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S原创文章
FANS原创绘画
   
   
   
   

西弗勒斯·斯内普 Severus Snape (同人文章)

   

    古国天使‖黑色血脉‖


  第一章 凤凰社

  
  日子已经模糊了,但是我想按推算本来是应该返回霍格沃茨的日子,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开学的日子了,因为邓布利多的死它已经关闭了,那我可以去哪呢,自从他离开了,我就一个人在这阴森的房子里生活,现在该去哪呢,我很想念他,即使所有人都不相信他,我依旧相信他,因为……

   

  "瓦沙.普林斯……,瓦沙……"声音从哪传来的?哦,是壁炉,我走过去,看见一个陌生的脑袋,让我想想……,哦,是卢平,教过大我一届的黑魔法防御课,我望着他,很奇怪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你真像她,亲爱的瓦沙……"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我,我惊呆了,我问他"你是谁?"这问题其实不用问,但是自从那件事以后我变得很容易恐惧,我惊恐的眼神穿过他凌乱的衣衫,他微笑着说:"是一个人推荐你来这里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听她的话的。"

   

  "谁?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虽然他依旧温文尔雅的笑着。"瓦沙.菲斯特,你知道的。"他表现出一丝渴望的眼神。我垂下了头不让他看见我的眼泪,本应该多熟悉的名字啊,我好久没听见了,大概十年了或者更多,自从她离开了我们,他就再不提起她的名字了。
"你认识她吗?"我的声音变得严厉,我不喜欢任何人拿她跟我开玩笑。"当然,孩子,你也像他一样保持这么高的警惕吗?我不会随便拿她跟你开玩笑的,我知道她是你尊敬的母亲"不,我很久没提过母亲的名字了,从五岁起吧,我很爱她,但我更爱父亲,父亲和母亲决裂了,在那件事之前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我知道了,而且开始很想念母亲,但是我知道我们再也找不到她了。

   

  "她在哪,我是说我妈妈在哪?"我哭了,"求你,求你告诉我。"他抱歉的一笑,说:"我们只是在通信,我几个月前才联系上她,我打算让她加入我们的组织,但是她拒绝了。"我希望是因为我想的原因,我茫然的望着他,等着他的继续,"但是她说你可以继承她的位置,因为你几乎继承了她的所有东西,天赋潜能,当然还有相貌。"我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母亲的样子已经很模糊了。

   

  "可是我还是个学生,我今年才刚满16岁。我什么也不会啊。"我欺骗着他,我房间里所有关于黑魔法的书都在欺骗他。"可是你父亲对你的教导绝不仅限于学校里的东西……""不,请您不要提他。"我咆哮道。我呆呆的望着他,既然他知道一切事情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我不会去的,不,我一定不会去的,我不要望着那么多指责的面孔和低着头做人,他不会让我这么做的。""亲爱的孩子,你听我说,"他语气十分的平静,"你的母亲和我是老朋友了,我们曾经……,我是说很要好的朋友,是她告诉我一切的,她现在很安全,并且不想理会这一切事情,但是她说你作为他们的女儿必须承担这一切。但是我保证他们不会知道关于你私人的一切的"他目光坚定的望着我的泪痕。

   

  "我明白了。"我身上流着的血不允许我懦弱,我必须去面对自己的使命,即是它再微不足道或者再艰险困难。

   

  第二章 尴尬的介绍

   

  我跟着卢平来到了叫凤凰社的组织,他们中间有很多人我都认识,都是霍格沃茨的教授,他跟疯眼汉穆迪说:"这是瓦沙介绍的人,她叫……,瓦沙.普林斯。"穆迪的样子实在可怕,我不敢多看一眼,便转身去迎接其他人好奇和警惕的目光,我也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他们身上都疤痕累累的,我是说都身经百战,而我实在是无名小卒而已,因为在霍格沃茨只有一个焦点,那便是--哈利.波特。

   

  "为什么是她,瓦沙在哪,这孩子多大了。"他轻蔑的瞟了我一眼,当然是那只正常的眼睛。我毫不畏缩地盯着他:"我十六岁了。我……""噢,他是霍格沃茨的学生,我想……"卢平温和地阻止了即将发生的内讧,因为他可能知道我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什么?她只是个学生?那她有什么资格进入凤凰社?""噢,她只是帮忙,并不是加入组织,像哈利他们那样,事实上……"卢平的语气让我忍受不了,我又不是请求他们,"实际上,我有自己的用处,我十分专长于…"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看着卢平变了颜色的表情,我还是张开了嘴巴:"我擅长--黑魔法。"与其他人惊讶的表情相比,卢平的无奈和穆迪的不屑更加鲜明。我不在乎他们的眼光,因为我的家庭就从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噢,我很抱歉,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选中她,一个擅长黑魔法的姑娘。"卢平撇撇嘴,说:"事实上,这是瓦沙介绍的,她……"他看看我继续说道:"她只是个学生,但是她有这方面的天赋,是瓦沙告诉我的,我想我们需要知己知彼的,不是吗?"他们还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只有穆迪开口了:"她和那家伙有什么关系?"我很好奇他知道我的身世,我也看着卢平,但是他的嘴唇张开露出洁白的牙齿:"她和任何人也没有关系,只是被瓦沙发现而已。"我闭紧了嘴唇,观察着这里,这是一幢古老的巫师居住的房子,斑驳的痕迹和古老巫师留下的嚎叫,让我很神往。

   

  "我喜欢这里,让我留下吧,我肯定能帮助你们,因为……"我看着穆迪,又环视了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卢平身上:"因为我比你们每一个人都憎恨他,我和哈利一样憎恨他,我永远不会原谅他。"我掏出魔杖,指着穆迪,发狠地说:"我和哈利一样,我不怕他--伏地魔。"所有人都不经意地颤抖了一下,而我没有,因为我的血液不允许,我是个纯血统的巫师,我不能让我的家族蒙羞。我不知道我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们都用奇怪的带有一丝恐惧的惊讶看着我,我笑了笑,露出了一丝顽皮"我饿了,我想吃这里最好吃的。"我收起魔杖,"因为我是这里最小的。"

   

  第三章 第一次的近距离

   

  饱餐一顿之后,我终于又有了一种简单的满足感。虽然他们没有交谈,我想他们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没关系,因为我以前也是在没有声音的每一餐中度过的。

   

  "瓦沙,如果不介意的话,一会为你引荐一个人。"卢平笑笑说。他很和善,像父亲一般,如果可能我愿意他是我父亲。哦,不,我怎么会有这么该死的想法,没有人比我自己的父亲优秀,何况他还是个狼人。我本来想报以甜甜的一笑,但是我收回了,不然我会觉得愧疚的。

   

  "瓦沙,这个人我想你是认识得吧"我在卢平身后看见了一个曾经只是模糊影子的人--哈利.波特。他额上的疤痕我是第一次看得清楚,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他的声名那样突出,黑色的翘翘的头发,黑框的眼睛,还有那充满战斗的眼神,我知道那件事对他的影响和对我的影响是一样的深刻。卢平把我介绍给他,他笑了,笑容是暖暖的,我伸出手握住他伸出的手,我想自从来到这里这是我第一次笑,因为他们都露出了莫名其妙的惊讶感,我微笑着说:"你好,哈利,我久闻大名,我是斯莱特林五年级的学生,我叫瓦沙.普林斯。"他看了看我,翘起挺漂亮的嘴角:"我认识你,金色的头发迷人的眼睛,很高兴认识你。"他坏坏地笑了,我没想到他还挺坚强的,因为我很久没有和别人开过玩笑了。

   

  我没想过第一次和他碰面对他的印象是那么好,温文尔雅的。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因为我一直都是不爱说话的,因为我很骄傲,没有人比我更有骄傲的资本。我一直这么认为,但是……

   

  卢平走进我,在河边的草地上,他坐在我旁边,对我说:"你以前来过这里吗?"我想回答他有,因为我妈妈确实带我来过,但是回去以后被爸爸大声训斥了,那是爸爸第一次发那么大的火,在妈妈离开之前也是唯一的一次。我没有回答,他的呼吸还是暖暖的,我的心里的冰冻也在融化,他继续怀着思念说"我和你妈妈以前常来,她那么年轻迷人,我们聊所有喜欢的人和东西,聊霍格沃茨得一切,还有……"他没有说下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他又呵呵笑了,"但是,……"我站了起来,这个故事我并不想听下去,因为对我来说,这个故事和我毫无关系,或者已经无所谓了。

   

  我低头望着他,黑发里夹杂着许多白发,儒雅的脸上刻着许多过早的痕迹,他的脸迎着阳光如此的惨白,这一点和他很像,但是他不是他,没有人可以代替他,我的眼睛又湿润了,他站起来,扶住了我的肩膀,我差点要瘫软了,但是我没有,因为我不能背叛他,不能背叛自己的血统。

   

  第四章 意外的任务

   

  我在这有几天了,每天都没有事情做,他们是为了探试我吗?是啊,现在谁也不敢轻信别人。我能来到这里已经很庆幸了,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让我来这里,她自己到底在哪里呢,或许我永远见不到她了。

   

  她走的时候的眼神我还记得,眼里含着晶莹的东西,把我揽在怀里,在我耳边说:"无论如何都要爱你的父亲,因为没有人比他更爱你,他为了你可以牺牲一切。"我并不理解,在她和爸爸动用魔杖大吵一架之后为什么还会有这些话,但是我听从了,因为我第一次看见妈妈眼里那晶莹的东西,它好美,我愿意相信所有美的东西,自从那天起家里变得比以往更加沉默了,自从那天起我开始接触黑魔法,在我只有五岁的时候。

   

  我的脑袋快炸开了,最近脑子里总是转着这些往事,真希望我也有冥想盆,把这些该死的东西都装起来。

   

  我在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卢平在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并没有拿开,他对我说:"你的任务,孩子,这很艰巨,因为你擅长黑魔法,所以你要作为哈利的对手跟他对决。"我并没有回头,但是我笑了,我用坚定的语气说:"我愿意。"

   

  他转身离开,我转过身望着他的背影,问他:"我一直觉得哈利很幸福……"我见他回过身便低下了头,"因为有你们那么爱他。"我抬起头迎着他的目光,我想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但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不可以……

   

  深夜,我抚摩着魔杖,想着他们我睡着了,梦里,他又回来了,用严厉但并不缺乏慈爱的声调教导我如何运用不可饶恕咒。

   

  我穿上了最隆重的巫师袍,用魔杖指着哈利的胸膛,我很大声地说:"来吧,哈利",他的眼神仿佛着了火一般,我紧盯着他的眼睛,他将魔杖对准我的心脏,我们便开始了第一次对决。

   

  "钻心挖骨""障碍重重"

   

  魔咒此起彼伏,诺大的草地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一刻我想用最邪恶的咒语对付哈利,因为他是那么的盛气凌人,让我没有了所有的骄傲,他的守护神是一头驯鹿吧,而我始终没有亮出自己的守护神,因为我也没见过,因为以前有个比守护神更强大的人保护着我。

   

