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一个倒下的男人的躯体,再也不可能伟岸,黯然蜷曲于房舍一角。
但是当他未倒之时,实在是气吞万里。
然而,放纵的结果只能是收敛,挥洒的结果只能是服从。
就连凯撒,也不能例外。
残阳泣血,落日熔金,当夜幕降临之际,除血之外,再无红色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