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部)孤独者的悲歌

最后一作,嗯,以后就做点原创题材了......
    留学在外真无聊呐~





Betrayer


In truth, it was I who was betrayed


Still I am hunted.


Still I am hated.


But my blind eyes can see what others cannot.



Sometimes……


The hand of fate shall be forced



                                                                      ―――Illidan Stormrage



    影月谷,卡拉波训练场---
    修罗伯爵依靠在瞭望塔的窗前,愣愣地瞪着眼前灰暗天空笼罩下的大地。三年前,他告别了奎尔萨拉斯的故乡,来到外域寻找新的旅途,却从来没有意识到,他放弃的是什么,换来的又是什么。
    伊利达雷,这是一群没有家的孩子;一群孤独的孩子。他们被迫聚集在一起,互相寻求慰藉,却发现这个世界根本容不下他们。
    他可以看见凯尔萨斯王子的眼里还燃烧着希望,瓦斯琪女士的眼中还留存着信心,可是伊利丹,他们的领袖,经过了一万年的孤独岁月,他已然只有绝望的喘息。他明白他们的未来是什么,却无力去改变。
    与命运战斗了那么多年,不知道他的脑海中是否浮现了放弃?

    修罗叹了一口气,手指不停地扣着窗框。窗外不断地飘落着点点灰烬和火星。
    “在奎尔萨拉斯的朋友们,提瑞斯法的朋友们,杜隆塔尔的朋友们,沙塔斯的朋友们……你们都还好么?”
    呵呵,他们都已经成为了占星者,奥尔多,当初信誓旦旦说要为了王子而战,都忘记了吧……
    也许是我太幼稚,太固执,太天真?
    也许只有我,是错了。



    “世界上第一位恶魔猎人,他叫做埃辛诺斯。”孤独的男子提到这个名字时,双眼不由得望向自己手中的那一对利刃,尽管他早已失去了光明。暗紫色的肌肤和背上的巨大双翼微微地颤抖着,显示着这个男人无时无刻不处于愤怒和恐惧之中。
    “他不是你猎杀的第一个恶魔吗?”修罗的话语莽撞地冲出口,不由得暗自后悔起来。男子似乎瞬间充满了怒气,却并没有望向他。
    尽管是透过厚重的眼罩,修罗依然能感觉到那双盲眼透露出的咄咄逼人的杀气。
    “埃辛诺斯是一位艾瑞达人,没错,也就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恶魔。然而他的强大不是当时的我可以战胜的。即使是一万年后的今天,我也不能保证我可以击败他。”男子顿了一顿,“埃辛诺斯,我的老师,他是自尽身亡的。”
    修罗的嘴唇讶异地动了一下。
    “他是个追求力量的艾瑞达人,接受了萨格拉斯的礼物却没有追随他......然而随着他对力量的不断追求,堕落对他来说也只是时间问题。终于有一天,当埃辛诺斯觉得自己要为害这个世界时,他找到了我―――他惟一的学生。他把力量全部灌注进巨剑阿古斯之中,然后捅向了自己,而让我见证了这一刻。”
    “他为了世界而牺牲了自己……”
    “不。他就算不自杀,迟早也会有人来消灭他......但是,恶魔猎人绝对不能死在他人手下!”
    修罗伯爵看了看男子手上的武器,那一对埃辛诺斯战刃。相必,这对武器就是那时被铸造而生的吧。
    “我继承了埃辛诺斯的遗志,他的灵魂透过战刃告诉我,恶魔猎人的命运必须由自己掌握;恶魔猎人的道路只能独自行走,恶魔猎人只能死在自己的刀下!”
透过这句话,修罗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男子在昭示自己的明天,并不怎么光明的明天。
    对方歇斯底里地喊完话之后,便陷入了雷打不动的沉寂状态。修罗明白今天的会面结束了,他该立即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年轻的指挥官站起身,恭敬地低下头行礼。
    “伊利丹大人,属下告退。”