  "嘿,瓦沙,过两天我的伙伴们就都到这里来了,我们可以成为很要好的朋友的。"他微笑着跟我说,在我们再一次对决之后,我真得有点疲惫了,突然发现黑魔法对我没有从前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咒语的威力施展不出来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也许吧。"我勉强地笑笑算是回应他。我独自往前走着,他追上来,我停下来看着他,他薄薄的嘴唇吐出几个字:"愿意做我的朋友吗?""我不知道。"我嘴角翘了翘。我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没有人愿意接近我。虽然我周围都是自称纯血统的高傲自大的斯莱特林,但是他们都怕我,因为我周围总是有奇怪的事发生,因为我身上的能量是冷的。

   

  "噢,你很优秀但是……,但是赫敏也很骄傲,但是我们是好朋友,我们可以互相帮助,但是……,我是说你愿意做我们的朋友吗?""我想……,只要你们愿意我是很乐意的。"我真地笑了,迎着阳光露出灿烂的笑容。

   

  第五章 再一次见面

   

  我们收到消息,说有食死徒在霍格沃茨附近聚集,我们马上行动。但是卢平神秘地跟我说:"如果你不想去可以不去"

   

  "没什么,我想我可以应付。"我握紧了魔杖。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把握可不可以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

   

  虽然我还没有通过考试,我还是跟大家一起幻影显形了。到了霍格沃茨,我们看到几个食死徒跟海格打了起来,而我们的到来显然吓坏了他们。

   

  他们开始逃离现场,我们追到森林那边,便分散了,我和哈利三人进入森林,看见马尔福挡在身前。

   

  "离开这里,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四对一,你懂吗?"我用魔杖指着他,用严厉的眼光瞪着他,我想他害怕这个眼神。

   

  "噢?是吗?你们这些蠢货,和泥巴种混在一起就是这个结果。"他笑着,我依旧瞪着他。

   

  "波特,我们又见面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没有转身,但是哈利已经举起了魔杖对着黑色的身影,
"钻心挖骨……"

   

  "不,哈利,不要……"我不自主地转身抬起魔杖对着哈利,我自己也惊呆了,赫敏的魔杖指着我,罗恩的指着我,马尔福的指着哈利。

   

  赫敏愤怒的问我:"瓦沙,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帮着他?"

   

  "我觉得哈利在自讨苦吃,所以……"

   

  "哼,他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他严厉地说。

   

  哈利的魔杖依旧指着他:"斯内普,你必须为你做的事付出代价。"哈利咆哮道。"哈利,咱们快走吧,咱们打不过他。"我催促道。"如果你不阻止或者不帮他的话,我们完全有可能抓住他们"赫敏依旧愤愤不平。
"你!不用管他们,他们会知道自己有多么不自量力的。"斯内普满脸阴云,依旧用傲慢的眼神盯着所有人,我看了一眼,就不自主地收回了目光。

   

  除了我放下了魔杖,所有人依旧那么站着,"请你让我们走吧。"我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我没有正视他的目光,"我可以留下来。"

   

  "什么?"罗恩惊讶得看着我,"他会杀了你的。""我看他们根本是一伙的,不然她怎么会帮他。"赫敏执魔杖的手紧张的举着。"瓦沙,你不要求他,你的条件他是不会答应的,如果你不帮忙而且阻止我们,我们都会死在这的。"哈利死死盯着斯内普。

   

  "不,我不会出手的,我们走吧,他不会为难我们的,因为卢平他们就在附近了,他们杀了我们也逃不走的。"

   

  "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不会有好处的。"斯内普用魔杖对准了我,我死死盯住他的眼睛,我宁可相信里面有不同寻常的东西涌出来,但是没有,而是我自己的泪水涌了出来,我伸出魔杖,对着空中发出信号。"哈利,他们就来了,你的固执会带来更多牺牲。"

   

  "教授,我们也发信号吧,教训一下这帮不知道厉害的家伙。""德拉科,沉稳点,"斯内普带着阴森的笑容对着哈利的魔杖:"波特,你也一样,别像你爸爸一样冲动。"

   

  "你胡说什么,阿瓦达……"哈利愤怒了,我也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挡在了斯内普前面,"不,哈利,如果他们真的叫来了食死徒,我们又要有不必要的伤亡了。"

   

  "斯内普,你怎么敢回来?你杀了邓不利多校长,我们有机会是要向你报仇的。"卢平平静地发泄着愤怒。这一次我也不敢说话。

   

  他们的目光在空气中僵持着,"莱姆斯,带着他们走,我不想跟你多说,今天的目标不是你们。"他举起双臂用黑色袍子裹住全身,鹰勾鼻子高傲地翘起。

   

  "卢平……"卢平转向我,他的目光让我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斯内普,今天的事我们到此结束,如果下一次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决不会放过你,哈利,放下魔杖,我们该走了"

   

  哈利依旧坚持着,但是斯内普也依旧那样高傲地站着,哈利不得不听从卢平的话,赫敏、罗恩也放下了魔杖,至于马尔福也在斯内普的喝令中放下了手。

   

  卢平与斯内普对视了一会,转身打算离开,他们三个也跟着要离开了,马尔福还想说上几句,被斯内普的目光吓了回去。我依旧站在那里,看着斯内普黑色的眼睛,紧咬着嘴唇……

   

  "怎么?你想留下来找死吗?"马尔福的嘴脸真是恶心。"德拉克,闭嘴!"斯内普用威严的声音制止了马尔福,他依旧站在那里紧闭着嘴唇盯着我。卢平上前拉着我:"走吧,你站在这里也没有用。"

   

  我犹豫着转身,突然一个声音从心底响起:"跟他们回去,我们会再见面的。"我知道这是他用无声咒跟我说的,我回头看着他,他依旧是一幅高傲的表情,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顺从的跟随卢平走了,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第六章 无尽的争吵

   

  回到凤凰社,所有人都沉默着,屋里只有我们五个人,其他人都去执行别的任务了,我呆呆得坐在那里,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你刚刚做了什么?"果然是赫敏先发难了,"如果不是你,刚才他们就被抓住了"赫敏愤怒的表情质问我。

   

  "是啊,这是为什么,"罗恩一头雾水帮着赫敏,"刚刚我都想用魔杖指着你,然后……"罗恩愤愤地把话咽了下去。

   

  只有哈利,最最愤怒的哈利一言不发,他盯着魔杖,听着争吵声一言不发。

   

  卢平也看着我,我抬起头,迎着他无奈的目光。"对不起,对不起……"我噙着泪水的眼睛望着他,嘴唇里嘟囔着这几个单词,只有他看得到。

   

  "好了,"卢平略带厌烦的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应该想想以后的事情。"

   

  罗恩和赫敏依旧愤愤不平,但是都偃旗息鼓了,只有哈利,依旧死死盯着魔杖,"哈利,去休息吧。"卢平温和地跟他说。但是他好像并不在听……

   

  "到底为什么?!"哈利咆哮道,他呼地站起来,用魔杖指着我的咽喉,我虽然觉得内疚,但是对他突如其来地反映还是愣住了。

   

  "你是谁?你是不是喝了复方汤剂的什么人"哈利依旧狠狠地问。

   

  "哈利……"卢平生气的制止他。

   

  "我不会告诉你的。"我镇静下来,倔强的望着他。

   

  我们僵持着,谁也不肯认输,他们好像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住了。

   

  "除你武器"卢平对哈利举起魔杖。

   

  "呃……"哈利的魔杖掉在地上,他顺势跪在地上,脸色阴沉,我死死盯着他,面无表情。

   

  就在卢平扶起哈利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他眼角有晶莹的东西,但是一闪即逝。

   

  "哈利……"我欲言又止。因为他没有回头但是背影已经让我说不出话了,愤怒与悲伤填满了他的背影。

   

  "请不要叫我,我们不再是朋友……"

   

  "可是,哈利…"我哽咽了,"我和你是站在一起的,像罗恩、赫敏一样,我也恨神秘人,我理解你现在的感受,我……"

   

  哈里转过身,眼里满是愤怒,像在斗牛场里的公牛,如果我再说下去,又会被魔杖指着。

   

  "闭嘴,瓦莎.普林斯,我不会原谅你今天的所作所为的。"他们三个转身走了,罗恩回头望望我,眼里尽是疑惑。

   

  屋里只剩下我和卢平两个人,他走进我,让我无法直视他,"瓦莎……"我突然哭了,我控制不住的扑入了那个温暖的但并不健壮的身躯,他虽然瘦弱但此时此刻是我所有的支柱。

   

  "对不起,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我一看见他就……"我的泪水打在他凌乱的衣襟上"瓦莎……,你一定要坚强,像你妈妈一样……"卢平抚摸着我的头发,我感觉到热热的东西滴到头发上。

   

  "瓦莎,你必须控制,你必须知道你来这的目的,如果你不能做到,我想你可能再见不到他了……"卢平平静地说着。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迷迷糊糊地在他怀里睡去了。好久没有的温暖,又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温暖。

   

  第七章 真实的演练

   

  在我们那天吵架之后,在这所房子里我就独来独往,对往昔的回忆和对他的思念就更加强烈了,虽然每天卢平对我的温柔慈爱令我少许欣慰。

   

  但是我来这的使命我必须完成,我要做哈利的"陪练",我知道我对黑魔法虽然熟悉掌握,但是以我的法力和神秘人甚至其他黑巫师都有很大差距,但是我想他们只是想让哈利面对黑魔法,一遍又一遍,感受黑魔法的残酷无情。

   

  我和哈利又站在诺大的草原上,用魔杖指着彼此,这一次我们的眼神里都参杂着复杂的感情,决斗的气氛更浓烈了。

   

  "哈利,如果你有什么不满意,今天大可以发泄出来,这没有人会阻止你,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冲他喊着,声音被风声淹没。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因为你阻止我为校长报仇,因为你居然保护他,我们就是对立的了。"他的声音太过冷静,但是他已经举起了魔杖……

   

  "神峰无影""障碍重重"

   

  在一道道寒冷的咒语支配下,我们已经失去了友谊,而变得互相仇视,我们身上出现了一道道伤痕……

   

  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像是决战,我此时此刻才知道仇恨的力量是强大的,还有什么比仇恨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呢?

   

  眼前这个人对我一次又一次使用着不可饶恕咒,我也不需要手下留情了吧……

   

  "阿瓦达……"

   

  "除你武器"

   

  "啊……"我转过身,原来是卢平的魔杖射出的咒语,我突然一下子清醒了,刚才我差点做了什么。

   

  "好吧,好吧……"卢平愤怒了,"我不是让你们来这决斗的,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共同的敌人是谁吗?"

