑像啊。”
        “啊……”孩子有点似懂非懂,“他比爸爸更伟大?”
        “呵呵~”女子不由得笑了起来,身上的铠甲钢片因为摩擦而发出清脆的碰击声,“你的父亲,正在为他工作呢。他们在外域,为族人探索新的天地。他们都很伟大。”
        “哦~那以后,我也要去外域,去找凯尔萨斯王子!”
        女牧师赞许地拍了拍孩子的头,拉着他走进了银月城。



        “莉亚德琳女士,您终于来了。”
        昏暗的密室里,大法师阿斯塔洛-血誓悠悠地转过身,对着女子轻轻鞠了一躬。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外域传来了太阳王的消息。”
        年轻的女子露出了惊愕的神情。这样一个消息如果不是应该公布给大众的话,那就一定非常地机密和重要。
        “王子殿下给我们送来了礼物,它就在里间。”阿斯塔洛一鞠躬,右手引出一条路来。莉亚德琳也没有多问,随着他走进了里间。顺着螺旋状向下延伸的楼梯,穿过一幕幕蓝色的,门帘,他们来到了一个出乎意料较为宽广的大厅里。但奇怪的是,一股压迫性的力量突然直袭她的胸口,莉亚德琳一下子感到身体虚脱。
        “这里是禁魔室,所以法力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即使是像你这样强大的牧师。但我们把它关在这里,是有原因的。”顺着大法师的手指望去,莉亚德琳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难以名状的发光物体。但那似乎是一个生命,因为它正在微微律动着,散发出柔和的气息。它的下方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四面都有法师在监视。很明显,法师们正用自己的力量囚禁着它。
        “这种生物叫做纳鲁,怎么样,它很漂亮吧?”大法师也露出赞叹的目光,“据说它也是圣光的来源。”
        “什么?圣光------不是神赐予的么?”莉亚德琳难掩惊讶之色。
        “这正是我们今天找你来的目的。我们就是为了验证这一点。关于圣光的来源,究竟是不是人类那帮圣骑士编造出来的谎言。”阿斯塔洛走到了法阵中央,开始念起了咒文。



        “孤独的勇士伊利丹别无选择,他已经背叛了他的恶魔上司基尔加丹。为了防止他的最爱受到波及,离开是他唯一的选择。”
        “于是简单地打点过行装之后,恶魔猎手就打开了传送门,离开了他生活了一万年的土地。”
        “他去了外域,对吗?”
        “对啊。”莉亚德琳点了点头,“为了躲避基尔加丹的处罚,伊利丹决定前往德拉诺打开一片新天地。但是昔日的兽人世界那时并非是无主之地,地狱之子玛瑟里顿倚仗他的恶魔大军早已自封为外域之王。由于存在许多的传送门作支撑,玛瑟里顿随时可以召唤大量援军。伊利丹的部队在数量上无法与之抗衡。”
        月光轻轻拂过银月城的小巷,照耀到了一间闪着魔法灯光辉的窗户里。房间中,年轻的母亲正在窗边为孩子叙述着过往的历史。
        “就在此时,娜迦的领袖法丝琪带着凯尔萨斯来到了此地。他们以伊利丹的名义组成了一支联军------被暗夜精灵放逐的兄弟部队,娜迦与血精灵的联军。这支部队以势不可挡的力量突破了燃烧军团的防线,封闭了全部的传送门,并在当地破碎者的援助下击倒了魔王玛瑟里顿。”
        “联军迎来了他们的胜利,这些没有家的人们终于获得了自己的乐土。伊利丹许诺凯尔萨斯的和平,力量,当然还有魔法,也通通得以兑现。”
        “他们平静地生活到现在么?”男孩在椅子上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没有。基尔加丹还是找到了他们。不过,那是明天晚上的故事了。”
        男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突然又抛出了一个问题:“有所人都会追随王子吗?这么多的……危险。”
        莉亚德琳愣了一下,显然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她最后开口了:“当然了,儿子。所有人都会追随他。没有王子,就没有我们今天短暂的平静啊~”