    这里是卡拉波神殿的最深处,一个阴森空旷的大厅,光芒所无法照耀到的地方―――也就是当今被称为黑暗神殿的中心,恶魔猎人伊利丹最后的栖身之所。
    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伊利丹其实从来没有栖身之所;他从来都遭人遗弃。
    一万年以来,都没有一个人可以给他慰藉。他孤独了一万年,失败了一万年,于是到了今天,坚强如他一样的人,也会濒临疯狂。
    听闻了这个消息,即使远在艾泽拉斯的人们也不由得心生恐惧。伊利丹对魔法的追求,对爱人的忠贞,都可谓是天下皆知―――这两点统统透露出了他是个无比执著的人。一个执著的人被逼入疯狂,想必也会回报这个炎凉的世态一点颜色看看。
    于是,在联盟和部落的阵营里,一个被称为燃烧远征的计划进行了起来,最终目标是消灭伊利丹及其盟友。修罗本来也该被蒙骗进这个计划之中的,然而当他明白事情的原委以后,便断然与他们划清了界限。
    出于对英雄的惧怕而先下手为强,这实在是卑劣的做法。

    在凯尔萨斯和法斯琪麾下分别效力了一年之后,一周前,他终于被派遣到了黑暗神殿,直接为他们的领袖伊利丹服务。
    修罗几乎是带着极度兴奋的心情打点行装离开了毒蛇神殿。他与水向来不合,娜迦也一点不能满足他的审美观。尽管影月谷的驻军主要是伊利达雷恶魔,但核心军团却还是他的可爱同胞们------血精灵。

    “日怒部队第三军‘血泪’指挥官,修罗-维拉德,向加西奥斯爵士报道!”
    高傲的血骑士对修罗抬了抬手就算是打过了招呼。他甚至都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就歪过头望向身边的女牧师。那位女牧师倒是点了点头,走上前来,带着亲切的笑容鞠了一躬。
    修罗也微鞠一躬以示回礼。
    “欢迎来到伊利达雷议会,伯爵阁下。我是玛兰德公爵。王子殿下一定是很信任你,才派遣你到影月谷来服役。”
    “是的。当然,公爵殿下。”
    “听说你也在赞加沼泽一带服役过,并立下过不朽的功劳?”
    “哦,呵呵,只是参与了几次防御战而已,我扮演的角色无足轻重。”
    “看来你已经对伊利丹大人的军团部署有了很全面的了解,这样的人在我们的军队里可并不多。目前影月谷的形势是十分紧张的:来自沙塔斯的远征军和燃烧军团无时不试图敲开我们的大门,而要抵御这两者的联合进攻,我们必须利用好所有可以动用的资源。”玛兰德注意到另外三人抛来的不耐烦眼神,于是加快了语速,“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议会目前还无法决定你的去向……这得由伊利丹大人亲自安排。”
    “什么……?”修罗吃了一惊。不得不说,他还没有做好直面背叛者本人的思想准备。
    “我们―――有几位成员也不太理解这个决定,但看来是怒风大人另有打算,我们自然也不会去干涉。所以,现在让我们来安排一下见面吧?”
    “呃……是,是的。”修罗勉强点了下头,“我明白了。”



    出乎修罗意料的是,一周来,伊利丹却不和他谈论任何战争事宜,而是一直在和他讲故事。他的成长,他的兄弟,他的老师……虽然到现在,貌似还没有正面听他提起过他那早已名扬天下的单恋故事。
    修罗甚至有些期待。
    至于职位,背叛者只是随便地给他在卡拉波外侧平台安排了个位置,负责恶魔猎人新兵训练场的保卫工作。维拉斯暗示,如果有空的话,也允许修罗陪沙塔斯来的军队玩一玩。