   

  "杀害邓不利多校长的人……"哈利理直气壮的说

   

  "不,不是他杀的……"我对着哈利嚷道。

   

  "是我亲眼看见的,我会报仇的,如果你阻止我,我们就不是朋友!"哈利狠狠瞪着我,手里依旧紧紧攥着魔杖。

   

  "如果你要我和你站在同一个角度,我不可能做到,但是你相信我,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神秘人。你可以不帮我当作朋友,但是我们必须合作完成这个使命。"我冷冷得跟他说,寒风让我的头发飘舞。

   

  "哈利……"卢平用恳切的语气说道:"我不希望你们在这里使用不可饶恕咒,那是对敌人的,而你们是朋友,是伙伴……"他流露着哀伤的眼神看了看哈利又看了看我。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魔杖,大步离开草地,从哈利身边经过,我停下来,没有转身"哈利,不管你信不信我,我都会帮你的……"

   

  说完,我径自跑开了……

   

  我没有理会卢平在身后叫我,当我听见哈利极度愤懑的一声吼叫时,我的眼泪落了下来……

   

  第八章 我的回忆

   

  我自己跑回空空的屋子,我掏出藏在箱子里的相册,开始回忆起童年的往事……

   

  那时我还是个婴儿,被妈妈抱在怀里,爸爸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可是我能看到很幸福的感觉,其实妈妈也没有笑,我想那个时候就注定我以后的生活都是黑色的吧。

   

  尤其是在我五岁那年,我在睡梦中被惊醒,我看到他们在院子里,用魔杖对决……

   

  "瓦莎,你不可以带她走,你带她走是最危险的……"爸爸用魔杖指着妈妈,"你放弃这个念头,你自己可以走了。"

   

  "不,绝不可能,你留在这里就是等死,我要离开,我厌倦了,我不想被傲罗整天追来追去,我要离开,黑魔王消失了五年了,我却还要留在这阴黑的地方……我不知道在等什么。"妈妈将魔杖握得紧紧的却没有举起。

   

  "可是这是你自己的选择,瓦莎……"爸爸依旧没有放松,但是面露出哀求的颜色,但是声音依旧强硬……

   

  "不,我不要留在这里,你骗我,如果我真的被关进阿兹卡班,又或者……那小瓦莎怎么办,我要带她走……"妈妈也举起了魔杖,"我比你更可以保护她……"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那么……"爸爸举起魔杖……

   

  "昏昏到地"一道咒语射向妈妈……

   

  "噢,不……"我发出了稚嫩的尖叫,然后……

   

  "啊……"我的头好疼啊,后面的事我就不记得了

   

  "瓦莎……"我仰起满是泪水的脸,望着卢平。"你可以告诉我吗,我妈妈到底什么样的人……"

   

  "噢,为什么那天之后的事我都想不起来了……"

   

  "为什么妈妈跟我说了那些话就再也不回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求你……"

   

  "求你,告诉我……"

   

  我歇斯底里地抓住卢平的衣领,把头埋在他怀里,发疯一样的哭和喊……

   

  "听着,听着,瓦莎……"卢平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扶起,我看着他红红的眼睛,听着他坚强的语气"瓦莎,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自从你妈妈跟你爸爸结婚之后,他们就不知去向了,但是我知道,他们都是食死徒……"

   

  我吃惊地望着他:"我妈妈也是食死徒?……"

   

  想想那些话,那个时候我是不懂得,现在我明白了黑魔王、傲罗和阿兹卡班代表什么……

   

  "是的,你妈妈一进霍格沃茨就很迷恋黑魔法……"卢平的眼里装着尘封的记忆,"她是斯莱特林的优等生,而且很迷人……"

   

  我和卢平坐在地板上,我听着他给我讲关于妈妈的一切,一个本应熟悉却很陌生的女人……

   

  "她从来不和别的学院的人多说话,尤其是格兰分多的,那时候我和布莱克都想和他说话,因为这么傲慢的人总是能引起我们的兴趣……"

   

  我着迷地听着,看着他向往的表情,沉醉在那回忆里……

   

  "可是她并不爱搭理我们,有一次我们在大厅里拦住她,倒是被她教训了,可是后来……"他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没什么,以后你会知道的,不知道她对你爸爸为什么那么着迷……"

   

  "卢平,我可以看看你的冥想盆吗?"我怯生生地问他:"我想看看他们以前的样子……"

   

  "嗯……,我想现在不可以吧……"卢平为难地说。

   

  "噢……"我有点失望。

   

  "卢平……"我有点不知所措,"对不起,我想谢谢你,我喜欢这里,我需要这里,请你让我留下来……"

   

  "瓦莎,你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卢平收起了刚才的多愁善感,"你来这里是为了完成使命,不只为了你自己,还为了你父母,你更应该知道,你那天的所作所为很可能使自己陷入一个很不堪的境地……"

   

  "是的,我以后不会了,如果必要我不会再参加那些行动了,我会弥补自己的错误的。"我平静的说。

   

  "很好,瓦莎,我想你可以好好运用你在黑魔法方面的天赋……"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转身走了。

   

  "卢平,你可以再讲讲我妈妈吗?"

   

  他没有回头……

   

  我看着一张爸爸和我在去霍格沃茨前照的照片,那是我们最后的一张照片,自从我进了学校就没有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了……

   

  "你在哪里啊,爸爸……"我独自哭泣着……

   

  第九章 危险的暗示

   

  我开始做恶梦了,一连几天,总梦见一片黑朦朦的森林,而且我一步步走进森林,寒冷的空气真切切地包围着我,"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对着空气声嘶力竭的喊着。我在找谁呢?我自己也不清楚。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我已经被折磨得够呛了,真的没力气想这些了。

   

  我应该告诉别人吗?哦,不,没有人理会我,其他人见了我都是冷冰冰的,只有卢平,可是他会帮我吗?算了……

   

  "瓦沙,你最近精神不太好,"卢平来到我身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嗯……"我犹豫着,"事实上,最近我总是做恶梦……,梦见一片黑森林…"

   

  "什么?那是什么样子的?"他显得很吃惊:"总是做同一个梦,并不寻常,你想想那森林什么样子的……"

   

  "嗯……事实上我总是努力忘掉,并不记得了,这很重要吗?"我试探地问他。

   

  "你知道,哈利以前也做过类似的梦,是因为伏地魔想潜入他的大脑……"他看了看我,没有说下去。

   

  "什么?潜入他的大脑?那梦就是真的了?"我着急地想知道下文。

   

  "事实上我也不太清楚,这件事你可以自己去问哈利……"卢平起身离开了

   

  自己去问他,嗯……,好吧,想知道真相就不管那么多了……

   

  "哈利……"我小心地叫他……"噢,哈利,你别走,以前的事我可以道歉甚至可以解释给你听,求你,求你听我说…"

   

  "我不想和你说话,在我没有愤怒地动手之前从我眼前消失……"哈利狠狠地盯着我,罗恩和赫敏也是同样的表情。

   

  "你的解释谁会相信,我不知道为什么卢平教授坚持让你留在这里。"赫敏厌恶地说。

   

  "不,哈利,你相信我,我今天只是想知道你被神秘人潜入大脑的事情……"我脱口而出。

   

  哈利紧紧盯着我的眼睛:"为什么?你为什么想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他表现出很大的好奇。

   

  "哈利,别告诉她,不然她又要耍花招了。"赫敏警告道。

   

  "哈利,因为,因为……"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该不该说。"因为我也总做同一个梦…"

   

  "什么?同一个梦?你是说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赫敏紧张地问我。

   

  "是的,身临其境,冷冷的空气好像就在周围。"我小心地描述着,我并不像然他们知道太多。

   

  "那你看见了什么?"哈利迫不及待地问我。

   

  "嗯……"我踌躇着,"我记不清楚了,好像是片森林……"

   

  "你说谎,我不会告诉你的。"哈利很警惕。

   

  "好吧,好吧,事实上,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哪里,但是我确实在找一个人,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在找谁。"我急于想知道真相,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看到的很可能是事实……"哈利稍稍放松了点,对我说:"我以前做的梦就是发生的事实,这个梦可能暗示了什么…"

   

  是什么呢,我离开他们独自想着,如果是事实我就要到那个地方看看……

   

  深夜里,整座房子都死一般沉静,我想起那熟悉的怪异的森林,就是那天我们见面的地方--霍格沃茨周围的那片神秘森林,我早该想到,我经历的森林到目前为止只有那一片。

   

  幻影显形……

   

  空气冷冷的,有一股血腥味,我对黑暗有一种特殊的嗜好……

   

  "你在哪里?……"

   

  "你到底在哪里?……"

   

  我对着黑暗笼罩的神秘气息喊叫,但是我却不知道在叫什么……

   

  "你终于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的心一下子跳个不停,我转过身,看着那一身黑色的袍子,苍白的面孔,紧闭的嘴唇,严厉的表情,我的泪水不争气地往外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瓦莎,别叫……"他依旧冷冷的表情,严厉的口气……

   

  我脱口欲出的话被堵了回去,我呆呆地望着他,从前在他身上并没有感到的温暖,今天突然一下子涌了出来,在长久的分别之后,我才发现他对于我的重要以及他对我总是冷冰冰的爱……

   

  我站在那里,感受空气的寒冷,感受无尽的喜悦,我只是站着看着他,我知道,以后的日子里不知道我们都将会面对什么,只要今天我们还能安详的站在这里对我们彼此都是最大的安慰……

   

  妈妈说的对,没有人比他更爱我,为了我他可以做比死亡更加痛苦的事情,为了我他甚至宁可永远对我都那么冷冰冰的。

   

  "可是,我很想你……"脸颊被泪水温暖着……

   

  他伸出手臂,面无表情,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我一下子扑了进去……

   

  这是别人给不了我的胸膛,我要保护他,即使我的力量再微不足道,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我把头深深埋在他怀里,泪水打在他的黑袍子上……

   

  所有人从表面看都觉得我遗传了母亲的一切,但是我知道,我是他的翻版,为了使命可以牺牲一切……

   

  "我知道,所以我把你引到这里,我有话想跟你说……"他用充满亲切感的声音慢慢跟我说。

   

  "他还不知道你的存在,我希望他永远不知道,不然你就有危险了,他不允许他忠诚的仆人有爱你明白吗"

   

  "可是我不相信你真的会……"我充满疑惑不解地看着他:"可是我永远爱你,你明白的,我会用尽所有去保护你的……"

   

  "瓦莎,我不允许,我教导你这么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们自己在这场战争中是渺小的,所有私人的感情都应该忘记……"

   

  "可是,我想知道我应该站在什么地方……我需要你,从来没有过的需要……"

   

  "站在你认为对的地方……"他把手放在我头发上,紧紧摁在他怀里……

   

  我的鼻尖感受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

   

  "我……我想看看你手臂上的……"我胆怯的说,我从未看过他手臂上的黑魔法印记。

   

  "不,你不可以看……你跟卢平回去,你现在是独立的,我和你妈妈都不会左右你的想法……"他把我推开……

   

  冷冷地说:"记住,如果有一天站在对立的立场,我不会留情的,你更不要……"

   

  "不,为什么,我不会,妈妈说没有人比你更爱我……"我歇斯底里地叫着……

   

  "瓦莎,孩子,我……"他眼角留下了一道反光的痕迹,那是泪吗?