        4年后------

        “母亲,萨尔大人对我非常礼遇------至少是兽人所能做到最礼遇的标准了。”年轻的术士耸耸肩,无奈地笑了笑,“他听闻我们击败了戴索姆的指挥官后,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同盟。我这次出使很成功吧?”
        “嗯……”
        “母亲?你好像不太高兴?”
        “不~没有,你令我感到骄傲啊~”莉亚德琳笑了笑,但很明显不够愉悦,“这次还有什么见闻么?”
        “有------我在幽魂之地,找到了一个曾属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项链盒。可黑暗女王拿到它时,似乎并不显得高兴,却很------很哀伤。”
        “当然了。对她来说,生前的美好并不是一个好的回忆。”
        “然后,她就在王座上奏起了一首歌……那是怎么唱的来着?Anar'alah, Anar'alah belore------”
        “Sin'dorei---Shindu fallah na---Sin'dorei---Anar'alah---”一听到旋律,莉亚德琳就不由自主地哼了起来。
        “母亲,你也知道?”
        “这是《血之子的挽歌》啊……创作在,我们亡国的那一刻------”说到这里,莉亚德琳也有些哽咽了。
        年轻人一下子接不上话。他只是行了个礼,就退出了房间。
        “血之子---以太阳的名义---敌人正在入侵我们的国土啊---同胞的热血洒向了大地……”莉亚德琳攥紧了双拳,“一旦太阳之王回归,复仇指日可待。”



        “洛瑟玛-塞隆,你居然越过凯尔萨斯殿下,擅自决定加入部落?”血骑士领袖怒吼着拍击会议桌面,一脸的不满。
        “莉亚德琳伯爵,请不要对我大吼大叫。我被殿下赋予了摄政的使命,自然有决定的权利。”摄政王冷冷地回答。
        “但你必须要通报!”
        “我也同意莉亚德琳女士的观点,如此重大的事务,是必须要知会殿下的。”大法师罗曼斯也在一旁帮腔。
        “为什么?这不是区区小事么?加入部落也是为了方便我们尽早前往外域与殿下回合。相信殿下也不会反对。”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反驳道。
        “你------你们这是僭越!”
        “冷静,各位。我不希望殿下不在的时候,我们产生分歧。”摄政王说道,“既然加入部落已成定势,我们不如想想接下来的对策。”
        莉亚德琳没有再听下去的耐心,她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大法师罗曼斯也摇了摇头,离开了日怒之塔。
        “他们太冲动了。我们的第一目标都是效忠凯尔萨斯么。”哈杜伦愤愤地说道。
        “不------”摄政王摇了摇头,纠正道,“我们的第一目标是为了我们的生存。”



        2年后------

        “初次来到外域,有什么感慨么?”老军需官问着这位年轻的术士。

        修罗伯爵没有回答,他只是沉浸在跨越黑暗之门的那一刻里。那企盼已久的一步,仿佛跨越了无数的时空。而最终踏上另一片土地时,天空已经成为了光华流转的异世界宇宙。捧起德拉诺那标志性的红色泥土,修罗感受到了无穷的魔法气息。渴望的本能几乎要促使他把泥土给吞下去。与其说是理智阻止了他,不如说是恶魔大军那突如其来的进攻。
        平静的天空倏然间燃烧起来,炽热的陨石雨从天而降------然后陨石并不是毫无生命的,相反,它们迅捷地站立起来,化作地狱火恶魔,向前方的联军营地发起了冲锋。大地也为之振颤起来。
        修罗立即从脑海中勾起一条战斗咒语,决定加入其中。但却被一位兽人将军制止了。
        “你不用担心这里,术士。我们已经在后方建立了营地,去吧,那里更需要你。”
        修罗点了点头,转身撤向后方,踏上了飞越军团前线的航班。他从空中跨越了战斗激烈发生的土地,于是,此刻得以出现在了萨尔玛营地的旅店里。

