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明朝真的黑暗吗?

以前我一直以为明朝是黑暗的,是专制的,是令人发指的。特别是明末,已经民不聊生了。但我突然发觉历史是错的,明朝应该是光明的,而不是某些人口中那绝望的国度。

明朝社会已经高度发达,政府高度开明,人民充满自信,资本主义萌芽在江南已经到处发芽。这些在西方传教士的游记里面就能看到:
曾德昭是耶稣会士,1613年到达中国南京,1636年返回欧洲,在旅途上完成了《大中国志》。他在中国呆了22年之多,对当时处于明朝末期的中国,应该说了解还是比较透彻的。
曾德昭在中国跨越了万历,天启,崇祯三个时代,基本已经属于明朝灭亡的前夜,那么他记载下的中国是什么样的呢?是否如某些人所想象的那样,在明朝政府极端黑暗腐败的高压统治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极端痛苦之中云云?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曾德昭笔下的明朝依然是相当的富裕繁荣,在各方面都令人赞叹。如果把笔下的明朝末期的中国和1793年英国派遣到清朝的使者马嘎尔尼记载下满清统治的中国对比,我们可以发现明朝末期的中国居然远比那个所谓康乾盛世的中国富裕文明的多,各方面都优越的多。
“这个国家的财富值得称羡,从上述可以看出,除盛产各种谷物以及一切生活所需东西以外,他们还把所有东方最好最贵重的商品售卖给外国人。”
“中国大部分最好的商品都由此处(引者注:这里指的是广州)运往各地,因为它是中国最开放和自由的交易地点。且不说6个邻国的土著和异邦人运走的各种货物,仅葡萄牙运往印度、日本和马尼拉的货物,每年约有5300箱各类丝绸,每箱装有100匹真丝,天鹅绒花缎和缎子、轻料如半花缎、彩色单层线段,还有250块金子,及每块重12盎司的2200块金锭,此外的货物还有瓷盘,镀金器皿,糖,中国木,大黄,麝香,……即使长篇开列也不能尽举其名”
“在海关……有更多的方便。没有堆放、过磅和检查货物的房间,也不需从船上取出货物,只察看一下并根据商人的簿册,征收一笔适当的税。若旅客不是商人,即使他一人带着奴仆,载运五、六口箱子以及许多其他物品,他从一地赴另一地时,一般都把东西留在船上,并不打开检查,更不付税。这对欧洲的海关和税务所是一个好榜样,欧洲的穷旅客遭到凶狠野蛮的劫掠搜夺,随身携带的所有东西还抵不上向他索取的税”
,……仅在常州城(Xanuchi)城及附属广大地区,就有20万台织布机。……(可以想象,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到达了什么样的状况)
“中国人爽快的赞颂邻国的任何德行,勇敢的自承不如,而其他国家的人,除了自己国家的东西以外,不喜欢别的东西。中国人看见来自欧洲的产品,即使并不精巧,仍然发出一声赞叹。……这种谦逊态度真值得称羡,特别表现在一个才能超越他人的民族上,对于那些有眼无珠、故意贬低所见东西的人物,这是一个羞辱。”
“他们最喜欢的欧洲工艺品是我们的钟,但现在他们已生产很好的桌钟,并能生产类似的小钟,价钱和我们的相当,他们生产的某些东西,如在我们这儿生产,价钱会十分昂贵”
在曾德昭的记载中,最让我注意的并非是关于物质财富或其他方面的描述,而是这一段话:

“中国人爽快的赞颂邻国的任何德行,勇敢的自承不如,而其他国家的人,除了自己国家的东西以外,不喜欢别的东西。中国人看见来自欧洲的产品,即使并不精巧,仍然发出一声赞叹。……这种谦逊态度真值得称羡,特别表现在一个才能超越他人的民族上,对于那些有眼无珠、故意贬低所见东西的人物,这是一个羞辱。”

下载 http://www.jsharer.com/file/1116764.htm

1614年,南京一个平民怀着异常的奢望,图谋帝位。他煽动了很多人,封官许爵,密令在预定的日子集合,砍掉所有官员的脑袋。阴谋被一个不满分配的同党揭露,因此几乎逮捕了无数同谋的人,在那个暴徒保存的一本登记同谋着的簿册上,查出了这些人。皇帝得知此事很快下令不许在捕人。很快有下旨,仅把三十名同谋收押30天,用木枷扣住脑袋,30天后不死的,不在处死(其中只有两人活命)。如此重醉没有处以重刑真是奇怪。

真无语。。。。

TOP

呃...只想说一句,历史没有对错,只有是不是...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