   

  我没有看清就消失了,他的声音冰冷了起来:"快离开这里,无论如何我不希望你现在就有危险,跟着他们对你是安全的……"

   

  "可是我想我更需要你,我愿意帮你……"我恳求着。

   

  "不,你不能跟着我,我不会让他们知道你的存在的…"他侧过身不看着我:"我不想看到又一个德拉克.马尔福……"

   

  我看着他冷峻的侧脸,我屈服了,我从来都很听他的话,他双手抱紧双肩,刚才的拥抱还暖暖的,在我记忆里那样是不多的。

   

  "可是……"

   

  "瓦莎.普林斯……"一个令人作呕的声音响起:"教授,你说的事情难道就是这个……?"

   

  第十章 不是真相的真相

   

  "德拉克……"斯内普阴森森地盯着马尔福:"你竟敢跟踪我……"

   

  他对马尔福举起了魔杖……

   

  "除你武器!"

   

  一道寒光射向斯内普的手腕,他用魔杖一挥便挡开了……

   

  "钻心挖……"

   

  "除你武器!"

   

  就在哈利射出魔咒的那一瞬间马尔福想对我施不可饶恕咒,赫敏机警地帮我制止了他。

   

  "哈利,你刚刚差点害死瓦莎……"罗恩责备道。

   

  "这是我们又一次的机会,"哈利那怨恨的眼神透过镜片射过来:"瓦莎,你到底是谁?"

   

  "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咬着牙跟他说:"哈利,我不是你的敌人……"

   

  "哈利,现在我们三对三……"赫敏举起魔杖……

   

  "可是,我们真的要连瓦莎也一起对付吗?"罗恩犹豫的举起魔杖……

   

  "你会在半夜神神秘秘地去见一个和你毫无关系的人吗?还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哈利用魔杖指着斯内普……

   

  "哇噢,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金头发的是谁?"马尔福邪恶地笑着……

   

  "哈利,我愿意帮你个忙……"他举起魔杖对着我:"这种多余的人……"

   

  "阿瓦达索命""除你武器"

   

  马尔福和斯内普的魔杖同时射出光线,两道光线连在了一起……

   

  "呃……啊……"马尔福痛苦地扔掉了魔杖,他捂着手臂:"斯内普,你别忘了你在黑魔王面前领的功劳主要是我的贡献!噢……"他痛苦地扭曲了表情……

   

  斯内普低头望着马尔福,表情充满了残忍……

   

  "哈利,这是怎么回事?"赫敏先放下了魔杖,走到前面……

   

  "哈利,我们走吧……"我诚恳地看着哈利……

   

  哈利的身体没有放松,依旧那么僵持地站着……

   

  罗恩上去拉了拉哈利:"我们要不要带她回去啊……卢平不是说……"

   

  罗恩不说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斯内普举起魔杖对着我:"哈利,这是你的朋友吗?"他锋利的目光射向哈利……

   

  "你想怎么样?"哈利愤怒地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把他带到黑魔王那里……"他眼神里充满了邪恶

   

  "你对她施了夺魂咒?"哈利恍然大悟对斯内普喊道:"还是给她吃了什么?"

   

  "她是个没用处的人……不过正好可以要挟你……"斯内普狠狠地说……

   

  "我不会让你伤害我朋友的……"

   

  "神峰无影"哈利的魔杖射出一道光线,与此同时斯内普架着马尔福消失不见了……

   

  "瓦莎,我们走吧,肯定有办法治好你的……"哈利扶起我,我不知所措地望着他真诚的眼睛,我吓坏了,刚才……

   

  我瘫软的身子被哈利和罗恩架着,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凤凰社的……

   

  "瓦莎……"卢平紧张地跑过来把我扶到座位上:"瓦莎,你是不是去了森林?你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你要知道,你今天做的事应该跟大家商量……"

   

  我还没有从刚才的混乱中清醒过来,看到眼前苍白的脸,我一下子控制不住,扑进卢平怀里,呜呜痛哭起来,刚才我都没来得及叫他一声……我紧咬着嘴唇把那两个字吞了进去……

   

  "教授,我想她是被施了夺魂咒或者什么……"哈利焦急地说:"她的行为好像是被斯内普控制了,她好像很听斯内普的话,但是斯内普刚才想杀了她……"

   

  "什么?杀了她?"卢平让我坐在椅子上,腾地站起身:"斯内普想杀了她?为什么?难道他疯了吗?丧失人性了吗?"

   

  哈利对卢平这么大的反映稍感疑惑:"是的,可是教授……斯内普连校长都杀了他还在乎这么个学生吗?"哈利喘着气,愤愤地说:"斯内普想用她来要挟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匆匆地带着马尔福走了……"

   

  第十一章 真实的梦境

   

  我蜷缩成一团,呆呆地坐在床上,赫敏陪着我,跟我说:"瓦莎,你别怕,虽然不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但是至少你现在还是挺正常的,我们都会帮助你的,我们是朋友……"

   

  "赫敏,"我打断了她的安慰:"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但是还是谢谢你,可是你们帮不了我的,就像你没办法让哈利不是那个'活下来的男孩'。"

   

  "好吧,你休息吧……"赫敏无奈地耸耸肩膀,出去了……

   

  我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没有人能理解我的,如果我能跟他们说就好了,是我让卢平不要告诉任何人的,可是我身边真的没有一个伙伴,我从来没有过的这么讨厌孤独,从前我独来独往因为我骄傲,现在我独来独往因为我……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感觉自己走在了一条阴暗潮湿的乡村小路上,突然头顶一片亮光,我本能地颤抖了一下,原来是前面的古堡里发出的,我很好奇,快步的走向古堡……

   

  我来到了一间很大的缀满古老装饰的屋子,一群穿着黑斗篷的人,在昏黄的灯光下表情如死灰般黑暗,我好像是隐形的,没有人看我,大家都盯着屋子的中间,我愣在了那里,天啊,他正对着一个怪物,一个面部完全畸形的家伙,那怪物的声音是非人类的……

   

  "西弗勒斯……"怪物的声音让我不寒而栗:"小马尔福告诉我你刚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攻击他……"
我慢慢走近他,仔细地看着他苍白的脸,冷峻的表情……

   

  "嗯……"他没有抬头看那怪物,面无表情地说:"主人,那女孩是哈利的朋友,我想……"他没有胆怯……
'主人'……哦,那个就是神秘人……我不敢仔细看那神秘人,而紧紧盯着他的苍白的脸,没有恐惧和谦卑……

   

  "西弗勒斯……"神秘人的声音阴森恐怖:"西弗勒斯……我说过你们的行踪都在我掌握之下……,你的思想也在我控制之下……"

   

  我瑟瑟发抖,但是由于他们看不见我,我还是继续留在了那里。

   

  "西弗勒斯……"神秘人用那两个空洞瞥着他:"我不允许你说'你想'……"

   

  那两个空洞死死盯着他的眼睛,我不知道这样能从中看出什么……

   

  许久,神秘人的声音更加空洞幽远:"你必须为你做的付出代价,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神秘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吼声,一道刺眼的光线向他射去,一下子,鲜血从他的手臂溅了出来……

   

  我的衣服也染红了,我是说……我不透明了,血真的溅到我身上了……

   

  "杀了她……"神秘人的声音一下子清晰了……

   

  "离开这!"

   

  他挡在我身前,伸出魔杖,"呼神护卫"……

   

  一片雾蒙蒙的白色挡在前面……

   

  我来不及多想迅速幻影显形了……

   

  "啊……"我从梦里惊醒了……

   

  "啊……"我惊叫了起来,我看到衣服上真的都是血,都是他的血……

   

  第十二章 等待

   

  "我的天……"赫敏第一个冲了进来:"你身上的血是从哪来的?"

   

  "噢……天……"哈利和罗恩也跑了进来:"你这是怎么了?你又去哪里了?"

   

  "哦……天哪"我吓坏了,哭了起来:"我不知道,都是血,我一下子就出现了,然后……"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那一幕太恐怖了,第一次有那么多魔杖指着我,还好那一片雾蒙蒙救了我,哦,不,是他救了我,那神秘人会怎么对付他呢?血……还会有更多的血……

   

  我声嘶力竭地哭着喊着,我向外跑,我要救他……

   

  "瓦莎……"卢平拦住了我:"你这是怎么了?你要去哪?"

   

  "我要去救他,都是血……他们会杀了他的……"我慢慢往下滑,瘫倒在卢平怀里:"求你,帮帮我,帮帮他……"

   

  "求你……"我疯狂地号叫着……抓着卢平的衣领,疯狂的抖着……

   

  "瓦莎……瓦莎……"卢平抱紧我:"你必须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他放缓了语气说:"瓦莎,你身上的血从哪来的?"

   

  我慢慢的冷静下来,语无伦次地说了起来:"我又作了一个梦,这次我真的走了进去,一间昏黄的屋子,我看到神秘人在质问他,我走过去静静地站在他身边,没有人看到我,我是透明的,然后血……他的血溅到我全身,我就被看见了,然后一片白色,我就回来了……我从梦里惊醒,但是浑身都是血……"

   

  我再一次崩溃了,呜呜哭起来了……

   

  "神秘人?"哈利意味深长的说:"这么说有人潜入瓦莎的大脑了?"

   

  "哈利,是瓦莎自己的幽魂去了那个地方,是她自己集中意念才可以脱离躯体的,她一定是很想去那个地方……"赫敏把从书上学到的知识说了出来。

   

  我知道是因为我太想见他了,所以我的幽魂趁作梦的时候才从躯体里出去了,但是为什么突然会显形的呢?

   

  "我必须去,不然他会死的……"我挣扎着要跑出去……

   

  "瓦莎……"卢平没有拦我,但是他的声音阻止了我:"你应该知道你去那里意味着什么……你只可能白白送命……那他牺牲自己还有什么用?!"

   

  "谁?你们在说谁?"罗恩一头雾水……

   

  "斯内普?"赫敏很聪明,但是还是不敢相信:"瓦莎,你集中意念想去见的人就是斯内普?"

   

  "瓦莎……"哈利按着我的肩膀,关切看着我的眼睛,我躲开了,我不想让他看穿我的心事……

   

  "你回去睡吧,我陪着你,不会让你再乱跑了……"卢平催促道……

   

  "可是你们必须解释清楚,瓦莎和斯内普到底是什么关系?"赫敏依依不饶:"瓦莎突然显形是因为……"赫敏看了看哈利,没有继续说下去……

   

  "因为什么?"哈利急切的问赫敏,罗恩也十分好奇……

   

  "因为……"赫敏犹豫了一下……

   

  "赫敏,别说了……"卢平阻止道:"你说了也不代表什么!"