        “我是来找王子的。”他答道。
        “呵呵~不只一位血精灵说过这样的目标。有些成功了,有些没有,但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始。不过据说在前方,有一座血精灵哨站。你去那里大概会有所收获吧。”
        “谢谢。”修罗向老兽人致意之后,便再度踏上了旅途。



        沙塔斯城,占星者之台------
        “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你的儿子也来到了外域。”蓝色长袍的老者对着面前的法师说道。他摩挲着双手,露出一丝笑意。
        “真的么,先知?”法师激动地向前跨了两步,“那他可以帮助我们……”
        “我还不那么确定,萨雷斯。你的夫人是莉亚德琳,血骑士的领袖。她一定向你的儿子灌输了不少关于效忠太阳王的思想。”
        “那是……她不明白状况,他们都在艾泽拉斯,不知道凯尔萨斯的错误。”法师辩解着。
        “希望如此。萨雷斯,等到你儿子来了,你最好亲自去说服他。不要让他有机会接触凯尔萨斯的人。”
        法师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我明白,先知。”
        蓝袍老者满意地笑了。



        德莱尼人!一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兵,修罗一下子高度紧张起来。对方蓝色的皮肤和尾巴清楚地向他表明了自己的种族,而精致的装备则让自己意识到几乎不是对手。但无论如何,总要放手一搏。
        修罗开始念起了咒语,手中的也准备就绪。这是一个召唤恶魔的禁断法术,不到非常时刻决不轻易使用。此时,德莱尼卫兵也注意到了修罗。但他并没有发动攻击,而只是打了一个没有敌意的手势。
        修罗停下了咒语,但没有放松警惕。
        “以纳鲁的名义,要不是它保护你,你就成为一具尸体了,血精灵。”
        “你是什么意思?”
        “前方是沙塔斯,圣光之城。虽然我不确定你是敌是友,但我还是会欢迎你。这是纳鲁的意思。”
        修罗不由得产生了一丝困惑。但看来战斗不会发生了,他于是把手插回口袋,跟着卫兵向前走去。

        这并不是一座如何雄伟壮丽的城市,也缺乏银月城那种和谐的一致性,但总给人一种安详的感觉。修罗漫步在这里,头一次体会到了放松。穿过沙塔斯宽阔的步道,修罗直奔圣光广场。因为据德莱尼人说,等下会有个家伙来带他做全程参观的。
        修罗也不愿意和德莱尼多接触。他们那自私的,看不惯一切的姿态让他恶心。他很庆幸自己可以摆脱那家伙了。但是当他进入广场大厅时,他被震慑了。
        圣光广场的中央,漂浮着一只巨大的发光物体,强大的力量在其中律动着。修罗在母亲的密室里见过类似的生物,但显然比这个要小许多。
        德莱尼卫兵也看出了端倪,他的话语一出口又充满敌意:“你们的城市里,也囚禁着一位伟大的纳鲁,是吧?”
        “你怎么知道?”
        “是占星者说的。哼,那帮家伙,干了那么多恶事,一次投诚就能全部洗刷么?我为他们感到羞耻。”
        修罗更加困惑了。他正想继续发问,一位白须的长者走了过来,引来了他的兴趣。
        “你也许没有听说过我,我叫卡德加。”长者缓缓地说道。
        修罗并非全无印象。在银月城学院修习世界史的时候,他似乎听过这个名字。黑暗之门…肯瑞托议会…麦迪文…这些线索汇聚到了一起。
        “你就是那个刺杀麦迪文的大法师?他的徒弟?”
        “嗯。我对此很遗憾,但是,老师的身体那时属于一个叫萨格拉斯的恶魔。我别无选择。”
        “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关闭黑暗之门的勇士。我听说在暴风城至今还留有你的塑像。”修罗谦虚地向他鞠了一躬,“但请原谅,我有许多疑惑。”
        “这就让我来解答吧。来,我带你去城市里转转。”
        老者和蔼地伸出一只手作指引,修罗立即跟了上去。