    而自那以后,连伊利达雷议会也没有再管过他。



    “你了解孤独么,年轻的辛多雷?”伊利丹突然间开口了。
    “孤独一种不可抵挡的力量……当你身边看似有无数的亲朋好友,看似亲密无间,却其实没有人可以理解你的内心;当你处在喧闹之中,周围的人们谈笑风生,但你却不能融入其中,属于你的却只有那份安静得可怕的寂寞;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无法发现你的家,所能带来慰藉的只有了无生气的花草土石;你的四周似乎被筑起了无形的墙,把你和世界分隔开来,你始终只是个过客―――到最后,你只能自言自语,寻求自我安慰,直至自己将自己迷惑,迷恋,走进自己构筑的世界,走向疯狂―――这就是孤独的力量。即使是我,也无法战胜它。”
    “我……”
    伊利丹并没有等他回答。
    “你也许还记得当初的承诺和誓言,却发现当初与你并肩的人都把他当成了玩笑。你执著地要贯彻自己的道路,到头来却只是独自行走。你被误解;被嘲笑;被唾骂;直到你自己的脑海中也充满了怀疑,你有过这样的经历么?”
    修罗的脸一下子扭曲起来,他突然间和恶魔猎人产生了巨大的共鸣。
    “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伊利丹继续着演说,“当然,也许你仍然保持着一线希望,仍然坚持着,或许是为了某一个人?但是,当我牺牲了这么多,破除了这么多艰难,得到的却是她冷漠和唾弃的目光时,我才明白自己的愚蠢。”
    “当我把自己的躯体献给恶魔,换取了灰谷森林的新生时,你知道她是怎么答复我的吗?‘怪物’,哼哼。”伊利丹一边说着的时候,手中不由得攥紧了一朵花。
    那是一朵黄色的,小巧的宁神花,只生长在诺达希尔的脚下。
    “泰兰德?”修罗轻轻地问道,生怕触动恶魔猎人的怒火。
    但伊利丹只是点了点头。
    “她很聪明,和其他人一样聪明,懂得作对自己有好处的选择,她选择了我的哥哥。我从来都不懂,于是每当我给他们带来利益时,得到的却是仇视。”伊利丹说道,“你有着古典的骑士精神,你心中是不是也有着那个她呢?让你觉得无论怎么付出也不在意的她?”
    修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无论如何,自那以后,我决定为自己而活,开辟自己的世界。但是你看到了,这并不成功。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家园。”
    “您要复仇吗?”
    “复仇?我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这个精力,还有没有这个机会。我累了……而那群沙塔斯的家伙也懂得了先下手为强。我累了……”
    修罗点了点头,离开了神殿。



    “你已经累了吗,伊利丹-怒风?那么,信任并追随你的人该怎么办呢?”
    修罗正在平台上沉思着,却被斥候的报告声打断了思绪。
    “阁下,风暴要塞和毒蛇神殿均已被攻陷,盘牙女王法斯琪阵亡,王子殿下生死未卜……”
    “什么?这么快?”修罗惊讶地从座椅里跳了起来。
    “是---而且---”
    “而且?”
    “沙塔斯联军开始突进黑暗神殿了。”
    修罗思索了几十秒,然后站起身:“‘血泪’军团全员听令,出发,保卫黑暗神殿!”
    “是,长官!”

    “弓箭手,法师听令,各就各位,不准离开城墙,对正门进行远程火力援护;血骑士协助把守城门。不得让一个敌人进入卡拉波神殿!”
    修罗下完指示,一边从脑中唤起火焰之雨的咒语。这是一个大规模战争中术士常用的招牌魔法,在阵地进攻和防御中相当有效。
    沙塔斯联军的先头部队开始了突击,然而这样的战斗对于伊利达雷来说早就习以为常。进攻被轻松地堵了回去。
    “这只是一次常规的侵扰么?”修罗不由得产生了疑问。
    就在此时,背后又传来了骚动。
    “龙喉要塞遭到进攻!”
    修罗伯爵转过头,看见远处一群龙喉龙骑士向神殿飞了过来。而在他们身后,跟着更大群的灵翼龙骑士,身上却披着沙塔尔的战袍。
    “修罗!该死的,那帮兽人简直不可依靠!”喊话的是亵渎者鲁尔,龙骑士团指挥官,正骑着他的铁甲飞龙朝训练场俯冲下来,“我会帮你防守空域,但是要注意,绝对不能让沙塔斯人降落到训练场上!”
    不然就会被前后夹击。修罗点了点头,指示弓箭手队改变目标。
    “这次有点麻烦了。”鲁尔抱怨着,驾龙冲向了天际。
    “果然不是单线突击么……?”修罗感到了一丝慌乱。他摇了摇头,开始对空中的目标丢出火球和暗影箭。