   

  "那为什么不让她说?"哈利对卢平的阻止很愤怒……

   

  "好吧,教授,我必须告诉他们,"赫敏下定了决心:"瓦莎的幽魂突然显形是因为她被溅上了血亲的鲜血……"

   

  我愣在了那里,不止我,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赫敏自己……

   

  第十三章 我的身份

   

  "瓦莎……"赫敏小心翼翼的开口:"你和斯内普……"

   

  "好吧,好吧……"我痛苦地叙述着:"斯内普--你们人人恨之入骨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你们所有人都认为他一直用假面孔做人并且残忍地杀害了校长的斯内普教授,就是我的父亲,但是我却将永远以他为荣……"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激动、那么愤怒,我知道我说这些话是没有资格的,我没有资格愤怒,没有资格骄傲,在他们中间我也充满了愧疚,但是我不可以低头……我是他的女儿,我不可以向这些人道歉……

   

  "瓦莎……"罗恩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你是那怪人……我是说你是斯内普的女儿?"罗恩一脸的厌恶与不解……

   

  我并不屑于他们的惊讶和厌恶"怎么样?我不应该在这里的,我知道……"

   

  "瓦莎……"卢平终于说话了:"你应该休息了,别说了……"

   

  这场干戈是不能制止的,哈利阴沉沉地说道:"那你来这里也是为了做卧底的了,你和马尔福是一样的,和你们卑鄙的父亲走上同一条道路,我们都被你们演的戏给骗了……"

   

  哈利很愤怒,我知道他是很想替死去的人报仇的……

   

  "闭嘴,哈利,我爸爸不像你说的那样,"我咆哮道:"那好吧,如果你这么想,我们可以来一场决斗……我不允许你侮辱他……"我毫不畏惧……

   

  "哈利……"赫敏拉住愤怒的哈利:"哈利,她不是来卧底的,卢平教授是知道这一切的,难道他会把卧底带到这来吗?"

   

  "是啊,哈利,瓦莎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罗恩也来拉住哈利……

   

  "可是……"哈利犹豫了……

   

  "那好吧,我们冷静点……"赫敏站出来:"现在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秘密了,瓦莎,我想你在这件事当中也是什么也不知情……可是我得告诉你,如果你的幽魂再离开躯体可能就回不来了……你不要冒险去救他……不过我想他会把自己的大脑封闭起来以免你再找到他……"

   

  "好了,赫敏,你们也去休息吧……"卢平让他们都离开了我的房间,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卢平,我一定要去,他是我爸爸……"我想我求他他会答应的……

   

  但是他没有说话,只是摇头,苍白的脸,新增的白发,深深的皱纹,他紧闭着嘴唇无声的告诉我不可以……

   

  "可是……"我正要反驳……

   

  "瓦莎,你不是想知道你妈妈的事吗?"

   

  "可是现在……"我不再反驳了,因为我知道我真的没有能力做什么……

   

  "你妈妈是很迷恋黑魔法的,因为黑魔法神秘、强大,甚至残忍……"他的眼神回到往昔……

   

  "这是我的,带你去看看吧。"卢平用魔杖一挥,一盆粘稠的白色的东西出现在我旁边……

   

  我第一次看到冥想盆:"我可以进去?看到他们以前的样子?"

   

  卢平点点头,抓着我的手,带我进入了曾经的霍格沃茨,一阵眩晕之后我看到了曾经年轻的他们…… 一个金发的女孩子,瘦瘦的,穿着斯莱特林的巫师袍,一个人急匆匆走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抱着一摞书,她在一面墙面前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嘴里念叨了一句什么,墙就打开了……

   

  "这是有求必应屋吗?"我好奇的问卢平。

   

  卢平点点头示意我别出声,女孩子钻进房间,一个瘦瘦的男孩子苍白无力的脸出现了,比现在年轻英俊,但是一样苍白瘦弱,是卢平,年轻时候的卢平……

   

  "莱姆斯……"女孩的声音温柔地唤着,"莱姆斯……我看了所有的书,我把能找到的关于狼人的书都找遍了……"

   

  卢平温柔地但是没有活力地说:"噢,瓦莎,你真可爱,但是这些我都试过了,但是……但是都没有用……"

   

  卢平温柔地抚摸了一下瓦沙金色的秀发,但是瓦莎羞涩地转过头去,并没有迎接卢平的目光。"莱姆斯……"瓦莎马上转换了话题:"我从前没想过你会这么不幸……"

   

  "瓦莎,对不起,那天让你看见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卢平微笑着,甜蜜向外溢着:"瓦莎,那天我差点伤害了你……"

   

  "莱姆斯……"瓦莎表情很不自在,他躲避着卢平的目光:"对不起,我不该知道你的秘密的,那天我只是很好奇才跟着你们……我以为你们在研究什么新学的魔法……对不起,但是我会保守秘密的。"

   

  "可是你还是帮了我们……"卢平的笑容融化着瓦莎的冰冷"其实你不用独来独往的,你又不像斯莱特林的有些人那么不招人喜欢……"

   

  瓦莎突然一瞬间瞪大了眼睛盯着卢平,但是那表情很快消失了……

   

  "莱姆斯……"瓦莎匆匆收拾东西起身:"我该走了,我很愿意帮助你,但是……我是说……谢谢你愿意和我做朋友……"

   

  说完,瓦莎匆匆离开了有求必应屋,向走廊尽头跑去……

   

  只留下卢平一个人去体会刚刚温暖的空气和迷惑的眼神……

   

  第十四章 瓦莎和斯内普

   

  我们又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地上,看到年轻的卢平和瓦莎在一起看书聊天。

   

  "莱姆斯……"瓦莎合上书露出灿烂的笑容:"说真的,我真得很感谢你……"

   

  "怎么了?"卢平也开心地笑着,苍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瓦莎,谢谢我什么?最近都是你在帮助我……"

   

  "莱姆斯……"瓦莎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莱姆斯……我一直没有朋友在这,但是……但是这段日子和你在一起我感到了友谊的快乐,所以谢谢你……"

   

  "瓦莎……"卢平深情的看着她:"你很善良……很聪明……为什么总要一个人呢?其实我……"

   

  "莱姆斯……"瓦莎打断了卢平,眼睛望向远方:"我很高兴你们没有讨厌我,但是……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黑夜与白昼是不能融合的……"

   

  沉默,好像很久的沉默……

   

  "莱姆斯……"瓦莎突然看着卢平:"我想可以试试魔药……"

   

  "什么?"卢平不解的问她"你要做什么啊?"

   

  "没什么,我要走了。"瓦莎提起书离开了卢平……

  我们看到年轻的卢平,正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并且不时向前张望,偶尔还停下来,我才发现他在跟踪什么人--是瓦莎……

  "为什么要跟踪她呢?"我小声问道,但是卢平的表情如此专著,我就咽了回去。

  瓦莎来到霍格沃茨后面的一片草地上,卢平跟在后面躲在树后……
我看到了一张在我心里刻着印迹的脸,面无表情,高傲冷酷,一样的一身黑色的巫师袍,他冷冷地听着瓦莎说话,但是身体侧着眼神飘向不知的地方……。

  "西弗勒斯……"瓦莎努力寻找着他的目光:"你可以帮他……"

  "为什么?"斯内普突然转过头狠狠盯着瓦莎:"瓦莎……你不是最痛恨格来芬多那帮人吗?"

  "可是我和他们是朋友……"瓦莎央求着……

  "什么?朋友?"斯内普冷笑了一下:"你跟那种人做朋友?一帮高傲自大不知所谓的家伙……"

  斯内普背过身,"西弗勒斯……"瓦莎的泪在眼眶里转……

  "别装出一幅可怜相……"斯内普毫不怜悯,语气冷酷:"你跟那种人做朋友还来找我干什么!我以为你和我一样看重自己的血统……你却和一帮喜欢和泥巴种混在一起的人待在一起……"

  "西弗勒斯……"瓦莎带着哭腔地说:"你干吗把自己掩藏得那么深……你又不是……"

  "瓦莎.菲斯特…"斯内普转过身对瓦莎吼道:"我不允许你再说一个字,我真后悔让你知道我的秘密……"

  "不,斯内普……"瓦莎一边哭一边喊:"是我不该发现你的秘密,但是我没强迫你告诉我……"

  瓦莎向斯内普靠近:"我关心你,懂吗?我想了解你,我……"瓦莎哽咽了……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不需要你的了解……你可以把我的秘密告诉那帮格来芬多,但是……"斯内普向后退了一步,用魔杖指着瓦莎的鼻子……

  "好吧,我真是痴心妄想,既然你对任何人都没有信任和爱,那你就守着你信仰的陈旧的血统孤独痛苦的活着吧……"
瓦莎哭着跑开了……只留下斯内普一个人冷冷的目光……

  卢平追上瓦莎……

  "瓦莎,你怎么了?"卢平拉主要离开的瓦莎:"怎么了?斯内普……嗯……那怪人跟你说了什么?"

  "不许你说他!"瓦莎警告卢平:"不许你说他,你还没资格说他……"

  卢平对瓦莎的愤怒莫名其妙,瓦莎哭得更伤心了……

  "瓦莎……"卢平不知所措把手放在瓦莎抽搐的后背上……

  "你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哭?……"卢平不知所措,抚着瓦莎的肩膀……

  "我爱他……莱姆斯……从一年级开始我就很喜欢她……"瓦莎扑进卢平的怀里,紧紧抱着他……断断续续说着……

  "整整七年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瓦莎越哭越厉害,把卢平抱得紧紧地,卢平抚着她的背想让她安静下来……

  "他从不注意我……"瓦莎慢慢安静下来:"他很聪明,很优秀,他那么神秘,总是那么骄傲,他那么孤独,总是一个人……我也一样……我的目光总是追随他,在我心里他就是我一切信仰的体现……"

  卢平静静听着……看着瓦莎晶莹的眼泪……

  "因为我们那么一点点相像,我们偶尔会说话,他偶尔会教我黑魔法,但是他总是很冷漠,不让我接近他,不让我了解他,直到那天我不小心发现他的秘密……"瓦莎没有说下去,顿了顿:"他开始疏远我,我感到那距离是永远再拉近不了的……"

  卢平没有说话,皱着眉头,苍白的脸上尽是心疼的表情,他一直抱着瓦莎,让瓦莎在怀里痛痛快快发泄着……

  第十五章 决裂

  我们从冥想盆出来,回到现实中,卢平的表情变得不可捉摸……

  "嗯……"我试着开口问他:"那个秘密是什么啊?……"

  "啊……"卢平慢慢从记忆中回到现实:"我想大概是他是'混血王子'的秘密吧……"

  我明白'混血王子'代表什么,看来他是很介意自己不是纯种的巫师,而更加疏远妈妈的……

  "那后来呢?"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后来他们怎么在一块的呢?"