        “沙塔斯城曾是德拉诺的德莱尼人的都城。它的名字寓意为‘圣光之所在’。在燃烧军团挑动兽人向德莱尼发起战争后,这里曾爆发过激烈的战斗。虽然德莱尼人坚守都城,但沙塔斯城还是陷落了。整个城市沦为一片废墟,直到沙塔尔来到这里。沙塔尔之名意为‘生于圣光之中’,是一群到外域来截杀燃烧军团的纳鲁人。纳鲁在沙塔斯城的废墟中住了下来。还有一小群幸存下来的德莱尼祭司在城里的神庙废墟中坚持举行圣礼。随着沙塔尔到来的消息逐渐传开,这些被称为奥尔多的祭司很快重获新生。沙塔斯城的重建工作迅速展开。要不是另一拨入侵者的到来,重建工作很快就能完成了。”卡德加顿了一顿,有意向血精灵瞟了一眼。
        “这一次的袭击来自伊利丹-怒风的部队。伊利丹的盟友,凯尔萨斯•逐日者派了一大队血精灵来摧毁这座城市。当血精灵军团跨过大桥时,奥尔多的主教和信徒们也列阵而出,誓死保卫圣光穹顶。但接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血精灵们在守军面前扔下了武器。军团的首领,一个名叫沃雷塔尔的血精灵长老冲进圣光穹顶并请求阿达尔接见他。当见到纳鲁之后,沃雷塔尔跪了下来,并说道:‘我曾见过您的幻象,纳鲁。只有您能够拯救我的族人。我和我的追随者们愿为您效劳。’”
        “沃雷塔尔及其追随者的变节是凯尔萨斯的部队中发生过的最严重的叛变。同时也对其他血精灵造成极大震动。凯尔萨斯手下许多最出色的智者和法师也开始动摇了。纳鲁接受了这些改名为占星者的投诚者。他们住在沙塔斯城南边的占星者之台。只有那些被占星者接受的人才能进入。奥尔多是圣光的追随者,宽恕和拯救是他们的教义。但他们却无法忘记占星者在凯尔萨斯手下时的所作所为。的确,那些如今侍奉着纳鲁的法师曾杀死过许多奥尔多的成员。奥尔多的神庙和其他建筑位于沙塔斯城西面的阿达尔高地,从那里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神庙作为奥尔多的圣地,只允许那些被接受的人进入。”
        “尽管受到占星者变节的影响,对沙塔斯城的进攻仍没有停歇。不过沙塔斯没有陷落。与之相反,在纳鲁希瑞的带领下,奥尔多和占星者对影月谷发动了成功的突袭。 但这两个相互敌视的阵营却未能够捐弃前嫌。双方为了获得协助希瑞作战的荣耀激烈竞争。每天,由阿达尔决定派谁前往,而被选中的战士则要在进军影月谷前集结在圣光穹顶接受阿达尔的祝福。”
        “就是说,占星者背弃了王子?”修罗一脸的不相信。
        “孩子,你的王子选择了一条没有未来的路。”
        “没有未来?!我们血精灵生来就没有未来,未来是我们用双手和鲜血创造的!而现在,那帮家伙居然为了安逸的生活,就要背弃这条道路?”
        卡德加一时无话可说,只是用哀伤的眼神看着年轻的术士。
        “我族的终极目标是消灭亡灵天灾,杀死阿尔萨斯。为了这个我们跟随了王子,跟随了伊利丹。而现在呢?他们忘了吗?忘了是王子支持着我们复苏的,伊利丹给了我们新的希望,却要以怨报德?!”修罗几乎咆哮了起来。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低下头表示歉意。
        “我不太明白你们种族如今的……命运,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你最好亲自去找占星者们吧。”
        “正有此意。”修罗鞠了一躬以示道别,“再会,卡德加阁下。”
        望着渐行渐远的年轻术士的身影,大法师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再会了吧。”