    局势开始逐渐失去控制。正面进攻的主力已经不再是沙塔斯联军,而是来自艾泽拉斯的远征军;而鲁尔的骑士团也不再能抵挡来自空中的袭击。远征军的战士从训练场后防撕开了修罗的防线,对脆弱的弓箭手和法师部队发起了进攻;而失去远程火力的援护,正面防御的血骑士也开始了后退。
    修罗下令收缩防线,试图以伊利达雷恶魔为依托进行防御。然而往日威风八面的恐惧魔王们,今天却统统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
    修罗环视四周,希望找出解决的办法,却无意间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喊声。
    “把所有看见我们的人都杀掉!绝对不能让伊利丹得知我们的到来!”
    “谁呀,喊那么大声,是人都听见了。”修罗沿着声音的来源朝楼下跑去,却看见一小队人马,钻进了不远处的神殿墙面上的裂口里。
    “那是---阿卡玛?还有个守望者,那是谁?”修罗正犹豫着该不该放弃正门的防御,却发现鲁尔骑乘的虚空龙从天空中栽了下来。看来防守已经彻底失败了。修罗快步朝阿卡玛等人追了过去,跟着他们钻进了裂口。这时,一个身影突然拦在了眼前,逼得他停了下来。
    “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果然已经是远征军的一员了啊。
    寒冰的能量迎面而来,被修罗的邪恶护甲吸收了。术士作了个深呼吸,开始整理脑中记忆的法术。
    “你有自信现在可以击败我了吗?”修罗一边唤起了咒语,一边问道。
    “来吧,伯爵大人。”



    “玛维……得到你期待已久的胜利了吗?呵呵---但是对一个人来说最悲哀的事,就是他的毕生目标过早地被完成了。没有了我,你什么也不是---”
    展着巨大双翼的背叛者到在了地上,眼中仅存的生命之光,还瞪着地上的那朵宁神花。
    “泰兰德……我已经累了……我要休息了,但是---我绝不会死在别人手中!”伊利丹突然起身,竭尽全力将双刃插进了自己的腹中。一声长啸之后他躺倒在地,眼中带着安详,呼出了万年漫长人生的最后一口气。
    周围的远征军战士们围观了数分钟,他们被这景象镇住了。在确认了恶魔猎人已死之后,人们欢呼起来,一拥而上开始哄抢战利品。

    “这就是他们的真正的目的吗,所谓的英雄们……”
    修罗的双眼望向另一边,神色黯然的玛维正思索着伊利丹给她的遗言。看来这正中了她的心结;而阴谋家阿卡玛,早已不知所踪。
    “凯尔萨斯死了,法斯琪死了,现在伊利丹也死了。他们活着的时候,有没有预见到,自己的奋斗会是这样的结局?”他叹了口气,“一定预见到了。只是,命运的道路无法被改变,即时最伟大的英雄也不行。然而即使如此,他们却不服从,却奋斗得如此坚决。”
    “燃烧的远征就这么结束了,但是战争还远没有结束。”
    “经过了这一次经历,你还会觉得它有意义么?是传奇?战争,永远都是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包裹着贪婪,嫉妒和掠夺的内心。所谓的报仇,复兴,一切只是笑谈,迷惑人民的标语。”
    “你本可以击败我的。如果你施展你的诅咒,至少我无法活着离开。”
    “呵呵……”修罗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忘了。”
    修罗伯爵倏然跪倒在地,他已经不再有支撑自己站着的体力了。只是勉强地,他打开嘴,说出了最后的话语:“都结束了……”
    年轻术士的身躯逐渐变得和冰一般寒冷,脸上却异样地挂着微笑。



    自燃烧的远征中结束后,奎尔萨拉斯的大地再度迎来了一个春天。银月城迎来了塞隆家族的新统治时代,它将不再记得那些当初发生过的传奇,那些故事,只有逐日者被打上了反面的烙印。
    没有人再怀念凯尔萨斯,没有人再高喊永恒的太阳,也没有人记得,多少年前,一个年轻的术士曾在这里,怀着梦想,踏上了他孤单的旅途。

    孤独不是外界强加的力量,它是一种选择。英雄们选择了这条道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这曲孤独者的悲歌。

[ 本帖最后由 修罗伯爵 于 2009-2-28 09:59 编辑 ]
收藏 分享
当我轻轻抚摸着新天鹅堡的白墙时
我是谁?
我是追梦者,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是修罗伯爵

“孤独不是外界强加的力量,它是一种选择。英雄们选择了这条道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这曲孤独者的悲歌。”
孤独并不一定寂寞,而寂寞却一定是孤独的。没错,是这样的,没有选择或是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 本帖最后由 eko 于 2009-3-1 15:39 编辑 ]
温和、乐观、宽容、理智和理解、关爱和尊敬、高兴和安详、平静和喜悦、开悟

TOP

是 魔兽的 不错不错

读完有一点淡淡的悲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