  "那只有他们俩自己知道了……"卢平摇摇头,叹了口气……

  "自从那天以后,瓦莎很久都没有再跟我说话……"

  我想那是妈妈的骄傲不允许的--在一个格来芬多的男人面前哭得一塌糊涂。

  "后来呢,"我还有一大堆的疑问,我追问着:"后来他们俩为什么要吵架,妈妈为什么要离开?"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你妈妈在结婚之后找过我一次……"卢平抓着我又一次进入冥想盆……

  我们来到一间简陋的屋子……暗暗的灯光……显出疲态的一张瘦弱的脸……

  "莱姆斯……"

  一个女人幻影显形出现在屋子里……

  略带忧伤和愤怒,但是她的脸成熟了……而且多了一丝捉摸不透的感觉,我想她现在再不会在卢平面前哭泣了……

  "瓦莎,天哪……"卢平惊讶地站起来,脸上的疲倦褪去很多……

  "你这是怎么了"卢平望着瓦莎脸颊上的伤痕:"这是新伤,我来帮你……"卢平举起魔杖……

  "算了……"瓦莎并没有领情:"这些我自己处理……"

  她缓了缓语气:"卢平……我要离开这……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你在说什么?瓦莎……"卢平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他曾经很喜欢她,他们曾经在一起很快乐,但是六年前--神秘人刚刚消失以后她就已经嫁给了那个人……

  "我来不及跟你多说了,我要离开……"瓦莎慌慌张张的:"但是卢平,我想我现在只能信任你,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卢平犹豫了一下但是没有回绝:"好吧,瓦莎,我答应你,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为了我们曾经的友谊…"

  "好吧,卢平,我告诉你,我有个女儿……"瓦莎没有理会卢平吃惊的表情:"但是我没办法带她走,因为西弗勒斯阻挠我,但是我想以后她会有危险的--如果她跟着她父亲,我希望有一天她有危险你可以帮她……"

  "这……可是……"卢平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事情……

  "求你……"瓦莎眼泪汪汪地看着卢平……"求你……"

  "好吧……"卢平犹豫着答应了……

  "那好,我走了……"

  "等等……"卢平拉住瓦莎的胳膊,但是他愣住了……

  "这是什么?"卢平死死盯着瓦莎的胳膊……

  "不关你的事……你放手……"瓦莎拼命挣扎……

  "是他把你引进来的是不是"卢平愤怒了,死死抓着瓦莎:"你必须告诉我……不然我不会帮你的……"

  "可是你刚刚答应过我的……"

  卢平吃惊失望……他用那种眼神盯着瓦莎……

  瓦莎躲避着卢平的目光:"这不关他的事……"

  "好吧,如果只有这样你才肯帮我……这是黑魔印记,你是知道的……"

  卢平慢慢放开了手,冷静地听着……

  "但是这不关任何人的事,我要离开这,总之我不可能和他再在一起生活下去……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再追随黑魔王了……"

  他们俩沉默了好久……

  "我会再找你的,如果有需要的话……"

  说完瓦莎便幻影显形了,这一次卢平没有再拦住她……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分开?"我拽着卢平的胳膊,但是他没有回答,我们来到了一片阴暗的林子……

  "斯内普……"卢平的脸在月光下惨淡宁静:"你为什么要把她也拉进去,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这不关你的事,卢平……"斯内普冷冷地说:"你管好自己的事吧……"

  "可是你害了她,她为什么会嫁给你,在神秘人消失以前她就加入了对不对,你骗了她是不是?"卢平举起魔杖对着斯内普……

  "我说了这不关你的事……收起你的魔杖……我还不想和你动手……"斯内普用自己的魔杖挡开卢平的魔杖……

  "你为什么要加入我们?"卢平的语气变得严厉了:"为了什么?为了神秘人吗?"卢平开始咆哮了……

  "我没什么跟你说的……"斯内普依旧没有表情:"如果你约我出来就是说这些……"

  斯内普冷笑一声,幻影显形了……

  第十六章 真相

  "为什么?"我无力地问着:"卢平,这代表什么?是不是一开始我爸爸就是为了神秘人才进入霍格沃茨,加入邓不利多的?"

  "我想……"卢平看着我无助的眼神小心说着:"是这样的……尽管邓不利多很相信他,但是结果……"
我们都沉默了……

  "那我妈妈是怎么找到你的?"我想我必须知道这个……

  "事实上……"卢平耸了耸肩膀:"事实上……你妈妈并没有找过我……我骗了所有人,因为那时候我知道只有你一个人了……我必须保护你……"

  "就是说我真的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了?"我沮丧极了……

  "去休息吧……时间不多了……"卢平安慰着我……

  妈妈,妈妈……我想知道这是什么,到底因为什么……

  我走进了一间烧着火炉的屋子……

  我……我又隐形了……

  "西弗勒斯……"

  一个女人的声音,那会是谁?我的幽魂为什么又会离开?

  "西弗勒斯……"说话的是一个女人,一张清丽冷酷的面孔--妈妈……

  "你的伤口怎么样了?"妈妈对爸爸说着……

  我走近他们,看见她站在床边--满脸的焦急,他躺在床上--微微的痛苦……

  他左臂上有一个深红色的洞,隐约间我觉得伤口是在自己身上一样疼……

  "西弗勒斯,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她责备着……

  "瓦莎……离开这……"他皱了皱眉头……我知道那伤口有多疼……

  "如果让别人发现……"他没有说下去……

  "得了,西弗勒斯……这里有几个人不知道黑魔王消失后我们一起逃了……"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小瓦莎的存在……"他压低声音但是死死咬住这句话……

  "噢,是的,她不应该被卷进来的……"她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瓦莎,卢平是怎么知道她的?你走之前去找过他并且告诉了他是不是?"他步步紧逼,声音越发的低了,如果不是在旁边我是听不见的……

  "是的,西弗勒斯……"她躲避他责怪的眼神:"可是你留在那里太危险了,如果你被关进阿兹卡班……必须有人保护她……"

  "你没打算回来吗?如果我真有什么意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他瞪着她,没有说下去……

  "好吧,我承认,我害怕阿兹卡班……"她生气了,愤愤地说:"事实上离开以后我也后悔了,可是我不可能留在那里--而只是因为你答应我不会有事……"

  "可是你一向很信任我的……"他没有说下去,眼里的一丝温柔也消失了……

  "可是那个时候我们是一样的,一样的信仰……好吧,我承认,我已经开始后悔把你引到这里了……"她坐在了床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如果不是你发现我的秘密……"

  "别说了,我不想提起以前的事……"他从床上挣扎着起来……

  "好吧,但是……你不要以为主人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以为你的大脑封闭术可以躲得过……小瓦莎现在很危险,她的幽魂可以自由飘出,说明她身上的黑色血脉蠢蠢欲动了……你别忘了……我们身上都有黑魔印记……即使你阻止了我在她身上刻下,但是她依旧逃不掉命运……"

  什么?妈妈要在我身上刻上黑魔印记?那我不是就成了……?

  "那你来这干吗?是警告我吗?"他没有因为她说的话而改变态度。

  "是的,我告诉你不要做无谓的事情,你牺牲自己也不可能改变她的命运……"她残忍地说着……

  "你出去……如果你忍心看着她变得像我们一样……你出去"最后他用命令的口气说完这句话,她犹豫了一下离开了……

  我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因为他不知道我的存在,不然他不会在我面前表现出这么狼狈的,他总是会像雄鹰一样永远保护在我前面……

  "幽魂显形……"卢平突然出现在屋子里,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呈现出了一个轮廓……

  "你怎么在这?"他严厉地责问我:"难道你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他冷冷地看着我,因为他的爱永远是冷冷的……

  "走,瓦莎,不然你又会惹来麻烦。"卢平拉着我离开……

  他们没有对视,因为战争就是从眼睛里延伸的,他们此时都希望我赶紧离开……

  "卢平……"他用一种修饰过的但是依旧生硬的音调唤着

  卢平没有转身,但是我一直看着……

  他的眼里分明热烈了,盯着卢平的背影……他吃力地张开嘴唇:"请你……"

  我知道卢平也感到惊讶,这恐怕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请求:"请你照顾好她。"
第十七章 纯血统巫师的自杀

  经历了一夜的折腾,我已经过将近崩溃了,我不明白到底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我身上的黑色血脉代表什么?

  "天亮了,瓦莎……"卢平紧紧抱着我颤抖的身体:"一切……过去了……"

  "黑色血脉代表什么?"我机械的问着,我有太多的疑问了"那意味什么?我的命运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想那是他们之间的话吧……"卢平没有说下去:"瓦莎,今天我们要去执行一项任务,你就在这好好休息吧……"

  卢平推开门:"记住,别乱跑……"便离开了……

  等待……宁静……痛苦……一个人在这座充满古老魔法的房子里,寒冷一阵阵向上涌,我要去找他们,我不可以在这等着,我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我发疯一样地跑出凤凰社……但是我能去哪里找他们啊?……

  "瓦莎……"我愣在了那里,这个声音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我对她本能的恐惧……,她就那么出现在我面前,我不应该跑出来的……

  "你怎么在这……"我犹豫着慢慢吐出两个字:"妈……妈妈……"

  我本能向后退着……我握紧了魔杖,尽管我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出手……

  "瓦莎……"她没有动,但是声音让我无法抗拒:"瓦莎……原谅我……"

  她缓缓地举起手……眼神慢慢变得暗淡……

  我惊恐地瞪大眼睛……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她的嘴唇慢慢张开:"阿瓦……"

  她没有说完一道红光射向她的手臂……

  "瓦莎.菲斯特……住手……"一个愤怒的声音咆哮道……

  他扶起已经瘫软的我:"起来,你不应该跑出来……"

  "西弗勒斯……哦,不……"她一下子崩溃了,痛苦的趴在地上呻吟:"不……西弗勒斯……,不……我办不到…"

  "你们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求你们……"我看着这幅残酷的景象,反而冷静了,我需要真相,无论如何我要知道真相……

  她依旧痛苦地挣扎着,而他只是冷酷的看着她没有半点感情……

  "瓦莎,你为什么要接受这个任务?你眼前这个人……你要杀的这个人是谁?"他愤怒地质问她……

  "西弗勒斯……求你……"她捡起魔杖挣扎着站起来:"西弗勒斯……如果我不来那来的就是你……主人知道了,主人迟早会杀了她的……而且必须是你我之间的一个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我?黑色血脉是什么意思?"我站在他们中间无助地看着他们的表情,我的眼泪划过脸颊:"好吧……我需要答案……但是……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三个人再站在一起……可是我只能看着你们互相敌视地看着吗?……"

  我控制不住,让眼泪不争气的往外涌……

  "噢,瓦莎……"她向我靠近,泪眼汪汪的让我无从躲避……

  "别碰她……"他用胳膊把我挡在身后,阻止她靠近我……,他举起魔杖对着她……"这一次我不会留情了……"

  "好吧……"她收起那副痛苦悲伤的表情:"西弗勒斯……我早该知道的……你不再是当初的西弗勒斯了,他死了……"

  我茫然的看着她变得冷酷的眼神:"我们都回来了,我因为害怕他,而你因为憎恨他…"

  "不,因为他爱我……"我从他的后面站出来:"爱的力量更加强大……比你痴迷的黑魔法更加神圣……"

  "黑色血脉代表我只有两个选择,对吗?"我非常平静……因为我终于知道答案了……:"一种是成为最邪恶的黑魔王的追随者?另一种是……"

  我吐了口气,平静的吐出那个字:"死……"

  "不会的……"他制止我继续说下去,严厉地说:"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愣住了……他的眼神坚定、强硬……从小到大我都深深信赖这种眼神……