        “所以---你就是修罗-维拉德伯爵,萨雷斯的儿子。”蓝袍法师舒适地倚在铺了天鹅绒的扶手椅里,慢悠悠地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

        这间先知的图书馆坐落在占星者之台的中央位置,似乎就是占星者们的总部。塔中的楼梯盘旋而上,周边都是堆满了古籍的书架。所有成员都平静地走动,阅读着,他们的脸上带着一丝满意甚至是慵懒,而没有血精灵通常具有的渴望神色。而甚至是象征种族的红色袍子也被替换成了碧蓝色。总之,这群不是修罗印象中的血精灵,而更倾向于唾弃他们的老同胞暗夜精灵。
        而这群精灵的首脑,就是在他眼前的先知---沃雷塔尔。

        “是的。”修罗简短地应了一声。他血红的长袍和黑色的法杖与这里的格调极不相称。
        “你来到这里,我们很满意。看来你是加入我们对抗凯尔的行列的。”
        “我想知道,你离开王子的理由。”
        “凯尔萨斯-逐日者把我们的同胞引上了一条不归路。他和他的主人伊利丹供给我们各种魔法的来源,只是加重了我们的魔瘾而已。”沃雷塔尔回答,“而纳鲁可以帮我们消除它。正如你所看到的,我的追随者们不再疯狂渴求了。”
        “同时,也失去了激情,奋斗与生气。我觉得我像是走进了一座暗夜精灵的德鲁伊祠堂。”修罗回驳道,“要是我们的同胞能摆脱魔瘾,早在我们被暗夜精灵放逐之前就作这个选择了。为什么达斯雷玛要带领我们离开那里,来到艾泽拉斯,建立属于高等精灵的王国?因为他知道我们不是暗夜,对魔力的渴求就是我们的灵魂。血精灵是魔法的种族,而你,我不知道是什么家伙。”
        “修罗,不得对先知无礼。”
        “你又是什么-----?-”修罗不悦地回头,却愣住了。因为来者是萨雷斯-维拉德。
        “父亲---”

        修罗此刻明白为什么先知知道他的身份了。他一下子茫然失措:“父亲---你不是殿下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么?为什么在这里?”
        “我现在是占星者。”
        “不---不可能,你是---”修罗一下子感到心中的什么崩碎了,“---叛徒。”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不知道凯尔萨斯,他欺骗了我们。他说外域是天堂,而我这个曾经的大法师却要到这里来做包工头。这简直------血精灵不干体力活。”
        “那谁来干?你以为外域是什么?满地黄金,美酒和能量源?天堂应该是我们这些亡国子民靠双手创造出来的。凯尔萨斯陛下提供给我们一片自由之地,让我们有这个机会,但你却背弃了他,满足于和德莱尼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我不能相信你是一个没有胆识的懦夫。”
        “我觉得,萨雷斯,你不太有说服你儿子的可能了。”先知沃雷塔尔发话了。
        “不。我们选择安宁些的生活,这又有什么错?”
        “没错。”修罗回答,“但是我询问过你们的军需官,你们的首要目标是攻击凯尔萨斯的军队,杀死我们的同胞。在德莱尼人鼓励部下攻击燃烧军团的时候,你们却鼓动我们优先杀害王子,这不是叛徒的行径是什么?!”
        “我不能让你就这么离开了,修罗。你已经变成了一个威胁。”
        修罗早就料到了这一步。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新法术居然要对自己的同胞试验。可惜,此时不能再犹豫了。
        “神圣制裁------”
        “暗影之怒!”
        神圣之光和暗影的力量激烈地碰撞着,直到引起了整个图书馆的震动。所有的占星者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一只凤凰突然出现,载着一个人影从烟雾中飞跃而出,离开了沙塔斯城。

        数日后,占星者之台张贴出了一张通缉令,悬赏术士修罗伯爵,那密谋刺杀先知未遂的败类。



        “很少有占星者回到我这里。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

        风暴要塞坐落在虚空风暴的边缘地带。而它的中央,风暴之眼,是凯尔萨斯-逐日者的王座。大厅中穿着金黄之袍的太阳之王,气质无人能比。尽管掌握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凯尔萨斯却仍然给人一种谦卑的感觉。这反而令修罗更加不理解,为何英才的命运总是如此多桀。

        “不,殿下,那些背弃你的都不是勇者。”术士单膝跪在王上的面前,脸上洋溢着梦想实现的骄傲。
        “但是,同时对抗燃烧军团,亡灵天灾,联盟和部落,现在还有我的同胞。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殿下,银月城的人民还站在您这一边。”
        “我------有个不是很好的消息给你。修罗-维拉德。在占星者的支持下,摄政王赛隆于一周前发动了政变。他和游侠部队和保王党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我不确定现在银月城还是否受我管辖。”
        “那---血骑士呢?还有法师们?”
        “法师们利用法术正抵抗着叛军,但是血骑士------目前他们损失惨重。”
        修罗跪在原地,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
        “这一切不能说没有我的责任,我应该把全部的人民都带来外域。可是你知道,我信任他们,我帮助他们从亡国中恢复,带他们远离联盟的谋害,为他们寻  找新的能量源而投靠伊利丹,给他们送去纳鲁作为圣光的力量,为他们在外域和恶魔奋战,我以为他们也会就此信任我,但他们却------背叛我,这让我也开始对未来感到迷惑。
        过了许久,修罗突然发话了,但他的头依然低着。
        “殿下,您会投靠恶魔吗?”
        “什么?你怎么敢---”凯尔萨斯仿佛受到了侮辱,“我的先祖达斯雷玛是高等精灵中反抗恶魔的志士,我怎么会去投效他们?!”
        “我道歉,殿下。那么我的母亲说过,您对伊利丹大人有过一番宣誓。”
        “‘不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血精灵都会坚定地站在你这一边。’那是我在对抗阿尔萨斯的决战前说的话,到现在我都没有改变这一点。”凯尔萨斯不由得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以后也不会。”
        “那么,我对殿下的忠心和感激,也不会改变。”
        修罗伯爵站起身,胸前闪耀着日怒的徽记。

        “血之子浴血而生,注定要踏出一条鲜血的道路。我们不退,不降,不悔!”



[ 本帖最后由 修罗伯爵 于 2009-2-22 21:05 编辑 ]
收藏 分享
当我轻轻抚摸着新天鹅堡的白墙时
我是谁?
我是追梦者,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是修罗伯爵

玻璃渣对凯尔和伊利丹的确不公平,现在玩家手里的血精灵和风暴里的那一帮明显是两个群体了,但是有谁关心呢?在大多数人眼里凯尔和伊利丹只不过是节点钥匙和蛋刀的来源而已,很悲哀,但是很现实。
记得刚开外域的时候我还兴冲冲地去银月城想一睹太阳王的风采,不过随着魔导师平台的开放,凯尔终于也淡出了历史的舞台,伊利丹也死在了25个没名没姓的路人手里。。

TOP

小声地说...其实我后来也去刷T5来着....
咳嗯,算啦,都是辉煌过的男人
我也只好用笔来纪念他们一下了

[ 本帖最后由 修罗伯爵 于 2009-2-8 20:11 编辑 ]
当我轻轻抚摸着新天鹅堡的白墙时
我是谁?
我是追梦者,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是修罗伯爵

TOP

是根据网游写得故事啊

TOP

回复 3# 修罗伯爵 的帖子

干脆哪天玻璃渣出个阵营,帮凯尔平叛,去砍摄政王掉T*~~不知道会有多少凯饭争着抢着去呢

TOP

回复 5# 血书 的帖子

啊,团队副本沙塔斯城,新声望逐日者~梦想了两年呢~~
当我轻轻抚摸着新天鹅堡的白墙时
我是谁?
我是追梦者,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是修罗伯爵

TOP

把阿达尔钢板直接DOWN做阿达尔床板,穆鲁滚蛋吧,辛多雷必胜~~太阳王万岁~~大王万岁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