  "西弗勒斯……"许久,她用一种温柔的来自少女的音调说着:"西弗勒斯……你是对的……"

  我想她对他曾经的无比信任和崇拜就是这样吧……

  "孩子……"她温柔地抚摸我的脸:"还有一种选择……"

  "什么?"我用充满泪水的眼睛惊恐地盯着她:"我不需要你们牺牲自己保护我……因为我微不足道……"

  "不,孩子……"她依旧用母亲慈爱的语气跟我说:"至少你对于他很重要,他为了你改变了信仰,因为你他相信有爱,因为你……"

  "因为你我们分开了……"她长出了一口气:"但是现在不会了……"

  "西弗勒斯……"她深情地望着他:"现在我和你们站在一起--在我心里黑魔法……"

  "已经不重要了……"她向后退着,举起魔杖:"西弗勒斯……我没有忘记过我对你的的誓言……"
她的眼泪如当初一样晶莹……

  "不……亲爱的……"他阻止她,但是太晚了……

  "阿瓦达索命……"她对自己施了不可饶恕咒……

  她倒在他怀里……依旧美丽……依旧高贵……依旧爱着我们……

  他紧紧盯着怀里的她,她如他们刚刚认识那时般清丽骄傲……他将她紧紧拦在怀里……他的眼神露出一丝满足,但是转瞬即逝……

  他的表情又变得冷酷,他吻了她的额头……他缓缓地抱起她……

  "收起那根魔杖……"他没有回头,我从他的背影可以感到他从未有过的悲伤寂寞和痛苦,,他的语气依旧严厉……

  我顺从的捡起来……"为什么?"我不知道如何使悲伤发泄出来……我只有不停的问,但是没有答案……

  "孩子……"他的慈爱将我的悲伤包围:"她虽然终于明白了,但是她先为你牺牲了生命……"

  "既然我们想让你继续被爱包围着活下去……"他没有回头,声音颤抖了:"就必须杀了他……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杀了他"

  他的脚步缓缓的,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我失去了支柱……

  眼前一片黑暗……

  第十八章 留下的魔杖

  "瓦莎……瓦莎……"我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赫敏陪着我,然后看见哈利、罗恩。

  "我在哪?"我虚弱的说着:"刚才怎么了?"

  "你晕倒了……"哈利没有了敌意:"就在门外……那很危险的……"

  "魔杖呢?"我突然意识到:"我的魔杖呢"

  "这根吗?"赫敏拿着我妈妈的魔杖:"这根好像不是你的……"

  "给我……"我一把抢过来,细细的摸着它,眼泪不自主的又流下来……

  "你怎么了?这是谁的?"赫敏保持着清醒,很急切的追问我:"瓦莎……你告诉我们,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已经没有了力气,面对他们的追问,我投降了……

  "这是我妈妈的……"我抽泣着:"她用自己的魔杖自杀了……"

  "什么?"赫敏抚着我颤抖的肩膀:"瓦莎……怎么会?……"

  我的泪痕凝固了……茫然的看着他们,机械的叙述着刚才的事情,仿佛刚刚的事情与我无关,但是我知道这种痛只有我自己可以体会……

  一个和我分别十年的女人是我的母亲……一个从来都对我冷冰冰的但永远保护我的父亲……

  他们在我面前的一幕幕留下的都是他们间不能化解的怨恨……

  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誓言?为什么要自杀,这样的牺牲又能带来什么?

  "她死了……就这么死了……"我已经平静了:"可是死亡能改变什么?她下不了手杀我,可是还会有别人杀我的……"

  "是的……"赫敏依旧很理智,她把这些事情连在一起解释给我听:"是的……因为最邪恶的食死徒是很强大的,因为你父母都曾经是强大的食死徒,黑魔印记在他们身上生长……你的诞生加强了黑魔法的力量,这种力量集中在你身上……如果你从小就印上黑魔印记……那么你现在已经非常邪恶了……但是没有,斯内普……嗯……你父亲一直教导你使用黑魔法,但那只是为了让你保护自己,但是黑魔法却让你孤独……即使他一再阻止……你依旧沉迷黑魔法而忽略了周围的爱……但是由于你父亲的突然背叛,使你生活中唯一的爱消失……你现在恨神秘人,恨黑魔法,所以你将是他们强大的敌人……所以你必须死……神秘人一定会杀了你的……"

  "那我妈妈的死能带来什么?"我急切地想知道……真相。

  "因为你妈妈是纯血统的巫师……"赫敏拉着我的手:"而纯血统巫师的自杀是可以将她挚爱的一个人的幽魂存在魔杖中的,而这个幽魂可以通过某种方式的得到重生……"

  "赫敏……"罗恩呆呆的听着……

  "这是一种古老的魔法……用爱的力量突破生死……"赫敏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她把我抱在怀里,但是我已经没有泪……

  "记着,你必须在那个人死的一瞬间保存他的幽魂,不要犹豫……不然他就不可能重生了……"

  第十九章 斯内普的冥想盆

  赫敏的话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转,那这就是我重生的机会了……如果我不幸被杀……我还可以在黑魔王死后快乐的活着……

  可是我的生死又对多少人有用呢?……

  "瓦莎……"我不是在做梦,这真的是他的声音,深沉的……冷酷的……威严的……

  "爸爸……"他还是穿着黑色的袍子,黑色的头发,鹰勾鼻子还是那么高傲,他的脸上残留着悲伤与痛苦……
他伸出手臂,紧紧将我揽在怀里……

  "瓦莎……瓦莎……"我不知道她是在叫我还是在呼唤母亲……

  我抬起头,第一次看见他的眼泪,就那么一滴缓缓地划过脸颊,但是他依旧坚强的抱着我,因为他知道此刻他是我唯一的希望……

  "孩子……"他慈爱地叫我:"给你……我想你应该知道……"

  我接着那一瓶粘稠的白色……那是他的记忆……所有的真相……

  "告诉他们……"他用手抚住我的肩膀,威严的跟我说:"明天就是决战……"

  "可是……"我不解的看着他"爸爸……为什么?明天?这是挑战吗?"

  他没有回答……久久地注视着我,仿佛回忆着我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样子……

  "我要走了……"他再一次紧紧抱住了我,仿佛是弥补过去他所有应该却没有给我的慈父的爱……

  然后他转过身,在我眼前消失了……

  "爸爸……爸爸……"为什么总是紧紧的拥抱……总是看不穿的眼神……他的爱像海一样深刻……像山一样坚强……

  我踏入他从前的回忆……

  在一片阴森的树林里,年轻的他用冰冷的声音划破神秘的夜:"瓦莎……你在干什么?"

  "啊?"她回过头,看着他皎洁的眼眸:"你怎么在这?"

  "学校里不许使用不可饶恕咒…"

  "可是这是黑魔法的精髓……你知道的……我只是在练习……"

  她转身离开,他抓住她的手臂……空气凝结了……

  "这是什么?瓦莎?"他没有惊讶但是在命令她给出答案……

  "西弗勒斯……"她兴奋着:"西弗勒斯……这是黑魔印记……这是我们学习黑魔法的骄傲……它神秘……它强大……"

  "但是它很残忍……"他打断了她的话……

  "可是……"她没有停止:"西弗勒斯……什么叫残忍……你从小的生活对你来说不是残忍吗?他们对你的嘲弄不是残忍吗?你很优秀但始终不是纯血统的巫师难道命运对你不残忍吗?黑魔印记可以给你骄傲,可以让你摆脱那些不愉快……你将是最强大的黑魔法巫师……你会为自己自豪的……这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吗?…"
良久,他没有说话,死死盯着瓦莎的胳膊……仿佛被那黑魔印记吸引了……

  "西弗勒斯……"她捕捉着他的目光:"西弗勒斯……我以尊敬的伟大的黑魔王起誓,我--瓦莎.菲斯特,为你刻上庄严的黑魔印记……"

  他没有反驳,顺从的伸出手臂……

  她举起魔杖,一道幽灵般的绿光之后--他的臂上刻下了永远抹煞不掉的黑魔印记……它仿佛燃烧了……

  "西弗勒斯……"她哀求着:"带我走吧……黑魔王消失了……"她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尽管他高傲的仰着头……

  但是他抓住她的手:"瓦莎……给我个理由……你凭什么要我带你走……"

  他的眼光尖锐的射向她,她没有退缩,紧紧抓住他的手:"我向你发誓:'我愿意用我的魔杖保存你的幽魂'……"

  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她没有犹豫,没有恐惧,只有真诚,和--爱……

  我看到自己还是个婴儿的样子,那么弱小,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危险……

  "你干什么?瓦莎……"他抓住她的手,死死不放……

  "为她刻下黑魔印记……"她骄傲地说着:"我们都是强大的黑魔法巫师,我们都刻着黑魔印记,她以后一定会更将更加强大的……"

  "不……黑魔法不能给她快乐……"他坚持着,严厉的跟她说……

  "快乐?我们的快乐就是成为最强大的,不是吗?"她生气了……

  "黑魔王消失了……"他语塞了……

  "他会回来的,他会感谢我们的……我们为他培养了一个更强大的助手……"

  "你说什么?"他愤怒了,紧紧抓着她的手……

  "你放开……"她站起来,一字一顿地说:"这-是-她-的-宿-命……除非……黑魔王再也不回来了……"

  在卢平带我去的那片草地上,妈妈拿着魔杖摸索着我的手臂,她的眼神充满了迷恋……向往……

  "瓦莎……"他急匆匆跑过来,抱起我,愤怒地说:"你竟敢这样……"

  "她是我的女儿,我有权为她刻上……"她愤怒了……

  "不……她只属于她自己……我不会让她受伤害的…"他也愤怒了,用鼻尖抵上瓦莎的脸,用眼睛死死盯着她说:"包括你……也绝不可以……"

  "邓不利多,请你相信我……"他站在邓不利多面前,用从没有过的真诚对邓不利多说:"我真的不知道预言球指的是波特一家……"

  …… …… ……

  "那么你彻底的放弃黑魔法了?"邓不利多意味深长地问着……

  "是的,我必须保护我的家人……"他肯定地说:"如果黑魔王回来,我的女儿将无法快乐的生活下去……我希望她不要像我……"

  "你知道这意味什么,西弗勒斯……"邓不利多笑了:"我很久以前跟你说过爱的力量要比黑魔法强大得多……如果你有爱就可以保护你女儿……也可以保护所有有爱的人…"

  "如果你要保护你女儿,你就必须充满爱……爱可以消灭伏地魔……"

  "对不起,校长……"他没有同意:"我只相信责任、使命和爱我的人……为了我的家人,我愿意完成您交给我的所有的使命,保护她们本身就是我的责任……"

  "他回来了……"他精神紧张,低低的声音对邓不利多说:"他回来了……我们的黑魔印记像火一样燃烧……他在召唤我们回去……两年了……我想他快要找到我了……"

  "你回去……"邓不利多肯定地说:"回到他身边……"

  "为什么?……"他的眼神放着冰冷的光……

  "这是我给你的使命……西弗勒斯……回到他身边……这场战争需要你……你不要白白牺牲性命……"邓不利多神秘的说着……

  "你不希望你女儿成为下一个马尔福吧……"邓不利多抓住他的弱点……

  他沉默了,挽起衣袖,露出他的黑魔印记……

  第二十章 我的选择

  深夜笼罩了我,记忆痛苦的交织着……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不,因为爱,战争必须继续……让爱永生……死亡也不算什么……

  我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我的生命是爱的延续……

  "卢平……"我从所有记忆中逃离:"明天就是决战……"

  "你说什么?"

  所有人都惊讶得看着我……

  "他告诉我明天就是决战……"

  "谁?"卢平扶住我的肩膀,关切地问我。

  "我爸爸告诉我明天就是决战……"我认真地说。

  "这是什么意思?明天?"穆迪警惕的眼神让我受不了……

  一夜,我们所有人都等在大厅里……黎明的曙光不知道将带来什么……

  "哈利--波特……"一个幽灵般阴森的声音在整栋房子里响起……环绕……

  一瞬间,许多穿着黑袍子带着面具的食死徒幻影移形,出现在房子里……

  屋子里所有人都紧张的举着魔杖,指着敌人的咽喉……

  "今天就是决战的日子……"这寒冷的声音钻入我的内心……

  他也站在食死徒当中……并没有戴面具……目光冷冷的……直逼着我……

  "离开着,你们几个……"卢平的声音……

  我、哈利、罗恩、赫敏退到他们身后,抓住茶几上离得最近的一个茶壶……

  我们在空间与时间中迅速旋转着……

  "快跑……"一落到地上赫敏就大声叫着:"快跑,哈利……,他们要抓的是你……只有你是预言里的人……"

  "你们可以往哪里跑……"他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没有表情--冷酷:"你们可以往哪跑,现在必须面对……"

  "离开这……"我想这是我唯一能做的:"哈利,你们离开这……"

  我走到他跟前,第一次大声跟他说:"爸爸,让他走,这场战争中我们自己都是渺小的……如果想消灭黑魔王……哈利必须活着……"

  "西弗勒斯……如果你早结果了她……就不会在这碍事了……"

  "快跑……"

  "呼神护卫……"他的守护神是一只庞大的老鹰……强大……坚硬……

  我们没有走,尽管神秘人很强大……但是这是决战……我们必须都要面对……逃跑最终也就是死亡……

  我站到他旁边,伸出自己的魔杖:"呼神护卫……"

  一片雾蒙蒙的白色延伸开来……--是一只蛇--蜿蜒巨大的蛇……

  "教授……"哈利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喊着:"这是我们的战争……我们不可以走……"

  "是,我们一起……"赫敏和罗恩也上前去……

  "哈哈……你们怎么敢这么小瞧我们……"食死徒和凤凰社的人都赶到了这里……食死徒贪婪的笑着……

  一道道红色和绿色的光交织着,黑暗与光明,痛苦与快乐,死亡与永生……

  "啊……"神秘人的魔杖迸发出一片刺眼的力量强大的绿光……

  我们都被震了回来……

  神秘人转过身去……用两个幽深的空洞……对着那个曾经唯一在他魔杖下活下来的男孩……

  "是时候了……"他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他的声音犹如远处的幽灵但是他却是站在我们面前真切的"魔鬼":"是时候了……你十六年前就应该去了……"

  他慢慢举起魔杖……他享受着给人死亡恐惧的快乐……

  "阿瓦达索命!""阿瓦达索命!"

  两道阴森的如魔鬼的眼神一样的光连接在一起……

  神秘人的空洞充满了残忍,而他的眼睛里尽是无畏……

  他高傲的仰着头……执魔杖的手没有犹豫……他的脸在绿光下更加惨白……但是坚定勇敢……

  他发出的光渐渐变成红色……他们的周围泛着红与绿的光晕……

  我们只能看着……不能靠近……

  "爸爸……"我拼命喊着……但是我没有办法阻止……

  绿色的光线向红色的逼去……一点……一点……

  "不……"

  "幽魂归来……"

  在绿色的光吞没了红色的一瞬间……我惊恐的喊着……我拿出妈妈的魔杖将爸爸的幽魂保存在里面……

  第二十一章 死亡与重生

  "离开……"不知是谁的声音……

  神秘人经过刚才的较量并没有迅速恢复……

  我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他……惨白的脸……黑色的袍子……永远骄傲永远坚持的表情……

  还有他胳膊上从未让我看过的黑魔印记……

  哈利和罗恩拉着我离开了那里……

  "别以为你们跑得了……"食死徒们赶了上来……

  "快走……哈利……"我和罗恩同时喊道……

  "可是……"哈利犹豫着……

  "你和他只能活一个……你必须活下来……"我央求着……

  "阿瓦达索命!"一个食死徒的魔杖发出了咒语……

  射向转身离去的哈利……

  倒下了……罗恩在咒语前倒下了……

  "神峰无影……"我对着那个食死徒发出咒语……他痛苦的倒下了……

  "哦……罗恩……"哈利跑回来,俯下身痛苦地抱起自己的兄弟……

  但是罗恩已经听不见他的呼唤了……

  "离开……"我对着身后的哈利咆哮道:"你不要让他们白白牺牲……求你……"

  我的泪水模糊了眼睛……听着哈利离去的声音,我一下子瘫软了……

  "钻心挖骨……"

  "呃……啊……"一道魔咒射向了我……所有的痛苦都升华了……我呻吟着但是却不想挣扎……

  "阿瓦达索命!"……

  我的咒语被解开了……赫敏对着剩下的一个食死徒施了死咒……

  她的手颤抖着……她缓缓地蹲在罗恩的尸体边……

  她抚摸着他红色的头发……这是韦斯莱家的象征……

  "罗恩……罗恩……"她痛苦的呻吟着……

  她让罗恩躺在自己的怀里,眼泪默默地划过脸颊……

  "罗恩……"她的泪滴在罗恩的鼻尖上……"求你……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求你……我一直都喜欢你……求你……听我说……"

  "罗恩……"她痛苦地咆哮喊叫着……

  赫敏将罗恩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使劲揉着他的头发,她痛苦地仰望着天空,泪水模糊了世界……她希望眼前的不是事实,但是罗恩的脸宁静安详……他不会再回应赫敏任何语言和爱了……

  "赫敏……"我的身体被折磨得虚弱无力:"赫敏……我们必须消灭他……而我的力量已经不行了……"

  赫敏走到我身边,看着我虚弱的眼神……

  "告诉我……"我缓缓地说着,把紧握在手里的魔杖举在她眼前:"告诉我……怎样……重生……"

  我真得很虚弱,闭上了眼睛……但是我要坚持……

  "瓦莎……"赫敏紧紧握住我的手,似乎要把力量传给我:"瓦莎,不能……"

  "求你……赫敏……他们都为这场战争牺牲了所有……我愿意用我自己的死亡换来其他人的快乐……如果真的只能活一个……我只会选择死去的是自己……"

  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赫敏……我们的眼睛都是充满了悲伤……

  "瓦莎……你应该知道……如果想让他重生……你必须将自己的血溅到他的身上……而且……"赫敏的手颤抖了:"而且必须是所有的……"

  我明白了,这是我最后的使命……

  "帮帮我,赫敏……"我再次央求她……

  她明白是不可能阻止我的……她知道我们都必须为战争付出代价……

  她拿起我妈妈的魔杖,指着地面……

  "幽魂重现……"

  他的轮廓在地上若隐若现……我没有犹豫……

  用自己的魔杖对着手臂:"神峰无影……"

  血--一下子溅了出来……,鲜红色向往奔涌着……

  赫敏的脸渐渐模糊了,"不……"她痛苦的不忍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他的身体在渐渐明显,而我的在渐渐消失……

  我看着他,那高傲冷峻的面孔:"爸爸……我爱你……像你爱我一样爱你……我知道你一定也会这么选择的……"

  这是我心里最后的想法……

  然后"我"永远消失了……

  第二十二章 决战

  食死徒们和凤凰社的人还在互相攻击着……咒语像火舌一样喷发着……缠绕着……

  神秘人还在寻找着哈利的踪影……

  "你在哪里?你早该去了……"他幽灵般恐怖的声音环绕着……

  "我在这里……"哈利从弥漫的硝烟中出现,满脸的坚强,他知道现在是时候了……

  "你终于回来了……波特……除掉你……让那个预言成为现实……"他用那怪异的手再一次举起魔杖……

  "阿瓦达索命……"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斯内普的魔杖和神秘人的魔杖又连在一起……

  火热的红色与冰冷的绿色互相攻击着,两个人的仇恨达到了顶点…… "钻心挖骨……"一道绿色的咒语射向跑来的赫敏……

  "不……哈利……"赫敏看见哈利的表情:"哈利……集中精神……这是最好的机会……啊……"赫敏痛苦的呻吟着……

  哈利不再犹豫……

  "阿瓦达索命!"一道犀利的红光射向神秘人的心脏……

  神秘人痛苦地扭曲了面部……但是依旧发出令人胆颤的嗥叫……

  "杀了你们……啊……杀了……"他的号叫变得越来越痛苦……越来越强烈……

  "他太强大了……哈利……集中精力……"斯内普紧张的举着魔杖对哈利教训道……

  哈利对赫敏的痛苦表情无法释怀……

  "阿瓦达索命!"纳威对着折磨赫敏的食死徒发射了死咒……赫敏痛苦的表情慢慢缓解着,纳威照顾着她……

  "好吧……"哈利集中精力……用尽全身的法力……

  神秘人好像在融化……但是依旧挣扎着……斯内普的红光明显压倒了绿光……但是神秘人依旧坚持着……号叫着……他不甘心……

  "我来帮你……"一个声音在此刻更加响亮……

  "噢,不……马尔福……"哈利痛苦地叫了一声……

  "阿瓦达索命!"一道红光射了出来……

  "啊…………"痛苦的惨叫……

  神秘人的面部开始融化……接着是他的身体……最后是他的凄惨的号叫……

  神秘人消失了……

  马尔福用尽全力的一击,让他畏惧的"主人"永远死去了……

  食死徒们突然痛苦地捂着手臂……黑魔印记如火一般燃烧……他们没法再战斗下去……因为他们的主人已经消失了……钻心的疼痛惩罚着他们……

  "结束了……"哈利扶起痛苦地团缩成一团的赫敏……

  赫敏扎进哈利的怀里,痛苦地哭着……她最爱的人永远回不来了……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曾经那么爱他了……

  "赫敏……"哈力抱紧赫敏……他最好的兄弟为了自己永远离开了……

  他们抱在一起,痛苦地哭着……

  所有人,凤凰社的所有人,没有胜利的喜悦,更多的都是对牺牲的人的哀悼……

  "他们永远活着……"斯内普站在阳光下……充满悲伤与疲惫的脸……迎着阳光…"因为我们永远爱他们……"

  斯内普卷起衣袖……

  臂上一片空白……

  没有贪婪……没有欲望……没有邪恶……没有残酷……

  一片空白……

作者:kbhy_000